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66 出息哥

大丈夫多行俠仗義者,不管是金庸或者古龍的里所闡述的大俠都是這種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如果一個男人恃強凌弱貪生怕死見風使舵,他就算是站的再高也不過是個跳梁{}不需要你心懷達則兼濟天下的抱負,只需要你心懷善心,在該出頭的時候而不是選擇當縮頭烏龜足矣。
  什么都能壞,但人心不能壞。
  趙出息給馬成才拋出一條橄欖枝,是騾子是馬拉出來得溜溜,如果馬成才有真本事,想來會抓緊這次機會,成就一番事業,如果他不過是碌碌無為之輩,那趙出息也不會在他身上浪費太多沒必要的時間。
  今天趙出息打算好好休息休息,這幾天奔波確實有些累,沒有去西蜀集團也沒去川大,下午趙出息和周易單獨來到麓山國際高爾夫練球,好長時間沒來,心里有些癢癢的,高爾夫這種運動除過需要肢體配合能力,還需要心性,所以年紀大的中年人都喜歡玩高爾夫。
  不出意外,趙出息在這里看到了蘇西洛的父親蘇遠平,上次見他的時候還是一個月之前,不過今天蘇遠平并沒有打球,而是坐在遮陽傘下看著別人打球,趙出息獨自背著高爾夫球包走到蘇遠平的面前,蘇遠平眉頭緊皺好像有心事,趙出息正要打招呼,他卻主動開口笑道“小趙,來了啊”
  “蘇叔,怎么不玩坐在這里?”趙出息放下球包坐在旁邊,讓服務員給自己弄杯冰水,笑著打趣問道。
  蘇遠平搖頭嘆氣道“沒什么心情,坐著看別人玩,怎么好久沒見你,最近在忙什么?”
  “前前后后亂七八糟的事情比較多,跑完川南跑川北,這不國慶節么,才給自己放放假,勞逸結合,總不能讓自己太累”趙出息隨口說道,今天天氣比較好,又加上快放假,一些有錢人便出來溜達溜達。
  看到趙出息,蘇遠平心情倒是好點,笑道“你小子倒是會享受生活,不過這次怎么你一個人,沒見你女朋友來”
  “哦”趙出息恍然大悟,感情蘇遠平把吳欣當做自己女朋友了,也是大多時候都是吳欣和自己一起來麓山國際高爾夫,趙出息哈哈大笑的解釋道“你說以前跟我來的那個美女?蘇叔誤會了,那不是我女朋友,是我的助理”
  “助理?你小子眼光還真高,找個助理都這么漂亮,不怕你女朋友吃醋啊,有機會讓我見見你女朋友,助理都這么漂亮,女朋友肯定也不差吧”蘇遠平開玩笑打趣道,倒是沒想到那是趙出息的助理,也是,年輕人和他們思想不一樣,找個漂亮的女助理也不為過,他以前倒是不喜歡女的,助理秘書都是男人,在他眼里,男人辦事比女人要利索。
  趙出息樂呵的回道“這段時間她在巴黎學習,等她回國,有機會帶她一起過來”
  “呵呵,行,等你們結婚的時候,一定得通知我,到時候我給你們包個大紅包”蘇遠平十分認真的說道,只是說完這句話,他便想到自己女兒的事情,不禁又長嘆一口氣,剛剛恢復的心情又蕩然無存。
  趙出息見狀,若有所思的問道“蘇叔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說說,說不定我能幫上點忙”
  “唉,沒什么大事,就是女兒的婚事讓我操碎了心,兩人都談了好多年了,男方家境很不錯,兩方家長對他們的事情也滿意,去年訂的婚,本來今年國慶結婚,我這女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把婚期往后推遲,這都二十八歲了,難道真要等三十歲再結婚,為這事,她媽最近天天在我耳邊嘮叨,讓我說說女兒,我能說什么,她躲在西安不回來,我也沒什么辦法,唉”蘇遠平長吁苦嘆道,已經徹底退下來的他現在等于頤養千年,沒什么要操心的,養子已經結婚,孩子都三歲大了,就剩下親生女兒的婚事了,還想早點抱外孫,現在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了卻心愿。
  趙出息聽完有些意外,沒想到會是蘇西洛和徐少卿的婚事,趙出息本以為兩人都已經結婚,現在看來,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到現在兩人都還沒結婚,只不過是訂婚而已,想到這,趙出息便笑著問道“蘇叔,難道是他們感情出了問題?”
  “我也不清楚,兩人是在英國劍橋留學時認識的,前前后后都已經五六年了,也算是知根知底,我那女婿對她在西安的事業沒少支持,別人家女兒要是遇到這樣的女婿,早就結婚了。她倒好,一直拖著,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說起這事,蘇遠平就有一肚子的怨氣。
  趙出息想了想安慰道“蘇叔,我看您就少操點心,這不是才二十八么,可能她覺得還沒到時間,兩人感情要真好,遲早都會結婚,你就等著抱外孫吧”
  “我也希望最好是這樣,就怕事與愿違,等她國慶回來,我再好好跟她聊聊,看看她到底怎么想的”蘇遠平只得點頭說道。
  趙出息笑著敷衍兩句,接過服務員送來的冰水,猛喝了口,心里卻在想,蘇西洛和徐少卿現在到底關系如何,年前在香港見到他們的時候看起來感情還不錯。也不知道神通廣大的徐大少爺有沒有查到自己在成都的底細,如果查到了又會是什么反應,會不會針對自己做些事情,好像應該還沒有,不然都過去大半年了也沒什么動靜。不過趙出息并不擔心,雖然他查到后可能給自己帶來一些麻煩,可這里是川渝,不是西安,自己未必就會怕他。想當初自己還想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只要足夠努力,有一天終歸會攢足報仇的資本,卻沒想到只是一年多的時間,自己已經擁有足夠的籌碼。
  什么時候回西安報仇?趙出息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等川渝的事情結束以后。
  同時,趙出息也在想,那么蘇西洛知不知道自己在成都,不管她知不知道自己在成都,但她肯定不知道的是,自己和她爸早已認識。
  就在趙出息和蘇遠平聊天的時候,蘇遠平的養子蘇秦走了過來,蘇遠平有些意外養子怎么會來麓山國際高爾夫找自己。
  “蘇秦,怎么了?”蘇遠平輕聲問道。
  穿著白襯衫的蘇秦平淡道“爸,家里來客人了,你沒拿手機,我只能過來找你”
  說完,蘇秦又看向趙出息,主動問道“爸,這位是?”
  “哦,趙成,這是我兒子蘇秦,你們年輕人可以認識認識,說不定有共同話題”蘇遠平主動把蘇秦介紹給趙出息,因為他感覺趙出息不像是普通人,普通人可不會有麓山國際高爾夫的白金會員,普通人可不會有美女助理,普通人的女朋友更不會去巴黎學習。畢竟都是在成都這個大圈子,說不定能用得上,人脈便是這樣一點點積累的。
  蘇秦看向趙出息,總覺得哪里見過,卻又說不準,客氣的伸出手道“你好”
  趙出息和蘇秦握手,點到為止,然后笑了笑起身拿起自己的球包說道“那蘇叔您忙,我去玩會”
  趙出息離開后,蘇遠平和蘇秦邊往回走邊說道“這個趙成不簡單,你以后可以多聯系聯系,說不定還能有什么合作”
  “爸,我知道了”在老爺子面前,蘇秦從來表現的都很本分,和他在外面完全是天壤之別,誰都知道,蘇秦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公司現在的大小事情都是由蘇秦管著,蘇遠平對于他的能力很認可,雖然不是親生兒子,但蘇遠平把他視如己出,至于以后蜀都集團,他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并不擔心蘇秦吃死西洛,何況西洛的夫家背.景很大,蘇秦想要做什么,也得掂量掂量。
  “西洛什么時候回來?”不過一想到女兒的婚事,蘇遠平又頭疼起來。
  蘇秦沉聲回道“明天下午的飛機”
  蘇遠平想了想說道“這次你們都住在家里,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們商量”
  蘇秦笑著點頭道“好”
  晚上,趙出息陪裴卿吃晚飯,地方是裴卿選的,位于川大不遠處一家很文藝的茶餐廳,趙出息對吃的從來不挑剔,所有東西都是裴卿點的,裴卿開了瓶不貴的紅酒,第一次和趙出息如同情侶一般吃晚餐,裴卿很享受這種感覺。
  把事情說開以后,兩人之間的關系不再像先前那么尷尬,趙出息不停的逗著裴卿,讓裴卿笑的花枝招展,趙出息很喜歡看美女笑,因為他覺得這是一件極其賞心悅目的事情,何況是看裴卿這樣的女神笑。
  “國慶你有什么打算?”吃的差不多以后,聽著餐廳舒緩的音樂,喝著紅酒,望著微醉又誘人的裴卿,趙出息笑著問道。
  裴卿咬著下唇淺笑道“聽你的,難道你想帶我去度假?”
  “國慶到處人山人海的,我寧可待在家里,也不愿意出去。不過我國慶事情挺多的,估計沒太多時間陪你”趙出息主動提出,省的到時候裴卿要是找他,他有事反而讓她多想。
  裴卿抿嘴開玩笑道“我知道,你是大忙人,趙爺”
  選擇和趙出息在一起,她就沒想和普通情侶一樣,時時刻刻擁有趙出息,趙出息不是普通人,他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而她必須掂量清楚自己的位置。
  趙出息瞪眼她,看著她抿嘴的樣子,真相撲上去咬一口,嘗嘗味道。
  吃過晚飯以后,兩人漫步在錦江岸邊,裴卿挽著趙出息的胳膊,緊緊的握住趙出息的手,微風吹動她的碎發和長裙,這個時候,兩人才像是真正的情侶。
  走了一段路,裴卿有些累,兩人就坐在河邊的長椅上,裴卿看向遠方城市的夜景,趙出息卻盯著裴卿被路燈照的格外清晰的側臉,那輪廓像是一幅無法形容的藝術品,精致迷人。
  “裴卿”趙出息小聲喊道。
  裴卿聽到趙出息叫她,便想也沒想的轉過頭,而這個時候趙出息早已守株待兔等候多時,毫不猶豫的吻住了裴卿。
  裴卿微愣,明顯有些受驚,不過回過神后便由著趙出息的舌頭長驅直入,趙出息終于如愿以償品嘗到裴卿最為出彩的雙唇,在趙出息的循循善誘下,在這方面沒什么經驗的裴卿便開始稚嫩的回應,下意識的抱緊趙出息。
  于是,就在這錦江岸邊楊柳樹下,兩人纏綿在一起……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