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64 人品爆發

(有月票么,來點月票)
  趙出息相信聰明的王琛不會再干蠢事,像他們這種有錢有腦子的公子哥,玩城府玩心計可能比普通人要強,畢竟從小在這種爾虞我詐的環境中成長,潛移默化受到很多影響,可讓他們玩命,他們比底層3沒有絕對的把握,是不愿意冒險的,因為他們經受不住接踵而來的報復。
  所以自古以來推翻王朝帝業的,大多都是販夫屠狗輩,因為他們不要命。
  離開這爛尾樓,趙出息只留下黃土王勝河和大小王以及葉玄,讓包括李漢在內其余手下都先回去,趙出息晚上沒吃飯,只是在朱逸影的派對上隨意吃了點水果點心等等,這會還真有些餓,主動提出道“找個地方吃烤肉喝啤酒,我這肚子已經開始叫喚了”
  “我們也餓了,正吃著火鍋,菜還沒上齊呢,您一個電話,我們就屁顛屁顛的辦事去了”小王小聲嘟囔道,想到那鴨腸毛肚,他的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趙出息故意瞪著什么?”
  “趙哥,沒事沒事,我說啊,我知道這附近有個地方烤肉不錯,正宗的西北烤肉,絕對是您喜歡的口味,雖然地方有點偏僻,不過味道沒的說,我以前在這里經常吃”小王哪敢頂撞趙出息,趙出息吩咐的事情,就算是他正和女人在床上啪啪啪,快要高.潮他都得拔出來趕緊辦事去。
  華陽鎮以前屬于雙流縣管轄,但自從天府新區升級為國家級新區以后,便又被劃歸到天府新區的版圖里,大小王兄弟以前廝混在這里,所以對這里還算熟悉。
  烤肉攤所在的地方確實很便宜,兩輛車停在外面街道寬敞處,幾個人走著進去,路上倒是看見不少比較小的桑拿洗浴足療店,估計是這里的紅燈區,這讓幾個人不禁看向大小王,感情這兄弟兩以前好這口,難怪對這里如此熟悉。
  小王臉皮厚無所謂,笑的很淫.蕩,大王臉皮薄,但心性沉穩,看不出反應,跟在趙出息旁邊的葉玄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這些足療店,雖然從來沒去過這種地方,但拿屁股想都知道這地方是干什么的,從外面的玻璃門便能看見里面一個個身著暴露的年輕女人,有些姿色確實不錯,有些則不堪入目,她們抽著煙玩著手機聊著天,年復一年的出賣著身體干著讓人瞧不起的事情,可對于外人的眼神,她們早已習慣,早已木訥,誰讓這個社會從來都是笑貧不笑娼的,沒錢比什么都特么操蛋。
  收回眼神,葉玄把注意力放在跟著趙出息的這幾個男人身上,如果不是因為趙出息,葉玄肯定不會選擇和這幾個男人走在一起,因為他們身上的氣息太過危險和冰冷,除過一直嘻嘻哈哈沒個正行的話,更沒什么表情,但葉玄知道這幾個人的身手絕對不差,那眼神隨時警惕著周圍路過的每一個人。
  很快小王便帶著眾人來到這個偏僻不繁華的街道十字路口烤肉攤,眾人坐下以后,小王大聲喊道“老六,你小子給大爺過來”
  周圍吃飯喝酒的人也都盯著小王,看看誰這么大本事,敢如此招呼老板。
  “龜兒子的,誰喊勞資”正坐在店門口收錢的老板罵道,他就是這里的店老板,人稱老六,這片子沒人不認識丫的,誰讓他家生日最好,烤肉烤菜絕對美味。
  是誰喊你,是你王大爺”
  胖子老六瞅見喊他的人后,像是變色龍一樣,臉上充滿諂媚的笑容屁顛屁顛的小跑過來,那身上的贅肉跟著一顫一顫的,特別的可笑。
  “哎呦,我就說誰呢,兩位王哥來了,我勒個去啊,你們都多少日子沒來了,可想死我了”胖子老六溜須拍馬道。
  小王笑罵道“別特么廢話,趕緊上肉,烤肉烤筋烤腰子烤雞翅烤菜都給我管飽上,還有先搬三箱啤酒”
  “得,各位坐好,我這就去吩咐”胖子老六別看滑稽,可眼神清楚著,他聽別人說過,大小王兄弟現在牛掰的很,沒點身份都見不到他們,今天他們突然大駕光臨,再看看坐在他身邊的幾個男人,一個個氣場強大,估計都不是普通人,必須得招待好。
  沒多久,胖子老六便搬來三箱啤酒,本來給別人先烤的肉菜等等,都先給這邊送過來,別說現在的大小王兄弟是他惹不起的,就算是幾年前在華陽的大小王兄弟,也是他惹不起的,必須得當爺敬著。
  東西上來以后,眾人聊著瑣事喝酒,趙出息并不忌諱葉玄在旁邊,讓他聽見就聽見了,這時候胖子老六端著酒杯嘿嘿笑著過著,自然是想套近乎,樂道“各位來我這是我的榮幸,我也好長時間沒見兩位王哥,所以今天這頓必須我請,我敬大家一杯”
  胖子老六這話說的舒服,可小王未必就吃他這套,如果只是他們兄弟兩在,那倒無所謂,可今天趙出息在,他胖子老六是什么身份,能和趙哥喝酒,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小王罵道“你丫算哪根蔥,有什么資格和我們喝酒,什么你請客?我們差你這兩錢,忙你自己的事去,別打擾我們”
  熱臉貼了冷屁股,胖子老六一臉難堪,可沒生氣,賠笑道“王哥說的對,說的對,都是我自以為是,我自罰一杯”
  趙出息揮揮手,眼疾手快的黃土直接拉住胖子老六端著酒杯的胳膊,他絲毫動不了,這杯酒看來是喝不了了。
  趙出息端著酒杯道“老板別理會這貨,他就是這臭脾氣,既然老板有這個心意,那這頓就算是老板的,以后我們常來,老板可得打折啊”
  “是是是,絕對打折”胖子老六沒想到事情會有轉折,意外道,敢
  趙出息笑呵呵道“來,我們陪老板喝一杯”
  既然趙出息已經開口,眾人便端起酒杯紛紛起身,老六別在意啊,今天心情不好。這小子打起馬虎眼來,都不帶眨眼的。
  喝完這杯就以后,胖子老六識趣離開,說道你們聊著,我去忙了。
  幾個人坐下以后,趙出息明顯有些不滿的批評小王道“小王,別人給你臉,你就得接著,別瞧不起誰,也別太把自己當回事,現在看著風光,說不定哪天就大廈崩塌,流落街頭,這年頭很多事都說不準。我以前經常說一句話,在人上時把別人當人,在人下時把自己當人,所以啊你這臭脾氣,得改改”
  聽到趙出息的話,王勝河忍不住點頭算是同意,葉玄也心里默念趙出息這句話,在人上時把別人當人,在人下時把自己當人,不過這話,能做到的有幾個人,真要做到的,又有幾個不是成就大事業的?
  “趙哥,你說的是,我記住了,我脾氣也沒那么差,就覺得今天這不是你和黃哥王哥在么,要是只有我哥倆,那肯定我會兜住這臉”道,他和大王也是底層混起來的,受過人恩惠,也被人瞧不起過,這些都懂。
  趙出息點點頭道“我們也是人,沒那么多忌諱,以后別這樣就是”
  這個小插曲并沒有大亂喝酒的氣氛,眾人繼續吃肉喝酒……
  過會,旁邊那桌來了三個年輕人,年齡都是二十三四的樣子,長的都只能說普通,扔人海里沒人多瞧兩眼的,有兩個手臂上還紋著紋身,不過主心骨是那個笑瞇瞇跟胖子老六打招呼的男人,那男人看起來很客氣,跟胖子老六稱兄道弟的很是熟絡。
  三個人就坐在趙出息他們旁邊,兩個有紋身的說話聲音很大,罵罵咧咧的,什么剛剛要不是小馬哥攔著,我早就砍丫的,罵了隔壁的,欠債不還錢,還敢找人,明天我們多找些人去,不信狗東西不拿錢。只有那個叫話,只是呵呵的喝著酒。
  黃土微微皺眉,有些不舒服,小王準備過去敲打敲打,趙出息搖頭道“喝酒,沒事”
  又過了幾分鐘,離趙出息他們隔著一桌那桌來了幾個畫著濃妝穿著暴露的女人,看那模樣都是這條街道足浴按摩小店的小姐,這時候胖子老六這烤肉攤已經坐滿人,有些喝多酒的就調戲那些話還算客氣,有的說話很難聽。
  “幾位妹妹,是不是過來補充點體力,一會繼續上班啊”一個帶著微醺醉意的男人喊道。
  有個緊跟著喊道“美女,快餐多錢啊,包夜多錢啊,你們在哪啊,哥哥一會去支持你”
  “美女啊,少吃點辣子,別一會讓客人投訴了”
  “你看那個瘦小的,奶.子真特么大,就是不知道下面怎么樣”
  類同此類的話不絕于耳,幾桌客人都參與進來,更是越來越難聽,連趙出息都有些聽不下去,不僅皺緊眉頭。
  不過這幾個街道按摩店的姑娘倒是淡定,只是喝著酒吃著烤肉,也不反駁,也不回話,好像已經習慣這種場面。
  她們越這樣,這幫酒精上頭的男人越肆無忌憚,有個見她們不搭理自己,就罵道“不就是三只野雞么,還特么裝清純,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翻了”
  這話一出來,幾個姑娘當中最小的一個率先忍不住哭起來,其余三個姐妹安慰著。
  趙出息覺得這些男人有些過了,正準備讓大小王出頭壓一壓,不過沒等他開口,旁邊那桌的小馬哥率先忍不住了,抓起手中的啤酒瓶起身直接摔在地上,嘭的一聲炸開。
  “草你們罵了隔壁的,小姐怎么了,小姐他.媽.的就不是人了,小姐他.媽.的招你們惹你們了,小姐至少知道為生活努力掙點錢,總比你們這些好吃懶做的王八蛋強,看你罵了隔壁的,勞資他.媽.的說就是你”此時的小馬哥沉著臉照著眾人就是一頓臭罵,毫不畏懼那幾桌客人。
  被劈頭蓋臉罵了頓的那位哥們,他們那桌有六個人,一看小馬哥這桌只有三個人,根本不在乎,直接起身暴怒道“你.他.媽的罵誰呢?”
  道“罵的就是你們這幫狗.日.的”
  這句話直接把對面那桌惹毛了,還說個屁,直接干丫的,對面那幫人吵著啤酒瓶和椅子就沖向小馬哥,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小馬哥不但沒跑,反而端起自已的椅子迎了上去,后面那兩個紋身的兄弟一看這陣勢,二話不說,跟著也上去了,也算是真兄弟。
  只是眨眼睛,兩幫人馬便廝打在一起,場面極為狼狽,在座的客人們生怕牽扯到他們,都趕緊離開躲在旁邊,有些趁著這機會逃單了,胖子老六看著這樣子,急的大喊別打了別打了,幾個看不下去的群眾已經打電話報警。
  這里面唯獨趙出息他們這桌好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喝酒吃肉,把旁邊的場面當做下酒菜,大小王已經護在旁邊,誰要不長眼,那就過來試試。
  事情的整個經過趙出息都目睹在眼,誰對誰錯也都知道,搖頭苦笑道“唉,都是為生活掙兩個辛苦錢的小人物,哪來的優越感,何苦呢?”
  “這個小馬哥是個純爺們”興致勃勃看熱鬧的葉玄忍不住夸獎道,沒想到那小馬哥打起架來也是兇猛啊。
  吃的已經差不多了,再等下去,警察叔叔們馬上就來了,趙出息邊起身邊隨口吩咐道“黃土啊,剩下的事情你操點心,明天帶那個小馬來牧馬山見我,我挺喜歡這小子”
  趙出息什么意思,黃土和王勝河等人心里清楚,王勝河忍不住道“這路啊都是自己給自己走出來的,你小子走運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