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63 眾矢之至

就像歌里面唱的,我們都是好孩子,異想天開的孩子,我們都是好孩子,最最善良的孩子。
  孩子么,總會天真總會任性,但孩子們總會長大,成為大人。關于孩子和大人的分界,不是用年齡去區別的,誰都給不出正確的答案,只有當經歷一些事情以后,孩子們才會逐漸蛻變成大人。
  長大,成熟,開始肩負責任,不再沒心沒肺。
  趙出息和葉玄離開胡家別墅以后,繼續往南前行,李漢給趙出息同時帶來的還有備用的手機,那個手機進水一時估計用不了。
  葉玄有些興奮的問道“師父,你是不是已經讓人把那幾個牲口全部逮住了?”
  “你覺得呢?”要是沒把王琛幾個人抓住,趙出息閑的蛋疼大晚上帶著他往華陽方向跑。
  葉玄連忙拍馬屁道“嘿嘿,師父做事那肯定是考慮周到的,就像師父說的,這些小沒什么大本事,但折騰起來也是挺煩人的,還不如直接敲打敲打,告訴他們安分守己點,不然搞丫的”
  “國慶的時候,到時候你要有時間,帶你見幾個朋友,對你以后有幫助”趙出息隨口說道,難得碰見對他口味的年輕人,他不在乎介紹些資源給他。
  趙出息看似說的很隨意,可葉玄知道師父帶他認識的朋友,肯定都不簡單,不敢打哈哈,很認真的點頭道“師父放心,我隨叫隨到”
  很快,兩人開車趕到華陽鎮的一個爛尾樓外面,爛尾樓的外面停著幾輛車,還有人專職把守著,趙出息他們的車停下后,兩個十分警惕的男人便跑過來問道“干什么的?”
  李漢下車回道“是趙哥”
  兩人趕緊彎腰對著已經下車的趙出息喊聲趙哥退后,趙出息幾人直接走進爛尾樓里。
  爛尾樓里,黃土本來和大小王以及王勝河等人在天府大道吃火鍋,最近他們都沒閑著,遂寧的風波造成川渝地下世界的震動,雖然目前一直只是唐家和紅爺那邊起沖突,但他們也得謹慎小心,省的被別人渾水摸魚,特別是在成都,黃土大小王這幾天每天都在各個場子巡視,加強各個場子的安保,同時和市局各分局的頭頭腦腦保持聯系,一有什么風春草動,好提前做出反應。
  這不正吃著火鍋喝著酒聊著圈子里的八卦瑣事,趙出息這邊便打來電話,吩咐他們收拾幾個不長眼的,幾人只好放下筷子做事,沒辦法,誰讓趙出息是老大,他們不過是跑腿的。
  爛尾樓里,黃土大小王以及王勝河站旁邊抽煙聊天,幾個手下圍著王琛李昊以及唐楠和他那嫩模吳心儀,不打不罵只是圍著,等著趙出息來處理。
  “你說這幾個富二代怎么惹到趙哥的,瞧那慫樣,早知道隨便找人把丫弄過來,省得我們親自動手”小王瞥眼那位嚇的花容失色的嫩模,不耐煩的說道,倒是對那白花花的大腿感興趣。
  黃土抽著煙沉聲道“不知道,你問我,我去問誰?”
  “估計也是倒霉,祖墳忘燒香了,惹誰不好惹趙哥”小王嬉皮笑臉的說道,閑來無事便走到這幾個富二代面前準備調戲調戲。
  被圍在中間的李昊王琛唐楠以及吳心儀看到小王過來,不禁緊張起來,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看這幫人的架勢,顯然不是普通人,估計都是混黑的,貌似他們最近沒招惹這方面的人物啊,難道是綁架要錢?
  小王把玩著手中的匕,蹲在吳心儀的面前,忍不住摸把吳心儀那白花花的大腿,手感柔滑,讓人愛不釋手,吳心儀嚇的趕緊往后退,都已經快哭了。
  “小王”黃土皺眉喊道,對于女人么,憐香惜玉點比較好,他不想看到小王亂來,最重要的是,這是趙出息要的人。
  小王回頭呵呵道“放心,我不亂來”
  別看唐楠在游泳池的時候脾氣火爆,可現在最先認慫的倒是他,唐楠屁顛屁顛的喊道“哥,我們之間是不是有誤會啊,你說清楚,有什么事我們都好商量”
  “商量,怎么商量?你們惹到的又不是我,我只不過是跑腿的,別瞎逼逼了,安安靜靜待會,這個是你女朋友吧,我和你女朋友聊天你不介意吧”小王沒工夫理他,隨口敷衍道。
  唐楠哪敢介意,再者他換女朋友的度比換內褲都快,就算是小王現在開口要把吳心儀借一晚上,他都愿意,比起命來,一個嫩模算什么,連忙道“不介意不介意”
  “慫貨”遠處的大王聽到這話,搖搖頭道,他最見不得沒骨氣的男人。
  小王拉著吳心儀的手笑瞇瞇的問道“美女,叫什么名字啊”
  “吳,吳心儀……”吳心儀戰戰兢兢的回道,想要抽回手,卻又不敢用力,生怕激怒小王,看向唐楠,想讓唐楠幫自己解圍,奈何唐楠根本不理她,吳心儀想死的心都有了。
  唐楠覺得吳心儀對自己還算不錯,自己這么做也太不是男人,一激動喊道“我爹是省國藥集團的黨委書記,你要多少錢,我們都給你的起”
  “錢,談錢多俗氣啊,何況談錢還傷感情”聽到這話,小王放開吳心儀,彎腰盯著唐楠道,他最煩這些以為有錢就了不起的富二代,你媽了隔壁的,有錢也是你勞資的錢,不是你丫的不心疼,再說,也不知道你勞資的錢是誰那里來的。
  唐楠一臉沮喪道“那你們想怎么樣?”
  “沒事,一會你們就知道了”小王笑瞇瞇的說道,這種折磨,比直接揍他們還爽。
  黃土聽到唐楠的話,扔掉煙頭隨即走過來,似笑非笑的說道“省醫藥集團黨委書記唐隆,我見過兩次,很有氣場的一個男人,不過拉出來在我這狐假虎威不管用。王琛,怎么不把你的背.景說出來嚇嚇我們,保不準我們一害怕,就把你放了,別以為你不說話,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這點城府,就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了。你家是有錢,還有廳級領導親戚,但沒用。李昊,和王琛家走的近,雖說沒王琛家有錢,可你伯伯在黑白兩界都挺吃香的,我和他吃過幾次飯,本來要是小事,也就他一句話,我就把你放了,但今天不行”
  “你們有沒有想過后果?”王琛冷笑道,他一直不說話,只是想確定這些男人的目的,以及他們背后站著誰。
  黃土貌似聽到一個笑話,樂呵道“既然已經把你們背.景說出來了,我還會怕你們的報復?你們的報復對我來說,可能是有些麻煩,但無傷大雅,折騰不出什么浪花,估計回頭你們家里人知道你們惹到誰,就算是再憤怒,也得把這虧咽下去,除非你們有足夠的把握把我們打下去”
  “你們到底是誰的人?”聽到這話,王琛有些激動道,眼前這個男人讓他感覺威脅很大,直接摧毀他所有的底氣,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那點家世和背.景,相反,自己家里還忌憚他。
  黃土不想喧賓奪主,笑道“你們會知道的”
  小王忍不住對著李昊喊道“你小子這眼神想吃了我啊,你伯伯不就是李蘭凱么,那孫子倒是跟誰都近乎,和譚鴻儒那邊走的近,和唐家也走的近,最近又開始巴結我們了,麻痹,我早就看他不爽,回頭找機會收拾收拾”
  小王的話,瞬間就讓李昊猜到他們是誰的人,直接說道“你們是趙爺的人?”
  “趙爺?”王琛聽到這個名字,臉色蒼白,趙爺,趙出息,他覺得事情沒有這么的巧,同樣姓趙,可姓趙的,和他有過節的,好像只有趙出息。
  想到這,王琛下意識道“你們是趙出息派來的”
  王琛剛說完,還沒回過神,小王突然一腳踢在他的肩膀上,王琛直接被踢翻在地,小王罵罵咧咧道“趙哥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沒想到是他”李昊大驚失色,怎么都沒想到,擁有如此大背.景的人居然是趙出息,這時回過神,難怪剛剛在游泳池,朱逸影會選擇相信他,罵了隔壁,看走眼了。
  唐楠和吳心儀被嚇的不敢動,本來還想問趙出息是誰,愣是沒敢開口,但唐楠知道趙爺是誰,那是自己根本惹不起的人,別說自己爹,就算是自己搬出認識的所有人,都估計沒人敢惹,那可是翻云覆雨的大袍哥。
  不過這時候趙出息和葉玄已經進來,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大晚上把大家請到這里,實在是不好意思啊”
  外面比較暗,當趙出息走進以后,唐楠和吳心儀這才看清楚是誰,一時愣在原地,唐楠哭的心都有了,還真特么是一個人啊,顫抖道“你是趙爺?”
  “對,是我,沒想到吧”趙出息樂呵道“你們剛剛算計我的時候應該沒想到勞資不是善茬吧,很不好意思,我不是什么窩囊廢,而你們湊巧惹到我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對應的是小人報仇事不隔夜,嗯,我就是小人,而且我怕被人惦記著,如果我不主動找你們,你們過段時間肯定會找我,索性還是我主動點,省得再麻煩你們,對吧”
  葉玄跟在趙出息的背后,笑意盎然的看著熱鬧。
  唐楠想死的心都有了,尷尬的笑著求饒道“趙爺,我想剛剛那可能是誤會”
  趙出息沒理會他,走到走到吳心儀面前道“美女,剛剛推我下水的時候你可不像現在這模樣,我對你動手動腳,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給我說說誰指使你那么干的,不然的話,今天晚上你可遭殃了”
  聽到這話,吳心儀直接被嚇哭,口齒不清的說道“對不起,趙哥,對不起,我錯了。是李昊指使我的,是他讓我誣陷你的,都是他指使的”
  “看來正如我猜的,你并不知情”趙出息瞥眼唐楠道,隨即對小王說道“小王,先讓這哥們在旁邊休息休息,攤上這樣的女朋友,他也挺倒霉的”
  “吳心儀,我草你.媽.的”唐楠不傻不楞,立刻把事情弄明白了,感情游泳池的事情,是自己這破逼女朋友和李昊他們整的事,自己被蒙在鼓里,還特么強出頭,最后又受這么多委屈。
  小王不客氣道“先滾一邊去,回頭你想怎么收拾你女朋友那是你的事”
  趙出息這時候走向李昊和王琛,搖頭苦笑道“你們說你們這些富二代,除過泡妞裝逼踩人,就不會干點別的事,泡妞吧,有些妞認你們的錢,有些妞不認,不認,你就得用別的辦法,可你說我又沒招你惹你,你拿我出氣干什么,我要是普通老百姓,得,今晚被你們踩舒服了,可惜啊,我不是”
  王琛捂著自己的肩膀躺在地上不敢說話,李昊再沒半點狠勁,因為此刻的趙出息不是趙出息,而是趙爺,面對趙爺,他除非腦子有病,才會選擇對抗。
  “怎么,不服氣?”望著眼神陰狠的李昊,本就看他不爽的趙出息,直接照著他的頭拍了一巴掌道。
  李昊低聲道“我服”
  趙出息笑了笑道“我看你不服”
  隨后對著小王冷哼道“小王,我是讓你們請他來聊天的么?什么時候你變的這么客氣了?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做”
  “趙哥,是我不對,沒招待好朋友”小王嬉笑道,隨即臉色一變對著手下一個眼神,三個男人照著李昊別是拳打腳踢,下手兇狠,毫不留情,麻痹,趙爺在旁邊呢,得好好表現表現。
  李昊哪敢還手,蜷縮在地上,抱著頭痛苦的呻吟,吳心儀嚇的不敢看,唐楠倒是高興,反正自己沒事了,讓你丫麻痹的坑老子,活逼該。
  王琛望著被群毆的李昊,于心不忍,畢竟是自己兄弟,畢竟是為了自己,如果自己還當縮頭烏龜,以后兄弟沒法做,一狠心,王琛艱難起身走向趙出息,小王等人想要攔住,趙出息揮揮手,示意不用。
  王琛走到趙出息面前以后,咬牙道“趙爺,是我不對,我錯了,求您放過我們”
  “就這樣?”趙出息不屑道,本以為王琛還會堅持一會,沒想到這小子聰明啊,直接認慫,這低頭的本事,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他和唐楠不一樣。
  王琛皺眉道“趙爺想讓我怎么做?”
  “我讓你跪下求我”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對于這些自以為是的富二代,他就是要徹底擊碎他們的面子,讓他們長個記性,不然不痛不癢,對于他們來說,過幾天就會忘記。
  這局面,王琛沒有辦法,不想做,也得做,不做的后果是什么,他知道,盯著趙出息看了兩眼后,王琛毫不猶豫的雙膝跪地,沉聲道“趙爺,我錯了,求您放過我們”
  趙出息欣然接受道“停下”
  小王的手下聽到趙出息的話,立刻停手。
  趙出息臉上的笑意這時候退散,眼神十分冰冷的說道“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王琛,你挺不錯的,如果把這份能耐用在正道上,想來成就不小。不過,做人低調點不是壞事,今天這不過是教訓,如果你想報仇,我等著,但下次你要落在我手里,可沒今天這么輕松,我可能會要你的命,畢竟,機會只有一次。還有,離裴卿原點,如果你想對她動手,放心,我的報復可能出你的想象”
  說完這些,趙出息連看都不看王琛一眼,轉身對著黃土王勝河等人道“走,大晚上折騰大家,實在不好意思,我請大家吃烤肉去”
  眾人緊隨著趙出息離開,只留下十分尷尬的唐楠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