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57 承認

第五百六十七章該退了
  趙出息有野心,徐林同樣有野心,只是當年的他野心太大,實力不夠,加上政策不允許,很多想做的事情不敢做不能做,最終因為得罪人和踩踏到監管紅線而大廈崩塌,從此開始這么些年的流亡生活,但徐林的格局和眼界從來不曾停滯過,他一直緊跟著時代的步伐,一直摸索著自己想干的事情。
  如今,有西蜀集團這個平臺,加上政策逐漸放寬,徐林終于等到自己想要的機會,最重要的是趙出息對他的完全信任,這是他先前幾年在任何一家公司企業不曾有過的待遇,分離西蜀集團和圈子的關系,大刀闊斧改革西蜀集團,清洗尸位素餐的庸才,砍掉不必要的機構,調整產業方向和淘汰落后低端產業,這是徐林一步步在走的棋,雖然資金鏈有點緊,但負債率不高,這對徐林來說都不是什么問題,他要走一條自己的路,這才剛剛落子開始而已。
  徐林先前提起,今天孔林深入,雙林組后這是要給趙出息買一張護身符,以保以后他不會因為原罪而出事。難怪徐林當初說過,所有的商業形態都是資本運作,所有的成功模式都是讀懂人性。
  聊完該聊的,約定明天早上去天陽集團視察,見見天陽集團的高管,趙出息這才準備離開孔林家回別墅,臨走時自然要和雙胞胎姐妹以及孔林妻子阮瑜到招呼,孔熙對她很禮貌,孔媛依舊愛理不理的。
  回酒店的路上,趙出息依舊在想著大而不倒四個字,很多事情是他目前不能理解的,但大而不倒四個字趙出息懂,不是倒不了,而是不能倒。
  這一晚上趙出息思緒紛紛,在想很多事。
  清晨,趙出息和周易從酒店出來的時候,孔林的車隊已經在等著他,兩輛奧迪a7和一輛賓利,這是達州經常能見到的一道靚眼的風景,不少人都知道是孔林的車隊,天陽集團作為達州實力第一的民營企業,自然有這個實力。
  這個時候才早上七點多,孔林來這么早,倒是讓趙出息意外,趙出息連早飯都沒吃,孔林便帶著趙出息和周易來到他經常去的那家豆花店,也就是在那里,趙出息和孔林第一次見面,破有意義。
  孔林這家店最忠實的老顧客,一周有三四天早餐是在這里吃,所以店里認識他的人很多,大家客氣的打招呼,縱然是知道他是身價數億的有錢人,可大家也沒太把他當回事,畢竟和他的距離太遠,瘸子老板見孔林到了,隨手打招呼,便讓媳婦招待,自己繼續忙著。
  趙出息和孔林周易相對而坐,一人一碗豆花,趙出息樂呵道“第一次我們就在這里見的”
  “這些年習慣了這個味道,算是改不了了,所以當年簡姨讓我去成都,我是不愿意去的”孔林笑呵呵的說道,這倒是實話,當年簡姨確實讓他進西蜀集團,可孔林以吃不到這家的豆花為借口婉拒了,一時成為笑談,簡姨也覺得有趣,便沒強求。
  趙出息突然問道“那如果我現在讓孔哥去成都呢?”
  孔林一愣,沒弄明白趙出息的意思,想了想才回道“當年都不愿意去,現在就更不愿意了,況且,川北現在不也離不開我么?”
  趙出息不置與否,這不過是個玩笑而已,他需要孔林把川北打造的鐵板一塊,不會再出現任何問題。
  吃過早餐,來到天陽集團,孔林早已召集天陽集團的諸多高管,趙出息第二次見大家,這里面有幾個新面孔,剛開始不知道趙出息的身份,等到旁邊的人提醒以后,才知道,這是最大股東西蜀集團的董事長,瞬間便明白眼前男人的地位。
  趙出息肯定了西蜀集團的發展和成績,也希望天陽集團能在眾人的團結以及孔林的領導下能更上一層樓,成為四川民營企業的翹楚。
  見過天陽集團的高管,孔林的辦公室里,幾位負責達州灰色方面的心腹已經等候多時,他們其中有些當年是劉嵩和郭青松安插在孔林身邊的,也有些是簡姨調過來的,但這么長時間過去,早已經被孔林收編成自己的嫡系隊伍,何況現在已經不是那些人的時代。
  和天陽集團高管們不能說的話,和這些人倒沒什么顧忌,趙出息放下架子和幾個年齡各異的大佬相談甚歡,大家聊著最近川渝的一些八卦緋聞,還有人叫囂著要和周易過招,因為聽孔林說過周易的身手如何的了得,卻被趙出息一句,你們幾個一起都不是對手而秒殺。
  在天陽集團吃過午飯,休息會后,下午兩點,趙出息便和眾人前往巴中,這是趙出息第二次去巴中,這一路上趙出息和孔林繼續深聊很多話題,比如以后圈子的發展和有些規則,西蜀集團的管理和投資等等各方面,話題很多。
  趙出息覺得自己這一年多學到不少,可是在孔林這種過來人面前,還是稍顯稚嫩,看來學習是永無止境的。
  達州到巴中只需一個小時時間,所以趙出息他們早早就已經到了,宋天河離開巴中以后,孔林讓自己的先前副手于飛負責巴中,這幾個月以來他也經常待在巴中,不過由于達州事情也比較多,所以他不能一直待在巴中。孔林在巴中住的地方便是先前閆慶樂的別墅,以前宋天河住在這里,現在于飛住在這里,于飛的妻兒則在成都,三十多歲的于飛能力很強,也有斗志和征服欲,執行著孔林對巴中的一系列政策。
  大家坐在別墅的客廳里喝茶,于飛泡了一位川音的大學生照顧她,這位大學生今年剛剛畢業,是巴中本地人,川音的美女泡好茶后便上樓。
  于飛開始具體的給趙出息說關于巴中的一些事情,孔林在旁邊配合解釋,趙出息安安靜靜的聽著,反正最后的意思便是,阮家寧可玉石俱焚,也不會妥協。
  這讓趙出息有些頭疼,難道阮老頭真是把利益看的比命重?
  思前思后想了十幾分鐘,趙出息最終決定自己親自上門試試,孔林猶豫后便同意,但當趙出息說他只帶周易師叔單獨前往后,孔林是死活不同意,覺得太冒險,趙出息如今的份量太重,如果他要是出事,整個局面就變的棘手起來。
  不過趙出息已經打定主意,孔林沒有辦法,只得退一步道,他們在附近接應,如果談崩阮家要動粗,便讓找機會打電話通知,趙出息無奈也只能答應。
  半小時后,周易開車和趙出息兩人前往蓮花山莊,于飛告訴他阮老頭在蓮花山莊,趙出息并沒有提前通知阮家,毫無征兆的突然拜訪,趙出息先前去過,所以知道路該怎么走。
  巴中不大,車輛不多,所以二十分鐘后趙出息他們就已經到了,此刻正在商量事情的阮家眾人聽到門衛說趙出息前來拜訪,一時間全部愣住。
  在坐的都是阮家自己人,阮老頭的侄子阮志遠,這是已經內定接班阮老頭的人選,阮老頭不爭氣的花花公子兒子阮慶鵬,還有阮老頭的兩個心腹老臣。
  “叔叔,我們怎么沒得到消息說他來巴中?”阮志遠一頭霧水的問道,趙出息的突然到訪確實打亂阮家所有人的思路。
  阮老頭起身看向蓮花山莊的外面,皺眉道“沒有消息,那就是說他剛剛到巴中”
  “剛到巴中,就來找我們,什么意思,見我們阮家好欺負?真以為我們阮家怕他們,逼急我們,到時候拼了,鬧的越大越好,我不信政府由著他亂來?”一副酒囊飯袋樣子的阮志鵬氣呼呼的說道,丫吃的真夠胖的,跟個肉球似的,家里的事情一點都不操心,每天就知道泡女人和喝酒。
  阮老頭瞪眼兒子咒罵道“你小子別說話,給我老老實實呆著”
  “叔叔,怎么辦?見還是不見,不見,他既然來這里,就知道我們在這里,估計會得罪,不過我們現在和他的關系已經這樣,不見也沒什么不對,是他過河拆橋在先,現在又把我們逼成這樣”阮志遠明顯比阮志鵬要有腦子的多,一臉認真的說道。
  阮老頭在大廳里來來回回的走著,仔細掂量后才說道“既然來了,那就見一見,看看他想說什么,如果還想再逼我們,那就沒什么要談的了”
  阮志遠得到命令,隨即吩咐門衛放他們進來,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在一位心腹耳邊嘀咕了兩句,那位心腹便立刻離開去辦。
  幾分鐘后,蓮花山莊的管家將趙出息帶進大廳,單挑匹馬殺到蓮花山莊,這里都是阮家的人,趙出息自然得小心翼翼的跟著,進入大廳后周易便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有多少人,實力如何,出現意外,怎么應付。
  大廳的沙發上,阮老頭坐在最中間,把玩著手里的一對核桃,這對核桃值一輛奧迪a6l,阮志遠和兒子阮慶鵬坐在兩邊的小沙發上,兩位元老已經離開大廳,在樓上坐著,能清楚看到下面的人,也能聽到下面的聲音。
  阮老頭很是敷衍的起身道“沒想到出息會大駕光臨我這蓮花山莊,有失遠迎,別見怪”
  “阮老,這些客氣話咱就不說了,都是自己人,何況我今天是要跟阮老談點正事”趙出息一本正經的說道,連寒暄客套都過了。
  阮老頭一愣,隨即笑呵呵的問道“不知道什么事還得你親自跑一趟?”
  趙出息瞅眼樓上的人,又瞅眼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守住正門的數個手下,然后才看看阮老頭和沙發上的兩位,有些覺得可笑的笑了笑說道“阮老,時代不同了,該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