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556 各自的立場三

趙出息如今對孩子特別有好感,上次見到齊思表姐的兒子時,大多時候都在逗孩玩,一改往日平穩成熟的樣子,讓大家對他的印象都有所改變。[][]..
  這個從當初趙出息對的態度中便能看出,丫頭漂亮又可愛,趙出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就連笑容都毫無雜質,不用去想別的瑣事,也不用管其他人。要不是喜歡,趙出息后來也不會幫許曼和曹家爭取。
  如今也有快一年時間沒見,也不知道這丫頭回到北京曹家以后,過的怎么樣,習不習慣,也不知道許曼和曹家的關系如何。這個已經不是趙出息能去干涉的事情。
  這次來達州見到孔林的雙胞胎女兒,趙出息更是羨慕嫉妒恨,兩個美女拌嘴的時候最有意思,你一句我一句的,讓趙出息有種現在就結婚生孩子的沖動,更想體會當爸爸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晚飯除過一個西湖醋魚和一個烏雞湯,其他的都是些素菜,營養搭配很全面,西湖醋魚則是阮瑜的拿手菜,出生于寧波的阮瑜從便跟著母親學廚藝,江浙菜自然是看家本領,不過后來兩人在國外待過,飲食習慣卻偏西式。
  對于趙出息的身份,孔林并沒有告訴妻子和女兒,只是有個朋友要來家里做客,孔林很少把朋友帶回家,在孔林的認識當中,外面的事情必須和家保持距離,他不希望那些事打擾家庭生活,所以阮瑜挺好奇趙出息的身份,以前也沒聽孔林起過。
  飯桌上,聊的都是家常瑣事,阮瑜問趙出息有沒有女朋友,沒有的話,可以介紹給他。孔林打趣道,你就別瞎操心了,出息有女朋友,而且已經訂婚了。阮瑜聽后,便不再拉媒,雙胞胎姐妹只顧著吃飯,坐在趙出息旁邊的孔媛很不高興的嘀咕道,肯定是個花心大蘿卜。
  吃過晚飯,孔林和趙出息進了書房,讓本來還要挖苦趙出息幾句的孔媛很不滿意,只好繼續把目標放在姐姐孔熙身上,她每天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吃飯睡覺氣熙熙。
  書房里,趙出息和孔林坐在沙發上喝酒抽雪茄,孔林對雪茄很鐘情,他的書房藏了不少雪茄,有中國產的,巴西產的,巴拿馬產的,最極品的自然是古巴產的,餐后白蘭地配雪茄,是孔林最享受的事情。
  關于雪茄的中文名字,還有段有趣的故事,194年的秋天,剛從德國柏林和第一任妻子張幼儀辦妥離婚手續的徐志摩回到上海。周末,在一家私人會所里邀請了當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泰戈爾先生。泰戈爾是忠實的雪茄客,在兩人共享吞云吐霧之時,泰戈爾問徐志摩:“do.you.?”意思是你有沒有給雪茄起個中文名?徐志摩回答:“cigar之燃灰白如雪,cigar之煙草卷如茄,就叫雪茄吧!”經過他的中文詮釋,已將原名的形與意,造就了更高的境界。
  “唐云龍的事情是你做的吧,這步棋走的很妙,四兩撥千斤,直接扭轉我們目前的局勢”孔林看向趙出息,笑呵呵的道。杜西南的事情,以及讓負責川北,已經讓趙出息獲得孔林的全部信任,接手宋天河的巴中后,天陽集團在巴中進行了一系列的投資,加上西蜀集團在巴中的投資,如今巴中正成為下一個達州。
  趙出息品著法國產的白蘭地,不加否認的道“來而不往非禮也,這事情確實是我做的,譚鴻儒和唐家結盟,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對我們來,是很不利的,所以必須打破他們的關系”
  “殺了唐云龍,還能讓唐云鶴相信是譚鴻儒干的,譚鴻儒這次黑鍋背的有些冤枉,估計這幾年他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對于趙出息的手腕,孔林很欣賞,從他毫不猶豫將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連根拔起開始,孔林就知道,他的野心不。
  趙出息猶豫了會回道“如果,我唐云龍是唐云鶴殺的,孔哥你信么?”
  當趙出息出這句話的時候,孔林抽雪茄的動作戛然而止,一臉吃驚的樣子盯著趙出息,良久才瞇著眼睛放下雪茄問道“你,唐云龍是他的弟弟唐云鶴殺的?”
  “不然呢,我只不過是借他的手而已,但真正動手的人是他,只是這些他并不知道而已”趙出息肯定道,因為孔林足夠信任,所以他才出事實的真相。
  到這,孔林將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套在一起,整個局勢瞬間明朗,不再像先前那樣一片迷茫。
  孔林好笑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切就能得通了,只有這樣,唐云鶴才會嫁禍給譚鴻儒,讓人不得不相信是譚鴻儒干的,如果你不,就算是讓我或者他其他人去猜,也永遠猜不到,他們多懷疑唐家里面有我們的人,我們的人干掉后嫁禍給譚鴻儒”
  “嫁禍給譚鴻儒不過是開始而已,接下來才是正戲,唐家為求得我們支持,將把譚鴻儒送給他們在廣元的地盤以及先前他們利用上次的事情獲得的廣安地盤,都將還給我們,這也是我這次來達州的一個原因,我希望孔哥接手,不過這件事還得斷時間,孔哥現在只需要派人去接觸這兩個地方的唐家方面就行”趙出息吩咐道,拿下廣元廣安以后,他接手簡姨后丟失的地方將重新獲得,這對趙出息來,有很重要的意義。
  孔林回過神后問道“你是不是先前便已經暗中和唐云鶴聯系?”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沒有,這一切都是唐云鶴自己整出來的”
  “那看來,你這次是打算支持唐云鶴?”孔林繼續問道,這樣關系到他們日后要面對的是誰,支持唐家,那自然面對譚鴻儒,支持譚鴻儒,就得面對唐家。
  趙出息呵呵笑道“現在一切未知,且行且,我們得先嘗甜頭,不是么?”
  孔林笑了笑,他知道趙出息雖然這么,但心里肯定早已經有選擇,普通人走一步看一步,上位者走一步,看三步,想六步。
  “巴中那邊怎么樣?”趙出息不再這件事,而是問到自己關心的事情。
  孔林皺眉有些頭疼道“老頭子還不打算放手,雖然他想要折騰出什么大的風波已經沒大能耐,但打鬧還是常有,而且巴中那邊也有不少人當和事佬,想讓我們適可而止”
  “適可而止不可能,老頭子在巴中對我們有一定的威脅力,得讓他放棄該放棄的,這樣我才放心”對于巴中的阮老頭,趙出息不是想過河拆條,但阮家在巴中有一定的實力,對他們很有威脅,趙出息要讓巴中和達州一樣,就必須壓下阮家,但他也知道,阮家不可能束手就擒。
  孔林深思熟慮道“如果想要繼續這樣做,短時間不會成功,但只要循循漸進下去,阮家遲早會低頭”
  “明天到巴中,我親自和老頭子談談,他要還不放手,就別怪我出手太狠”趙出息很不滿的道,識時務者為俊杰,老頭子一把年紀了,也該頤養千年,畢竟時代不同了。
  孔林畢竟接手巴中沒多久時間,先前是宋天河一直負責,宋天河去眉山以后他才接手,他在巴中沒有比較強勢的人脈關系,不像在達州,領導宴席上的座上賓,處理很多事情便很簡單。
  聊完巴中的事情,趙出息開始更具體的一些事情,問道“先前在樂山的時候,老徐和我提起過你們那個計劃,聽起來很有前景,只是好像具體不簡單,需要很多方面去支持,貌似我現在的能力以及關系,還不足以支撐”
  “任何一家公司最缺的是什么?”孔林輕聲問道。
  趙出息琢磨良久道“錢和人才”
  “不不不,最缺的永遠都是錢,人才只要有錢就能請來,但錢你請不來”孔林搖搖頭道,現在不是十年前,十年前缺人才,大家都認可,但現在大家都覺得缺錢。
  趙出息想想,雖然有些自己的意見,但也很認可,像現在的西蜀集團,人才儲備充足,但缺錢,如果有錢的話,可以干很多事情。
  “做什么最來錢?”孔林繼續問道,能把天陽集團發展的如此強大,孔林要是沒兩把刷子,那就白活真么多年了。
  這個趙出息倒是知道,不管書上還是別人的,笑道“資本運作”
  “所以這就是老徐和我商量過后要啟動的事情,資本運作簡簡單單四個字,遠沒有字面意思那么簡單,這是一個長久的事情,也將是西蜀集團以后最重要的方向,只有足夠的資本,西蜀集團才能進行一系列的實業項目投資,目前國內已經有大佬開始布局,比如保險大鱷安邦集團,你知道我和老徐怎么評價安邦集團的那個團隊么?”到這里,孔林不禁興奮道,徐林和他在很多方面有共同的認識,特別是關系到西蜀集團長遠的這件事情上達成了一致。
  趙出息知道關于安邦的一些事情,皺眉道“怎么評價?”
  “國內級”孔林不加掩飾的道。
  趙出息不禁有些驚訝,這評價可不低,可是西蜀集團和安邦不是一丁半的差距。
  孔林貌似能看出趙出息的疑惑,解釋道“我知道你有些懷疑,西蜀集團自然差安邦太遠,我們也沒有那么好的基礎,但這是一項長久的事情,可能需要五年十年去做,特別是前期的基礎期很艱難,西蜀集團的目標是成為財閥,而金融混業是通往財閥的必由之路,這一已經成為共識。如果研究日本的財閥體制,你可以發現:日本三大財閥,其中在明治前就存在的是三井和住友。即便是這樣的oldmoney,其核心中堅企業都依然是三井住友金融控股集團,簡稱smfg。要維持帝國長盛不衰,就要記住,一是需要源源不斷的廉價資本,可供在各產業上自由切換,避免行業風險;二是成為金融穩定的一環,大而不倒,國家必須為你買單”
  當時徐林沒有給趙出息的太詳細,只是隨便提提,畢竟這只是他給西蜀集團設計的雛形,但這次孔林給趙出息卻的很詳細,這也是他和徐林的野心。
  “大而不倒,國家必須為你買單”趙出息不禁喃喃自語道,似乎猜到什么了,也明白了徐林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