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54 各自的立場一

第五百六十四章最好的局面
  (網站的元旦打雪人活動大家可以積極參加下,能砸出月票以及打賞)
  **裸的威脅,這是趙出息對譚鴻儒不加掩飾的威脅,試問川渝有幾個人敢威脅紅爺,如今要加趙出息一個。
  上次在樂山,是趙出息主動找譚鴻儒聊聊,這次在遂寧,卻是譚鴻儒要找趙出息聊聊,短短一星期時間里,局勢變幻,兩人的位置發生互換,趙出息現在自然有底氣和譚鴻儒擺譜談判,還得看大爺的心情,大爺心情不好,真敢把你下鍋。
  趙出息怕激怒譚鴻儒么?
  這次他是真不怕,天時地利都站在他這方面,譚鴻儒要是敢和他翻臉,趙出息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唐家這邊,這場局,趙出息早已謀劃出兩個不同的棋局,只是相比于前一個,后一個要冒很多風險,所以他才選擇前一個。
  譚鴻儒死盯趙出息,趙出息直面譚鴻儒,兩個強者再次交鋒,趙出息已經占了上風,他連就是現在和譚鴻儒撕破臉皮都不怕,還怕什么,反正這是遂寧人的地盤,遂寧人就是幫自己都不會幫譚鴻儒,何況現在自己這邊除過芙蓉姐沒來,大小王黃土王勝河周易師叔都在,面對以鬼叔獵鷹李文清為首的對面,絲毫不弱。
  “有膽量,這些年過去,還沒有后輩敢和我這樣說話,就像當年我在簡姨面前放下如同你現在這樣的狠話一樣,年少輕狂啊”譚鴻儒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有些讓人難以捉摸。只是習慣掌控局勢的他,不喜歡順著別人的節奏走,這樣下去,遲早會死。
  趙出息把玩著自己的念珠笑道“我記得前段時間我給別人說過一句話,如今這個社會,拼權拼勢拼財力拼背.景你都可能輸給別人,但拼命,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線上,因為誰都只有一條命,沒了就是沒了”
  “拼命?有意思”譚鴻儒玩味道“那現在看來你是要站在唐家那邊,把我當獵物了?趙出息,盲目的自大那是自負,不是自信,你真以為你能玩過我?”
  “玩不玩過你,我不知道,這個得看結果,現在你說還是我說,都是吹牛逼扯犢子不靠譜。不過我好像沒有說要把紅爺當獵物,我只是說誰都有可能當獵物,比如我,我也有可能當獵物啊,前段時間我不就是紅爺和唐家以及方川的獵物么?所以說,不管是你,還是我,還是唐家,都有可能當獵物,只是現在這個時候,唐家和紅爺成為獵物的可能性很大,至少是我的概率很小,如果紅爺能想辦法和唐家破鏡重圓,到時候我想都不用想,肯定知道我又特么成獵物了,你說呢,紅爺,我說的對不對”趙出息態度平淡,語氣隨意,有理有據的說道。
  趙出息一番話下來,進退有度,說的譚鴻儒就差點要來一句,特么的,勞資竟無言以對。
  可譚鴻儒不是逗比,他是個翻云覆雨的大佬,怎么可能讓自己當獵物,所以道“可是,站在我的立場,我只能當獵人,而不是獵物”
  “唐家也是這么想的”趙出息反駁道,一臉笑意。
  談判已經進入最終的正題,那就是利益的博弈。
  譚鴻儒深諳此道,趙出息擺明是這次要好好敲詐一筆,既然如此,那就舍棄一些東西,笑道“說吧,你的條件是什么?”
  “我這人從來不主動要別人的東西,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所以這個要看紅爺的誠意,就算是紅爺現在給我出足夠垂涎的東西,我也不會立馬答應紅爺的,紅爺應該知道,你能給的,唐家也能給,到最后我選擇支持誰,那就要看誰的誠意大”坐地起價的趙出息像足一個老奸巨猾的奸商。
  只是譚鴻儒明智要被敲詐,可還得由著他,這種感覺真心憋屈。
  “好,那你等著我的誠意”譚鴻儒陰森森的說道。
  說完便徑直起身。
  趙出息抬頭看向不知道是否憤怒的譚鴻儒樂呵道“紅爺,川南的事情,我想該停了”
  譚鴻儒一句話不說,頭也不回的離開酒店,獵鷹李文清等人見狀,連忙跟著紅爺離開,他們聽不見兩人在聊些什么,但從紅爺的臉色來看,似乎不樂觀。
  李文清罵道“要是我,早就給這狗東西兩槍”
  譚鴻儒的人馬走遠以后,黃土等人這才走到趙出息身邊,趙出息淺笑道“怎么樣,你們都猜錯了”
  “他低頭了?”黃土皺眉問道,他只關心這個。
  趙出息肯定道“低頭,認輸,他只能這么做了”
  “這不像是譚鴻儒的作風啊,估計這些年很少有人讓他低頭了,趙哥,還是你厲害”小王不亦樂乎的拍著馬屁。
  趙出息卻感覺到來自紅爺的威脅,喃喃自語道“你不懂,這才是聰明人的選擇”
  幾個人沒再多說什么,起身出去找地方吃午飯。
  吃飯的地方是黃土帶著大家找到的,他以前在遂寧待過,知道遂寧什么好吃,所以帶大家直奔目的地,這樣省的到處亂跑。
  吃過午飯回到酒店的時候,趙出息剛進酒店大廳沒多久,酒店前臺的美女就快步走到趙出息身邊,似乎對趙出息有些忌憚,畢竟這么多人在一起,都是手上沾過血帶過人命的,有種讓人下意識害怕的氣勢。
  “美女,有事么?”看見攔著他們去路的前臺小姐,長的還算對得起觀眾的小王屁顛屁顛的問道。
  美女結結巴巴的看向趙出息說道“先生,那邊有位先生在等你”
  “等我?”趙出息客氣道。
  隨著美女的指著的方向,趙出息已經看到坐在酒店大堂剛剛他和譚鴻儒談判那個位置的司徒南,難怪美女有些結巴,估計是被司徒南嚇到了,也是,司徒南那張臉確實能把人嚇壞。
  “是他”黃土沉聲道,關于這個男人,黃土記憶中趙出息去年的時候曾經讓他查過底線,他的直覺告訴他,如果趙出息在唐家身邊安排了人,那這個男人的可能性最大,因為他深處在唐家的核心圈,有這個能力折騰出最近這些事,如果一切符合自己猜想的這些事,那么黃土不得不對這個男人刮目相看。
  何況趙出息在唐云龍出事前,曾經讓自己把一組人馬帶到簡陽,說是有人會和他聯系,后來那個和他聯系的人,只是說了地點,然后就讓他離開,從此這批人便和自己失去聯系。
  那邊,從唐家趕過來的司徒南正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看報紙,背后站著兩個手下,都是唐云鶴知根知底的手下。
  司徒南這時候也已經注意到趙出息,放下報紙帶著自己的人緩緩走過來,路上的客人看見他,都遠遠避之。
  司徒南走到趙出息面前后,趙出息笑道“讓司徒先生等久了”
  司徒南搖搖頭道“沒有,我也剛到,多謝趙爺能夠停留”
  “現在可以告訴我二爺有什么話讓司徒先生轉達了吧”趙出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兩個人彼此演戲,也倒是有點意思。
  司徒南點頭道“這里人多,我們可以上去談”
  趙出息默認算是同意。
  幾分鐘后,趙出息和司徒南已經來到他的套房,不過套房里只有他和司徒南,包括黃土周易師叔等人都已經被他留在外面,司徒南的人自然也被留在外面,這下黃土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
  套房里,趙出息從冰箱里拿出兩罐啤酒,主動遞給司徒南,因為司徒南值得他這樣去做,趙出息不加掩飾道“我那三百萬現在早已經夠本了,司徒啊司徒,你這次驚艷到我了,唐云龍的死已經讓我徹底扭轉局勢,就在你來之前,譚鴻儒向我低頭認輸了”
  這是他該做的,司徒南并不邀功請賞,計劃還沒有徹底完成,這不過是收官局的開始而已,他很直接的說道“唐家現在已經由唐云鶴掌控,唐云鶴為避嫌,和譚鴻儒死磕到底已成定局,接下來就要看你的選擇了,支持誰”
  “你想讓我支持誰?”趙出息呵呵笑道。
  司徒南冷冰冰的說道“支持誰都可以,反正你支持誰,我都有應對的計劃”
  “看來我們兩已經想到一塊了”趙出息玩味的說道,司徒南的話讓他再次對這個男人的謀略所欽佩。
  司徒南看向趙出息,兩人用眼神交流,不用說什么,都知道彼此的計劃。
  “唐家開出的條件是什么?”良久,趙出息笑了笑問道。
  司徒南沉聲道“川北廣元,先前從譚鴻儒手里接到的地盤全部送給你們,廣安先前搶到你們的地盤,全部送回去。川南,先前和譚鴻儒針對你們的事情,損失由他們承擔,以后,全力對付譚鴻儒”
  “還真特么舍得啊,我只想知道,唐云鶴是不是想和譚鴻儒不死不休?確定了這個,我才能知道自己的選擇”趙出息很是認真的問道。
  司徒南堅定不移的搖頭道“雖然他對外說會和譚鴻儒不死不休,但我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三足鼎立的局面才是最好的局面,他不會任由你坐大,也不會任由譚鴻儒坐大”
  “看來我知道我的選擇了”趙出息平靜的說道。
  司徒南看向趙出息,心里卻在琢磨,趙出息的選擇是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