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52 都很意外

第五百六十二章各自立場(下)
  唐家別墅外面,譚鴻儒的三輛寶馬760li剛出現在街道,隨即便被今天來祭拜唐云龍的遂寧各方勢力給包圍住,車隊好不容易才緩慢前行到唐家別墅門口,而這時候三輛寶馬760li已經被絡繹不絕的人群圍的里三層外三層,更多的人是站在外面看熱鬧,大家等了整整一早上,等的就是譚鴻儒出現,你特么敢來遂寧,我們就讓你走不出去。
  譚鴻儒喜歡寶馬系列,他們圈子的座駕大部分都是寶馬,他喜歡寶馬的霸氣張揚,雖然充斥著暴發戶的味道,可有氣勢。簡姨這邊倒是對奔馳系列情有獨鐘,喜歡奔馳那股內斂隱忍的氣質,但又嶄露出自己的鋒芒。
  可是此刻被人群包圍著的三輛寶馬760li卻沒半氣勢,李文清等人好不容易等車停穩以后才連忙下車,包括各自的手下都全部護在中間寶馬760li的周圍,全力將眾人與寶馬760li隔離開。
  坐在車里后排的譚鴻儒看著窗外激昂憤慨的人群,眼神冷漠,左手敲打著膝蓋,開車的獵鷹已經下去,鬼叔還在等譚鴻儒的示意,譚鴻儒不屑一笑這才道“鬼叔,走吧”
  鬼叔拉開車門,和譚鴻儒同一時刻下車。
  譚鴻儒一出來,人群更加的激動,大喊著譚鴻儒滾出遂寧,我們要替唐爺報仇,血債血償,川北來的雜種們滾出遂寧,敢來遂寧就別想離開,今天你死定了。
  這場面可謂熱鬧啊,一個個好像跟譚鴻儒有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似的,大喊大罵大吼著往譚鴻儒身邊擠,獵鷹李文清等人和手下們合力將譚鴻儒和鬼叔護在中間,圍著他們的眾人大有動手的趨勢,氣氛劍拔弩張,隨時有可能爆發沖突,獵鷹和李文清以及幾個保鏢已經吃了不少動作,要不是紅爺來之前叮囑過,就算是吃屎也不能動手,他們這才忍著沒有爆發,可作威作福慣了的他們,什么時候吃過這種虧,十分的憋屈。
  譚鴻儒望著這幫遂寧人,面無表情道“進去”
  于是,獵鷹和李文清等人奮力推著人群一步步的往唐家別墅里面挪,這時候張幸等唐家手下們已經堵住唐家的大門。
  張幸居高臨下大吼道“這里不歡迎你們,你們回去吧”
  “你算什么東西,滾開”李文清直接大聲罵道,這一罵唐家眾人臉色更加難看,估計只要張幸一開口,所有人都會一擁而上。
  有個膽大的牲口趁著李文清不注意,上去照著李文清的臉上就是一拳,李文清粗手不及,直接被打出鼻血,暴怒道“我草你媽”
  完便要上去準備還手,譚鴻儒沉聲吼道“李文清”
  李文清聽到譚鴻儒這聲后,轉身擦掉鼻血喊道“紅爺,他們欺人太甚”
  完,無奈只得忍了,這是紅爺的命令,他不能違抗。
  “好歹我認識唐爺一場,今天送他最后一程,不為過。不管外界怎么傳的,我譚鴻儒自認為問心無愧,今天過后,遂寧人想怎么對付我譚鴻儒,我譚鴻儒都不會皺個眉頭”譚鴻儒擲地有聲對著張幸道,這話更像是對著所有在場的遂寧人。
  “紅爺,這些不是我關心的,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今天唐家誰都歡迎,唯獨不能讓您進去,對不起”張幸搖搖頭道,毫無退讓的意思。
  譚鴻儒聽見這話,冷哼道“如果我真要進去呢?”
  “那我們只能攔住您”張幸毫不猶豫的道。
  譚鴻儒低聲道“鬼叔”
  站在譚鴻儒側身的鬼叔墊腳踏步直接彈地沖向守著大門的張幸等唐家手下,前面的獵鷹和李文清已經提前讓出位置,張幸匆忙上前阻攔,誰知道卻被鬼叔直接抓住雙肩,緊跟著雙臂砸向他的胸口,張幸整個人倒飛出去,砸在守住堵住大門的眾人身上,后面倒一下一片。
  譚鴻儒等人趁著這個空隙直接沖進唐家,這下更加的熱鬧了,遂寧所有人都被激怒,果斷沖向他們,前面是鬼叔和李文清獵鷹開道,后面則有諸多手下們斷后,有了紅爺的命令,憋屈好久的眾人隨即肆意發泄起來,譚鴻儒閑庭信步般一步步踏進唐家。
  沒來得及出去的趙出息等人站在院子旁邊目睹整個經過,黃土忍不住道“熱鬧啊,這是要砸場子的趨勢啊,譚鴻儒不愧為當年讓簡姨刮目相看的男人”
  王樂呵道“他們就這人,在遂寧人的地盤上撒野,無疑是飛蛾撲火,今天想走出遂寧看來很難啊”
  “不會,唐云鶴不會任由事情這樣折騰下去”趙出息搖搖頭道。
  他的話音剛落,早已經注意到外面情況的唐家一幫人馬直接走出靈堂,站在門口望著這場面臉色難看,唐云鶴的妹妹大吼道道“你們想干什么?”
  本來只是要演場戲,誰知道譚鴻儒那邊不配合,場面一時無法收拾,望著一**沖向譚鴻儒等人的遂寧人,以及毫不手軟動手的譚鴻儒等人,唐云鶴終于忍不住喊道“夠了”
  旁邊的唐寧從來沒見過這種大場面,幾十個人在院子中間大打出手,雙方你來我往,已經有不少人躺在地上,雙方都有受傷的人,唐寧的眼神不禁有些炙熱。
  唐云鶴這聲喊完以后,屬于唐家以及遂寧勢力的人馬這才住手,畢竟唐云鶴現在是唐家的主子,誰都不敢亂來。
  “住手”譚鴻儒隨即也道,如入無人之境的鬼叔這時候停手回到譚鴻儒的身邊,獵鷹李文清以及一干手下保鏢全部護著譚鴻儒。
  作為唐家主心骨的唐云鶴怒目往前走了兩步道“紅爺,希望您能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只是想送唐爺最后一程,既然有人攔我,我自然得自己想辦法進來”譚鴻儒沉聲回道,這時候得譚鴻儒就像是有一身王霸之氣,讓人絲毫不敢輕視。
  唐云鶴惱火道“這就是您的辦法,您有沒有想過后果,別忘記這里是哪,這里是遂寧,你在我遂寧如此放肆,沒想過自己能不能走出去?”
  “能來,就能出去”譚鴻儒冷笑道。
  站在一旁的黃土忍不住頭,譚鴻儒不愧為紅爺,這魄力整個川渝又有幾個人可以匹敵。
  唐云鶴死死的盯著譚鴻儒,這是對他**裸的挑釁,果然,譚鴻儒要比趙出息更難對付,如果不先搞死他,那以后的日子不好過。
  “您來是來了,可惜唐家不歡迎你,我們不可能讓你祭拜我大哥”唐云鶴只得再次開口告訴譚鴻儒,這里不歡迎您。
  “你害死我大哥,還有什么臉來這里,別以為我們沒有證據就不能收拾你,我們一定會給大哥報仇的”唐云鶴的妹妹這時候哭著大喊道,她恨不得現在就撕碎這個殺人兇手,倒是唐寧和史秀妍顯的很淡定。
  譚鴻儒已經走到這里,怎么可能回頭,沉聲道“我既然已經來了,那自然要進去,如果我唐爺這件事不是我干的,肯定沒有人相信,既然沒人相信,我也就不為此事辯解,今天不管如何,我都得進去,就算是鬧得頭破血流死人傷人都在所不辭,送完唐爺最后一程,唐家或者是你們遂寧人想怎么樣對我都行,大家各拼實力各拼道行,想把我今天留在遂寧也行,能留下那是你們的本事,也是我譚鴻儒的命,或者想要以后再算總賬,也可以,我都認”
  “欺人太甚,真以為我唐家無人?”聽完譚鴻儒的話,唐云鶴大聲吼道,隨即一揮手,所有在場的唐家以及遂寧人都圍向譚鴻儒等人。
  這時候趙出息微微一笑,該自己出場了,隨即走出人群來到唐云鶴面前開口道“二爺,沒必要鬧的這么僵吧,不管如何,今天是大爺最后的日子,死者為大”
  “趙爺是想讓我放他進去,那我唐家以后在遂寧還有臉么?”唐云鶴冷哼道。
  趙出息繼續道“其實我也不信唐爺的事是紅爺做的,這當中可能有誤會,就算是紅爺做的,但要是現在就動手,大家面子上也不好過,我剛進來的時候,看見外面還有警察,這明上面也不希望出事。所以這事,二爺還是退一步為好,也明二爺的度量,今天過后,以后大家想怎么來怎么來,那是實力和本事,但今天鬧的不可開交,沒什么意思,二爺好好考慮考慮”
  趙出息已經給唐云鶴擺好臺階讓他順勢而下,他猜測唐云鶴也不想鬧,只是紅爺太僵,面子上過不去,如果唐云鶴還不退步,那明他是真想鬧,趙出息也就不管了,反正越熱鬧越好”
  唐云鶴眉頭緊皺故作沉思狀,轉頭又看看唐寧和史秀妍等人,再看向司徒南,司徒南微微頭。
  唐云鶴于是道“好,我就給趙爺一個面子”
  “二哥,不能讓他進去”唐云鶴的妹妹拉著唐云鶴的胳膊喊道,她是真氣憤,沒有半作假。
  唐云鶴大喊道“讓他進去”
  唐寧贊同二叔的做法,同樣也欽佩紅爺的膽量,將姑姑拉到一旁。
  唐家眾人隨即讓開一條道,但每個人都怒氣沖沖。
  譚鴻儒一句話不,只是步伐沉穩的走向靈堂,后面跟著眾人,路過趙出息旁邊時,看向趙出息的眼神卻耐人尋問,只是他的心腹們對趙出息都沒好臉色,畢竟他們把趙出息當做真正的兇手。
  趙出息撇撇嘴,心里罵道,勞資給你們當好人,能不能客氣。
  聳聳肩,趙出息回到自己這邊,對著眾人笑道“走吧,熱鬧看完了,回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