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50 舍命陪君子

(上)
  由三輛寶馬76o1i組成的這支車隊便是紅爺的車隊,所有人都以為紅爺不敢來遂寧,紅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帶著幾個心腹踏進遂寧市,也是,以紅爺的魄力,這趟遂寧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不會皺個眉頭。
  不過紅爺來遂寧前的阻力也不小,包括五爺在內等諸多元老紛紛表示反對,雖說這些元老對紅爺頗有微詞,可這些年圈子在紅爺的領導下展迅猛,他們分到的利益也不俗,如果突然失去這個主心骨,動蕩起來,誰都不好過,最重要的是,這關系到川北的面子,遂寧人要面子,他們川北人就不要面子了?
  不僅元老們反對,連徐守望這些心腹都極力反對,誰知道瘋的遂寧人到時候會干出什么事,但他要來遂寧,遂寧人肯定不會讓他好過。徐守望如此說道,有些人覺得紅爺你來遂寧,是想證明自己和這件事情沒有關系,可人心是兩面的,也會有別人覺得你是故意來打遂寧人臉的。
  但譚鴻儒力排眾議,最終還是選擇來遂寧。
  趙出息住在錦江國際酒店,這是遂寧最好的酒店,本來紅爺的人也是選擇這家酒店,不過因為提前知道黃土等人住在這里,于是只能選擇康年大酒店。
  三輛寶馬76o1i順利抵達酒店,如同黃土等人迎接趙出息一樣,被譚鴻儒派來遂寧的老賀和李文清也在酒店門口迎接譚鴻儒,本來譚鴻儒的意思是讓他們昨天直接回德陽,誰知道后來鬧出這么多事,也只能留在遂寧,他們只敢待在酒店,生怕出去惹事。
  酒店的餐廳包廂里,譚鴻儒洗漱結束后便和眾人一起吃晚飯,這次遂寧之行,譚鴻儒的心腹幾乎都已經趕到,包括昨晚在瀘州執行完任務連夜趕回德陽的獵鷹,軍師徐守望,司機獵鷹,權臣老賀,后起之秀李文清,加上重量級的鬼叔,以及十多個身手出眾的手下,譚鴻儒不信遂寧人敢留下他,如果真鬧起來,這事情可不是一點小事,造成的惡劣影響,它唐家也得掂量掂量。
  “老賀,受傷的兄弟怎么樣?”邊吃飯,譚鴻儒邊問昨晚受傷的兄弟情況,昨晚的事情他已經知道,并沒有怪老賀和李文清,兄弟們已經足夠小心,當時也盡量避免起沖突,可那幫遂寧人擺明找茬,雙方這才打起來。
  老賀臉上昨晚也受了輕傷,被一個凳子砸中,掛了彩明顯不悅道“除過有個兄弟胳膊粉碎性骨折,其余人都沒什么大事”
  “這次來遂寧的兄弟,每人回去給五萬”譚鴻儒吩咐道,他向來出手大方,對于錢他不熱衷,所以只要是能用錢擺平的事情,對他來說,就不算事。
  李文清連忙應乘道“這事我回去就辦”
  “這事會不會是唐家的人在后面推動的,故意給我們下馬威?”老賀昨晚吃了悶虧,心里有些怨氣,自然要問個清楚。
  徐守望笑瞇瞇的說道“有這個可能,唐家老二的手段向來卑劣,不過應該是下面那幫人做的,他可能不知道。還有可能是其他勢力干的,遂寧小圈子比較多,唐家老大的人緣向來不錯,和諸多大佬都是稱兄道弟,他的死會牽扯到很多利益輸送,這些人也有怨氣”
  “今天晚上都待在酒店里,嚴禁外出,你們在酒店里怎么玩都行,別出去惹事,這里不是德陽,就算出事,公安系統也不會幫我們,各自管好自己的人”譚鴻儒叮囑道,此行遂寧,不管能不能有收獲,他也得來,不來是慫,還會被人詬病是兇手,來可能麻煩不斷,但來總比不來強。
  “我一會就去提醒他們”李文清沉聲道。
  徐守望這時候問道“他們也到了?”
  “據我們的眼線情報,趙出息比我們早到一個小時,現在在錦江國際飯店,并沒有出去,一直在酒店,有消息,那邊會通知我們”李文清繼續說道。
  “真夠熱鬧的,沒想到三方勢力會在這種場合齊聚,明天中午有我們好受的,我不信他們不會搞事”老賀意味深長的說道,既然他們認定目前的亂局是趙出息搞出來的,那他肯定會添油加火。
  譚鴻儒揮揮手道“別管別人,管好我們自己就是,現在吃飯,什么事也別談”
  晚上十點多,趙出息和周易黃土王勝河在錦江國際飯店的泳游池游泳,幾個人的游泳水平都不低,黃土最厲害,幾乎各種姿勢都會,周易次之,趙出息只是比王勝河強,這還多虧搬到六號別墅以后的成果,六號別墅有室外游泳池,趙出息閑來無事的時候經常自個練,齊思倒是在這方面比較擅長,剛開始趙出息每次都輸給她,到后來就是勝多輸少,輸的時候都是故意放水,反正他更愿意欣賞自家媳婦那完美的身材,有幾次更是想歪了,導致雄性特征明顯,換來齊思的各種白眼。
  幾輪下來,體力消耗都有些大,幾人坐在泳池邊上休息,到是吸引了不少外人的眼神,因為幾個人的身材真心彪悍,每個人身上都是純正的肌肉,一絲贅肉都沒有,趙出息和黃土經常去健身房加練,自然不用說,王勝河那可是每天在保安基地以身作則的拼命,幾個人相同的地方便是,身上都有不少傷疤,這些都是屬于男人的榮譽。
  這時候小王走進游泳池,來到趙出息他們這邊,嬉笑道“趙哥果然猜的沒錯,譚鴻儒還真來遂寧了,他們現在都在康年大酒店”
  “真來了,有意思,明天看遂寧人的表演吧”趙出息喝著果汁,樂呵的說道。
  小王繼續說道“還有條消息”
  “什么消息?”趙出息問道。
  小王回道“川南那邊說,昨晚瀘州跟著李公權起家,后來功臣身退的錢德旺死于家中,錢德旺是那個圈子的元老,以前和李公權走的很近,外面傳是遂寧人干的”
  趙出息微微皺眉道“消息確切么?”
  “不知道,咱們的人還在打探消息”小王搖搖頭道。
  趙出息猶豫片刻吩咐道“給川南和達州打電話,這段時間我們的人都小心點,說不定就有渾水摸魚的人”
  “嗯,我知道了”小王點點頭道,隨即離開這里。
  趙出息轉身和黃土王勝河商量道“你們覺得,誰會最先和我們接觸?”
  “什么意思?”王勝河不解道。
  趙出息樂呵的笑道“他們現在已經反目成仇,不管是誰出面,都不會和解,到時候打起來是遲早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他們誰會最先找我們”
  “唐家”黃土給出自己的答案。
  王勝河想了想道“我也覺得是唐家,譚鴻儒不是那種可以輕易低頭的人,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找我們”
  趙出息沒說話,其實他也不知道答案。
  此時,燈火輝煌的西寧村唐家里依舊是各種忙碌,這兩天來來往往于唐家的人絡繹不絕,唐家已經不再像剛開始那樣選擇性接待賓客,畢竟大家都是來祭拜唐云龍的。
  不過明天的追悼會才是最熱鬧的時候,到時候各路牛.鬼.蛇.神都會出現在這里,對路的不對路的都有。
  此刻唐家的直系親屬們都在靈堂前給唐云龍守靈,唐云龍妻子和兒子,唐云鶴以及唐云龍的妹妹妹夫還有他們的子女,還有另外幾位唐家直系里,那位被趙出息修理過的唐寶和他爹也都在。
  唐云鶴的旁邊坐著唐云龍的兒子唐寧,一身素衣,心情格外低落,唐寧在哥倫比亞大學讀金融碩士,他本科是在普林斯頓讀的管理學,今年是研究生最后一年,雖然不愿意接手父親的事業,但他同時也答應了母親畢業后回國,到時候不管是進自己家公司,還是自己創業,目前都會支持。
  對于父親,唐寧的感情很復雜,高中開始他就在美國,兩人的關系很生疏,每年只有母親會過來陪他幾個月,記憶里父親從自己讀高中開始就沒有去看過他,每年回國僅有的日子,不是和朋友出去玩,就是和母親在一起,見父親的次數只有可憐的幾次而已,而他總是很忙碌,除過給自己錢,他似乎沒有別的相處方式。
  關于父親和母親的婚姻,唐寧知道早已名存實亡,母親自己也說過,她不能離婚,不能讓別的女人分唐家的財產,唐寧對母親說自己不在乎,可母親總是說,你不在乎我在乎,這些都該留給你。
  但至少到現在為止,唐寧知道父親在外面沒有根,自己是他的獨根。
  雖然對父親有一百個不是,但唐寧知道不管如何,他都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現在所能享受的這一切都是父親給的,他聽過母親以及姑姑和叔叔他們說過關于唐家的跡史,那都是父親和叔叔拿命拼出來的,整個遂寧又有哪家如此的顯赫?所以,在心里,他對父親還是有些崇拜的。
  但他沒想到的是,父親會如此突然的離世,這個消息到現在讓他都難以承受,他匆匆踏上回國的飛機,經歷幾十個小時才回到陌生的遂寧老家,望著傷心過度的母親,他不知道如何安慰,望著來來往往于唐家的眾人,他不知道父親背著什么樣的壓力。
  這兩天,他一句話不說,更沒合過眼,只是吃飯守靈,看著人來人往,想著以后的事情。
  “二叔,我爸真是紅爺殺的?”唐寧突然毫無征兆的開口,這讓正在和妹妹唐敏說話的唐云鶴略微失神。
  唐云鶴回過神,掩蓋自己剛剛的失神,點頭道“是他,這個仇,我們唐家一定會報”
  “二叔,他明天會來么?”唐寧繼續追問道,他的問題很直接,不拖泥帶水。
  唐云鶴冷哼道“他已經到遂寧了”
  唐寧點點頭,然后起身對著母親道“媽,我去睡會,兩個小時后你叫我”
  “去吧,去睡會吧”史秀妍見兒子終于肯休息了,連忙說道。
  唐寧對著唐敏等人點點頭,隨即徑直上樓。
  唐云鶴望著這個親侄子的背影,有些失神,自言自語道“難道是他們知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