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5 生于安詳死于安詳


  第五十一章龍鳳之輩,命定
  趙出息能力有限,不是為博紅顏一笑一擲千金的高富帥,只是從祁連大山出來想在這大城市里出人頭地的農民而已,有點小理想有些小野心,平均每個月花錢不超過四五百,談不上好人,也算不上壞人。可碰上伊伊這情況,能力范圍能,趙出息能幫則幫,算得上有些善心,何況彼此是朋友。
  一個月騰挪出六百大洋,等于趙出息要嚴格控制自己的支出,任何一件事都要精打細算,還好年前一個多月攢了些錢,不至于生活過于狼狽不堪,在可控范圍之內,除過吃飯抽煙車費,似乎再無別的支出。
  淚流滿面不知所措的伊伊盯著趙出息的背影蹲在地上抱頭小聲啜泣,她很早就學會堅強,可終歸結底還是個脆弱的小姑娘,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肩膀依偎,有個男人在關鍵時候站出來,抱著她說,不怕,有我。
  去山水情上班遲到半個小時,趙出息沒到,于叔已經安排好一切,并沒有責備他,拉著他去辦公室喝茶聊天,于叔難得欣賞個年輕人,可惜還沒相處多長時間卻要離開,也是,他欣賞趙出息也不會讓趙出息一直在山水情當保安,當初引薦給老伙計也是希望趙出息能有更好的發展,唯一感興趣的則是那位教趙出息本事的老和尚,有些遺憾的是老和尚已經死了。
  “車學的怎么樣?”于叔端著茶杯,平淡問道。
  趙出息輕聲回道“會開,但還沒正兒八經上過路,教我開車的師傅說,得徹徹底底的弄懂車才讓我上路,以后保不準還能靠修車掙錢養家”
  “呵呵,教你開車這師傅倒也有趣”于叔若有所思的問道,普通駕校的教練是什么路數,他明白,竭盡所能的掙錢才是他們的本事,至于會不會開車,他們才懶得管。
  趙出息思索道“師傅之前是老總的司機,這段時間專門教我開車,以前是蘭州軍區的教練,對車很熟悉”
  “難怪,看來你這老板對你很上心啊,專門讓司機教你開車,這待遇估計整個公司也就只有你有”于叔盯著趙出息笑的很玩味。
  趙出息低頭喝茶,不好說什么。
  于叔好歹是明眼人,趙出息這樣子他一眼便能看出端倪,也不點破。
  “叔,保安隊新隊長你留意的怎么樣?”趙出息抬頭詢問道。
  于叔搖頭回道“這年頭找個靠譜的年輕人比登天都難,實在不行我就自己多操勞操勞,到時候抽空問問有沒有退役下來的當兵的,從這些人里面選,或許能找到人選”
  “老六不行?”趙出息饒有興趣的問道。
  于叔淡淡一笑道“老六這人心眼小,成不了大事,卻能壞事,山水情不是什么大廟,折騰不起,到時候調他去后勤就行”
  趙出息微微點頭,老六這人心眼確實小,上次的事情保不準還嫉恨著,他不像韓三強那樣能一笑泯恩仇稱兄道弟,這種人遲早會背后使陰招,趙出息一直提防著他,只要一天在山水情,就不會掉以輕心。
  “能進山水情這座廟,說明有些緣分,以后在西安遇到什么事,別怕麻煩我,沒事就來找我喝茶”于叔瞅見趙出息低頭不說話,打趣道。
  趙出息嘿嘿一笑道“保不準混不下去,就去叔家蹭吃蹭喝”
  “蹭吃蹭喝好,混不下去了,就回來,這山水情的門早晚給你開著”于叔沉聲道。
  趙出息抬頭盯著于叔想要說些什么,于叔生怕這貨矯情,揮揮手,示意離開。趙出息無奈搖頭一笑,只得起身出了辦公室,下樓去巡查,剛到五樓小姐休息室門口,沒去上鐘的十六號便拉著他來到走廊的拐角處,似乎一直在等他出現。
  趙出息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明天十六號要請她弟吃飯,這是她的大事,她估計生怕自己忘掉。正如趙出息所想,十六號一晚上魂不守舍,已經讓黃毛推掉兩個鐘,一直在等趙出息出現。
  “明天的事?”十六號唯唯諾諾道。
  趙出息不喜歡十六號在山水情愁眉苦臉的樣子,他喜歡那個在山水情外面有說有笑沒有生活枷鎖的秦冉,故意皺眉道“什么事?”
  十六號一愣,目不轉睛的瞅著趙出息,趙出息一臉茫然,這演技不說去拿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至少也能拿個金雞華表男主角。十六號瞅見趙出息這樣子不像是開玩笑,失落道“沒事”
  趙出息忍不住笑出聲,十六號這才明白,感情趙出息是在拿他看玩笑,有些小女人姿態的捶著趙出息的肩膀嗔怒道“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真忘了”
  十六號只是輕拍幾下便連忙分開,生怕有人瞅見她和趙出息如此親近的關系。
  趙出息呵呵笑道“這事我哪敢忘,放心吧,我都準備好了,絕對不會給你丟人,吃飯的地點你選好了?”
  “我聽她們說,小寨開米廣場的黃記煌燜鍋不錯,明天我們就去那”十六號輕笑說道。
  趙出息點頭道“也行,明天我來接你,我們一起過去。用不用對好臺詞,到時候別穿幫了”
  十六號也有些擔心,于是,兩人便開始商量……
  晚上兩點剛過,趙出息便隨便找了個包廂睡覺養精蓄銳,一覺睡到早上七點,伊伊走后,他再也不用六點便和伊伊一起坐公交,這樣在山水情睡夠,回工地待段時間就能和耿師傅一起去練車。
  回工地時候,傻子二胖和韓三強已經起來,冬去春來,天亮的愈來愈早,趙出息這段時間不再晨跑鍛煉,二胖卻并沒有因為趙出息不再而怠慢,何況現在還有個拖后腿的韓三強,趙出息已經把韓三強教給他,晨跑蹲馬步打拳,一樣不能落下。
  趙出息進工地的時候正好碰上兩人回來,三人蹲在工地門口抽煙,二胖喝酒不抽煙,這是老太太定的規矩,韓三強是個老煙槍,趙出息適可而止。工地上的事情,趙出息現在沒工夫操心,有韓三強這和他一樣幫親不幫理的人在,二胖也不可能吃悶虧,至于明虧,他們也得掂量掂量敢不敢得罪二胖,再說趙出息又沒離開離開工地。他唯一擔心的是老太太的病,有些日子沒回和平里,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樣?
  “二胖,奶奶怎么樣?”趙出息皺眉問道。
  韓三強已經知道二胖奶奶,對于將二胖獨自拉扯大的老人,韓三強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誰讓是二胖的奶奶,唯一的遺憾是至今沒見過老太太,他不知道,在晨練的時候,老太太見過他數次。
  “有些好轉”二胖憨厚可掬的說道,他的聲音算不上渾厚,更多的是淳樸天真。
  趙出息稍微放心道“那就好,中午我們回家吃午飯,一會我去菜市場買菜,三強中午也跟著過來“
  “趙哥你今天不練車?”韓三強疑惑道。
  趙出息搖頭道“不練,有事”
  在工地看了會書,又找黃河聊了多半個小時,瞅著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便徑直買菜回和平里,和十六號越好的時間是中午一點,正好吃完飯過去。
  和平里小區房間里,老太太正在瞅著手腕上的翡翠手鐲發呆,屋內的光線有些暗,老太太沒開燈,陽光透過陽臺的縫隙照進來。趙出息進來后,有些詫異,相比于之前幾天,老太太的氣色有些好轉,不過和過年前依舊有些差距。
  “今天不上班?”老太太微微抬頭問道。
  趙出息搖頭道“今天有些事便沒去,正好嘴饞,想吃奶奶做的菜,便和二胖商量中午回來吃”
  “想吃奶奶給你們做便是”老太太一生做事干凈利落,只要活著有口氣,就不會躺床上。瞅著時間差不多,連忙起身接過趙出息的菜進了廚房,趙出息打下手,這次老太太沒以君子遠庖廚為借口攆他出去,一直嘀咕正好教他做菜,以后這手藝也丟不了。
  趙出息很認真的在學,其實做菜很簡單,只要掌握火候和料,過一遍,便差不多會做。
  十一點半剛過,韓三強便帶著二胖回來,趙出息和老太太正好做好飯,對于韓三強的到來,老太太并沒有像對趙出息那么的熟絡,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趙出息這一刻才感覺道,老太太與生俱來的那種強大氣場。
  韓三強奶奶長奶奶斷叫著,老太太只是點頭,韓三強有些無奈,只好悻悻笑著,小人物的好處便是沒皮沒臉不怕丟人,何況是韓三強這種混跡底層的角色。只好乖乖吃菜,聽著老太太和趙出息之間的話。
  吃完飯,趙出息沒空收拾,耿師傅已經到小區門口,便讓韓三強幫忙收拾,自己趕緊進房間換衣服。等到趙出息穿著一身蘇西洛和秦焉精心挑選的休閑套裝出來的時候,老太太盯著趙出息笑意斐然,至于韓三強和二胖,年前便見過他這天壤之別。
  “奶奶,怎么樣?”趙出息故意賣貧道。
  老太太直接給出定論道“龍鳳之輩,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