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49 金剛不敗

第五百五十九章拭目以待
  今晚偶然碰到方川,對于趙出息來說也算是收獲,主動提出兩人有空聊聊,算是趙出息對方川釋放出來的信號,也算是緩和兩人之間的關系,等到遂寧那邊的事情開始升溫,整個局勢發展到一定時候,趙出息再見方川就是水到渠成,到時候自己將擁有足夠籌碼進行談判。
  從寬展巷子邊走邊逛吃吃喝喝走出來用了差不多四十分鐘,趙出息跟著裴卿朱逸影吃了些小吃,晚上盡喝的是酒,菜真沒吃什么。薛娜和申東坡打車離開,裴卿想讓朱逸影送趙出息回去,畢竟趙出息喝過酒,兩人多少不放心。趙出息卻不同意,他自然不會讓裴卿一個女孩子單獨回家,大晚上的他不放心,其次朱逸影要送自己肯定是送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自己要去的是保利中心,不是一個路線,他可不敢讓朱逸影把自己送去保利中心,好說歹說才讓朱逸影送裴卿回去,趙出息單獨打車。
  誰知道等到朱逸影裴卿走后,也不知道今晚是點背還是人品差,等了足足半小時,趙出息都沒打到車,不是沒車,就是被別人攔走,好不容易攔輛車卻被一個美女賣萌撒嬌的給讓出去了。
  趙出息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索性也不打車了,直接給宋青瓷打電話讓她過來接自己,這會趙出息也不好把周師叔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折騰過來。
  等宋青瓷的時候,趙出息漫無目的的往前走,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單獨在街上閑逛過,相比于當初在西安的時候,如今的生活讓趙出息忙碌到如同上了發條一樣。他要處理各種事情,還要上課學習應酬等等,這已經是他極度放權才有的結果,要不是西蜀集團有老徐和青瓷,圈子有黃土和芙蓉姐,趙出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處理這些事情。
  都說上位者勞人,如果不勞人,事必躬親,估計早特么累死了。
  已經快到九月月底,一年已經走過大半時間,趙出息準備忙完這段時間,等到齊思回國后,帶著齊思去趟平遙,答應過十六號每年都會去看她,趙出息不想食言,面對生活,十六號教會他很多東西,生活再苦,也得笑著面對。
  二十幾分鐘后,宋青瓷打來電話說她已經到寬窄巷子,問趙出息具體在哪,趙出息說自己在前面天橋下,沒過多久,宋青瓷的保時捷便出現在趙出息的視野內。
  趙出息剛上車,宋青瓷便皺眉問道“怎么喝這么多酒?”
  趙出息笑著解釋道“晚上在胡家吃的晚飯,老爺子在,還有兩位省委大佬,陪著他們喝了點,沒事”
  宋青瓷不關心趙出息和誰喝酒,只關心趙出息有沒有事。
  回到保利中心,已經快凌晨,趙出息沖了個冷水澡然后打算睡覺,宋青瓷說要發兩封電郵再睡,趙出息便不等她,直接進臥室。
  過會,宋青瓷忙完洗澡進房間,將空調的溫度調高,生怕趙出息酒后受涼對身體不好,只穿著睡衣的宋青瓷掀開毯子鉆進被窩,從背后將身體緊貼著趙出息,趙出息只穿著內褲,宋青瓷則穿著黑絲蕾絲的睡衣,里面并沒有穿內衣,當宋青瓷貼緊趙出息后,趙出息突然一個翻身將宋青瓷按住,以為趙出息已經睡著的宋青瓷嚇了一跳。
  沒等她開口,受到酒精沖擊導致荷爾蒙分泌過旺的趙出息已經吻住她那誘人的嘴唇,這一晚上又是男人和女人的戰爭,誰勝還真不一定?
  隔天傍晚,趙出息從西蜀集團忙完出來,吳欣和宋青瓷兩人送趙出息到地下停車場,那里周易和王勝河開著奔馳g65已經在等著趙出息,明天是唐云龍的追悼會,趙出息今晚得趕到遂寧,黃土和大小王留在遂寧等他。
  “就送到這里,你們進去吧,早點下班吃晚飯”趙出息看向宋青瓷和吳欣道,宋青瓷穿著身剪裁得體的灰色紀梵希職場連衣裙,吳欣則是無袖白襯衫和半身裙,都說董事長辦公室的兩大美女是西蜀集團最難摘的玫瑰,不是說追不到,而是不敢追,私下里大家都說她們是董事長的女人。
  宋青瓷淺笑道“路上開車慢點,到遂寧后給我說聲”
  趙出息故意盯著被自己滋潤的愈發有味道的宋青瓷,惹來宋青瓷的媚眼,沒有男人滋潤的女人就像沒澆水的花朵,少了絲韻味,就像宋青瓷和吳欣站在一起,除過年齡和容貌,宋青瓷要比吳欣魅力更大。
  兩人目送著奔馳g65消失在視野范圍內后,這才轉身準備回頂層辦公室,專用電梯里,宋青瓷笑道“晚上有活動嗎?”
  “目前沒有,怎么了?”吳欣好笑道,她和宋青瓷如今的關系很親密,除過剛開始調到董事長辦公室的時候稍顯生疏,后來由于經常接觸,關系倒發展的不錯,吳欣對于宋青瓷的能力和手腕很欽佩,她在西蜀集團威望很高,算是董事高管們的潤滑劑,這讓吳欣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平時兩人也偶爾周末一起出去逛街吃飯血.拼,吳欣在成都并沒幾個朋友,宋青瓷同樣朋友不多,兩人的性格又相近,所以走到一起不奇怪。
  “如果沒事,一起吃飯,順便逛街,最后再看場電影,怎么樣?”宋青瓷主動邀請道,難得放松放松,總不能每天都加班加點,只要西蜀集團還在,工作就永遠做不完。
  吳欣左手撐著右手的手肘故意開玩笑道“這是上司的命令,還是朋友之間的邀請?”
  “后者”宋青瓷淺笑道。
  于是兩人回到辦公室把工作結束后便先后開車來到春熙路一家西餐廳,吳欣作為趙出息的特別助理,待遇和其他人不一樣,她有專職司機每天接她上下班,這是工作需要,因為趙出息出現的地點很隨意,不是每天都待在西蜀集團。不過今天吳欣并沒有讓司機送她,而是坐宋青瓷的保時捷。
  吃飯的時候,吳欣忍不住問道宋青瓷一個問題,她思索良久才問道“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
  宋青瓷放下手中的刀叉,喝口杯中的香檳,嘴角上揚道“想問就問,不然容易憋出病”
  “我想知道你和趙出息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吳欣終于問出這個讓她冥思苦想很久的問題,因為和趙出息接觸這么長時間,她對趙出息的私人生活已經有足夠的了解,他有正牌的未婚妻,但似乎還和其他女人曖昧不清。
  “你覺得我和他應該是什么關系?”宋青瓷又把問題拋回給吳欣,她也是想知道在吳欣嚴重,她和趙出息算什么?
  吳欣搖晃著酒杯,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各方面都要比她完美的宋青瓷,用舌頭不經意的舔了舔嘴唇說道“純粹的同事關系,顯然不是,比較親近的朋友關系,好像已經過了這個界線,如果他沒有未婚妻,我覺得戀人關系比較適合”
  吳欣今天沒打算藏著捏著,所以說的很直接。
  “那有結論么?”宋青瓷笑著問道,并沒有覺得吳欣放肆,也不是只有吳欣質疑她和趙出息的關系,只是別人的看法什么,她都完全無視而已。
  吳欣搖搖頭道“沒有結論,所以這才問你”
  “我是他的女人”宋青瓷很是直接的給出吳欣答案,這是事實,沒必要隱瞞。
  吳欣沒想到宋青瓷如此直接,盯著宋青瓷良久不說話。
  “可他有未婚妻,你們終究沒有結果”吳欣忍不住說道。
  宋青瓷笑道“這重要么?”
  “難道不重要?”吳欣有些不解道,對于愛情或者婚姻,她是很傳統的,所以有些難以理解。
  “對我來說不重要,他結婚不結婚無所謂,只要我在他心中有地位就行,如果你勸我放棄他,這對我來說是辦不到的,我的生命里已經無法離開他,那你肯定也會問,如果以后他和齊思結婚以后,我如何處理這其中的關系,這個你肯定想多了,這不僅要看我,還得看他和齊思,他我自然不用擔心,至于齊思,我想齊思是個聰明的女人”宋青瓷將這其中的關系娓娓道來,她不會放棄趙出息,趙出息也肯定不會放棄她。
  吳欣聽完一口長舒一口氣道“不懂,還好我選擇和他保持距離”
  “明智之舉”宋青瓷端起酒杯道。
  晚上八點多,趙出息和周易王勝河終于趕到遂寧,他并不知道有兩個女人正在說他的壞話。
  黃土大小王住在遂寧河區新區的錦江國際酒店,奔馳g65到錦江國際酒店門口時,黃土和大小王已經幾位心腹手下已經在那里等著,黃土親自給趙出息打開車門,一位手下去停車,其他人進酒店。
  在黃土訂好的行政套房里,大小王黃土王勝河以及周易趙出息坐在一起商量明天的事情,趙出息開口問道“遂寧這邊什么情況?”
  “目前來說還算平靜,我們去的時候唐家對我們還算客氣,不過他們并沒有主動提什么事情。相比于我們,譚鴻儒的人去的時候,兩邊差點打起來,最后是唐云鶴出面壓住,遂寧人才沒鬧,不過聽說昨晚他們的人在外面吃飯被一幫遂寧地頭蛇圍住,最后動了手,譚鴻儒那邊有人受傷,這邊也傷了好幾個”黃土低聲說著這兩天的事情。
  趙出息搖頭笑道“他們還真敢來,只是卻是個苦差事,吃力不討好啊”
  “唐家這次勢必要和譚鴻儒水火不容,這關乎遂寧人的面子”小王樂呵道,反正他們現在就是看熱鬧。
  趙出息點點頭道“有沒有關于譚鴻儒的消息,他會不會來遂寧?”
  “目前還沒有消息,如果他出現在遂寧,遂寧人肯定會比我們先知道”黃土皺眉說道。
  王勝河沉聲道“譚鴻儒應該不會冒這個風險,遂寧人現在對他恨之入骨,特別是唐家那邊,他要敢出現在遂寧,估計很難離開”
  “我也覺得,估計是不會來”小王附和道,他不信譚鴻儒有這個膽量。
  趙出息淡淡笑道“不一定吧,他總是喜歡不按套路出牌,說不定現在已經在遂寧,如果他真來,不也正好告訴唐家,他問心無愧么?”
  “不管他來不來,唐家已經認定這事是他干的”黃土冷哼道,唐云龍的死,總要有人負責,不管到底是不是譚鴻儒干的,這個黑鍋他背定了,不是他們讓他背,而是唐家讓他背。
  “那明天拭目以待吧”趙出息平靜道,他也想看看譚鴻儒敢不敢來。
  就在趙出息他們猜測紅爺會不會來遂寧,三輛從德陽開來的車隊已經進入遂寧市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