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48 你說了不算

第五百五十八章都很意外
  趙出息為什么要避開這兩男一女呢?
  女人他不認識倒無所謂,兩個男人他卻都認識,因為兩個男人的身份都不簡單。此刻已經認出他,主動跟他打招呼的男人便是在北京的時候,那天晚上最后跟時刻和錦江飯店晚宴遇到的女人一起出現的那個男人。至于他旁邊的男人,兩人雖然沒有直接的交集,但對于彼此想來已經很了解,他就是方家的大少爺方川。
  這兩個人出現在一起,趙出息自然得弄清楚怎么回事,記得那晚事后夏登有意無意問過他和那個女人的關系,趙出息隨口敷衍只是見過而已,夏登倒是笑著說道他們幾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是根正苗紅的子弟。
  不過趙出息當時對此并不關心,北京城那么大,皇親國戚那么多,只要是當年為革命出過血.拼下一身功勛的,子孫后代不都是紅色子弟么?
  自己能遇到一個兩個也不為過,何況夏登順子他們都是這樣的身份。
  可現在,和方川走到一起的兩人,趙出息就得思考這背后的關系了,所以他才有意避開,卻沒想到那個男人主動和他打招呼。
  趙出息這時候再躲已經沒有意思,索性直接上前打招呼道“哈哈,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
  “記得那晚你不是說過?有緣自會相見,這說明你我有緣分,不是么?”陳向南饒有興趣的說道,只不過當時這話是這個男人給沈明月說的,和他沒什么關系,這里借用,不過是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
  趙出息沒想到男人會說出這么句話,有些啞然失笑道“能再見到這肯定是緣分,畢竟茫茫人海,兩個人遇到的概率實在是太小”
  說完,趙出息也沒等男人回話,主動伸出手對著旁邊的方川輕聲道“方少”
  趙出息意外方川和這個男人認識,此刻同樣意外的還有方川,方川對于趙出息不陌生,他有趙出息極為詳細的資料,雖然沒見過,但肯定見到能認出來,方川意外的是,陳向南居然認識趙出息,這讓他很是好奇,因為先前陳向南明確說過不認識趙出息,現在兩人卻不避諱他打招呼,難道是有意隱瞞,沒必要啊,方川十分想不明白。
  “過去喝一杯?”方川故意沒提趙出息的身份,只是邀請道,他倒是想看看兩人是否認識。
  趙出息意外,方川意外,兩人打過招呼后,接下來意外的便是陳向南,陳向南好笑道“你們認識?”
  方川意味深長道“怎能不認識?”
  陳向南是多么聰明的人,方川簡簡單單一句話,他便讀出各種意思,想來兩人的關系很有趣。
  于是附和道“既然認識,那就一起聊聊”
  “還是該天吧,今天和朋友一起”趙出息有些為難道,除過因為裴卿朱逸影她們還在等自己,其次是他不想和方川現在有過多的接觸。
  “喝一杯而已”方川聲音不容置疑道,擺明意思是你不過去就是不給我方川面子。
  趙出息自然不能搏方大少的面子,無奈只得點頭答應,于是跟著方川和陳向南走向另一邊他們早早訂好的位置。
  緊跟著他們的那個女人十分有趣的打量著趙出息,她是方川和陳向南共同認識的一位朋友,如今是家里公司在西南區的負責人,她們家公司西南區的總部在成都,所以今晚才一起出來。
  方大少的位置是胡里老板特別囑咐的,算得上這里最好的幾個位置,老板在方川要到的時候已經讓人醒好紅酒,他倒是識趣,看到方川一行有好幾個人,便沒打擾,如果是方川一個人,才會過來聊幾句,聰明人做事么,自然會拿捏分寸。
  “什么時候再去北京,到時候我做東”幾個人坐下后,陳向南主導趨勢笑著開口道,他之所以對趙出息客氣,也是有他的想法的,首先那晚的事情是趙出息幫忙解決的,雖說他們也不怕夏登,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次是因為趙出息和沈明月的關系,朋友的朋友么,也算是朋友,最后自然是因為趙出息和最近風頭正勁的林家男人以及夏登等人的關系。
  趙出息笑著回道“以后估計會常去,到時候有機會,肯定會打擾你,別趕我走就是”
  “哈哈,這話說的,都是朋友,我至于這樣?”本來陳向南想提眼前男人和沈明月的關系,不過一想到方川在旁邊,也就識趣打住。
  趙出息屁股還沒坐穩,那邊見趙出息去洗手間一直沒回來,朱逸影有些不放心便讓裴卿去找趙出息,畢竟趙出息沒少喝酒,裴卿先去洗手間發現沒見人,出來后四處打量才發現趙出息坐在這里,于是便走了過來。
  裴卿的出現倒是驚艷陳向南以及方川,脫俗出眾,極為養眼,陳向南打趣道“女朋友來找了”
  裴卿猜到這些人估計是趙出息的朋友,便笑著和大家點頭致意,趙出息沒否認只是趁勢端起酒杯道“那么,有機會再聚”
  四個人碰杯,趙出息喝光杯中酒放下酒杯準備轉身和裴卿離開,似乎想到什么,又回頭對著方川說道“方少,哪天有時間,我們聊聊?”
  方川眼神閃了閃,似乎不意外趙出息的話,沒拒絕點頭道“隨時”
  陳向南越來越肯定這兩人之間的關系肯定耐人尋味。
  趙出息走后,方川和陳向南相視一眼以后,方川率先開口問道“我倒沒想到陳哥會認識他”
  “還記得上次我給你說過在北京的時候,明月的表弟和林家男人以及夏登起沖突,最后我們趕到后他們才息事寧人的事吧?”陳向南和趙出息幾年才算見第二面,自然不熟,所以無所謂的說道。
  “記得,難道和他有關?”方川越來越感興趣的問道。
  陳向南繼續道“林家男人沒說什么,夏登倒很強硬,鬧的有些僵,當時這個男人和他們是一起的,出乎意料的是明月認識他,于是他開口夏登那邊才結束那場鬧劇,所以我才認識他,之前并什么交集”
  “明月也認識他?”方川皺眉道。
  陳向南微愣,隨即笑道“你不是也認識他么?我還以為你知道明月認識他,現在看來,你并不知道啊”
  方川呵呵一笑,隨即玩味道“看來陳哥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吧,我還以為陳哥知道,就說先前陳哥不是說不認識他么”
  聽到方川的話,陳向南身體前傾看向方川,好笑道“難道這也是個有故事的男人啊,說說吧”
  “陳哥來成都前不是對成都一個男人很感興趣么?”方川故意賣關子道,他顯然猜的沒錯,陳向前其實并不知道趙出息的具體身份。
  “你別告訴我他就是趙出息”陳向南一字一句的說道,說完等著方川的答案。
  方川很是認真的點頭道“答對了,可惜沒獎”
  陳向南沉默片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還真有意思,果真是世事無常,沒想到早就見過他,有意思啊有意思,這次成都之行也算是無憾了”
  陳向南和方川突然覺得這事情有些復雜,陳向南好奇趙出息和林家男人以及夏登等人的關系,那些可都不是簡單的背.景,每個人的背后都是一張大網。方川同樣好奇,更多的震驚,如果不是陳向南這次的巧合,他還真不知道這些事,那就是,趙出息并沒有他以及外界想象中那么的簡單,林家男人的關系,和夏家的關系,還有他和沈明月怎么認識的?
  “他就是趙出息啊,沒什么特別之處啊,還一身酒氣,酒鬼一個”這時候一直只是聽歌的那個女人輕哼道。
  方川樂呵道“你以為他還能長八個眼睛六個鼻子啊,想什么呢”
  “你不是說他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么?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還沒你們兩長的帥”女人繼續說道。
  陳向南打趣道“團團,長的帥能當飯吃么?都是些娘炮,真正有能力才是本事,你試試你找個帥的沒能力和找個有能力但不帥的男朋友回家,你爸他們選擇哪個?”
  “別拿他們來壓我,我來成都不就是脫離他們的掌控么?”叫團團的女人冷哼道,她年齡并不大,比陳向南和方川要小好幾歲,畢業也就兩年時間,還有些孩子氣。
  陳向南和方川都笑而不語,他們也都經歷過叛逆的年齡,最終還不是向家族妥協,因為處在他們的位置,前途婚姻等等都牽扯到一個家族的未來,以及子孫后代的榮耀。
  趙出息和裴卿回到他們的位置后,朱逸影隨即問道“你認識方川?”
  “你也認識?”趙出息反問道。
  朱逸影自然認識,在各種場合見過無數次,每次見了還都要叫一聲方川哥哥,但心里卻很不爽,她很討厭方川這種城府很深的男人,就像她剛開始對趙出息很反感一樣。裴卿過去的時候,她自然看見和趙出息聊的正歡的方川,生怕被發現,主動和薛娜換了個位置,背對著方川。
  “認識,怎么不認識,切”朱逸影沒好氣的說道。
  趙出息見她沒什么興趣,也就不問后面的事。
  幾個人一直待到艾瑪表演結束,這才離開胡里各回各家,出去的時候,朱逸影有意避開方川,其實她避不避都一樣,就算是見到,方川也不會意外,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知道的人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