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47 低頭而已

朱逸影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反正喝酒的又不是她,所以才一個勁的煽風點火,要是能看到趙出息把這兩位身居高位的大佬放倒,那才是真正有意思。
  趙出息一句舍命陪君子算是告訴柳學仕和龔正和,兩位叔叔,我今天可是來真的,不會給你們放水的。
  于是胡雨嘉笑著從酒柜拿出兩瓶內供的五糧液,都是市面上見不到的,這些酒也不會出現在茶與酒里面。
  雖說要喝酒,但又不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上來便拿酒杯碰個不停,大家只是笑著聊些家常瑣事,喝酒只是助興,畢竟這才是剛剛開始。
  柳學仕的妻子本來今天也要來,因為女兒臨時有事她要陪著去,所以才沒來。至于龔正和的妻子兒女都在北京,估計過段時間妻子的關系才能轉到成都了。
  老爺子跟大家一起碰了杯,除過朱逸影喝果汁,在座的眾人又逐一單獨敬過老爺子以后,老爺子便放下杯子不再碰酒,就算是他想碰,估計胡雨嘉也不會讓他如愿以償,肯定會加以阻攔。
  不知道是老爺子提前訂好的規矩還是別的原因,幾位大佬還真沒談任何家長里短以外的事情,幾杯酒落肚以后,趙出息便主動找龔正和和柳學仕喝酒,畢竟不管是身份還是年齡都有差距,總不能讓兩位大佬找他喝酒,胡雨嘉和秦伯的酒量也都不差,秦伯當年也是廝混官場的,胡雨嘉則是商場老手,他們生怕趙出息以一敵二最后被喝倒鬧出笑話,所以便幫著攔著龔正和和柳學仕。
  也不知道兩位大佬今天是不是真高興,沒有半點架子,要是放在平時,趙出息還真怕和柳學仕在一起,這男人給自己的壓力很大,今天他倒沒這種感覺。
  喝到后半程的時候,趙出息才發現龔正和和柳學仕的酒量真心不差,果不然是縱橫酒場多年的老狐貍,剛開始循循漸進,到后面才開始發力,趙出息也覺得有些吃力起來,但足以對付。
  這場家宴一直持續到晚上快九點,雖說要不醉不歸,可兩位大佬的身份不是普通人,他們明天自然還有很多正事處理,他們的任何決策意見都會影響到很多人,所以趙出息可不敢真把他們灌醉,就算他敢,老爺子和胡姨都不會允許,所以只是點到為止,盡興而已。
  不過趙出息的酒量,真心讓龔正和和柳學仕吃驚,兩人能喝一斤左右,但趙出息一個人喝了兩斤,主要是他們都有些迷糊,但趙出息卻感覺沒什么大事,神志清晰,說話依舊沉穩,這讓他們對趙出息不禁點頭,感慨長江后浪推前浪,都說酒品看人品么,其實他們今天也是想如此試探這個讓胡家中意的年輕人,但顯然是失敗了。
  龔正和和柳學仕離開時,胡雨嘉和趙出息朱逸影送他們出門,老爺子和秦伯則留在別墅里,兩位大佬的車都已經到別墅門口。
  柳學仕上車時笑瞇瞇的打量兩眼趙出息,龔正和則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年輕人,不錯”
  兩位大佬離開以后,趙出息胡雨嘉便回到別墅里,保姆阿姨已經在收拾,沒等胡雨嘉吩咐,老爺子便讓朱逸影泡壺茶給趙出息醒醒酒,胡雨嘉看著似乎沒什么兩樣的趙出息笑道“出息,你能給姨說說,你這酒量是怎么練出來的?好像我就沒見你喝多過,兩斤白酒下去跟沒事似的,你可真是海量”
  趙出息沒半點得意的意思,淡淡笑道“姨,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厲害,其實我也已經迷糊了,只是和你們這些長輩在一起,就算是再迷糊,也得強迫自己清醒,不然鬧出笑話,那就不好了”
  “也是,酒后慎言,酒后慎行,能有這個覺悟不錯”胡雨嘉點頭表揚道,趙出息的沉穩,在她見到的年輕人中不常見,有些人表面看起來很老練,但其實內心還是太過浮躁。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至于酒量,我也沒練過,就是小時候天天喝,我們村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能喝酒,而且酒量都不差,剛走出山里那會,我以為外面的人和我們村的人差不多,后來才知道差異”
  “天天喝?男女老少都能喝,你們村還真有意思”胡雨嘉好笑道,她一直很好奇什么樣的村子,才能培養出像趙出息這樣的年輕人,但也知道了些事情,十分遺憾,這也是她為何對趙出息這么好的一個原因。
  趙出息接過朱逸影遞過來的茶隨即解釋道“祁連山的冬天很漫長,而且特別冷,零下幾十度,加上糧食又不夠,要是不想被冷死餓死,就只能喝酒暖身子,至于我,經常去山里打獵,所以比別人喝的更多”
  “酒還是少喝點,過度透支身體,老了有你們受的”老爺子作為過來人,提醒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老爺子放心,我會注意的”
  趙出息陪著老爺子胡雨嘉聊天,等酒勁消去一些后,朱逸影便拉著胡雨嘉的胳膊道“媽,你陪爺爺聊天,我和趙出息出去逛逛”
  “這么晚了,你們去哪逛,出息又喝了那么多酒,我不放心,還是讓他早點回去休息”胡雨嘉直接拒絕道,主要是趙出息喝了不少酒,他不放心。
  朱逸影撒嬌道“你看那樣子,哪有半點事啊,我們是去見朋友,我過幾天就要走了,再見都不知道什么時候了,我保證會看好他,不會讓他有事的”
  “出息,你真沒事?”胡雨嘉可不信女兒的話,而是直接轉頭看向趙出息問道。
  朱逸影對趙出息各種擠眉弄眼,擺明告訴她你不準放我鴿子,不然和你沒完。
  在朱逸影的威逼利誘下,趙出息只得說道“姨,我沒事,我們就是過去坐會,很快就回來”
  “那去吧,早點回來”胡雨嘉這才放行。
  于是,朱逸影拿上自己的包包便帶著趙出息殺奔寬窄巷子,她沒喝酒所以可以開車,那輛紅色的阿斯頓馬丁風騷至極,只是等到她去英國后,估計就要被雪藏不知多久了。
  知道趙出息喝的不少,所以朱逸影沒敢開窗戶也沒敢開的太快,不是擔心趙出息,而是怕趙出息給她吐到車上。
  停好車穿過人群來到狂巷子的foxy胡里酒吧的時候,這里已經人滿為患,朱逸影說這里最近幾天晚上場場爆滿,以前雖說也有點名氣,但人氣沒這么旺,駐唱的歌手都是些成都本地參加選秀被淘汰下來的,偶爾老板才會請幾個大牌。
  但這段時間,老板也不知道從哪挖來的一位外國妹紙,唱國外類似泰勒斯威夫特這類清新歌曲很有味道,主要這妹紙長的漂亮,高鼻梁大眼睛,身材姣好,一下子點燃了胡里的氣氛,場場爆滿,老板又趁勢請了些有名氣的歌手,于是成了現在一票難求的場面。
  裴卿和薛娜以及薛娜的男朋友申東坡已經占好位置等著她們,趙出息和幾人打完招呼,剛坐到裴卿旁邊,裴卿便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捂著鼻子道“你們喝酒了?”
  朱逸影隨口解釋道“晚上家里有客人,爺爺讓趙出息陪著多喝了幾杯,不過他的酒量你知道,沒事,別心疼了”
  裴卿輕哼瞪著朱逸影,朱逸影才不在乎裴卿毫無殺傷力的威脅。
  “趙出息,我看你趕緊把我們家裴卿收了吧,她現在已經徹底無藥可救了”薛娜緊跟著笑道,申東坡倒是對趙出息很羨慕,能被這么多美女關注,那是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可他有自知之明,不會去搶趙出息的風頭,為此薛娜特別提醒過他,趙出息不是普通人,能做朋友的話,對她們幫助會很大。
  裴卿上來便要捂住薛娜的嘴,換來大家的哄笑。
  朱逸影答應老媽不讓趙出息碰酒,只讓趙出息喝蘇打水,她們幾個則喝紅酒,至于朱逸影喜歡的那位外國駐唱美女并沒在場,薛娜說她連唱幾首歌,去后.臺休息了,估計等會才出來。
  于是大家邊聊天邊喝酒聽歌,靜靜的等著那位叫艾瑪的駐唱美女。
  大約半小時后,一陣起哄聲響起,趙出息幾人轉頭,果不其然是那位妹紙,趙出息不得不承認這外國妹紙確實很漂亮,不是那種豐腴類型的,有點偏瘦,看起來很柔弱,但身高卻不低,只是看過幾眼后,他便沒什么興趣,朱逸影倒是激動的不行,各種起哄。
  艾瑪用英語和大家打招呼,隨后便開始唱歌,是一首泰勒斯威夫特的老歌《》,趙出息雖然沒聽過泰勒斯威夫特的歌,但感覺她唱的很好聽,以朱逸影那崇拜的樣子,顯然很不錯。
  兩首歌過后,趙出息一陣尿意來襲,便起身準備去洗手間,剛穿過瘋狂的人群走到門口方向,正好碰到迎面走來的兩男一女,除過女人趙出息不認識,兩個男人趙出息倒都陌生,其中一個前段時間在北京還見過。
  只是趙出息比較好奇的是,他們怎么會在一起?
  就在趙出息皺眉打算有意避開他們的時候,那位前段時間在北京見過的男人卻已經看到趙出息,直接開口打招呼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