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46 試探

徐守望一直覺得五爺的存在阻礙了譚鴻儒對這個圈子的掌控,雖然元老們都早已退下去,可這幫人的影響力卻還在,如今這些晚輩們做很多事都得看他們的意思,也深受他們的影響,特別是每逢大事的時候,他們總會出來擾亂譚鴻儒的決策,他們偶爾會給譚鴻儒提意見,但譚鴻儒不怎么聽,到后來他們便直接找五爺,五爺的話,譚鴻儒不得不聽,這讓譚鴻儒做很多事的時候都放不開手腳。
  如果不能完全掌控這個圈子,那想要有更好的展只能是癡人說夢,都說譚鴻儒的手腕強勢沒有底線,其實他還是有顧慮的,五爺就是他最大的挑戰,所以徐守望覺得譚鴻儒如果真敢動五爺,那才是真正的強勢。
  徐守望走后,譚鴻儒背靠著椅子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直到被電話吵醒,譚鴻儒拿過旁邊的手機,瞥眼顯示的名字,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接通電話道“方少,有事?”
  “不給我解釋解釋怎么回事?這么關鍵的時候,你卻給我掉鏈子,老譚啊,這樣不好吧”打來電話的正是最近和譚鴻儒狼狽為奸的方少,方少信心滿滿的聯合譚鴻儒和唐家打壓趙出息,這場戰役才剛剛打響沒多久,讓他卻沒想到的是,便已經出現了不可挽回的內訌。
  接連被人斥責,譚鴻儒的耐心已經被磨光,不悅的回道“事已至此,我能有什么解釋,除非我腦子有問題才會在這個時候去動唐家,問題不是出在我的身上,而是出在趙出息和唐家的身上”
  “看來唐云龍的死還真和你沒半點關系”方少無視譚鴻儒的憤怒,他只是站在他的立場去想問題,以他的智商,自然清楚這事情和譚鴻儒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打這個電話只不過是試探試探譚鴻儒,同時弄清楚譚鴻儒的對策,他自然不想看到唐家和譚鴻儒反目,這會直接影響他的計劃。
  譚鴻儒起身看向窗外道“如果你打電話只是問這個問題,我想我已經解釋了”
  “你們和唐家怎么辦?”方少繼續問道。
  譚鴻儒還算客氣的說道“能怎么辦,不管是你還是我,都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和唐家鬧崩,但事情的展趨勢不是你我能阻止的,如果你能勸服唐家,我倒樂于見到”
  “我試試”方少沉聲說道。
  兩人沒在說什么,直接終止聊天。
  現在唐家掌握著主動性,譚鴻儒只能被動接受,所以方川打算試試唐家那邊,如果給唐家足夠的利益,唐家能坐下來談和,那事情就好辦點。
  問題是,唐家會么?
  “趙出息,有意思”坐在公司辦公室里,方川喃喃自語道,這一招可謂是釜底抽薪,但方川同樣是在想,趙出息是怎么辦到的?
  川大校園里,趙出息上完課以后已經是下午六點多,好不容易見到趙出息的葉玄本來打算邀請趙出息晚上去喝酒,趙出息因為要去胡家那邊,只得推辭掉。
  周易送趙出息到桐梓林胡雨嘉別墅小區外面后便離開,趙出息讓他不用管自己,自己到時候打車去保利中心,晚上依舊不回六號別墅。
  對于這個別墅小區,來過很多次的趙出息早已經熟悉,輕車熟路的前往胡姨的那棟別墅,還沒走出多遠,就碰到穿的清涼出來買冰淇琳吃的朱逸影,二話不說便來著趙出息往出走。
  趙出息手里提著順手買的水果,總不能什么都不帶就殺進胡家里,嘟囔道“總得先讓我把水果放進去吧”
  “你還是別進去了,家里坐了一堆人,都是些老狐貍精,你進去就別想出來啊,聽姐姐一句勸,水果先扔給門口保安,一會回來拿”朱逸影老氣橫秋的說道,一副過來人的樣子。
  一堆人,還都是老狐貍精,趙出息這下感興趣了,好奇道“給我說說都有誰啊”
  朱逸影邊拉著趙出息的手往出走邊隨口說道“老頭子,秦伯伯,柳叔叔,還有位龔叔叔”
  “龔叔叔?”趙出息皺眉,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那天在茶與酒見到的龔正和,當時他的奧迪a6l掛著省委的牌照,還有專職的司機和秘書,想來職位不低。
  朱逸影解釋道“他以前在成都市政法委工作的時候我見過,不過后來調到北京去了,這次又被調回成都,聽我媽說好像是省紀委書記,搖身一變成了副省級大官”
  如果是普通人見到這種級別的大佬,估計會心驚膽顫,可朱逸影從小便生活在這種環境中,況且她只知道玩,對于這種事情不怎么關心,反正她經常見到這種級別的大佬,再者老爺子以前也是這個位置上的,所以才不以為然。
  “省紀委書記?”趙出息一臉震驚道,猜測到龔正和在省委大院工作,卻沒想到他居然是新任的省紀委書記,這可是真正的大佬,和柳學仕一個級別的,而且在國內目前反腐高壓的這種情況下,省紀委的書記的份量是水漲船高,官員們可以不怕任何人,但最怕紀委的人。
  “是啊,有疑問么,你不知道應該很正常,畢竟他才到成都沒多久”朱逸影并不知道趙出息已經見過龔正和,蠻不在乎的說道。
  趙出息回過神,隨即嬉皮笑臉半開玩笑道“得,你自己去吃冰淇琳吧,家里坐這么多大佬,普通人想見都見不到,我得去混個臉熟,以后說不定還能拉虎皮扯大旗”
  朱逸影拉著趙出息的胳膊陰著臉惡狠狠的說道“趙出息,你敢試試,你要真不陪我,我出國前都不理你”
  趙出息知道這丫頭月底就要走了,也就剩下最后一周的時間,呵呵笑道“開個玩笑,瞧你這啥樣,出去還不得被外國佬欺負”
  “操你的咸鴨蛋心吧”朱逸影沒好氣的說道。
  于是兩人跑到小區對面一家咖啡廳,隨便點了兩份冰淇琳,琢磨著把時間耗到快開飯的時候再回去,反正朱逸影不喜歡那種環境,總不能待在自己房間不出來吧,這回頭少不了被老媽訓斥,但讓她跟一幫人精待著,又處處別扭,還不如出來吃冰淇琳。
  “你吃完飯干什么?”小口小口吃著冰淇淋,朱逸影抬頭詢問道。
  趙出息想想回道“今晚的事情都被推掉了,一會老爺子和你媽要是不留我說長說短的話,我應該沒事”
  “那好,吃完飯我們去寬窄巷子玩,那邊有家酒吧聽說最近有位外國妹紙唱歌很像泰勒斯威夫特,那可是我女神,今晚我一定要去聽聽看”朱逸影抬起頭嬉笑道,她最喜歡的外國女歌手就是泰勒斯威夫特,一直想出去看她的演唱會,本來上海那次可以去看,可惜知道消息的時候前排票已經賣光,別的票她又沒興趣,所以就沒去,這次正好出去,到時候一定得去看。
  “就我們兩?”趙出息皺眉問道。
  朱逸影冷哼道“嘖嘖,不愿意啊,你就偷著樂吧,不過想讓本大小姐單獨陪你,你得預約,晚上還有你家裴卿和薛娜以及她男朋友”
  聽到你家裴卿幾個字,趙出息瞬間尷尬。
  “別躲躲藏藏的,趙出息,我可告訴你,出國后我就把裴卿交給你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要是有半點不開心不高興,我就拿你試問”朱逸影直接威脅趙出息道,反正她是鐵了心把裴卿送給趙出息了。
  趙出息只好趕緊打哈哈道“不說這個,不說這個,趕緊吃冰淇琳,冷了就不好吃了……”
  兩人在咖啡廳一直待到胡雨嘉給朱逸影打電話,給朱逸影打完胡雨嘉又給趙出息打,問他怎么還沒到,趙出息只好解釋這會有點堵車。
  當他們到家的時候,眾人剛剛坐在桌子上,胡雨嘉瞪著沒心沒肺的兩人道“你們倆要再不回來,我們就先吃了,不等了”
  趙出息換好鞋后屁顛屁顛的跟著來到餐廳,餐廳里都是熟人,不用介紹,趙出息面帶微笑的和眾人打招呼,龔正和排在最后,趙出息客氣道“龔叔叔,我們又見面了”
  “趕緊上桌吧”龔正和輕聲道,趙出息沒來的時候,胡雨嘉便已經給他說過還有趙出息,龔正和倒是沒想到還有趙出息,上次在茶與酒見到趙出息的時候,便猜測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很近,去沒想到走的這么近,這是老爺子的家宴,除過胡雨嘉母女,哪個不是曾經或者現在身居高位的大佬,趙出息能坐在這里,味道自然不一樣。
  圓桌上的位置很有意思,老爺子自然是坐在主位,以往是柳學仕經常坐在老爺子旁邊,這次卻換成了龔正和,龔正和的旁邊才是柳學仕,柳學仕下面是胡雨嘉,自然是照顧柳學仕。老爺子的另一邊是秦伯,趙出息和朱逸影坐在秦伯的下面。
  菜上齊以后,老爺子咳嗽兩聲后定下今天的主調道“今天這是家宴,除過歡迎正和回到成都,我們只喝酒吃飯不談其他事,我老了就點到為止,讓出息代替我好好陪你們喝兩杯”
  能替老爺子招待兩位省委常委,趙出息這待遇可非同小可。
  朱逸影這時候故意煽風點火道“還是我外公聰明,你們這些老頭子加起來都不是趙出息同學的對手哦”
  聽到這句話,柳學仕饒有興趣道“龔哥當年在成都的時候,可有酒場不倒翁的稱號,今天這莫非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我酒量現在差遠了,學仕你也別藏著捏著,我還不知道你的酒量”龔正和笑呵呵的說道,兩人一來一往道。
  柳學仕于是對著趙出息有些不服輸的說道“年輕人,你看我們兩個對你有勝算么?”
  趙出息知道在這種家宴的場合,太多謙虛的話就不要多說,所以直接放話道“舍命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