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45 討一個說法

第五百五十五章金剛不敗
  (前面的章節目錄弄錯了,五百四十九章直接跳到了五百六十章,已經修改回來了)
  相比于經驗尚淺的李文清和獵鷹,幾經風雨和波折的徐守望和老賀顯然要聰明不少,特別是徐守望,當他得知這個消息以后,稍微琢磨到底是誰干的后,便把重心放在如何應付之后出現的各種局面上。
  他分別以站在紅爺的角度以及站在整個圈子利益的角度去思考,如果是紅爺的角度,肯定不想吃這個悶虧,而且他目前最大的目標是打敗趙出息,這其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別人不清楚,但他清楚,那就是紅爺和簡姨的一些宿怨。
  如果以圈子的利益去考慮,顯然能盡量挽回和唐家之間的關系,那就盡量挽回,畢竟兩家現在正在合力對付趙出息那邊,加上方家在上面的支持,一旦打開缺口,都會讓趙出息那邊頭疼。
  但是,如果唐家堅信是他們干掉唐云龍,拒絕與他們和解的話,那問題就比較復雜了,首先唐家會和他們大打出手,其次唐家可能會聯絡趙出息,這幾乎是肯定的,趙出息極有可能答應,畢竟他們和趙出息已經是不死不休的結局。如果想要破局,唐家已經沒希望,那僅剩的希望便是聯絡趙出息趁著唐家大亂干掉唐家,這不僅會解決危機,還能獲取最大的利益,是最好的雙贏局面。
  可這次這個關鍵點是趙出息,紅爺會不會找趙出息聯盟,如果要找趙出息,必然得低頭認錯,先前吃的還得吐出來,許諾豐厚的利益。其次是,趙出息會不會答應,或者說,他選擇誰?何況唐家也會意識到這點,他們不是吃素的。
  老賀和徐守望同樣看的很明白很清楚,畢竟在這個圈子以及廝混這么些年,不過相比于徐守望的點破,老賀習慣性的裝瘋賣傻,兩人倒是配合的不錯,很是默契。
  “徐叔的意思是讓紅爺去找趙出息,徐叔,這不是我們自己打自己的臉么,前幾天還跟他打的難解難分,現在就要過去找他幫忙,先不說紅爺會不會拉下面子,就算是去了,趙出息也非善茬,就會答應支持我們而不是唐家,難道得我們低頭認錯賠禮道歉求著他支持我們,呵呵,如果是這樣,我看我們寧可和唐家爭個高下”能做到這個位置,李文清畢竟不傻,老賀和徐守望稍微點撥之后,他便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徐守望理解李文清說的話,年輕人么,血氣方剛的,隨即認真問道“那你覺得我們該怎么辦?”
  “找唐家和解,想辦法堵住他們的嘴,要錢給錢,要地盤給地盤”李文清很是氣惱的說道。
  老賀首先忍不住道“胡鬧”
  徐守望搖搖頭道“你這樣做,不就正好告訴別人,唐云龍是我們殺的,你覺得唐家缺錢么?還有,如果不選擇趙出息,我們面對的便是以一敵二,你有多大的把握?”
  一連番的發問讓李文清十分窘迫,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剛剛有些沖動了。
  這時候在書房里已經待了半個小時的譚鴻儒終于出來,眾人連忙起身,譚鴻儒的臉色很不好看,大家心知肚明,知道這次發生的事情讓紅爺很惱火。
  “外面怎么樣?”譚鴻儒示意大家坐下,隨口問道,守在旁邊的梁宇連忙給譚鴻儒倒茶。
  李文清嘆口氣道“唐家的人跟我們已經鬧了幾次,我們死了兩個人,三個場子昨晚被砸,這群狗日的是瘋了,肯定是唐家老二在后面默許的”
  “鴻儒,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才剛開始,遂寧人不好惹,那幫人都等著唐家的意思,如果唐家真的鐵了心跟我們鬧,事情就要失去控制了”徐守望未雨綢繆道,也算是給譚鴻儒一次提醒。
  如果是往日,譚鴻儒不會咽下這口氣,估計會毫不猶豫的找回場子,但這次事情有些棘手,譚鴻儒輕聲道“讓我們的兄弟克制,避免人員傷亡,遂寧人想鬧就由著遂寧人鬧,這些損失我們可以承受”
  “爺,就由著他們,我咽不下這口氣”李文清很不滿的說道。
  譚鴻儒眼神順便冰冷的盯著李文清,冷笑道“咽不下也得我給咽下去”
  感受到紅爺的殺氣,李文清趕緊閉嘴,不敢再說話。
  “那幫老東西什么意思?”老賀知道從李公權被判死刑以后,那幫老東西便開始對紅爺不滿,處處找麻煩,畢竟這個圈子還有很多地方,都是老東西的人把持著,今天譚鴻儒去見五爺,那幫老東西肯定會口誅筆伐一番。
  譚鴻儒雙拳緊握道“老東西們趁著這個機會要是不折騰點事,那還能是老東西么?既然他們想給我找不愉快,那我們就拿他們出氣”
  “您的意思是?”老賀一臉嚴肅的問道,顯然已經猜到譚鴻儒想干什么了,這倒也是,如果不是五爺還活著,那幫老東西也不敢這么鬧。
  “瀘州的那位老東西不是跳的最歡么,獵鷹,老東西下午回瀘州,你帶人今晚去瀘州,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我只要那老東西的命。老賀,老東西一死,明天你就傳出去是唐家干的,我看誰還敢再指著我的鼻子”譚鴻儒直接命令道,今天被瀘州那先前和李公權走的近的老東西指著鼻子罵能力不足,譚鴻儒怎么都不會忍,就算是那幫老家伙懷疑是他的干的,譚鴻儒也不怕,他就是要告訴他們,別看有五爺在,可這圈子現在由我說了算,你們誰敢反我,我就要誰的命。
  獵鷹難掩激動,扭著脖子道“保證完成任務”
  “鴻儒,遂寧那邊要不要派人去?”徐守望這時候問道,按照規矩,他們是應該派人去吊唁,想來五爺那邊也會派人去,但那不是他們能管的。
  譚鴻儒回道“去,為什么不去,老賀和文清帶人去,多帶點人,以防萬一,完事就直接回德陽,不要在遂寧待”
  “忍辱負重啊”李文清小聲嘀咕道,這聲音也只有他能聽見。
  眾人分頭行動后,徐守望被單獨留下來,譚鴻儒帶著他走進書房里,兩人坐在落地窗前。唐鴻儒的書房很簡單,幾個書柜以及一張紅木桌和落地窗前的兩個木椅,房間里擺滿不少書雜志以及報紙,隨處堆放沒人整理,別看譚鴻儒是個修野狐禪出來的梟雄,但他不是坐井觀天的青蛙,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便多讀點書來彌補自己的不足,他偏愛中國歷史典籍,最喜歡官場現形記。
  書房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很特殊的地方,自古書房若閨房,不足為外人道。從某種意義上而言,這是個比臥室更要暴露自我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你的品味,抬手一摸全是你的心頭好。你是什么樣的人,信仰什么又熱衷什么,半個靈魂都泄露在你的書架上。所以大多人都把書房當做自己的私人領域,拒絕被外人參觀。
  譚鴻儒也是,除過幾位心腹進過他的書房,他幾乎沒帶人走進過這里,如果是回德陽,沒什么重要事,譚鴻儒就會待在這上水山莊的書房里看書,從書房的落地窗可以眺望這個德陽市區,品茶點香看書賞景,那是一種境界。
  “老徐,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作為譚鴻儒的御用軍師,徐守望處理過很多事情,從無失手的情況,譚鴻儒對他很信任。
  徐守望平靜回道“你心里不是已經有答案了”
  “不用懷疑,這次的事情是趙出息干的,我沒想通的是他怎么做到的,目前來看,唐家那邊應該是出問題了,前幾天在樂山,我們見過一面,當時他問我一句話,如果出現一個比樂山還要大的獵物,問我有沒有興趣”譚鴻儒將樂山的事情大概經過講給徐守望聽。
  徐守望臉色微變道“這個趙出息不簡單啊,他是猜透你的做事風格才會這么問你”
  “如果唐家真是他所說的獵物,向他低頭有何不可,我和他如果聯手,我想遂寧勢力的歷史從此就要改寫了”譚鴻儒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緩緩說道。
  “但是你怕,我們是他口中的獵物?”徐守望直接說出譚鴻儒想說的話。
  譚鴻儒微微點頭道“知我者守望兄也”
  “那就再等等,等唐云龍葬禮結束,唐家那邊有新的動作,你再做出選擇,但要想到最壞的結局”徐守望建議道,他們目前只能這樣做。
  譚鴻儒閉著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以一敵二,我譚鴻儒未必會怕,趙出息也好,唐家也好,還是那幫老東西,誰想攔著我,我就讓他們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那五爺呢?”徐守望毫無征兆的拋出如此一個棘手的問題。
  譚鴻儒嘴角微動,沉默,沒有給出答案。
  良久,他才揮揮手,徐守望識趣起身離開,走到門口卻悄然打量著椅子上閉目養神的譚鴻儒,過會才輕輕關上房門。
  在徐守望心里,如果譚鴻儒能在五爺這里下定決心,這才能真正步入的金剛不敗的境界……
  (這幾天每天兩章的更新還算穩定,希望自己能繼續努力,只是大家的月票不給力啊,月票給力的話,我打算爆發三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