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44 下一個西蜀集團

第五百五十四章你說了不算
  黃土和大小王帶著四個手下前往遂寧,趙出息的意思是他們這次去遂寧只管吊唁唐云龍,其余的事情敷衍著就行。誰讓特么的你們遂寧人之前和紅爺聯手對付我們,現在你們遂寧人和紅爺鬧翻了,就想勾搭上我們跟著你們操翻紅爺,這尼瑪天上哪有這種掉餡餅的事情。再說,我們為啥要幫你們,你們老大死了,多好的機會,我們和紅爺聯手趁你們病要你們命不是更好么?
  趙出息上午在川大上課,上完課后便直接走過來,周易早早的就在這里等著他,以后趙出息如果上課,周易都會在錦江俱樂部等他,這樣也方便點。
  送走黃土和大小王以后,趙出息又匆匆回到川大,他答應了裴卿一起吃午飯,估計這妞現在已經在學校餐廳里等著他,趙出息一直覺得學校食堂的飯真便宜,至于味道只能說中規中矩,畢竟一分價錢一分貨。
  趙出息到川大餐廳的時候,果然裴卿在約好的餐廳里正等著他,旁邊卻坐著厚顏無恥來當電燈泡的葉玄,趙出息真有一腳踹飛這小子的意思,你丫怎么就沒半點眼色呢?
  桌上擺著四道菜一個湯,都是葉玄點的,他也不差這點錢,趙出息剛坐下還沒和裴卿打招呼,葉玄便神神秘秘的問道“師父,問你件事啊,我想你肯定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趙出息懶得理會這廝,隨便敷衍一句,轉頭看向抿嘴淺笑的裴卿,這妮子今天一改往日的風格,穿著白色的修身t恤和泛白的緊身牛仔褲,清純到能滴出水來,比以往那種遺世獨立的女神范要接地氣太多。
  今天外面的太陽很毒辣,裴卿看到趙出息額頭滿是汗,便掏出紙巾遞給趙出息,又給趙出息打開已經買好的純凈水,一切都那么的自然,讓對面的葉玄是各種羨慕嫉妒恨,就差破口大罵,要不要這么秀恩愛。
  回過神,葉玄繼續問道“師父,這事你要不知道,別人估計真不知道了”
  “你都不說是什么事,我怎么知道我知不知道”趙出息十分好笑道,也不知道這小子想問的是什么事。
  葉玄瞥眼裴卿,嘿嘿一笑,然后壓低聲音問道“師父,唐家老大到底是不是被紅爺干掉的”
  趙出息沒想到這貨問的居然是這件事,也不知道他從哪聽來的消息,瞪著他問道“你從哪聽到這消息的?”
  裴卿對于葉玄打擾趙出息吃飯很不滿,只好自己先吃,她吃飯的樣子很精致,小口小口的,就像是一場行為藝術,不遠處幾位打量她的男生都看的發起呆。
  “我聽朋友說的,兩邊現在沖突不斷,你說是不是紅爺干的”葉玄追問道,好像不問出個子丑寅卯來不罷休。
  趙出息冷哼道“你問這么清楚,難道以后要混這方面?你要是愿意,那現在休學,我讓你去川南跟著川南土皇帝陳濤鍛煉鍛煉”
  “臥槽,師父,我覺得這個真心刺激啊,你這是不是打算培養我啊”也不知道葉玄是信以為真還是故意開玩笑,一驚一乍的說道。
  趙出息二話不說上來就是,還好葉玄躲得快才沒中招,小聲嘟囔道“不培養就不培養么,干嘛動手,切”
  “吃飯”趙出息語氣不悅的說道。
  葉玄生怕自己再說下去,師父真起身揍自己,所以識趣趕緊坐下吃飯,還不忘給趙出息夾菜,裴卿看見吃癟的葉玄,忍不住捂著嘴笑出聲。
  吃完飯后,三人沒著急著離開,趙出息對裴卿說道“最近事情有點多,可能上課的時間不確定,不過只要沒事就會來,不然課程落下太多,后面有些就聽不懂了”
  “知道你忙,大忙人”裴卿打趣道,她現在已經開始研究生生活,不再像大四那樣的輕松,每天也有不少事情要做。
  趙出息再看向葉玄,皺眉問道“你真想跟著我混?那我先交給你一個任務,你要能辦成,說明你有點實力”
  “什么任務師父你說,我覺對辦妥”葉玄瞪大眼睛問道,趙出息的身份他早已清楚,以后要是能跟著這位在川渝拉轟無比的師父混,那特么人生是多么的精彩。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還記得陳山河的兒子陳子陽么?”
  “記得,這慫包怎么了,是不是又惹師父了,師父你放心,我幫你出頭,弄死丫的”葉玄惡狠狠的說道,十足的演員。
  旁邊的裴卿倒是緊張起來,一想到年前那件事,就有些后怕,那次趙出息為她受了很嚴重的傷,這讓她一直很愧疚。
  趙出息搖搖頭道“他沒惹我,估計他勞資早已經告訴他,讓他看見我以后繞著你。我教給你的任務是讓你和他做朋友,不是面子上過得去的酒肉朋友,而是能推心置腹的死黨,你要能做到這點,就說明你小子有點手腕,怎么樣,敢試試么?”
  “有什么不敢的,我要是做到了,師父你會給我什么好處?”葉玄樂呵的問道,雖然這事極度有挑戰性,但他確實想試試。
  趙出息沉聲道“你要是能做到,我就帶你進這個圈子”
  “一言為定”葉玄信誓旦旦的說道。
  川北德陽,上水山莊,剛剛從五爺那里回來的譚鴻儒把自己關在書房里深思,外面客廳里坐著他的幾大心腹,雖然這房子已經死過人,可譚鴻儒依舊喜愛這里,因為這個上水山莊是她當年為心愛的女人建的,有太多感情在里面,舍不得拋棄這里。
  外面坐著的眾人都知道紅爺剛剛在五爺那里被五爺以及幾位元老訓斥了頓,不管紅爺有沒有真的私自動手干掉唐云龍,五爺都覺得他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很是不堪,前幾天還走的很近的兩幫人馬這兩天鬧的不可開交,這讓五爺很是不滿。
  “趙出息這手玩的漂亮啊,不得不讓人拍手陳贊”李文清陰陽怪氣的說道,這是他的大實話,他們明明沒有動手殺唐云龍,外界偏偏卻傳是他們干的,最重要的是,這消息特么的還是從唐家傳出來的,讓他們是有口難辯。
  李文清和獵鷹屬于年輕序列,但在譚鴻儒這個圈子,真正有話語權的還是老人,比如這段時間一直在瀘州那邊接手李公權遺留問題的的老賀,還有譚鴻儒的王牌軍師徐守望,這次對付趙出息的計劃就是徐守望設計的,只是沒想到會出現這些變故。
  “軍師,你覺得趙出息是怎么做到的,他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干掉唐云鶴還能嫁禍給我們?”老賀儼然不信趙出息有這等手腕,笑瞇瞇的問道。
  兩人比起獵鷹和李文清,處理的事情都很重要,老賀先前是處理廣元的事情,后來又被調派到瀘州救火,而徐守望比他們都要忙,徐守望現在負責和李公權公司對接的一些事情,李公權倒下后,很多賺錢的生意他們自然不能交給外人,所以徐守望便想辦法吃下這些東西。
  相比之下,只是開車的獵鷹和處理一些不大不小事情的李文清份量就要輕不少。
  徐守望標準的大叔,胡子拉渣的有些邋里邋遢,穿著廉價的襯衫,倒是手腕上那塊表值不少錢,那是PP百達翡麗的收藏款,徐守望喜歡表,更鐘情表,但他只喜歡也只收藏一個品牌的表,那邊是PP百達翡麗。用他的話來說,相比于被歷峰集團斯沃琪集團等等奢侈品集團管理的名表品牌,依舊獨自堅持的家族企業百達翡麗更讓他相信品質,每一件百達翡麗的表都是藝術品。他現在戴的這款是百達翡麗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的,他沒少花錢從國外一收藏家那里買來的。
  “如果是里應外合呢?”徐守望不輕不重的說道。
  一句話便讓人恍然大悟,獵鷹驚愕道“里應外合?”
  “對啊,還有可能是里應外合”老賀猛拍桌子道。
  李文清連忙追問道“徐叔覺得唐家里面有趙出息他們的臥底?”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現在你們關心的這些都沒用,你們應該想想接下來我們怎么渡過這次危機,如果真是他們做的,現在也應該確定就是他們,那你們就要清楚,這是場針對我們的陽謀”徐守望緩緩說道,他不關心已經發生的事情,他關心的是接下來事情會演變成何等局面,到時候他們的立場是什么,怎么去應付兩家。
  “陽謀?”李文清喃喃自語道。
  老賀起身嚴肅道“軍師說的對,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因為這件事,我們和唐家已經交惡,唐家自然不會和我們結盟,而我們和趙出息是不死不休的關系,他們兩家極有可能站在一起對付我們”
  “這是最壞的結局”徐守望肯定老賀的話道。
  獵鷹好笑道“難道還有更好的選擇?”
  徐守望搖頭笑道“還有一種可能,我們和趙出息聯手對付唐家,這難道不好么?”
  “軍師,你這是開玩笑吧,他們好不容易找到這次機會,還不往死里弄我們,會和我們聯盟對付唐家?”李文清一臉不信的說道。
  徐守望表情很是有趣的說道“你說了不算,得紅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