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543 撲朔迷離

第五百五十三章低頭而已
  生活有時候會大風起兮云風揚,有時候會平平淡淡如一潭死水,但偶爾也會上演一些滑稽搞笑的八點檔劇目,如果說生活是一盤菜或者一碗湯,那這些東西就是調味品,沒有他們,生活就失去了味道。
  宋青瓷下班沒回家便直接跟朋友到九眼橋,如果沒有趙出息監督,加班對于宋青瓷來說早已習以為常,她不僅僅習慣今天的事情今天忙完,還習慣為明天或者后天的事情做充分的準備,人們往往只看到她在西蜀集團臺前的光鮮,執行董事,董事會秘書,董事長辦公室負責人等等一系列的頭銜,卻不曾注意她在幕后的加倍努力,她雖然不是每天最早到西蜀集團每天最晚離開西蜀集團的那個人,卻是肯定是他們其中之一。
  踩著高跟鞋,宋青瓷自然追不上趙出息的腳步,所以趙出息便故意走慢點,沒有再攬著宋青瓷的腰,只是拉著宋青瓷的手,她纖細的手保養的很不錯,皮膚滑潤,手心有絲絲細汗。
  “青城山那邊還順利么?”前往宋青瓷和朋友喝酒聊天的酒吧路上,趙出息順口問道關于青城山的事情,徐林說市里最近在協調,而且工程拆遷遇到幾個釘子戶,以往對付這些釘子戶,西蜀集團可以直接找圈子這邊出手,威逼利誘恐嚇,沒幾個人能堅持住,但現在這種關鍵時期,顯然不可能,明顯是有人故意在使絆子,如果他們用這種辦法,那正好上了他們的當,一旦出現暴力問題,估計媒體馬上會跟進,最后就算不是西蜀集團的事,也會賴在西蜀集團的身上,普通老百姓哪知道什么真相,人們往往只會同情弱者,這就是現實和人性。
  宋青瓷正在為這事頭疼,搖頭嘆息道“現在有些焦灼,省環保局背后顯然有人在支持,市里正在盡力而為,出事的都是我們集團的相關項目,拆遷的問題現在也談不攏,這些人開出的拆遷價格太離譜,我們一旦松口,先前談成的那些村民也會要同樣的價格”
  “前幾天我在忙樂山的事情,這幾天我想想辦法,不過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結束,我們緊咬不放,他們也會著急,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是市政府和省政府的重點項目,關乎著四川的旅游大局,延誤到時候的驗收工期,省政府和市政府都會追究,我看那邊只是想讓我低個頭而已”趙出息和徐林仔細聊過關于青城山那邊的情況,方家和陳家想要分食這個大蛋糕,但兩邊之間有過節,那邊不會主動找他,所以才整出這么多幺蛾子,要的是他主動低頭。
  夏天的九眼橋依舊熱鬧如故,這已經成為成都招牌的幾個地方,趙出息緊緊護著宋青瓷,生怕那些喝多酒的牲口們趁著酒勁占便宜。
  宋青瓷抬頭有些不忍的說道“那你怎么?打算向他們低頭?”
  趙出息呵呵一笑,風輕云淡極其灑脫,撇嘴道“非要爭個你死我活才行么?人活一世是要爭一口氣,可這一口氣不是短暫的利益之爭。簡姨的事情,我和陳家的事情,說白都是無足輕重,西蜀集團的前途才是大事,幾個項目停工每天都是損失,這個我們耗不起,那么大的國家旅游度假區,我們西蜀集團又不是國際巨頭或者大型央企,肯定吃不下,不如大家一起做大,這對我們將來的回報也比較有益。低個頭而已,又不是磕頭當孫子,只要清楚,我們和方家陳家當不成朋友,認準這個底線,做事不越過這個線就行”
  “看來你早有打算”宋青瓷瞪眼趙出息,白讓自己這段時間忙前忙后,每天開大小會議。
  趙出息把玩著宋青瓷的手,嘿嘿笑道“那么大的西蜀集團,我總不能真當甩手掌柜吧,你沒意見,其余人還有意見呢,其實我也在找一個臺階,現在差不多了”
  這時候已經到酒吧門口,宋青瓷想要掙脫趙出息的手,卻被趙出息緊握著,無奈只好由著他,反正她也不在乎外人怎么看他。
  趙出息抬頭才發現,宋青瓷他們所在的酒吧正是時光酒吧,還真是有趣,這樣也好,省的自己到處亂跑,不過估計陳叔看見自己和宋青瓷,就得要嘮叨幾句了。
  還沒等趙出息和宋青瓷找到他們的朋友,以前趙出息在時光酒吧時候的那些熟人們便主動和趙出息打招呼,笑著說一會和兩杯,然后曹宇等服務員便看見趙出息,曹宇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獻媚道“趙哥,怎么好久都不過來,陳叔可經常念叨你”
  隨即一副你懂的樣子對著看著宋青瓷道“對了,不介紹介紹這位美女是誰啊,我就說這美女剛剛急匆匆出去干什么,感情是去接你了”
  “你小子,別亂說話,陳叔呢?”趙出息錘了曹宇一拳,笑罵道,經歷那次的事情后,曹宇便是時光酒吧的二號人物,陳叔基本不管事,大小事務都交給曹宇處理,而且趙出息有意無意讓圈子里幾位大佬來過時光酒吧,算是給時光酒吧鎮場子,更是讓下面的人多照顧時光酒吧,沒過多久整條九眼橋街都知道,時光酒吧有大背.景,誰都不敢再惹他們。
  “陳叔在后面,我去喊他,你們先忙,一會我們好好喝幾杯”曹宇打完招呼便識趣離開,宋青瓷這才帶著趙出息來到他們朋友那一桌。
  宋青瓷的三個朋友看見宋青瓷和趙出息緊拉在一起的手,立刻便明白怎么回事,不禁起哄道“青瓷,什么時候的事啊,偷偷摸摸的都不告訴我們,是不是怕我們搶走他?”
  宋青瓷不知道如何介紹趙出息,讓她開口說這是我男朋友,確實不好說,趙出息看出她的窘態,握緊她的手道“我是宋青瓷的男朋友趙出息”
  坐在宋青瓷對面的那位銀行高管有些失落,本來還打算再努力努力,可在聽到趙出息三個字以后,立馬打消心中所有念頭,難怪宋青瓷一直沒找男朋友,感情他早已和西蜀集團新任老板在一起,別人不知道趙出息的其他身份,但他可是經常和西蜀集團打交道的,自然清楚,誰敢和這位大炮哥搶女人,找死吧。
  宋青瓷其余兩位女性朋友倒是不清楚趙出息的底細,只是笑著和趙出息開玩笑,說要好好對我們家青瓷,不然我們可饒不了你。
  趙出息端起酒杯和宋青瓷的三位朋友喝了幾杯,過會不少人都主動過來和趙出息碰杯,看向宋青瓷的眼神都比較玩味,他們都見過趙出息的正牌女友齊思,自然對于宋青瓷的身份很感興趣,看兩人這樣子,明顯不一般。
  宋青瓷這時候在他耳邊低聲問道“不給我說說你和這里有什么故事?”
  趙出息想想解釋道“剛來成都的時候,身無分文舉目無親,在火車上認識了這里的酒吧老板,于是就被老板收留了,留在酒吧打工,所以他們都認識我”
  “哦,怪不得,沒想到你剛到成都那會混的那么慘”宋青瓷看向趙出息,有些心疼的說道。
  趙出息并不覺得自己當時有多慘,走出大山的時候他就知道肯定會遇到不少挫折,這都在預料當中,何況這社會比自己慘的人太多,趙出息搖頭道“哪有那么慘,有飯吃,有酒喝,有地方睡覺,每天還能看美女,多愜意的生活”
  宋青瓷不屑的回道“你就裝吧”
  這時候陳平庸已經從后面回來,趙出息拉著宋青瓷走到陳平庸旁邊笑道“您老沒事就坐著休息,這些事情交給曹宇處理就行,還把自己當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呢?”
  “你這是變相罵我老了是不是?”陳平庸冷著臉回道。
  趙出息貧嘴道“得得得,您不老,誰敢說您老”
  “旁邊這位美女是宋青瓷,這位就是酒吧老板,中年單身大叔陳平庸”趙出息相互介紹道。
  宋青瓷主動伸出手打招呼道“聽出息說了你和他的故事,謝謝陳叔以前照顧出息”
  陳平庸平靜道“不用,已經有不少人替他謝過我了,早就回本了”
  陳平庸的話明顯帶著冷淡的意思,宋青瓷待會便回到朋友那邊,趙出息靠在吧臺上和陳平庸聊天,果不其然陳平庸便嘮叨道“怎么回事?齊思去巴黎沒多久,你就開始偷吃了?”
  趙出息輕哼道“沒你想的那么復雜”
  “真以為我看不出你和她之間的關系,她看你的眼神和齊思看你的眼神一模一樣,我可告訴你,我不幫你打掩護,時光酒吧認識齊思的人不少,保不準回頭就把你暴露了”陳平庸提醒道,他是真的看好趙出息和齊思,郎才女貌的,以后希望能走的越遠越好。
  趙出息沒辦法去解釋一些事情,只好說道“知道了知道了,早就知道是他們在你這,我就不來了”
  “不來有本事一輩子都別來,本事倒是越來越大了”陳平庸笑罵道。
  兩人忍不住呵呵笑起來,那件事情以后,陳平庸的性格倒是開朗了不少。
  過會陳平庸忍不住感慨道“想想當初剛遇見你的時候,你小子那落魄的樣子,現在過去一年多了,看你這人模狗樣的,似乎混的不錯,也不知道你具體干些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我都希望你好好的”
  “別感慨了,怎么覺得聽你這話,好像我快要死了一樣,來來來,喝酒喝酒,灌翻你”趙出息端起酒杯樂呵道。
  陳平庸知道趙出息比自己明白事理,所以也就不嘮叨了,省得他煩。
  第二天中午,趙出息和周易再次來到錦江俱樂部,黃土和大小王兄弟已經在那里等著他,過會他們就要帶人出發前往遂寧去吊唁唐云龍,下葬那天趙出息會親自去,他倒是很感興趣唐鴻儒那天會不會去。
  “那兩邊怎么樣?”站在錦江俱樂部門口,趙出息問道。
  黃土沉聲回道“很熱鬧,遂寧人昨天到現在跟川北那邊干了好幾架,聽說還死了人,反正現在兩邊水火不容”
  “越熱鬧越好,這樣對我們越有利,你們這次遂寧估計會成唐家的座上賓,不過面子上應付著就行”趙出息叮囑道,現在還不是談事情的時候。
  黃土怎能不知道這些事,回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趙出息不再多說什么,目送著黃土等人離開錦江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