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542 福星

第五百五十二章試探
  這一整天里,唐云鶴都跑前跑后忙的不可開交,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老大死后會有這么多的事情,而且這只不過是剛開始而已,想來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里他都不會安寧。
  送走一批和唐家交好的朋友們后,唐云鶴終于有時間休息,今天他都不知道自己見了多少人,遂寧有頭有臉能跟他們兄弟稱兄道弟的都來了,還有不少領導,別看他們兩兄弟高高在上,可這些遂寧本地的勢力都得照顧到位,以后說不定就得麻煩做些事情。
  唐云鶴讓李叔同負責下面,自己帶著司徒南來到側廳吃飯,外面還有不少人,呂方和張幸等人也都在,足以應付場面。
  廚師等人都是從市里酒店請來的,所以飯菜還算可口,兩人面對面坐著,偏廳其余人都已經被唐云鶴招呼出去,唐云鶴皺眉問道“怎么連小梁都做掉了,你不是說小梁是自己人么?留著小梁,也好有說服力”
  司徒南不動聲色的吃著米飯,隨口回道“只有死人才能讓人放心,小梁只要活著,我們就會有危險,所以他必須死,況且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大家都相信是譚鴻儒殺的老大”
  小梁是送往醫院下車的時候被司徒南直接扭斷脖子而死,司徒南殺人有的是套路,手腳干凈,不留痕跡。
  “外面都有些什么消息,說來聽聽?”唐云鶴喝口湯,抬頭望著司徒南詢問道,這是他比較關心的事情。
  “消息不少,有說譚鴻儒殺大爺是報當年受辱的仇,有說這是趙出息殺了大爺嫁禍給譚鴻儒的,也有說,這是兩家合謀準備吞并唐家的陰謀。眾說紛紜,各種猜測,但無關大局”司徒南一一將這些消息告訴唐云鶴,唐云鶴整天都在接待各路牛鬼蛇神,沒有時間關心這些事情。
  唐云鶴謹慎小心的問道“有沒有人懷疑到我們身上?”
  司徒南警惕性的看眼周圍回道“目前還沒有,誰都不可能想到是我們干的,畢竟你兩的關系還沒惡化到這種程度”
  “那就好”唐云鶴放下心道。
  司徒南想了想說道“張幸那幫人已經開始密謀一些事情,我們要不要提前動手?”
  “一些跳梁小丑,無足輕重,由著他們去鬧吧,他們什么心思,我還不知道,就是怕我把老大的家業都吞了。呵呵,等忙完這些事情,我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們,他們拿什么和我斗,我才是唐家現在真正的主子”唐云鶴不以為然道,也是,他說的很對,老大死了,他自然是唐家真正的主人。
  司徒南點點頭,唐云鶴還是有些頭腦的,這樣正好避開別人的一些猜測。
  “嚴若語怎么樣?”唐云鶴這時候壓低聲音問道,一想到那位身懷名器,一顰一笑都風情萬種的女人,唐云鶴的心便有些癢癢。
  司徒南回道“還在龍泉驛的別墅里”
  唐云鶴皺眉道“我不是讓你昨晚把他送到溫江去,你怎么沒做?”
  “昨晚做有些明顯,我已經讓人保護好他,等到大爺的事情結束再送過去,這樣也有個說辭”司徒南解釋道,他把一切都想的很周到。
  唐云鶴想了會,覺得司徒南要比自己考慮的多,點頭道“這樣也好”
  這時候張幸緩緩走進偏廳,看到司徒南和唐云鶴后,不緊不慢的走向唐云鶴,走到唐云鶴身邊后微微低頭道“二爺,大嫂找你談些事情”
  “嫂子在哪?”唐云鶴喝完最后一口湯,擦了擦嘴起身問道。
  張幸輕聲道“在二樓書房里”
  唐云鶴隨即前往二樓,對于這個絲毫沒有威脅的嫂子,唐云鶴不在乎她會折騰什么,她想要給她兒子爭取什么,他都會給,反正自己要的不是錢,而是唐家的地位。
  司徒南依舊坐在偏廳吃飯,張幸轉身離開的時候,兩人有個不為人知的眼神交流,至于是什么意思,也只有他們知道。
  唐家別墅二樓書房,史秀妍正等著唐云鶴到來,和唐云鶴一樣,忙碌整天,安排很多事情,見很多人,加上本來就有些悲傷過度,她整個人是身心疲憊,直到這會才能休息一會,今天晚上他打算陪陪老唐,幾十年的夫妻,名存實亡,可感情還在,畢竟他是孩子的父親。
  這時唐云鶴敲門進來道“嫂子,你找我?”
  “要通知的人名單我已經列出來,你再看看,有誰不妥可以提出來”史秀妍很是平靜的說道。
  唐云鶴走過去,拿過桌子上的人名單,仔細認真的看著,史秀妍這個時候卻在偷偷的打量著唐云鶴。
  “老二,以后這唐家就靠你了,唐寧年紀還小,他什么都不懂,以后你多幫幫他”史秀妍紅著眼睛說道,像是在托孤一樣。
  唐云鶴臉色沉重的點頭道“嫂子放心吧,大哥不在,這唐家還有我,外人想欺負你們娘兩,還得先過我這一關。至于大哥的事情,大嫂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們血債血還”
  “嗯,我相信你”史秀妍擦著眼淚回道。
  聊完事情,走出書房的時候,唐云鶴長出一口氣,過會又苦笑搖頭,感慨自己這是作的什么孽啊,以后會不會遭報應,可事已至此,他也值得硬著頭皮走下。至于史秀妍,則有些失神,在書房里聊的很多事情,她都有意無意的試探唐云鶴,但似乎沒什么蹊蹺的地方。
  成都,趙出息晚上就在錦江俱樂部里面宴請各位大佬,廚師是林敏請來的,味道還不錯,眾人邊吃邊聊天,也算是增進彼此之間的感情。
  一切結束以后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有些人今晚會留在成都,比如孔林宋天河,有些人則連夜要趕回去,比如陳濤和吳道宇,大家今天可謂是忙碌一整天,所以聚會結束后,就沒有再安排別的活動,如果有人想要進行私人活動,趙出息也管不住。
  樂山忙碌了好幾天,這兩天終于可以放松放松,趙出息打算明天開始去川大上課,吳欣已經把課程表發過來,趙出息大概看了看,這學期的課程比起上學期來說不算太多,只是要去西南財經那邊的次數增多。
  趙出息從錦江俱樂部出來后,準備前往保利中心,周易剛剛開車出望江樓公園沒多遠,趙出息接到胡姨的電話,胡姨問他明天晚上有沒有事情,趙出息知道胡姨雖然是這么問,但潛臺詞是你有事也得給我推掉,趙出息哪敢得罪胡姨,屁顛屁顛的說道沒事。胡姨便讓他明晚回家吃晚飯,不用早點,晚飯七點半準時開始,踩著點到就行。
  趙出息有些疑惑具體是怎么回事,不過胡姨沒多說什么,反正讓他穿的體面點,別太邋里邋遢,到時候老爺子和秦伯也在,隨后便掛了電話。
  趙出息皺眉想了會,覺得應該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去拜訪胡家,想來都是老爺子的故交或者朋友。
  回到保利中心后,趙出息便讓周易師叔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只是他敲了好久都沒人開門,顯然宋青瓷沒在家,趙出息只好自己開門進去,反正他有公寓的鑰匙,算是名義上的男主人。
  洗完澡換身干凈衣服后,趙出息這才給宋青瓷打電話問她在哪,宋青瓷說晚上約了幾個朋友在九眼橋這邊聊天,又問他不是說很晚才回來,怎么這早就回來了。
  趙出息只好解釋道,忙碌一整天,大家都有些累,吃完飯便散場了,沒有安排后續活動。
  宋青瓷便笑道,我還等會才能回家,你是在家等我,還是過來?
  趙出息想了想,正好自己好久沒去陳叔的時光酒吧,那就順便過去看看,再說似乎很少陪著宋青瓷,于是趙出息只好自己打車前往九眼橋。
  等打車到了九眼橋以后,趙出息才發現自己出來的太著急,連錢包都沒拿,只帶了手機。司機是位年輕小伙子,笑呵呵的看著趙出息,意思你丫今天不給錢別走,趙出息一臉尷尬,問他能不能等會,自己過去拿錢。怎么說,司機都不行。趙出息真想大聲質問,你看老子像是窮人么。
  無奈趙出息只好打電話給宋青瓷,讓她過來給自己付錢。
  正在和朋友聊天的宋青瓷聽到這個梗,當場沒忍住給笑出聲,讓旁邊一位銀行高管瞬間看癡,他可是很少見到宋董如此發自內心的笑容。
  宋青瓷笑著說讓大家等會她,她馬上回來。
  等到宋青瓷好不容易找到趙出息的時候,趙出息卻自來熟的跟出租車司機擺起龍門陣,兩人開著空調吹著冷風聊的十分投機,這主要是趙出息給司機說付他雙倍車費,不然司機哪會給他好臉色。
  司機瞅見走向他們的宋青瓷,一時激動起來,以為有美女要打車,畢竟他的車燈是空車,連忙道“兄弟,今天你走運,有美女啊,我給你免了”
  然后直接把趙出息趕下車,趙出息下車才弄明白怎么回事,不禁啞然失笑,這時候宋青瓷已經走到出租車旁,司機嬉笑道“美女,去哪啊”
  剛掏出錢包的宋青瓷哭笑不得,原來司機把他當要打車的乘客了,還沒等她開口,趙出息已經拿過她的錢包,在司機目瞪口呆中掏出一百元大鈔遞給他道“一百塊,不用找了”
  說完便摟著宋青瓷柔軟誘人的腰肢飄揚而去,留下當場石化又羨慕嫉妒恨的司機,司機對著趙出息的背影豎起大拇指道“你丫流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