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541 利益最大化

第五百五十一章討一個說法
  先不論以獵鷹的實力能不能殺了趙出息,畢竟趙出息的身邊高手如云,他自己身手也不錯,譚鴻儒那晚試探過趙出息,對趙出息的身手已經有了個初步的判斷,要是繡花枕頭沒半點實力,光是自己毫無征兆的出手,估計就已經讓他倒飛出去,可趙出息愣是扛住了。
  再者,要是殺了趙出息,他們的處境會更加的艱難,唐家鐵定會和趙出息那邊結盟,聯手對付他們,到時候以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很難扛住兩邊人馬的夾擊,這種賠本的買賣,譚鴻儒不會去冒險。
  譚鴻儒現在必須立刻趕回德陽,跟圈內元老以及心腹們商量怎么應付這個巨大的變故,獵鷹這時候卻問道“爺,那樂山這邊怎么辦?方少那邊怎么交代?”
  “繼續施壓”譚鴻儒想到沒想的說道,趙出息以為這樣自己就會妥協,那是我譚鴻儒的作風么,想的美。
  正如譚鴻儒所想的,當這個消息傳出來以后,德陽那邊很快也已經知道,譚鴻儒雖然掌控川北這個圈子,可那些元老以及五爺都有自己的渠道,譚鴻儒的車還沒上高速,五爺的電話便已經打過來,開口便問道“鴻儒,這么大的事情,你打算隱藏到什么時候,你應該不會這么沖動吧”
  “五爺,您也認為是我殺的唐云龍?”譚鴻儒不怒反笑道,似乎更多的是譏諷。
  正在德陽家中喝茶的五爺氣沖沖的說道“遂寧那邊已經有不少老東西給我打電話,讓我給個解釋,說你這是向遂寧人宣戰,唐家對外宣稱是你殺的,難道還有別人”
  “我現在在回德陽的路上,具體等我回去再說”譚鴻儒實在是懶得和五爺爭論這些事情,何況這些事情電話里也說不清楚,所以直截了當的掛斷電話。
  掛完電話后,譚鴻儒惱怒道“老糊涂”
  另一邊的五爺被譚鴻儒強行掛了電話,也是氣的不行,猛拍桌子道“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趙出息這邊靜觀其變,譚鴻儒這里手忙腳亂,最熱鬧的場面卻在遂寧唐家老宅里面,唐云龍的死讓整個西寧鄉轟動了,遂寧勢力里面的大佬們接踵而至趕到唐家,唐家兄弟的心腹們也都在早上趕到唐家大宅,整個唐家白沙黑障披麻戴孝,本家親戚們哭的死去活來,門外的街道停滿了車,來來往往,到最后唐家不得不禁止一些人入內,只得讓幾個心腹在門口守著,選擇性放行。
  唐家大宅別墅大廳里,唐云龍的靈堂已經被擺好,唐家勢力的心腹,唐家的直系本家親戚,遂寧勢力一些話事人元老們坐在旁邊的偏廳商量事情,臨時組成了一個治喪小組,畢竟接下來會有很多事情處理。
  唐云龍的死,大家很默契的沒有選擇報警,誰都知道報警解決不了問題,何況他們是灰色世界,有些事情得按灰色世界的規則去辦,報警是最不屑去干的事情,能直來直去,就盡量不麻煩政府。
  事情的經過,大多數人都已經知道,昨晚唐家招待完鄉親鄰里以后,唐云鶴隨后去市區和幾位朋友喝酒,回來的時候是凌晨三點,這才發現唐家出了大事,不少村民也反映,昨晚一兩點的時候,有幾輛車來到唐家,他們還以為是唐家的朋友,后來里面好像發生過激烈的爭斗聲,再后來那幾輛車就走了,然后一切安靜了。
  之所以知道是紅爺干的,是因為唐云鶴趕回來的時候,還有個保鏢活著,那保鏢確定說是譚鴻儒的人干的,因為大爺認識他們是譚鴻儒的人,他正好就在旁邊,只是有些可惜的是,這位保鏢在送去醫院的路上,不治身亡,最終沒有堅持過來。
  于是,事情就成了死局,大家也只得只能認為且相信是紅爺殺的唐家老大。
  唐家老大一死,唐云鶴自然成了唐家勢力的主心骨,大小事情都得詢問他,現在也只能由他主持大局。
  此刻大廳靈堂里,有個中年婦女坐在唐云龍冰棺的旁邊,尸體昨天連夜已經處理過,請的是市殯儀館的幾位師傅,至于其他那些人的尸體,除過蔡司的被留在市殯儀館,其他人的尸體直接被火化,唐家顯然也不想讓這件事情驚動太多人,特別是公安局,還好市局都是唐家認識的熟人,沒有什么麻煩,只要他們不主動報警,就不會有事。
  這位中年婦女便是唐云龍的原配妻子,叫史秀妍,家是遂寧市區的,以前家里有位叔叔是遂寧的副市長,父親是做生意的,所以當年唐云龍才會娶她,這對他當時的事業幫助很大,剛開始婚后兩人生活不錯,只是后來隨著唐云龍的勢力越來越大,女人越來越多,這才造成不可磨合的間隙,至此夫妻關系名存實亡,一年難得見幾次。
  史秀妍很普通,不漂亮也沒什么氣質,倒是吃齋念佛讓她面相很和善,不至于像中年黃臉婆那樣的不堪。
  守在靈堂里的有唐云龍和唐云鶴的妹妹,她自己跟唐家勢力沒什么太大關系,不過丈夫是唐家公司里的副總,兒子女兒也都在唐家的公司里面做事。
  對于唐云龍的死,說不悲傷那是假的,畢竟夫妻這么多年,感情還是有的,但是史秀妍早就知道走這條捷徑的唐云龍遲早會有這么一天,所以她高中起就把兒子送到國外,堅決不讓兒子碰唐云龍的東西,也不打算讓兒子以后接班唐云龍的勢力。
  兒子暑假回國沒待幾天便和朋友一起環游歐洲,回來大多時間也是跟她在一起,只是和唐云龍吃了頓飯,這讓唐云龍很是暴怒,為此他們還吵了一架,卻沒想到那次父子兩人的見面,成了永別。
  史秀妍已經打電話通知兒子,兒子將坐最近的航班回國,望著來來往往于唐家的這些人,望著唐家核心圈那些人,史秀妍總覺得丈夫的死很是蹊蹺,但大家都說是紅爺的人殺的他,她一個婦道人家沒有什么能耐,不相信又能怎么樣?
  當唐云龍的心腹張幸以及另外一位負責資陽內江事務的心腹呂方從偏廳出來后,史秀妍擦掉眼角的眼淚從靈堂起身,示意張幸和呂方跟著自己上樓去,她顯然要問一些事情。
  算上蔡司,唐云龍有四位核心心腹,處理上不了臺面事情的張幸,負責內江資陽大小事務的呂方,還有位法律顧問龐元,蔡司則是負責唐家公司這邊事情的。
  現在蔡司死了,龐元在澳洲度假,正在趕回來的路上,史秀妍能相信的人也只有張幸和呂方。
  上樓以后,史秀妍帶著張幸和呂方來到唐云龍的臥室,穿著白色孝服的史秀妍盯著張幸問道“事情是不是他們說的那樣,老唐真是被譚鴻儒殺的?”
  “目前來看,沒有什么疑點,小梁是老大最信任的保鏢,他的話可信,二爺他們說,小梁親口說的老大認出了那幫人,其中還有譚鴻儒的心腹”張幸瞇著眼睛回話道,又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史秀妍。
  “他為什么要殺老唐?”史秀妍見過那個譚鴻儒,對那個男人印象不怎么好,覺得戾氣太重。
  呂方搖頭苦嘆道“可能是對我們在對付那位趙爺的事情上不滿,大爺和二爺一直沒盡全力,誰都知道不可能真一次性徹底打垮那個趙爺,而且大爺和二爺也忌憚沒了那個趙爺的牽制,譚鴻儒以后會對我們動手,他的野心太大,手段太狠,沒人是他的對手”
  “老二打算怎么辦?”史秀妍咬牙問道,對這個譚鴻儒恨之入骨。
  張幸走到大嫂史秀妍的旁邊,拍了拍大嫂的肩膀道“我們這邊已經讓川北那邊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到時候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不過他們自然不會承認,也不會給我們交代。二爺的意思是,先把老大的喪禮辦了,等到這些事情結束后再向川北那邊討一個說法,大概意思是想要聯盟趙爺,共同對抗川北”
  史秀妍點點頭,現如今丈夫的喪禮是最重要的,報仇的事情自然得等結束后再說。
  呂方猶豫片刻,也走了過來道“嫂子,現如今有件事是必須要辦的”
  “什么事?”呂秀妍疑惑道。
  呂方直言不諱道“必須讓小唐回來主持大局,我知道大嫂一直不愿意讓小唐接觸圈子的事情,但現在沒有辦法,大爺一走,二爺的勢力將如日中天,這些都是大爺辛辛苦苦攢下來的家業,該留給小唐的必須得給小唐,不管小唐以后想走哪一條路,有這個基礎都好辦,我們這些叔叔伯伯也會幫著他”
  史秀妍長舒一口氣,一直不愿意兒子牽扯到這個圈子,可丈夫的死太突然太意外,如果兒子不接手丈夫的東西,難道要把這些東西拱手相讓給老二,老二的野心一直不小,而且史秀妍聽說了兩兄弟最近為一個女人爭風吃醋的事情,老大也在打壓老二,偏偏這個時候老大就死了,而且昨晚老二偏偏在出事前離開老宅,出事后又回來,一切就這么巧合,史秀妍不得不懷疑,但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她知道輕重,點頭道“唐寧已經在回國的路上,明天晚上前能到遂寧”
  “那就好,老龐也在回來的路上,有老龐把關,不會出什么大事”呂方給史秀妍打了針強心劑道,如果是蔡司活著,那就更好了,他們兩絕對能把控住公司那邊,不讓老二插手。
  史秀妍的心思還停留在那個女人身上,想了想問道“張幸,老大和老二爭的那個女人叫什么名字?”
  張幸眼神閃過一絲詫異,隨即道“嚴若語”
  “她在哪?能不能找到”史秀妍輕聲問道。
  張幸想了想說道“她在成都,我試試”
  “好”史秀妍微微點頭道。
  張幸又問道“還有,大嫂,二爺問要不要通知老大別的女人?”
  “可以通知,但有我在,不準她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踏進唐家的大門”史秀妍很是堅決的說道。
  張幸和呂方相視一眼,隨即離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