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40 徹底亂了

第五百五十章下一個西蜀集團
  不到四十歲的喬峰一直只把自己當做一個市儈的商人,事實上也是,作為一家公司的管理者,他只負責管理這家公司,如何讓這家公司良好的運營。正如外界所說,是賀元山把他拉近這個圈子,也是賀元山向簡姨推薦他負責西南實業的前身,有賀元山和簡姨的支持,他以前做的不錯,該睜只眼的睜只眼,該閉只眼的閉只眼,他明白這個圈子是如何去運營的,所以只要不是太過分,都會默許存在,反正簡姨沒說什么,那就沒什么大事。
  至于他和賀元山的關系,其實沒那么近,他知道自己的位置特殊,跟那位大佬走的太近都會引起別的大佬不滿,所以他并不是賀元山的人,只是偶爾幫賀元山一些忙,同時稍微偏袒賀元山的一些人而已,兩人應該是合作關系,再無其他。
  因此賀元山死了以后,喬峰并不覺得自己危險,他又沒做什么離譜的事情,如果趙出息這個新主子想讓他從這個圈子滾犢子,那他第二天絕對不回來上班,無所謂,反正以他的能力不愁找不到一份滿意的工作。可是趙出息并沒有讓他滾蛋,這是個良好的開局,所以后來徐林要查一些人的帳,他都很配合,因為這是他該做的。
  但他沒想到會有今天,能坐在以前只有賀元山郭青松那幫大佬才能做的位置上,要知道,至此之前,他還沒見過這位新主子,倒是有幾次托黃土的關系想匯報下工作,卻聽黃土說被新主子婉拒了,只是告訴他做的很不錯,這讓喬峰很是疑惑。
  直到坐在這里的時候,他還在想,這位新主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難道這是對自己的認可?喬峰只能這么認為,畢竟此刻談論的這些事情對于這個圈子來說,都是機密。
  喬峰穿著一身精致的BOSS西裝,頭發烏黑濃密,梳著標準的老板偏分發型油光閃亮,臉上面色紅潤,皮膚光潔,有著一口潔白的牙齒,說明家世不錯,正如外界所傳,他家以前是司法系統的,現如今卻選擇這么一家公司,還真是有趣。
  趙出息聽到喬峰很是精辟的十二個字,這和自己心中的想法完全吻合,不禁對喬峰刮目相看,忍不住鼓起掌來。
  眾人看向喬峰的眼神,意味深長,估計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思。
  鼓完掌以后,趙出息緩緩說道“正如幫主說的,我們現在并不著急著站隊,準備好我們準備的,等待著我們要等待的,時機一到,立刻入局就是”
  聽到幫主這個綽號,喬峰會心一笑,看來自己是真被這位新主子認可了……
  這場會議持續大約兩個小時,除此之外這個圈子還有很多事情要討論表態,比如吳道宇去雅安接替曾誠這件事得陳濤表態,比如大佬自營公司和圈子產業不能重合,還有很多關于這個圈子的決議。
  會議結束以后,眾人先后離開,趙出息則把喬峰留下來,兩人坐在樓頂的天臺處喝著紅酒抽著雪茄,有些頹廢的美感,旁邊是錦江俱樂部的女主人林敏親自服侍他們,林敏和喬峰不陌生,錦江俱樂部的所有權屬于西南實業,是西南實業直接投資的,所以兩人經常見面打交道。
  “喬哥,是不是有些疑惑?”趙出息稱呼喬峰為喬哥不為過,這樣也顯得親切點,不至于太生分,畢竟兩人是第一次會面。
  大夏天的坐在樓頂有些熱,還好有遮陽傘,坐在這里倒是能看見旁邊川大校園里的景色,如果有臺望遠鏡,說不定能瞅見白花花的大腿,不管什么時候,校園里的美女都比社會里的美女多些青春、活力和純真。
  喬峰抽雪茄的樣子要比趙出息有魅力,顯然也是老手,笑著回道“是有些疑惑,似乎以我的資歷,今天坐在這里有些牽強,回頭老宋肯定要找我喝幾杯”
  “我覺得喬哥資歷夠了,那就夠了”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
  一句話,給了喬峰一個定心丸,也說明如今趙出息在這個圈子里的權利,絕對能達到一言九鼎的層次。
  “不管是西南實業的前身,還是如今的西南實業,如果沒有喬哥掌舵,我知道都不會如此的順利,還有年后那件事情,多謝喬哥幫忙”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很是客氣。
  喬峰沒有居功,趙出息自然說的是他幫忙查各個大佬場子的帳這件事,輕笑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退一步來說,識時務者為俊杰,賀老對我是有提攜之恩,但我和他之間,該算的早已經算清,總不能跟著他一起結束”
  “實話”趙出息很是直白的說道,端起酒杯,和喬峰碰了碰。
  一杯酒已經見底,林敏連忙給兩人倒上,趙出息這時候才說道“喬哥現在的擔子不輕啊,和西蜀集團剝離以后,明面上很多人認為西南實業的資產縮水,其實真正是怎么回事,想來喬哥最清楚”
  喬峰饒有興趣的說道“那是,西南實業先前只是負責一些灰色收入,如今卻從西蜀集團手里接手不少陽光產業,很多都是每年凈利潤讓人眼紅的資產,至于先前那些灰色產業依舊還在手里,所以說西南實業的資產可謂是大幅提高,以后我得多操點心了”
  趙出息笑意散去,很是認真道“我相信喬哥有這個實力,我也希望西南實業能更加良好的去運營,我更希望喬哥不要認為我只在乎西蜀集團,相比于已經步入正軌的西蜀集團,我更在乎的是西南實業的前途如何,它大有可為,所以,希望喬哥在如今這個良好的基礎下,能讓西南實業迅速發展,讓他成為下一個西蜀集團,畢竟我們在很多方面,有先天的優勢”
  “下一個西蜀集團?”喬峰驚訝道,野心不小啊,西蜀集團如今可是資產上百億的大公司,西南實業差他可不是半點距離。
  思索片刻后,喬峰看向趙出息輕聲道“你是想讓以后的西南實業也逐漸洗白?”
  喬峰果真很有眼光,趙出息點頭道“不僅是西南實業,我更希望以后這個圈子都能盡量洗白,讓他企業化規范化運作,雖然有些東西還是避免不了的,但盡量別去挑戰紅線,喬哥應該知道一些規律,比如十五年前,刀頭舔血混黑打打殺殺就能成就一番事業,現如今呢,都得靠關系經營人脈做生意鉆空子才能風生水起,那再過十五年呢,又會是什么樣子?”
  “說的很有道理,畢竟這個國家對很多事情都是零容忍”喬峰對于司法系統熟悉,所以知道這幫人不能容忍的一些事情,點頭道。
  “所以,我希望喬哥多操點心,西南實業以后就靠你了,不管是我,還是簡姨,都會全力支持你”趙出息苦口婆心的說道。
  喬峰若有所思道“盡力而為”
  如果趙出息對他或者對西南實業寄予厚望的話,那他今天坐在那個位置就不為過,也許以后還會再往前走。
  唐云龍的死,讓趙出息的心情無比順暢,可在樂山那邊,正在加大力度向樂山地方派施壓的紅爺譚鴻儒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大為震驚,接下來確實無比的憤怒,他的憤怒有些是對唐家的愚蠢,更多的卻是對趙出息的狠毒,氣的他直接將手中的茶杯摔的粉碎。
  樂山市區沒有好酒店,所以譚鴻儒這幾天一直住在藍光安納塔拉酒店,他寧可每天坐車半小時趕到樂山市區,況且這里的空氣環境都上佳。
  相比于提前知道這個消息的趙出息等人,譚鴻儒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他正在吃酒店送來的早餐,獵鷹急急忙忙的走到他身邊低聲道“爺,唐云龍死了”
  這個消息讓譚鴻儒下意識停下手中的動作,放下刀叉遲疑片刻道“什么時候死的,具體說說”
  獵鷹眉頭緊皺,眼露殺氣,有些猶豫。
  “怎么不說?”譚鴻儒疑惑道,獵鷹可不是這種優柔寡斷的性格。
  獵鷹深呼吸道“據說是昨晚”
  “誰干的?”唐云龍死也好活也好,譚鴻儒都不覺得是什么大事,只是好奇誰有這么大的本事干掉唐云龍,難道不怕遂寧勢力接下來瘋狂的報復么?
  獵鷹咬牙道“唐家說,是您殺的唐云龍”
  譚鴻儒臉色立刻變的鐵青,很是難看,于是緊接著就發生了摔杯子的一幕,譚鴻儒幾乎不用想都知道是誰干的,破口大罵,幾乎是怒吼道“趙出息”
  這一幕讓獵鷹有些忌憚,他很久沒有見到紅爺如此失態的樣子,記得上一次還是趙出息,那次他在德陽,在紅爺的面前揚長而去。
  獵鷹也仔細想過這次的事情,為什么偏偏在唐家和他們聯手對付趙出息的時候,唐云龍死了,為什么這件事根本不是他們干的,唐家卻說是他們,顯然,是別人有意為之,然后嫁禍給他們。
  想來想去,這當中最能嘗到甜頭的除過趙出息他們,再無其他人。
  譚鴻儒之所以毫不猶豫的確定是趙出息殺的唐云龍,是因為他跟芙蓉一樣,聯想到那天晚上趙出息和他的對話,趙出息問他,如果有更大的獵物出現,紅爺有沒有興趣?去你罵了比的,更大的獵物,紅爺此刻覺得,這個獵物是自己,因為他的大腦迅速的已經分析出,這件事情會帶來什么后果。
  “趙出息在哪?”譚鴻儒冰冷道。
  獵鷹連忙回道“聽說昨天早上已經回了成都,爺,要不要動手,我帶人去”
  “回德陽”譚鴻儒沒有理會獵鷹,而是果斷決定道,因為這件事情可能牽扯到他們圈子的未來,絲毫不能大意。
  (努力更新,努力碼字,來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