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4 往事如煙


  第五十章總有不苦的時候……
  耿師傅和老趙老宋越喝越盡興,老宋經常應酬,是酒桌上的常客,和耿師傅的酒量不相上下,老趙畢竟每天要開車帶學生,不怎么喝酒,和他兩相差甚遠,到最后先醉的自然是他,趙出息只好和駕校的工作人員把老趙扶著離開去休息,等他回來的時候,老宋已經有些撐不住,拍著耿師傅的肩膀說著胡話,大多都是生活的不如意,一把鼻涕一把淚,酒后吐真言,酒后見真性。外表光鮮亮麗的老宋,不一定就比沒他有錢的耿師傅活的如意幸福。
  這人生不管如何,總有不如意的時候,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更沒有完美的人生,只是盡量去在這不完美的人生路上,多做點不留遺憾和問心無愧的事,這便如意。
  耿師傅早已經迷糊,老趙喝了七八兩,剩下的全被他兩解決,老宋還讓司機從后備箱里又拿了瓶,現在也已經見底。畢竟上了年紀,不再像年輕時候的海量。趙出息瞅著耿師傅這樣子,顯然今天不可能送他去山水情,只好給老宋的司機叮囑幾句,隨即離開駕校坐公交回西影路。距離晚上上班的時間有些早,這段時間趙出息都是七點半左右到山水情,現在才不到六點,回去正好要路過陜師大,趙出息想到有段日子沒見伊伊,也不知道這傻妞過的怎么樣,便打算在陜師大停留段時間,正好去逛逛在自己心目中一直很神圣的,所謂的大學。
  在吳家墳公交站下車,趙出息站在陜師大門前有些不知所措,來來往往的行人和學生從他身邊經過,趙出息盯著陜師大卻望而卻步,他或多或少有些羨慕這些上大學的學生,雖然來到西安這么長時間里,總是有人在批判上不大上大學無區別無所謂。趙出息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不管是任何環境里都有雞頭鳳尾狗尾巴,何況是大學里,有人會為前途人生理想等等拼盡全力,有人則得過且過好吃等死混日子,這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對于趙出息來說,上大學有很多意義,如果讓他上大學,他肯定會竭盡所能吸收自己能學到的知識,這是他目前最大的短板。
  陜師大老校區這大門有些寒酸,趙出息沒著急著進去,蹲在學校旁邊的店鋪門前,欣賞著進進出出的美女,猶豫片刻后才給伊伊打電話。陜師美女很多,和西安外國語西安美術學院西安音樂學院號稱西安美女最多的學校,清純可愛的,氣質獨特的,性感火辣的,高貴冷艷的,在這里倪總能找到適合你的那一款。
  伊伊的電話沒多久便接通,聽里面的聲音有些嘈雜,趙出息皺眉說道自己在陜師大門口順便過來看她,問她在哪,有沒有空,有空出來接他,正好帶他逛逛陜師大。
  伊伊沒說話,只聽見里面如同菜市場一般討價還價的聲音,趙出息不禁疑惑。良久,當里面的聲音徹底消失后,伊伊這才問道趙出息說什么?趙出息無奈只好重復了遍,對于趙出息來看自己,伊伊又驚又喜又猶豫。最終說道讓趙出息在學校門口等她,她馬上過來。
  沒過多會,穿的依舊那么樸素清純的伊伊已經站在趙出息的面前,不過讓趙出息好奇的是,伊伊不是從學校里面出來的,而是從學校對面過來的。
  “你怎么來了?”伊伊沉聲問道。
  趙出息輕笑回道“從長安區那邊過來,正好路過,邊說看看你,你和同學在外面逛?”
  伊伊淡淡搖頭說道“我在對面那巷子里擺攤,趁著傍晚這會學生出來逛街,賣點女生的小飾品以及衣服,我帶你先過去吧,別人給我盯著攤子,我不能待的太久”
  說完伊伊便拉起趙出息的胳膊,向著馬路對面而去。買路對面是個商業聚集地,因為附近的學校比較多,陜師大西北政法西安外國語都在一起。伊伊拉著趙出息直到華東服裝城旁邊巷子里,這里到處都擺著攤,大多數都是學生,也有些附近的居民。伊伊的小攤在巷子的中間,走幾分鐘便到,街上來來往往的全是學生,女學生居多,人流量不錯。
  給伊伊盯著的是旁邊的大嬸,瞅見趙出息,對著伊伊笑著打趣道“男朋友?”
  伊伊尷尬低頭,有些害羞,沒點頭更沒否認,趙出息對著大嬸笑著點頭打招呼,大嬸一副過來人的樣子盯著趙出息和伊伊,伊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現在的學生比較多,晚自習后人就少了,我等會再帶你去學校好不?”
  趙出息沉聲道“沒事,你忙你的,我等你”
  伊伊畢竟是個小美女,清水芙蓉般的清純,還未被骯臟的社會污染,要是再稍加打扮,估計能驚艷眾人。美女擺攤,買東西的人便比較多,男人居多,更多的是想和伊伊搭訕,伊伊總是有辦法委婉拒絕。和伊伊火爆的生意相比,旁邊大嬸的生意便有些慘淡,趙出息有些無聊,便和大嬸聊天打發時間。
  “伊伊這孩子不錯,你要懂得珍惜,這社會像這么懂事的女孩太少了”中年大嬸盯著賣力推銷衣服的伊伊,嘆氣對著趙出息說道。
  有多少女孩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擺攤買衣服,又有多少女孩不懼流言蜚語只為多掙點錢去山水情上班,這樣的女孩難得可貴,可越是如此,趙出息愈發的不敢靠近。
  趙出息笑道“伊伊每天都在這擺攤?”
  大嬸長吁苦嘆道“上學期開始她就已經在這擺攤,幾乎每天下午都來,沒課的時候和星期天也來,這孩子孝順,她爸長年臥病在床,母親干家政,這孩子懂事,知道父母的不易,自己掙生活費,唉,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伊伊家的情況,之前趙出息聽丁哥說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聽說她爸這段時間病重已經住院,她晚上還得去醫院陪床”中年大嬸和伊伊的關系不錯,伊伊待人很有禮貌,在這塊口碑不錯,有什么忙大家都盡量幫,說著說著,大嬸已經紅了眼睛。
  這事情趙出息倒不知道,疑惑道“嬸子,這什么時候的事,我沒聽他說過”
  “估計她怕你擔心,正月十五前就住院了”大嬸想了想回道。
  趙出息回想起那幾天伊伊每天魂不守舍,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了,想到這,趙出息不禁有些心疼。半個小時后,六點四十剛過,伊伊生怕趙出息等的太久,便收拾攤鋪結束今天的擺攤,趙出息幫著收拾,東西放在附近她同學家的商鋪倉庫里,忙完這些已經快七點,趙出息本來說帶著伊伊去吃飯。伊伊生怕在外面花錢,笑著說道學校里面的飯菜實惠又便宜,她喜歡吃學校里的冒菜。
  趙出息哪能不知道她是在為自己省錢。
  陜師大的學校里到處都是樹,趙出息和伊伊并肩走在學校的小道上,伊伊笑著說她們學校女多男少陰森森的,和外國語大學一模一樣。趙出息打趣道,女多男少,那你們學校的男生們有福氣啊。
  伊伊徑直搖頭道,現在的女生眼光很高,普通女孩或許會在學校找男朋友,長得漂亮又懂得打扮還討巧的女生都是在學校外面找男朋友,大多數都是高富帥,每天車接車送。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那你呢,要不你也找個這樣的男朋友。
  伊伊作勢要打趙出息,被趙出息躲開,隨即低聲道,如果一個男人真心對我好,我不在乎他的條件,寧可一起吃苦,都不要這種附帶價值的感情,我媽經常說,男高女低家庭條件不匹配,以后會抬不起頭。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你要是找個窮鬼,以后不跟著吃苦,糟蹋自己的青春。
  伊伊淡淡一笑道,只要他有上進心,對我好,對我父母好,窮點也不怕,又不會一輩子窮,我可以和他一起奮斗。
  “傻妞”趙出息沒辦法,只得如此評價。
  伊伊不以為然的笑著,笑的很開心。
  八點前趙出息便得去西影路上班,吳家墳距離西影路坐公交得半小時,趙出息沒敢在陜師大耽誤太長時間,被伊伊帶著去陜師大的食堂吃冒菜,自然是伊伊請的,在學校只能刷飯卡,不能付現金,趙出息又被這傻妞偷偷算計了一次。
  吃飯的時候,趙出息將三十八號和丁哥的事情告訴了伊伊,伊伊聽著聽著已經紅著眼睛低聲啜泣,在山水情里,除過趙出息,對她最好的便是丁哥,經常照顧他。
  伊伊沒想到丁哥苦苦深愛著三十八號,雖然她一直看不起山水情的小姐,可還是很感動,特別是丁哥為三十八號出頭放棄一切。現在三十八號和丁哥都已經離開這座城市,伊伊唯一能做的只是祝福她們以后幸福。
  趙出息低聲安慰著伊伊,學校食堂里不少人盯著他們看,更多的注意力在趙出息身上,趙出息有些意外,他自然不知道伊伊在學校里很有名氣,談不上校花,也算是院花系花。
  吃完飯,伊伊送趙出息離開,在快要到學校門口的時候,趙出息終于停下腳步,轉身認真盯著伊伊說道“伊伊,累不累?”
  伊伊不知道趙出息的意思,輕笑道“不累”
  “白天上課,下午擺攤,晚上陪床,真不累?”趙出息徑直說道,有些人活著是享受,有些人活著確實生存,生活的重擔苦苦的壓著他們,讓他們笑著也痛。
  “不累”伊伊已經明白趙出息的意思,卻是同樣的答案,她知道估計是大嬸給趙出息說的。
  趙出息猶豫片刻后道“可我們這些外人看著心疼”
  伊伊不說話,只是面帶微笑。
  “你一個月生活費多錢?”趙出息皺眉道。
  “六百塊”伊伊不解回道。
  “以后每個月我給你六百塊,你擺攤掙的錢都給你爸看病,你別拒絕,就當我借你的,等你爸病好了,擺攤再還我”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容不得伊伊拒絕,這是他唯一能幫伊伊的,這樣或許他能好受點,至于這六百塊錢,自然是他要省吃儉用從他留下那份里摳出來,打給李青衣的那一份不能動。
  伊伊盯著趙出息,站在原地紅著眼睛,緊握著雙手,卻不知道說些什么。
  趙出息緩緩伸出手擦著伊伊的眼淚道“生苦再苦,我們也得笑著面對,總歸有不苦的時候”
  說完趙出息便轉身離開陜師大,沒等伊伊答應或者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