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36 你到底是誰

(今天這章有點晚,晚上有事)
  早已痛下殺心的唐云鶴根本不在乎大哥唐云龍這個時候會說什么要說什么,更不會去想大哥是不是想殺他,他內心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大哥要殺他,他只能先下手為強。
  在兩人尚未開始交談的時候,外面的行動在司徒南的主導下已經開始,唐云龍帶了多少人回來,都有誰都在哪,司徒南早已銘記于心,趙出息借給他的團隊本就是精英,一對一的情況下都能穩占上風,再者為求速度解決戰斗,每人都配備裝有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槍,而不是選擇浪費時間的空手白刃近身格斗,那樣只會打草驚蛇,何況他們是有備而來,唐云龍的人根本沒有提放之心,局面幾乎是一邊倒的情況,如果這樣司徒南短時間還不能解決問題,那他憑什么以一己之力毀掉唐家帝國。
  所以,當身上以及臉上沾了不少鮮血的司徒南走進大廳的時候,外面的戰斗便已經結束,唐云龍的保鏢以及心腹蔡司剛剛走出別墅大廳沒幾秒鐘,便全部死于司徒南等人的槍口之下,此時此刻,整個唐家別墅僅剩下唐云龍一個人,其余人都是唐云鶴的人。
  唐云龍怎么都沒想到親弟弟居然會要殺他,縱然是唐云鶴把事情做的如此難堪,給他戴了頂綠帽子,讓他顏面盡失,他也只是想過削弱唐云鶴的勢力,而從來沒有動過殺心,因為他們是血濃于水的親兄弟,他們遂寧人講究抱團,而不是窩里斗,而且他更知道,他們兩人死了任何一個人,都會給外人扳倒他們唐家的機會,所以他從來沒動殺心。
  可他怎能知道,他沒有動殺心,親弟弟唐云鶴動殺心了,唐云鶴一時有些震驚,有些迷茫,更多的是痛心,他們兩從西寧村的小混混走到今天在川渝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梟雄已經二十多年,最后的結局卻是兄弟殘殺,這真是特么天大的笑話。
  “我逼你的?老二,我逼你殺我么?你出息了,真出息了,我小看你了”五十多歲的唐云龍眼神有些黯淡,整個人像是瞬間蒼老了幾十歲一樣,苦笑道。
  司徒南已經讓人把手唐家上下,任何人不得入內也不得走出,大廳里最后的結局便交給唐云鶴自己面對吧。
  “大哥,你明知道我喜歡若語,為什么不把他讓給我,你明知道沒了他我也活不了,你還要殺他。你以為我真信你剛剛說的那番假惺惺的話,別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難道還不知道么,咱們兩是一個娘胎出來的,你所說的,無非是給你找一個殺我的借口,所以別怪我,是你的逼我的”畢竟要面對的是手足相殘,唐云鶴再怎么強大,也無法淡定。
  “我要殺你?”唐云龍聽到這個答案不禁啞然失笑,隨即是哈哈哈大笑起來,好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指著唐云鶴道“我要殺你,你聽誰說的我要殺你,我為什么殺你,就因為你給我戴頂綠帽子么?嚴若語不過是一個賤貨而已,我女人那么多,我會在乎這一個,就算是有千萬個理由,我也找不出一個要殺你的理由,你特么是我的親兄弟,我為什么要殺你,我殺了你,死后怎么面對唐家的列祖列宗?”
  唐云龍一番話,讓唐云鶴眉頭緊皺,老大沒有想過殺自己?
  “你沒想過要殺我?”唐云鶴明顯不信道,是他的心腹張幸說的老大要下殺心,難道不是?
  一邊的司徒南生怕唐云鶴動搖,連忙說道“二爺,再不動手,就要誤事了”
  唐云龍冷笑道“你是我親弟弟,我再狠,都不可能殺你,但現在,是你要殺我”
  事已至此,早已沒有回旋的余地,唐云鶴已經無法回頭,不管老大有沒有想過要殺他,他不信這件事情過后,他們兄弟之間還會像以前一樣,何況老大還要啥嚴若語,他不能沒有嚴若語。
  “大哥,對不起,我沒有辦法了,就當我這輩子欠你的,下輩子再還你”唐云鶴狠心道,殺了老大,他會成為唐家真正的主人,再也不是唐家老二,殺了老大,老大的財富都是他的,殺了老大,他就能和嚴若語在一起了。
  “唐云鶴”唐云龍大聲吼道“你特么個畜牲”
  唐云鶴拿起桌子上那瓶舍得,仰頭猛喝一口,隨即頭也不回的走出別墅,果然心最狠的是他,明知道自己可能錯了,但開弓沒有回頭箭,錯就讓他錯了吧。
  唐云龍想要追出去,司徒南擋在他的面前沉聲道“我替二爺送您最后一程”
  唐云龍瞳孔瞬間放大,走到門口的唐云鶴下意識停下腳步,但沒有回頭,只是緩緩閉上眼睛,心狠手辣的司徒南果斷連開三槍,三槍全部打在心臟位置,他的槍法依舊是那么的精準,就像當年執行任務一樣。
  槍聲結束,唐云龍轟然倒地,死不瞑目,又一個叱咤川渝這么些年的大梟雄就這么落幕了,任誰都不會想到的是,動手的是他的親弟弟,這也代表著遂寧唐家勢力,開始土崩瓦解。
  “清理好殘局”唐云鶴深呼吸口氣,強忍住內心的激動和煎熬,有些顫抖的說出這番話。
  司徒南點點頭低聲道“二爺放心,我知道該怎么辦”
  唐云鶴離開以后,司徒南不緊不慢的走到唐云龍的身邊,蹲下來,伸出手閉上唐云龍的眼睛,不悲不喜,這些年他見過太多生離死別,早已經是心如磐石。他知道,這只不過是開始,接下來會有很多人死去,他一直覺得,人活著就是受苦受難,或許死亡才是最終的解脫,這聽起來有些邪論,可誰又知道另一個世界是什么樣子,或許真是極樂世界。
  十幾分鐘后,精通各種反偵察手段的司徒南已經布置好一個精心設計好的現場,隨后他這才通知外面的唐云鶴,唐云鶴正一根一根的抽著煙,司徒南過去的時候,不忘將地上的煙頭全部撿起來,他不希望留下任何的破綻。
  李叔同站在唐云鶴的旁邊,看向司徒南的眼神有些忌憚,這個男人現在讓他越來越感到害怕,他恐怖的身手,殺人不眨眼的手腕,早已不是最開始那個覺得沒有任何威脅性的普通角色。
  “都已經布置好了,只留下一個傷員,那是我們的人,絕對可靠,晚上三點我們再回來”司徒南小心翼翼的說道,唐云鶴也已經在遂寧市區約好幾個好友去夜總會玩,以此造成他們不在現場的假象,晚上三點等他們回來,到時候估計整個遂寧以及川渝,會有很多人睡不好覺。
  三輛車悄然離開唐家大宅,大門隨即緊閉,別墅里面的燈都開著,只是沒有什么聲音,司徒南派人監視著唐家別墅,以防止有人不請自來打亂他的布局。
  又過了半小時后,兩輛無牌照的本田停在唐家大宅不遠處,隨即幾個人闖進唐家,十分鐘后這幫人又離開了,兩輛車直接開出遂寧。
  這一切都是司徒南的布局,可見此人的心思是多么的慎密。
  已經是凌晨十二點以后,成都保利中心宋青瓷的精致公寓里,從蜀都花園出來以后,趙出息便直接來到保利中心宋青瓷這里,沒有齊思的六號別墅空蕩蕩的,還不如待在宋青瓷的小屋里,摟著變成小女人的女神,是何等的愜意和悠哉。
  趙出息回成都根本沒告訴宋青瓷,估計在樂山繼續處理后續事情的徐林也沒工夫給她說趙出息突然回成都,所以宋青瓷白天在西蜀集團忙碌到六七點,晚上又去參加一個宴會,回來以后洗完澡換上睡衣又在客廳里繼續加班,趙出息敲門的時候,她還在看一份融資報告。
  從貓眼看見是趙出息的時候,瞬間驚喜的不知道說些什么,那眼神流露的是滿滿的幸福,開門以后,宋青瓷送給趙出息一個纏綿的吻,就差被趙出息直接抱進臥室,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還好趙出息的手機鈴聲及時的響起。
  趙出息在陽臺上打電話,宋青瓷便在客廳里繼續開那份融資報告,偶爾會抬頭看眼趙出息,又會猜到底是誰給趙出息打的電話,那渾厚的背影讓她不自覺的笑起來,像個花癡的小女生。
  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是蘇蘇,兩人分開已經有幾天,蘇蘇這小丫頭經常發短信調戲趙出息,只是很少打電話,今天打電話是告訴趙出息,他交代的那件事她已經辦好了。
  “我見到那個姐姐了,她很漂亮很成熟也很有氣質,只是看起來有些憔悴”躺在外面樓道給趙出息打電話的蘇蘇語氣有些傷感的說道,她是晚上去見那個女人的。
  “她有沒有說什么?”趙出息低聲問道,自嘲的笑了笑。
  蘇蘇嘆氣道“剛開始她沒有說什么,后來便哭著說活著就好活著就好,最后讓我告訴你,她很好,讓你不用擔心”
  “他有沒有問你我在哪,有沒有說要找我?”趙出息繼續詢問道。
  蘇蘇搖搖頭道“沒有,我感覺他能理解你的處境,也知道你遲早會回去”
  趙出息點點頭,蔣清軒依舊是他認識的那個蔣清軒,這樣也好,趙出息也就不用太過擔心。
  和蘇蘇聊多幾句以后,趙出息便說時間太晚了,讓她趕緊去睡覺,于是掛斷電話。
  回到客廳里,趙出息看見宋青瓷還在看文件,有些不悅的從宋青瓷的手里奪走那份文件道“都幾點了,還看這些東西,不知道把自己當回事”
  “就剩幾頁了,明早開會要用”宋青瓷想要從趙出息手里搶走,趙出息就是不給她,呵斥道“不準看,再看我生氣了”
  宋青瓷瞪著像個孩子一樣的趙出息,有些好笑,最終妥協道“行行行,不看了,聽大爺你的”
  趙出息這才把文件交給她,宋青瓷于是很麻利的將桌上的文件都收拾起來,趙出息坐在她的旁邊,想到關于蔣清軒的一些事情,掏出一根煙,還沒拿起桌上的打火機,宋青瓷已經搶先拿過來給他點燃。
  “想什么呢?”宋青瓷很是好奇道。
  趙出息回道“想一些人,想一些事”
  宋青瓷沒有追問想什么人想什么事,而是問道“怎么突然回成都,也不給我說聲?”
  “早上臨時決定的,要處理一些突發的事情”趙出息小聲回道。
  宋青瓷皺眉道“什么突發事情?”
  “還在等,應該快了”趙出息看眼不遠處的掛鐘,低聲說道。
  抽完一根煙,趙出息便躺在沙發上,枕在宋青瓷的腿上,閉上眼睛靜靜的等著那邊的消息,宋青瓷手法嫻熟的給趙出息按摩著頭部。
  十幾分鐘后,桌上的手機忠于響起一聲短信鈴聲,趙出息猛然睜開眼睛,連忙拿過手機,果不其然,又是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消息,上面跟早上幾乎是一樣,簡簡單單的五個字。
  唐云鶴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