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35 送佛送到西

(下)
  唐家兩兄弟回鄉祭祖各自帶著自己的心腹人馬,唐云龍最近幾天一直都在遂寧,至于忙些什么,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遂寧人是遂寧勢力的核心點,很多威望很高資格很老的前輩們頤養千年最后都會回遂寧,老人們戀舊思鄉,也能理解。
  唐云鶴昨天回到遂寧,跟老大唐云龍一樣,他也見了不少,都在為自己爭取籌碼,遂寧勢力也都感覺到唐家兩兄弟關系的微妙,似乎能聞到氣氛的不對勁,看來那個傳聞是對的,兩兄弟為一個女人大打出手了,最讓人啼笑皆非的是,老二居然給老大戴了頂綠帽子,也難怪老大如此暴怒。
  所以,唐云鶴回遂寧并沒有第一時間見老大唐云龍,直到今天中午回鄉祭祖兩人才在路口匯合。唐云鶴和唐云龍在遂寧市區都有豪宅,兩兄弟這些年沒少賺錢,只不過唐云鶴的別墅是情婦住著,唐云龍的別墅是正牌妻子住著,唐云鶴在外面沒少養女人,光是大家熟知的就有六七個,更別說那些和他關系不清不楚的女人,只是讓人奇怪的是,唐云鶴至今沒有結婚,一直都是這樣廝混著,用他的話說,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得罪的仇家太多,生怕把這份罪孽留給妻兒,索性一個人過著痛快,也就不用結婚了。
  表面上是這么說的,可誰都不知道的是,唐云鶴早就給自己留了退路,人活一世,誰不希望自己的血脈繼續傳下去,唐云鶴不是圣人,自然不會脫俗,那些場面話都是騙外人的。他很早就在北京包養了一個中央美院的美女大學生,美女大學生懷孕后,唐云鶴便給她辦了移民把她送到了美國,后來這位美女大學生順利生下一個兒子,謹慎的唐云鶴用dna檢測確定是自己親生兒子后,才開始把這個美女大學生當回事,他在美國買房買地開了家小公司做些投資,現在都由這個美女大學生打理,用唐云鶴的話說,這些錢就當是給兒子的奶粉錢,他一年偶爾才會去美國一次,美女大學生也會帶著兒子回國探親,但見面地點從來不在成都,可見唐云鶴多小心。這件事,司徒南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廢了些功夫。
  相比于唐云鶴,老大唐云龍能好點,雖然在外面包養了不少女人,但早早就已經結婚,兒子如今在美國哥倫比亞讀研究生,只是正牌妻子和他早已名存實亡,但那個女人卻一直守著那張結婚證,以后好能給兒子爭取更多的家產,不過她想的有點多,唐云龍在外面雖然女人不少,但從來不留種,也算是對兒子和正牌妻子的補償。
  這次回鄉祭祖,唐云龍想盡辦法讓正牌妻子一起回鄉下,可那個女人寧可自己有事沒事一個人回來,也不愿意和唐云龍一起,這事氣的唐云龍摔了杯子。
  所以今天諾大的唐家老宅,連個女主人都沒有,都是本家的親戚在招呼客人。
  熱鬧持續晚上到十二點,唐家那些直系的親屬這才離開唐家老宅,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各抱各媳婦,司徒南目送著這幫人離開,按照事先約定的計劃,一條短信發了出去,早已跟著他潛進唐家老宅的開始行動。
  司徒南走向不遠處唐云龍的某位身手不錯的手下,對方客氣的跟他打招呼,司徒南靠近以后,伸出藏在背后的那只手,一把早已裝好消息器的格洛克照著那個手下胸口心臟位置就是一槍,毫無征兆,那個男人還沒回過神就已經喪命,司徒南棲身而進,抱住他的身體緩緩放在角落里。
  與此同時,司徒南的手下們已經開始動手,他這次帶過來的人,都是趙出息借給他的好手,以后這些人會一直跟著他辦事,有這些標準化訓練出來的猛人,司徒南在處理這些麻煩事情時,也就不需要再自己動手。
  唐家別墅大廳里,唐家兩兄弟送走客人以后,并沒有各回房間休息,而是不約而同的選擇留下來,除過唐云鶴,誰都不知道外面正在發生的事情。
  大廳里面,唐云鶴的背后站著三個保鏢,旁邊是心腹李叔同,唐云龍那邊差不多,這次是蔡司跟著唐云龍一起回遂寧,張幸本來也跟著一起,臨時有事被留在成都,除此之外,還有四個心腹保鏢,都是身手不錯,能打能扛的年輕人。
  唐云龍這時候揮揮手對著手下道“蔡司,你們先下去,我和老二談點事情”
  蔡司臉色古怪的看眼唐云鶴,然后帶著四個心腹保鏢走出別墅,唐云鶴猶豫片刻,隨即招呼著李叔同也帶著自己這邊的人下去。
  他不知道老大想要干什么,但他知道的是,按照計劃,外面的司徒南已經動手了。
  “再喝點?”唐云龍拿起桌上的白酒詢問道,四川人酒企比較多,有名的酒也多,五糧液、劍南春、國窖、沱牌等等,各地都喜歡喝各地的,到成都那就隨大眾。那遂寧人自然喝的是出自遂寧的沱牌舍得,遂寧地處北緯30.9°,這是世界最佳釀酒核心地帶,沱牌舍得味道自然不差。
  老大已經開口,唐云鶴也不好拒絕,點點頭同意,他的眼神有些閃爍,臉色不太好看,內心在這時很是煎熬,他也沒想到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唐云龍拿著白酒給兩人的酒盅倒滿,唐云鶴拿起酒杯,兩人微微碰了下,然后一飲而盡,這次唐云鶴主動給兩人添滿。
  唐云龍嘆口氣道“老二,幾十年前,我們兩還不過是這西寧村里無所事事的小混混,那個時候我們家很窮,父母供不起我們讀書,我們只能自己去想辦法闖蕩社會掙錢,吃過不少苦,也受了不少累,更遭了不少白眼,可誰能曾想到那個時候的兩個小混混,有一天會到今天這等顯赫的地步”
  “我們自己不也沒想到么?”唐云鶴笑了笑,老大的話讓他回想起那些往事,兩人靠著腦子和狠勁,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確實是不容易。
  唐云龍揮揮手,示意唐云鶴別說話,讓他自己先說,也許是今天晚上喝的有點多,唐云龍才會說這些話,至于是因為高興喝的多,還是因為煩悶喝的多,只有他心里清楚。
  “從西寧村到遂寧市,又從遂寧市到南充,再一步步的走進成都,要說以前遂寧最有名氣的是誰,大多數人肯定會說陸家,陸老爺給遂寧的袍哥們打下了一份基礎,但要說幾天,那肯定是我們唐家,我們唐家讓更多遂寧人走出了遂寧”唐云龍繼續說道,誰都有虛榮心,唐云龍雖然已經如此年紀,可也一樣,能有今天這番成就,他怎能不驕傲。
  唐云鶴不明白老大說這番話是什么意思,只能心平氣和安安靜靜的聽著,心里卻還有另外一個猜測,他難道也想今天動手。
  “可是最近發生的這些事讓我很頭疼,我沒想到你我兄弟之間會鬧到這種地步,也沒想到你敢做這樣的事情”唐云龍直面著唐云鶴,語氣明顯不善的說道。
  唐云鶴心里一緊道“做都已經做了,現在說這些還有用么?”
  “沒想到嚴若語這個賤人魅力這么大,居然能讓你神魂顛倒,我也算是失策了,如果知道會有今天,我當年就不應該把他帶進唐家”唐云龍長嘆一口氣道,空蕩蕩的大廳里似乎能聽到回音。
  唐云鶴淡淡一笑,端起酒杯問道“那大哥你想怎么辦?”
  唐云龍身體前傾,四目對望,唐云龍似乎想要從唐云鶴的眼中讀出他內心的活動,更想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沉聲道“為一個女人和我鬧成這樣,值么?”
  唐云鶴有些理虧,沒說話,這件事情畢竟是他做的不對,他從來沒對一個女人如此神魂顛倒,或許正因為嚴若語是他的嫂子,這才讓他感到刺激以及巨大的成就感。
  唐云龍放下酒杯起身,繞著沙發走了幾步,說道“這幾天,我仔細想過,剛開始我很憤怒,想要削弱你的勢力,我覺得是我對你的放縱讓你現在有些目中無人,才敢做出那樣的事情,后來我放棄了,因為我知道,一旦我動手,你也會反抗,不會坐以待斃。”
  “然后呢?”唐云鶴冷笑道,心里卻在說,然后想要殺了我么?你肯定沒想到,我已經知道了。
  “既然是嚴若語把你迷的神魂顛倒,才讓你做出這種事,那如果我殺了她,你自然會清醒”唐云龍一字一句的說出,這是他最后的方案,他不想讓兄弟內訌毀了唐家,毀了遂寧人的基業。
  唐云鶴臉色突變,他沒想到到這個時候老大還是這么的虛偽,赫然起身道“如果我要救她呢?”
  “你說什么?”唐云龍聽到這句話,下意識愣住,隨后接踵而來的是他的勃然大怒,他沒想到老二居然如此不知悔改,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他寧可忍受被人嘲笑的后果,可老二還是這么的執迷不悟。
  “你明知道我放不下她,還要殺她,老大,你真以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唐云鶴對著唐云龍陰陽怪氣的說道,顯然他要撕破臉皮了。
  “你這是挑戰我的底線”唐云龍大聲吼道。
  唐云鶴突然指著唐云龍哈哈大笑起來,好像笑的眼淚花都要出來了,唐云龍看著瘋瘋癲癲的唐云鶴很是不解。
  “哥,這是我最后一聲叫你哥,這么些年了,你還是這么虛偽,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唐云鶴擲地有聲的說道。
  “什么意思?”唐云龍瞇著眼睛質問道。
  這時候,身上沾了不少鮮血的司徒南緩緩走進唐家別墅大廳,望著唐云龍徑直道“你的人都死了,只剩你了”
  “你要殺我?”唐云龍幡然醒悟,大驚失色,難以置信的喊道。
  唐云鶴臉色平靜道“是你逼我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