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29 總會有破局的辦法

第五百三十八章最美好的東西
  齊家客廳里除過齊建國夫婦,還坐著潘曉曉的媽媽顧唯,保養的很不錯,并沒有像大多數中年婦女那樣身材走形發福,留著大波卷的長發,算得上風韻猶存,和潘曉曉長的很像,兩人在一起就像是姐妹花。
  除此之外還有齊思的小姨潘玉鳳,相比于顧唯,潘玉鳳就要失色不少,走體制這條路自然有所顧忌,不能像顧唯那樣享受精致的生活。潘玉鳳的旁邊則坐著齊思的表姐劉婕,劉婕正逗著自己兒子在玩,她對趙出息倒挺不錯,偶爾還會給趙出息打電話關心關心,對人情世故拿捏的比較有分寸。
  至于這個大家庭的其余人都沒在,潘老爺子跟著老同事們去了青城山那邊的療養院,今天估計不回來,齊思的舅舅潘岳剛忙的一頭霧水,只能晚上晚飯的時候趕過來,齊思的姨夫劉云鶴因為有事出差公干,所以今天也沒過來。齊思的表弟劉臨,也是因為有事,晚上才能過來。
  潘曉曉上來就纏著趙出息,顧唯對這個沒大沒小的女兒實在是沒有辦法,她根本不聽她和老公的話,只有齊思說的才能聽進去,可在眾人面前,曉曉這樣子實在是太放肆,顧唯瞪著她道“曉曉,你這是干什么,先讓你姐夫進來”
  “知道啦”潘曉曉撇撇嘴,接過趙出息手里的東西,扭頭走進客廳里,反正她給趙出息要說的都已經說了。
  客廳里一家人其樂融融,由于從小便父母雙亡,所以趙出息很難享受到這種溫暖的家庭氛圍,每次看到別人一家團聚,他就有些羨慕,這么多年其實最難熬的也就是這種時刻。因此,每次和齊思的家庭在一起的時候,趙出息都會放下那些瑣事,享受這種難得的溫暖。
  走進客廳里,趙出息笑著和客廳里的各位長輩打招呼,以前的趙出息雖然是齊思的男朋友,但也是外人,自從和齊思訂婚以后,那便是自己人,加上一些特殊因素,齊家上下對趙出息都很關心和熱情。
  和眾人打過招呼以后,趙出息這才對著今天的主角齊建國說道“爸,要不是齊思給我說,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您的生日,今年齊思不在家,我先替齊思祝您生日快樂,晚上再陪您老好好喝兩杯”
  旁邊的顧唯頗為滿意的看著趙出息,笑著打趣道“你看我們家姑爺多會說話,曉曉,你以后多向你姐夫學習,別每天就知道玩”
  曉曉一副呵呵的樣子,小聲嘟囔道“馬屁精”
  聲音雖然不大,但眾人都能聽到,不約而同的笑起來,顧唯指著自己寶貝女兒無奈道“你這孩子”
  潘玉英昨天和女兒通過電話,知道趙出息這幾天有事在樂山,本來來沒期望趙出息能趕回來,現在看到趙出息,多少有些激動,
  “小思不是說你在樂山么?”潘玉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忙著給趙出息倒茶,笑瞇瞇的問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老爺子過生日,我在哪都得趕回來,要是不回來,齊思回頭估計就不搭理我了”
  潘玉英知道趙出息是在開玩笑,一臉笑意的看著趙出息,齊建國有些吃醋道“小思會不理你?自從遇到你,我家閨女的心思都不知道飛到哪了”
  潘曉曉起哄道“姐夫,你遭殃了,姑父吃醋了,小心以后給你穿小鞋”
  齊建國瞪著潘曉曉,他也拿這侄女沒辦法,其余人則笑了起來。
  旁邊的劉婕看到趙出息放在桌上的東西,不禁問道“出息,你這都拿了些什么?”
  趙出息笑了笑解釋道“聽齊思說,舅媽喜歡喝她上次拿過來的紅酒,我這次就多帶了幾瓶,晚上吃飯的時候喝,這幅范曾的字是給老爺子的”
  鐘愛字畫的齊建國一聽范曾兩個字,立刻眼冒金星道“范曾的字?真跡還是贗品?”
  劉婕沒好氣的說道“姨夫,你這話說的,你家姑爺敢拿贗品來忽悠你么,何況他也不缺這點錢,出息,你說是不是?”
  趙出息撓了撓頭,悻悻一笑,沒多說什么。
  劉婕并不知道范曾字畫的價值,但齊建國清楚,范曾如今可是國學大師,國畫的代表性人物,不少字畫都拍出上千萬的價格,是國內幾大拍賣行的座上賓,10年全年拿下3.9億的成交額,成為當年的胡潤藝術榜榜首,更是到目前為止連續蟬聯,11年《八仙圖》拍出6900萬千價。
  齊建國忍不住打開盒子,取出這幅字,上面用草書寫著厚德載物幾個大字,游龍走蛇,大氣磅礴,不愧是大師級別。
  范曾的畫是很值錢,但字卻沒那么夸張,縱然如此也值不少錢,齊建國抬頭道“出息,這有些太貴重了吧”
  趙出息知道怎么解釋,笑道“我對這個不了解,字是別人送的,一直放在那,聽齊思說爸你喜歡字畫,就拿過來,不然放我那也是浪費”
  潘玉鳳有些羨慕齊建國夫妻能找到這樣的姑爺,幫著說道“姐夫,你就收下吧,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不管值多錢,他也是你的女婿,都是一家人,說錢不就俗氣了”
  劉婕附和著說道“姨夫,我媽說的對,你就收下吧”
  緊跟著其余人也就說了幾句,齊建國這才收下這幅字,心里卻很是激動。
  這時候趙出息又對著顧唯說道“舅媽,你要是喜歡這紅酒,回頭我給你個電話,你喝完給他電話,我讓他給你送過去,或者給我說也行,我給你送過去”
  “這不是太麻煩你了”顧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確實很喜歡趙出息拿的這種紅酒的味道,只是市面上沒有賣的,聽齊思說是趙出息朋友在法國的酒莊,產量很少,只送給親戚朋友。
  趙出息笑了笑說道“不麻煩不麻煩,就當是我和齊思孝敬你的”
  在客廳里陪著齊家人聊會天,眾人關心著趙出息最近工作怎么樣,齊思不在有沒有人照顧,累不累啊。同時不忘打趣詢問他和齊思什么時候結婚,都等著給你們帶孩子呢,趙出息只得回道,這個等齊思回來以后,再確定具體的時間。
  過會后,潘曉曉終于找到機會把趙出息拉到陽臺上,鬼鬼祟祟詢問趙出息道“姐夫,你想不想看?”
  趙出息一臉無語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何況我不知道你想讓我看什么,不看”
  “真不看,不后悔哦”潘曉曉歪著腦袋古靈精怪的說道。
  趙出息詢問道“你先告訴我,是什么東西”
  “你先答應我條件”潘曉曉理直氣壯道。
  趙出息懶得理這丫頭,知道不能退步,不然她會得寸進尺,轉身準備回客廳,嘟囔道“沒誠意”
  潘曉曉看到趙出息這幅樣子,氣的直跺腳,咬牙切齒道“表姐在法國試穿婚紗的照片,你確定你不想看么,獨此一份,過期不候哦”
  婚紗照?
  趙出息下意識停下腳步,他沒想到會是齊思試穿婚紗的照片,這半年來,他也沒少參加別人的婚禮,每次看到新娘穿婚紗的樣子,都會被那種無與倫比的美麗所震撼,更是無數次想過齊思穿婚紗的樣子,想來那會是齊思最美麗的時刻,也是自己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趙出息轉過頭道“你不騙我?”
  “我騙你干什么呢?表姐這次去巴黎,除過學習,就是想親自設計自己的婚紗,她親自拜訪過巴黎幾位著名的時裝設計師,也去過巴黎最負盛名的幾家婚紗店,所以我才會有這些照片”形勢反轉以后,潘曉曉底氣十足道。
  趙出息面帶微笑,有些神游道“是不是很美?”
  “非常非常的美,我已經被驚艷了”潘曉曉嘻嘻的笑道。
  趙出息想了想,直接問道“你有什么條件,說吧”
  潘曉曉直來直去道“我看上愛馬仕出的最新的包包,可是我媽不給我買,要好幾萬呢”
  “我買”趙出息想到沒想答應道。
  潘曉曉又繼續道“還有迪奧的一套化妝品,我也差點錢”
  “我買”趙出息大手一揮答應下來。
  潘曉曉雖然還有想買的東西,可是覺得自己已經敲詐的差不多了,再多姐夫估計會生氣,于是只得放棄,就差在趙出息臉上親一口,笑道“姐夫,你真好”
  說完便掏出手機遞給趙出息道“自己看吧,別流口水哦”
  趙出息搖了搖頭,并沒接手機,笑道“東西我買,照片我就不看了,你答應我不讓別人看到就行”
  潘曉曉一臉疑惑道“姐夫,你為什么不看”
  趙出息想了想,眼神有些迷離道“這些最美好的東西,我想留在結婚那天”
  潘曉曉聽到趙出息這話,不禁有些感動,她知道,姐夫是真心深愛著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