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28 怎么不認識

第五百三十七章好東西?
  (月票搞起,這月更新一定給力)
  世間本就是一壇大染缸,很多事情有時候是不能混為一談,但更多的事情也不能單獨去論,如果幼稚把一件事想的簡簡單單,而不去考慮他的附加因素等等,那就圖森圖樣破了。
  只要明白,金錢和權力是相輔相成相互依賴的兩樣東西,以這個為基點,那很多事便都能想明白。
  可能有些人是知道自己和胡家的關系,比如譚鴻儒以及方家陳家,但更多的人根本不知道,比如劉恒文,這些都是他的人脈資源,趙出息不會真借著老爺子的影響力去干偷雞摸狗的事情,但有時候順勢而為的去借勢,卻也不失為做事的辦法,至少能讓很多事情事半功倍,就像現在,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出自己和柳學仕以及胡老爺子的關系,劉恒文對他的關系立馬變樣,剛才還是一直客套的趙董,后面便直接叫出息,趙董和出息,相差的距離不是一丁半點。
  這就像大國之間的較量,有核武器震攝的國家就是不一樣……
  這場飯局結束的時候是晚上十點多,劉恒文從廁所回來以后更是放開,主動拉著趙出息喝酒,酒勁說出來的不少話都讓人哭笑不得,完全不像是以往那個在人前沉穩老練的市長,連陳濤徐林等人都有些疑惑,不知道生了什么。
  都說酒品看人品,跟這幫大佬打交道,趙出息自然會把他們陪到位,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最后以摧枯拉朽的氣勢橫掃酒桌,飯局結束的時候,劉恒文常書欣余姚三位樂山的執牛耳者徹底喝醉,估計再喝下去就會不省人事。
  隔壁包廂等了很久的秘書司機們這時候終于派上用場,把自家的領導們攙扶出酒店上車,從包廂出來到上車,這一路上所有位置都已經被陳濤安排好,絕對不允許被外人看見或者被好事者拍到照片,知道現在領導們最忌諱的便是這種事。
  劉恒文等人離開以后,趙出息徐林陳濤站在酒店停車場借著酒勁抽著煙,周易和錢坤等人守在旁邊,陳濤長舒口氣道“這件事總算是有眉目了,還好以前并沒得罪劉恒文等人,要是得罪死了,他肯定不會見我”
  “這不就是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么?”趙出息也有些迷糊,他今晚沒少喝酒,都是他主動找人喝酒,到最后劉恒文等人都不敢找他喝酒,徹底佩服他的酒量,不禁感慨年輕就是好啊,身體好能喝能吃。
  酒量人來人往,鮮有人去注意角落里的人,徐林一針見血的說道“都是權衡利弊后做出的決定,選擇支持你,是因為在你身上有利可圖,他需要很多地方去對抗新任的市委書記,更需要西蜀集團的政績”
  陳濤將襯衫的扣子解開兩粒,他的胸口有個紋身,是條狼,他一直認為狼是他命里的圖騰,嗜血殘忍,但他唯一缺少的是狼的果斷,他有時候總是猶豫不決。
  “這次的事情也讓我吸取教訓,這些當官的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卻不行,他們一走,我就得替解決歷史遺留問題”陳濤說的是前任的市委書記,他高升到貴州,可他卻得扎根在這里。
  趙出息樂呵道“陳哥,事情哪能完美,能做到你這一步已經很牛掰了,要是放以前的我,想想能和市委書記市里領導們稱兄道弟,那是多么的厲害,只能說我們的敵人太強大,不過有件事我得給陳哥說說,也算是建議”
  “你說”陳濤轉頭看向趙出息說道,先前對趙出息多少是有些不服氣,但現在卻不得不承認趙出息的能力,光是今天在飯局上和那些領導們說的那些話,就是很多同齡人做不到的。
  趙出息猶豫片刻才道“有些利益該放手就放手,抓得太緊只會讓別人反感,利益均沾才能得到更多的朋友,也能給自己減少不少麻煩”
  陳濤聽到這話,看向趙出息,良久點點頭,算是接受,以前他確實太過強勢,也明白樂山很多人對他很有意見,所以這次幫他的人不多,這也算是提醒,墻倒眾人推么。
  回到自己住的酒店時,已經是凌晨過后,和周易徐林分開,趙出息迷迷糊糊的走進自己的房間,洗了把臉準備倒頭就睡的時候,卻接到宋青瓷的電話,晚上睡不著的宋青瓷關心道,是不是喝多了?
  宋青瓷不怎么打擾趙出息,一般都是在晚上才會給他打電話或者短信,不過次數很少,不像齊思那樣黏著他,趙出息笑了笑,直接點破道,是不是老徐告訴你的?
  穿著睡衣略顯慵懶的躺在床上的宋青瓷笑而不語,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顯然趙出息猜對了,嘆氣道,唉,這是個看臉的時代,老徐也不例外啊,現在都成你潛伏在我身邊的臥底了。
  宋青瓷好笑道,我那是關心你,別不知足,不然那我明天就去找個男人相親結婚。
  趙出息立刻變臉,冷哼道,你可以試試,你要真敢做,我先打斷你那位奸夫的三條腿,再把你軟禁一輩子。
  宋青瓷捂嘴輕笑道,我怎么有些后悔認識你。
  趙出息恬不知恥的回道,你這輩子都是我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沒門。
  宋青瓷釋然的笑道,太累了,不打算逃了,這輩子就你了。
  關掉電話以后,喝的太多的趙出息直接進入夢鄉,連接下來的兩個電話都沒接到,這一覺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多。
  趙出息睜開眼睛拿手機打算看幾點,才看到上面的幾個未接電話以及幾條短信,其中有條短信是陌生號碼,但上面的內容讓趙出息不得不激動起來。
  獵物已經上路,晚上等結果……
  看到這條消息,趙出息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誰的,除過司徒南,不會再有別人,司徒南的號碼,從來都是聯系一次便換一次,這男人謹慎小心到極致。
  知道大幕已經徐徐拉開,接下來就要看司徒南如何去表演,想來到時候會驚艷眾人,毫無睡意的趙出息連忙翻身起床跑進浴室洗澡,洗完澡以后收拾好行李直接敲開周易徐林芙蓉等人房間的門。
  幾人看到提著行李的趙出息時都有些意外,不禁詢問道怎么回事。
  趙出息徑直說道“收拾東西,回成都”
  于是,半個小時后,安排好一切的趙出息便帶著芙蓉周易踏上回成都的路,徐林被留在樂山,他還得處理西蜀集團一些具體的事情,陳濤對于趙出息突然離開樂山頗為納悶,畢竟樂山的事情還沒徹底解決,這才剛剛開始,趙出息自然不會給他解釋生什么,只是叮囑些事情,并告訴他,如果不出意外,譚鴻儒他們快要撤退了。
  這更讓陳濤摸不著頭腦。
  趙出息不僅帶著周易和芙蓉回成都,還讓芙蓉立刻喊黃土從雅安撤退,雅安的事情交給吳道宇,他能不能處理都不重要,實在不行就讓曾誠先在里面待一段時間,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弄出來。
  不管是黃土也好,還是芙蓉周易,對于趙出息突然調所有人回成都很是疑惑,但趙出息同樣沒告訴他們生什么事。
  更讓他們想不通的事,趙出息回到成都以后,直接給周易和芙蓉放假,讓他們好好休息休息,自己則跑到蜀都花園老丈人家里吃晚飯。
  趙出息不說,芙蓉和周易也就不問,想來趙出息會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趙出息獨自開了輛奔馳s6ool,從六號別墅里拿了幾瓶紅酒,知道老丈人喜歡字畫,特意挑選一副范曾的真跡,六號別墅里有不少簡姨當年拍以及別人送的各種字畫古玩,簡姨對此道并不熱衷,芙蓉也給他說過,這些東西他可以隨意處理,畢竟有時候給別人送東西,這些東西更為方便。
  選好東西后,趙出息這才出前往蜀都花園,順便在路上買了束鮮花,蛋糕想來會有人買,自己也就不用準備。
  昨晚的電話是齊思打過來的,趙出息早上給他回了過去,這才知道今天是老丈人的生日,趙出息自然不知道老丈人的生日是哪天,所以齊思才告訴他,說晚上家里人聚在一起給老爸過生日,如果他沒事的話,便替她去給老爸過生日,如果有事的話,就給老爸打個電話就行。
  畢竟趙出息現在已經和齊思訂婚,結婚也只是時間問題,老丈人生日這種重量級日子,趙出息有事沒事都得過去,這是禮數問題,他要不去,齊思可能不會說什么,但心里多少會有疙瘩。
  正好今天沒什么事,趙出息便帶著東西早早趕過去,齊思去巴黎要幾個月時間,兩位老人想來也有些孤獨,雖然他也經常給兩位老人打電話關心問候,但自從齊思離開后,他前前后后忙的不可開交,還沒見過。
  趙出息到蜀都花園以后,提著東西上樓進去,齊家的客廳里已經坐著幾位比他還要早的客人,其中便包括古靈精怪的潘曉曉,上次他開車差點沒嚇死趙出息,趙出息至今都心有余悸。
  趙出息剛進客廳,還沒和幾位長輩打招呼,潘曉曉便神神秘秘的跑到趙出息身邊,拉著趙出息神神秘秘的在趙出息的耳邊嘀咕道“姐夫,我有好東西讓你看,你想不想看?”
  趙出息不禁心里嘀咕,這丫頭又打的什么主意,好東西,她能有什么好東西讓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