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527 鬼叔

第五百三十六章拉虎皮扯大旗
  (感謝打小就是平民的打賞,打賞有月票,希望大家多多打賞,多投月票)
  一場將要改變川渝勢力割據版圖的風波即將開始,有多少人的人生會因此而發生改變,又有多少人要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目前我們尚不得知,但誰都可能想不到的是,這場風波的幕后始作俑者是一個瘸腿被毀過容的男人,他像是天龍八部里的游坦之,面目猙獰,但實力恐怖,不過相比于內心畸形極度自卑的游坦之,這個叫司徒南的男人足夠隱忍和強大。他剛來成都時被太多人瞧不起,因為瘸腿加毀容,連一份普通工作都找不到,后來靠著實力投靠唐家兄弟,奈何卻一直被人輕視,得不到重用,還經常被人譏諷嘲笑,這些司徒南都忍了。
  因為那個相依為靠的女人看病需要錢,他找了很多人,沒人愿意借給他,也沒人愿意幫助他,包括唐云鶴,這讓他極為憤怒,這才選擇如今這條最狠的路。
  晚上九點過后,安排好所有事情,唐云鶴終于離開這家汽修廠,司徒南卻依舊在工作,他在推演明天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出現各種意外如何及時補救,以及唐云龍死后,他該如何掌控全局。
  用了大半年的時間布局,終于要開始收官了……
  樂山頗為隱蔽的某家酒店包廂里,趙出息并不知道司徒南已經開始行動,司徒南也并沒有告訴他具體的計劃以及什么時間動手,兩人上次見面過后,趙出息便把所有的主導權交給司徒南,生怕頻繁聯系而走路風聲,司徒南要人,他給,司徒南要錢,他也給,但司徒南會不會讓他失望,趙出息心里也沒底,如果司徒南的計劃失敗,趙出息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
  酒店并不張揚的包廂里,客人們都已經就坐,趙出息和徐林作為主人招呼著眾人,整個包廂里坐著樂山市政府的多位領導,隨便哪個出去都是在樂山一言九鼎的人物,至少目前看起來氣氛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的尷尬,趙出息這邊有徐林和陳濤,陳濤帶著那位跟他關系最鐵的余姚余副市長,余副市長雖然不是常務副市長,常務副市長是常書欣,但他也是樂山市委常委,除此之外,剩下兩個人便是樂山真正的封疆大吏,市長劉恒文,以及坐在他旁邊的常務副市長常書欣。
  徐林邀請他們的時候并沒有告訴他們今天陳濤和余副市長也來,但兩人進包廂以后,看見在坐的陳濤和余姚并不意外,顯然已經是猜到趙出息他們這次的目的,也是陳濤和簡姨的關系很多人都知道,更知道他和西蜀集團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常書欣肯定也給劉恒文說過具體的來龍去脈。
  除過趙出息和徐林,在坐的都是老熟人,陳濤自然認識劉恒文和常書欣,畢竟陳濤在樂山也算是名人,還是市人大代表。
  劉恒文進來直接和陳濤以及余姚打招呼,笑呵呵的說道老余和老陳也都在啊,今天難得聚在一起,得好好喝兩杯。
  劉恒文這話雖說很客套,但說話的語氣保持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勢,陳濤和余姚連忙跟他打招呼,劉恒文笑著讓大家都坐,今天沒有上下級的區分,都是平輩的朋友。
  徐林和趙出息看到這種情形,對于今晚的事情已經知道結果,相視一眼,樂呵的招呼著幾位市級領導。
  論喝酒,趙出息從來不怕誰,何況這場局是他設的,他是主人,其他人都是他的客人,趙出息自然要把各位領導陪到位。
  趙出息沒見過劉恒文,徐林介紹后兩人笑著握手,趙出息主動拋出橄欖枝道“早就想認識劉市長,一直沒有機會,這次來樂山才說什么都要見見劉市長,以后我們西蜀集團在樂山,還得仰仗各位領導”
  “西蜀集團是省內知名企業,最近這段時間更是沒少聽人提起,報紙上電視上也見過多次報道,以后還希望西蜀集團,多支持支持我們樂山的經濟建設。不過我更沒想到的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會這么年輕”劉恒文拉著趙出息的手,對著眾人笑著打趣道,絲毫沒把趙出息當做普通的年輕人,知道趙出息背后代表著什么。
  如今的趙出息應付這種場合已經游刃有余,場面話誰都會說,也并沒把一個市長當作高高在上的存在,先不論他在茶與酒的時候見過不少退下來的老領導,光是胡老爺子秦伯以前都是身居高位,再說像柳學仕這些在位的領導,還有北京之行,這些經歷早已鍛煉出他。
  趙出息不卑不亢的笑著回道“劉市長這不是捧殺我么,相比于你們這些經驗豐富的長輩,我要學的東西還很多,要走的路還很長”
  劉恒文故意拉著臉,對這種人說道“趙董這是在說我們老了”
  眾人相視一眼后,不約而同呵呵的笑起來,這個不大不小的玩笑,讓氣氛也熟絡起來。
  酒菜上桌,寒暄客套過后,趙出息端著酒杯和各位領導相談甚歡,關于西蜀集團在樂山的投資,劉恒文雖然不輕不重的提起,但明顯看出來很在意,趙出息和徐林便實話實說,表明自己的態度和立場,西蜀集團會加大在樂山的投資,這讓劉恒文很滿意。
  陳濤大多時候都是附和著說一些話,順便不動聲色的拍拍劉恒文和常書欣的馬屁,有余姚副市長給他擋在前面,一些尖銳的話題也不會針對他,加上趙出息和徐林主導場上局勢,本以為很尷尬的局面并沒有發生。
  趙出息主動找各位領導喝酒,幾瓶酒過去以后,眾人明顯放開,也沒什么領導架子,常書欣已經是拉著趙出息稱兄道弟,這讓趙出息哭笑不得。
  劉恒文明顯喝的有點上頭,陳濤給他敬第二次酒的時候,他便主動提起陳濤的事情,說道我知道最近老陳有些麻煩,外面也有不少謠言,我認識老陳已經好幾年,老書記對老陳也格外信任,所以我是相信老陳的,也希望老陳相信政府,政府不會讓樂山的企業家們寒心。
  劉恒文這話說出來后,旁邊的笑瞇瞇趙出息端起自己的酒杯自飲自酌,此次樂山之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他知道劉恒文如此選擇的考慮有很多,可能還有更深層次的,比如如何和新來的這位書記博弈,但這些已經不是他需要關心的。
  陳濤聽到劉恒文的表態,明顯有些激動,連忙說道,謝謝劉市長關心,我相信這只是個誤會。
  中途,趙出息去洗手間,旁邊的房間里是各位領導的司機以及秘書,徐林早已經安排專人接待,趙出息解決完生理問題出來洗手的時候正好碰見劉恒文進來,趙出息客氣的給劉恒文讓道,劉恒文卻并不著急進去,看起來已經有些迷糊,卻低聲問道“趙董和柳部長很熟?”
  劉恒文這話讓趙出息不禁覺得有趣,他問的也很巧妙,不是問認識不認識,而是問熟不熟。
  趙出息看向眼前這位樂山的二把手,不怎么高,但起色很不錯,眼神清澈,很有精氣神,年紀不大,說明以后還能再進,淺笑道“以前在胡爺爺的茶館經常見柳叔,胡姨和柳叔的關系也不錯,所以經常聚。”
  “胡爺爺?”劉恒文眼神明顯一亮,不動聲色的問道“不知道趙董說的這位胡爺爺是不是胡老書記?”
  趙出息笑呵呵的點頭道“哈哈,胡爺爺已經退下來很多年,沒想到劉市長還記得”
  趙出息這話一出口,劉恒文不得不再次打量眼前這個年輕人,本來他選擇幫陳濤并沒有想太多,趙出息認識柳學仕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能獲得前任書記那邊的支持,這樣對于他面對新任書記很有利,何況還能拉攏到西蜀集團這樣的納稅大戶。
  現在,他不得不重視趙出息,因為他認識胡老爺子。
  劉恒文發現自己有些失神,連忙回過神道“我怎么能不記得老書記,以前在省委黨校的時候,老書記還給我們上過課,只是后來老書記退下后再沒見過”
  “如果劉市長覺得方便,下次劉市長去成都,可以去胡爺爺的茶樓坐坐,我想胡爺爺肯定歡迎,他還是很關心一些事情的”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算是拋出橄欖枝。
  劉恒文意外道“這樣方便?”
  趙出息呵呵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劉市長是自己人么”
  劉恒文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起來,拍著趙出息的肩膀回道“出息啊出息,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