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526 肉食動物

(看在我大晚上碼字的份上,多投兩張月票,這月爭取更新給力,希望月票給力)
  夜幕降臨以后,城市的繁華讓很多人逐漸迷失自我,有些人肆意享受奢靡的夜生活,有些人不得不忍受孤獨寂寞冷,有些人則鋌而走險,干一些雞鳴狗盜見不得人的事情,人分三六九等,人的生活自然也分三六九等。
  遂寧地處四川東部,距離成都一百四十公里,距重慶一百五十公里,是川東地區的交通樞紐,有中國觀音文化之鄉的稱呼,最有名的是中國死海。
  不過遂寧的經濟并不怎么樣,不管是gdp總量還是人均gdp,在四川二十一個地級市里面排名都在下游水平,不像資源型城市攀枝花,雖然gdp總量在中游,但人均gdp每年都排在最前面。
  雖然遂寧經濟不怎么樣,但在四川灰色世界里,遂寧人的名氣很大,這里是四川出了名抱團不要命的地方,出過不少有名的袍哥和大響馬,最有名的莫過于當年當年赫赫有名的陸爺,那應該是遂寧人最巔峰的時期,陸爺走南闖北,認識不少虎人梟雄,都是過命的交情,陸爺死后則是陸家人一直掌控遂寧勢力,只是隨著時代的進步,其余勢力的崛起,陸家才慢慢衰落下來{長}{風}文學www.booksrc.net,但要問如今遂寧人最有勢力名氣最大的是誰,那自然是唐家兄弟,能和紅爺簡姨平分秋色的實力,怎能不讓人欽佩。
  遂寧市自然是遂寧人的大本營,遂寧人雖然對外比較抱團,但內部也有不少割據的實力,只是這些年唐家兄弟一直壓著,其余人才不敢冒頭,唯唐家兄弟馬首是瞻,別人吃肉,他們跟著喝湯。
  夜晚,在遂寧郊區某間汽車修理廠里,汽修廠平時營業到凌晨,只是今晚卻早早的關門歇業,不過里面兩個房間里,卻還有不少人。
  其中一間昏暗的房間里坐著遂寧唐家兄弟里的唐家老二唐云鶴,他的旁邊是如今的天字號心腹司徒南,司徒南那張被毀容的臉在燈光下很是恐怖,但是房間里的人都已經習慣這個男人的樣子,只是比起樣子來說,最讓他們忌憚的是男人的城府和身手。
  “司徒,都安排妥當了?”唐云鶴心情有些低落,一根接著一根的抽煙,密不透風的房間里煙霧繚繞,普通人嗆的肯定受不了。
  司徒南不動聲色的看眼不遠處的李叔同,也就是李叔,他對這件事一直持反對態度,覺得親兄弟不應該反目成仇,只要放低姿態坦誠相對,遲早會化解這個矛盾,但唐云鶴的態度很明確,畢竟如今老大回遂寧直接削弱他的勢力,更是聯絡其他大佬,這讓他很是惱火。
  “都已經安排妥當,我找的這幫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絕對沒有人會認出來,事成之后他們會遠赴新疆,一年內不會回來”司徒南按照原計劃解釋道,事能不能成,就要看明天晚上了。
  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相比于以往對付別人,唐云鶴更加擔心失敗,一旦失敗,后果是什么,他比誰都明白,所以不放心的問道“現在他們在哪,確定沒有走漏風聲?”
  司徒南知道唐云鶴謹慎,回道“現在他們分散在三家招待所,明天傍晚會各自找辦法到鄉下,然后潛進村子里,最后按照約定時間動手,全部都帶著槍,槍都裝有消聲器,按照計劃,必須在十五分鐘內解決所有事情,至于剩下的殘局,由我們解決”
  李叔同忍不住說道“二爺,難道非要走這一步?”
  唐云鶴緩緩走到李叔同的身邊,拍拍李叔同的肩膀,頗為無奈,他的內心也很煎熬,要知道那是他的大哥,有血緣關系的親大哥,都說血濃于水,要不是走投無路,誰又愿意走到今天這一步。
  唐云鶴苦笑道“老李,我知道你難受,我難道不是么,那是我親哥,可他要對我動手,我難道坐以待斃,命只有一條,死了什么都沒了,他不仁那就不能怪我不義,如果我不動手,遲早都是死”
  “我不信老大要殺你,你從哪里得來的消息?”李叔同依舊不信,因為他不信司徒南的話,更知道,司徒南力主老二干掉老大,所以他懷疑司徒南。
  司徒南陰森森的說道“你不信,其實我也不信,二爺也不信,可這就是事實,如果張幸的話都不能信,那我們難道要老大親口告訴二爺,他要殺二爺,估計那個時候二爺已經死了”
  張幸是唐云龍的心腹,和蔡司負責唐云龍大多具體事務,所以他的話,唐云鶴不得不信。
  “你要做,我不攔你,但我保持我的意見,我還是覺得這樣過了,至少給老大留條命”李叔同長吸一口氣,唉聲嘆氣道。
  唐云鶴點點頭,有些不想搭理的回道“再說吧,我到時候視情況而定”
  李叔同捻滅煙頭,他也抽了不少煙,已經有些迷糊,地上滿是煙頭,想來除過他,司徒南和唐云鶴已經見過不少人,想了想最終還是起身道“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等你們的消息,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朋友還在家里等我”
  李叔同也是遂寧人,跟著唐云鶴已經多年,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位置,他的父母健在,都在遂寧的家里,有弟弟照顧,媳婦和兒女則在成都。
  唐云鶴瞇著眼睛,饒有興趣的盯著李叔同,沒有阻攔,笑道“去吧,早點休息,明天你就不用跟著下去了”
  李叔同沒和司徒南打招呼,直接拉開房門離開。
  李叔同走后,唐云鶴閉上房間的門,臉色有些冰冷,眼神極為陰狠道“司徒,派人盯著他,如果他敢通風報信,我要他全家的命”
  “二爺,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過,他不會這么做的”司徒南冷笑道,雖然這么說,但還是會做好準備,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司徒南不允許自己犯低級錯誤,這不是小事,而是關于自己一輩子前途以及榮華富貴和多少人身家性命的事。
  唐云鶴對司徒南已經是絕對信任,現在更是有些依賴,他欣賞司徒南做事的風格,要是身邊多幾個這樣的人物,那自己以后地位更不用說了,為能讓唐云鶴忠心耿耿,他這大半年來沒少給唐云鶴票子房子等等。
  收回自己的眼神,唐云鶴和司徒南繼續商量完善這次的計劃,唐云鶴關心道“若語那邊安排好了?”
  “已經安排好,明天晚上這邊動手的同時,那邊便有人從別墅接走嚴小姐,直接送到溫江那邊,都是我們自己的心腹手下,不會出錯”司徒南意味深長的說道。
  唐云鶴這才放心道“你辦事,我放心”
  良久,唐云鶴又有些不放心的說道“我還是有些擔憂,我們再說說明天的計劃,祭祖完,我和老大留在鄉下,晚上陪鄉親朋友吃飯,結束的時候應該是十點多,到時候只要那些外人離開別墅,我們的人就直接動手,你的目標是老大,別人出手我不放心,我自己總不能親手殺了他,所以只能是你”
  司徒南一臉平靜的說道“二爺,不要有心理負擔,完事后,我們給老大半個風風光光的葬禮”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唐云鶴自嘲的笑起來,也不知道自己做出的這個決定,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他不知道,但司徒南知道。
  因為,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