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25 第二次交鋒

第五百三十五章總會有破局的辦法
  (各位多來點月票啊啊啊啊)
  最近京城圈子里熱議的地方不少,比如東北、川渝、云南、山西、江西,都是一些反腐重災區,特別是川渝和山西,淪陷的大佬實在是太多,更不用說那些小魚小蝦米,牽扯的利益也是交織縱橫,于是便有人擠破腦袋疏通關系拿錢買命或者以示忠心,自然還有不少拿著各種舉報材料往府學胡同甲二號跑的。
  同樣熱鬧的還有不少官宦子弟和捐客們,他們有些是有真背.景真關系,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有些則是騙子,趁著這個機會大發橫財,陳哥對此已經習以為常,身邊有很多這種人,他也不好說什么,只能獨善其身,敬而遠之。
  陳哥的原名叫陳向南,清華經管學院本科畢業,隨后被家里安排遠赴浙江寧波基層鍛煉兩年,兩年結束的同時順利考進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的mba,研究生畢業時以筆試第一面試第一憑靠真本事進入國家發改委發展規劃司,他的每一步都腳踏實地,人生規劃職業規劃精確到每一年,如今二十九歲,卻已經是副處級。
  不是經常有人說,不怕別人比我們努力,就怕別人比我們有背.景有關系,還比我們拼命比我們努力。
  陳向南就是這種人。
  陳向南聽到方川如此古怪的話,又看見他玩味的表情,不禁疑惑道“看來你跟他還有些故事,怎么,說出來聽聽”
  “要說故事也算不上故事,要說過節其實也沒什么過節,但我最近做的一些事是針對他的,你知道我們成都最近折騰的那個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么?”方川開始解釋一些事情,笑著問道,想來陳向南是知道的。
  陳向南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好像是由你們市政府市旅游局牽頭,省政府和省旅游局已經批準,目前已經報備發改委和國家旅游局,發改委和國家旅游局正在進行可行性報告以及進一步研究落實,不過這得兩三年的時間,到時候能不能驗收通過,還得另說,四川是旅游大省,成都每年接待的游客也在全國前列,但是你們卻沒有一個國家級旅游渡假區,我覺得這個青城山國家旅游渡假區很有潛力,如果你們省里力推,國家旅游局以及委里想來會支持”
  方川不否認這里面潛存的商機,一個國家級旅游渡假區的投資可不小,光是大大小小各種配套設施和項目下來就有幾百億的規模,多少公司會擠破腦袋砸進去,他們圈子不少人對此都很有興趣,可這個項目目前都是有胡系的人馬主導,這么大的蛋糕,他們怎么可能放過,自然頗有怨言。
  方川淡淡一笑,解釋道“嗯,正如你所知道的,只是你不知道目前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一些主體項目就是由簡影先前那家公司西蜀集團主導的,說實話那個男人挺厲害的,先前我本以為是簡影推出來的傀儡,就算是不是傀儡,憑他的本事也很難和簡影那幫元老抗衡,誰知道這哥們靠著簡影的一些布局,摧枯拉朽的就控制住了西蜀集團,西蜀集團底子殷實,上百億的民企,只是頗為低調而已。他控制西蜀集團后,換了西蜀集團的操盤手,具體背.景資料不清楚,到現在我都沒查明白,但這操盤手厲害,是個行家,一系列的產業調整內部改革,讓西蜀集團煥然一新,然后靠著關系,拉攏到一些民企和國企折騰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現在那邊的項目工程都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只是最近因為環評沒通過,被叫停了”
  譚鴻儒看向方川,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是方川在背后折騰,里面牽扯的利益紛爭,也不是他能左右的,有人想走他的關系分一杯羹,可惜沒有機會。
  “別告訴我,這件事是你干的”陳向南已經猜出方川話里的意思,他倒是沒想到方川會和這個男人有過節。
  方川喝杯酒點頭道“自然是我干的,還有一些別的事情,也是針對他的,你也知道簡影的背.景牽扯到灰色面,不然他也不可能被判二十年”
  “這些我知道,早些年就聽很多人說過他,黑寡婦,竹葉青,女王等等一系列的綽號”陳向南沒見過簡影,倒是對這個女人很感興趣,她的發跡路線研究過,確實和川渝最近落馬的一些高管糾纏不清,對川渝的事情可是來自最高層的壓力,他也知道簡影在上面有關系,而且不小,但這次誰都無能為力。
  方川繼續說道“那男人繼承簡影的西蜀集團,自然繼承簡影的灰色方面,所以只要他順著這條道往下走,遲早和簡姨一個結局”
  “他后面沒有人?”陳向南反問道,能繼承簡影的事業,難道就不能繼承簡影的關系和人脈,要是繼承了這些,呵呵,那才有意思了。
  方川想了想說道“簡影在省市層面的關系已經被剔除不少,剩下的至于他接手沒接手我不知道,不過他和胡家那一脈的關系走的近”
  “胡老爺子?”陳向南對此有過了解,胡老爺子那一脈當年被整過,老爺子也差點出事,不過后來事情過去了,老爺子本來能再進一步,只是他選擇了退下來,這讓不少人比較稱贊,最近幾年,他們那一脈倒是起來了,此次川渝的調整,他們獲利頗豐,如果站著胡老爺子那一脈,再加上簡影在上面的關系,這男人也不簡單啊。
  方川對于胡老爺子是挺佩服的,跟他爺爺打了多年擂臺,后來他爺爺上去了,老爺子卻退下來,只是影響力一直留在當下,和他們旗鼓相當,別的地方派系都很抱團,他們川內倒分成兩派,只是背后都有從上而下的體系,各有利益集團,以前在川內,他們一直壓著那邊,不過這次,那邊獲得不少位置,這也是方川惱火的地方。
  方川一臉認真的回道“沒錯,胡老爺子。據我所知的消息,他跟胡老爺子以及胡老爺子的女兒胡雨嘉關系很親密。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便是由胡家那一脈主導的”
  “這就是你糾結的地方吧,有利益自己卻沾不上”陳向南一針見血道,呵呵的搖著頭,似乎不想再說什么,低頭吃菜。
  方川不否認,樂呵道“我只是一個市儈而又庸俗的商人而已”
  譚鴻儒隱忍不動,市儈庸俗的商人,前途無量的政界新秀,那自己又算什么?
  下午,陳濤在樂山市區的別墅里,今天聚集著不少人,趕回市區的周易芙蓉和趙出息,他們回來的時候,徐林正和陳濤以及錢坤談笑風生,陳濤想從徐林這里取取經,關于公司的管理和近期的投資風向,西蜀集團和圈子徹底剝離關系以后,趙出息對于圈子這邊的利益睜只眼閉只眼,他給自己定下的底線是,不要和圈子的金錢有瓜葛,這也是徐林以及胡雨嘉提醒過他的,也是他最后的退路。
  陳濤這幫大佬不少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公司,他們怎么折騰那是他們的事情,怎么平衡自己公司和圈子利益,只要不是太過分,都能接受,畢竟他們也得掙錢,但屬于圈子的資金利益等等,如今分別由芙蓉和黃土管理,徐林從西蜀集團里面選了些人,又從本來的團隊里留了些人,以及挖的一些人,組成了一個規模不小的管理層,黃土是負責人,芙蓉是最大的股東,剩下這幫大佬在里面各有分紅以及股份,等于將原先西蜀集團模式移植到圈子,但西蜀集團已經被漂白的干干凈凈。
  趙出息有時候不得不感慨,認識徐林是自己絕對撿到了寶,這些事情絕對是他想不出來也做不到的,但徐林知道怎么去折騰。
  “晚上定在哪里?”跟徐林陳濤等人打過招呼后,趙出息坐下詢問道。
  徐林看向陳濤,隨即回道“這是比較正式的會面,就算有人注意,也不過是市政府和投資商的合作,沒人會說三道四,我問過老陳,所以就定在江邊一家酒店,那邊已經安排好,晚上我們先過去”
  “那就好,只要他們答應見面,這事也就好辦了,晚上我們只喝酒聊天,其余的事情就不要多說,事后看他們怎么做,如果那邊干涉,那這事就算成了,以后老陳你和那邊多走動,這關系好好經營,你樂山土皇帝還是土皇帝”趙出息生怕到時候陳濤用力過猛,讓那邊反感,導致事情想著反方向而去,所以提醒道。
  陳濤算是老狐貍,這些事情怎能不知道,知道自己到時候要放低姿態,畢竟先前因為前任領導的事情,和那邊不對路,重現站隊,誠意得到位。
  “放心吧,真要成了,以后我知道怎么做”陳濤苦笑道,這次得事情對他的威望有些打擊。
  該說的先前都已經交代叮囑過,又不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年輕人,也就不再多說什么。
  徐林這時候比較在意趙出息他們峨眉山的事情,笑道“怎么樣,見沒見到譚鴻儒和那位方公子?”
  “只見到譚鴻儒,方少沒有”趙出息搖了搖頭笑道。
  陳濤有些意外道“你去找他們了?”
  “事情要有兩手準備,不是么?”趙出息很是平靜的說道。
  “結果如何?”徐林追問道。
  趙出息解釋道“打了一架,我現在兩條胳膊還有些疼,媽的,被譚鴻儒擺了道”
  “受傷了?”徐林關心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受傷,也沒吃虧,就是一來一往,我們給人家下馬威,人家自然要找回面子,至于事情,沒什么緊張,他們在樂山是鐵了心了打陣地戰”
  “看來樂山的事情一時半會不會有結局,就算有劉市長那邊支持,也是持久戰”徐林搖頭說道。
  趙出息底氣十足道“不著急,總會有破局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