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23 不執于事勿執于人

第五百三十三章鬼叔
  比樂山還要大的多的獵物,趙出息這口氣可不是一般的大,譚鴻儒目不轉睛的看著趙出息,想要弄明白眼前這男人從哪里來的底氣和自信,又有什么樣的獵物比樂山還要大,是癡人說夢,還是確有其事?
  趙出息見他的目的是解圍樂山,這已經是明擺的事,可他并沒有直接開口說關于樂山的事,卻擺出這么一道,讓譚鴻儒不禁覺得有意思。
  趙出息喝著茶,抽著煙,似笑非笑,譚鴻儒不說話,他也并不著急,這性子確實得多虧老和尚當年得磨練,能在山里為一只獵物蹲兩天一夜,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出來的。
  良久,譚鴻儒回過神,嘖嘖稱奇道“能有比樂山還大的獵物,有意思,你可以說說,看看我有沒有這個興趣”
  “現在說出來就太沒意思了,等到獵物出現的時候,紅爺自然清楚自己對這只獵物有沒有興趣,不管你有沒有興趣,我反正有興趣”趙出息樂呵的說道,這種拿捏場面趨勢的感覺真爽。
  譚鴻儒沒那么好忽悠,直截了當道“看來沒有聊下去的必要了,獵鷹,送客”
  “請”獵鷹伸手里冷冰冰的說道。
  趙出息也不生氣,他不管譚鴻儒的話是以退為進還是別的意思,今晚目的已經達到,所以直接起身,很有風度的說道“今晚冒昧打擾紅爺了,樂山的事情,紅爺想怎么來怎么來,我奉陪到底,就算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我也得守住這一畝三分地,不然以后不好給簡姨交代,至于到時候那個比樂山還要大的獵物出現了,紅爺要是有興趣一起狩獵,我們再坐下好好聊聊,就算是買賣不在,但仁義在么,走”
  說完趙出息對著紅爺以及背后的鬼叔分別點點頭,然后便帶著周易芙蓉準備離開,這時候周易看向鬼叔難得開口道“不知老先生是否在河南嵩山待過?”
  半瞇著眼睛的鬼叔聽到這話,睜開眼睛,眼露精光點頭道“做過二十幾年少林武僧”
  “難怪,我大概已經猜到老先生是誰了,后會有期”聽到這句話,周易明顯一愣,難得皺眉,不過很快回過神,很有禮數的躬身,隨后才跟著趙出息芙蓉等人離開。
  鬼叔若有所思。
  譚鴻儒臉色微變,目送著趙出息等人走出院落以后,這才收回眼神,獵鷹已經迫不及待的說道“爺,要不要晚上帶人干掉他,我有十足的把握”
  “現在還沒有這個必要“譚鴻儒并不著急,真要動刀動槍,那也得選個很好的時機,而不是現在。
  譚鴻儒現在在意的是除過趙出息剛剛所說的比樂山還要大的獵物,還有那個能和鬼叔交手不落下風的男人是誰,除過氣質有些超凡脫俗,長的還真特么讓人羨慕,最重要的是,他說他知道鬼叔是誰?
  “鬼叔,他是誰,實力如何?”譚鴻儒輕聲問道。
  鬼叔喃喃的說道“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能文能武,年紀輕輕已經有此成就,以后不可限量,再過兩年,估計連我也不是他的對手。至于身份,不清楚”
  “這么厲害?”譚鴻儒震驚道。
  鬼叔不緊不慢的說道“如果現在要殺他,我有八成的把握”
  “什么代價?”譚鴻儒直接問道,他可不會覺得輕而易舉能殺掉這樣一個高手,不禁疑惑,趙出息從哪里請來的這位變態,如果這男人寸步不離他,以后就是想殺趙出息,也很難找到機會,除非使用重武器。
  鬼叔沉聲道“我非死即廢”
  譚鴻儒微愣,沒想到代價會這么大,于是堅決搖頭道“如果是這樣,那就算了,以后再找機會除掉他”
  “只要給我機會,我可以保證兩槍斃命”獵鷹不僅僅近身格斗厲害,而他玩槍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買賣,要是沒點本事,還不早就被別人干掉。
  譚鴻儒知道獵鷹是玩槍的高手,但現在還沒到那個時候,笑道“和他還沒到那個時候,真要到那個時候,我會用盡一切辦法除掉他”
  “爺,我覺得這男人威脅不小,早點除掉最好,等他羽翼豐滿起來,再想除掉就更難了”獵鷹忍不住建議道。
  這道理譚鴻儒哪能不清楚,沉聲道“我們現在不就在對付他么?循循漸進一步一步的來,不著急”
  “那樂山這邊?”剛剛趙出息和紅爺的談話,獵鷹都聽得一清二楚,所以生怕紅爺跟他合作,這才問道。
  譚鴻儒冷笑道“按照計劃進行”
  “我明白了”獵鷹滿意道。
  這時候,譚鴻儒望著遠處的峨眉殘影,喃喃自語道“到底是什么?”
  回到自己溫泉別墅小院的趙出息,此刻也在追問周易關于鬼叔的事情,趙出息一臉認真道“周易師叔,那老頭實力如何?”
  “很強大”周易簡簡單單的幾個字便已經說出結果。
  趙出息罵罵咧咧道“媽的,早就聽說這老頭很變態,沒想到會這么厲害。話說,師叔,如果你出手,有沒有把握除掉他,這威脅太大了”
  “我只有五成把握”周易如實回道。
  趙出息自言自語道“五成把握?”
  只有五成把握,那就不能冒風險,只能相別的辦法,趙出息想到周易剛剛說的話,連忙問道“師叔,你說你知道他是誰?”
  周易臉色沉重道“聽我師兄說過一些事,說當年他在河南的時候遇到過一位高人,這位高人是一個家族的仆人,四歲便剃度出家入少林,在少林當了二十多年武僧后因為迷戀紅塵,喜歡上這個家族一個女人,然后突然還俗離開少林在這個家族做事,很明顯他是為接近這個女人,奈何當時這女人已經結婚,是從外面嫁到這家族的,他兩自然沒有什么可能性,這位高人便隱姓埋名,一直待在家族里,只為留在女人身邊,至于后來發生過什么事情,我便不知道。剛剛我和他交手,知道他用的是最正宗的少林套路,拳法腿法有點眼力的都能看出來,所以隨口問了句,卻沒想到會是他”
  “你確定是一個人?”趙出息懷疑道,畢竟河南和四川離的這么遠,怎么可能是一個人。
  周易想了想說道“應該可以確定,師兄說他的羅漢拳最厲害,剛剛他對我最有威脅的恰好是羅漢拳,除非這是巧合”
  周易如此一說,趙出息也覺得不可能這么巧,于是問道“那師叔的師兄有沒有說過,那個家族在河南哪里,叫什么?”
  “說過,河南洛陽,洪家”周易確定再三后說道。
  有確切的消息,趙出息自然要弄個水落石出,轉身對芙蓉吩咐道“姐,派人去河南洛陽查查,看看到底是不是一個人,又發生過什么?”
  芙蓉點頭道“我這就安排”
  這一夜相安無事,趙出息并不擔心譚鴻儒有后續的動作,他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和那位方公子見面,很多場合都聽說過這位家里曾經有位官至副國級,如今又有直系親屬在部委里當一把手的大家族,不過這次川渝的風暴,讓他們也元氣大傷,應該說整個四川官場各派系皆元氣大傷,拔起蘿卜帶出泥,事情的走向已經不是誰能左右的,交織復雜的關系網人脈網在這個時候發揮著反作用力,一條線連出一條線,誰都不知道最終會怎么樣,光是副廳級以上干部就落馬多少,更不用說那些小魚小蝦。
  第二天,趙出息本來想等那位方公子從峨眉山回來找機會見見,雙方不可能推心致腹,也不可能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可從樂山傳來的消息讓趙出息只得趕回樂山市區。
  徐林告訴趙出息,常書欣那邊有結果了,劉市長答應見他們,時間定在今晚。
  徐林本來跟著趙出息他們來峨眉山,最后因為要視察樂山的那兩個項目進展便沒有跟著過來,再者趙出息想讓他進一步和常書欣接觸,隨時跟近,看來現在是有效果的。
  于是趙出息只得放棄和方公子的見面,帶著周易芙蓉趕回樂山市區,同一時刻,譚鴻儒卻和方公子以及北京那位公子哥在峨眉山腳下吃著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