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22 繼續發酵

第五百三十二章肉食動物
  (求月票,有月票的騷年們投了吧)
  今天趙出息是來和紅爺聯絡感情的,不是非要和紅爺斗個你死我活的,再說場上的局勢他已經看明白,自己這方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干掉紅爺那邊三人,芙蓉和獵鷹這塊,獵鷹實力可能差芙蓉半點,可誰知道這貨有沒有隱藏實力,要真被逼急了,就算是能拿下獵鷹,芙蓉也得付出沉受不了的代價,非死即傷,這種傷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事情趙出息不樂意干,他是刁民啊,摳門又吝嗇的大刁民,好不容易攢點家當,以后就靠著這些家當起家,折損任何一個,都是劃不來的。何況這事芙蓉姐姐,簡姨要是出來了,也不好交代。
  再說周易和鬼叔,趙出息看來看去,都沒能看出誰更厲害,這就是高手的境界,看來回頭還得問問周易師叔,這個鬼叔到底有多厲害?
  最后,趙出息也沒忘記紅爺,都說紅爺也是練家子,芙蓉也提醒過他,紅爺的身手一點都不差。
  其實說白,最關鍵的是,趙出息現在的處境本來就不容樂觀,要真把紅爺一口氣干掉了,來自那個圈子的壓力會讓他徹底陷入混亂。
  兩位主角示意停下,獵鷹和鬼叔便直接退到譚鴻儒的身邊,高度警惕著芙蓉和周易,吃了悶虧的獵鷹惡狠狠的盯著芙蓉,明顯不服氣,想要繼續,鬼叔則恢復常態,微微低著頭半瞇著眼睛。
  當譚鴻儒走到距離趙出息僅剩兩米距離時,終于停下腳步,院子里已經沒有剛剛那么的喧鬧,異常的安靜,兩個男人四目交織,強大的氣場讓人喘不過氣,幽暗的燈光照在他們臉上,卻也看不清具體的輪廓和表情,譚鴻儒沉聲問道“趙出息,怎么,想來殺我?”
  趙出息嘿嘿的笑起來,說句實話,雖然他這兩年鍛煉的已經足夠隱忍鎮定,可在氣勢上還是差紅爺一些火候,畢竟相比于浸染這個圈子多年,見慣各種大場合,見證各種虎人起起伏伏的紅爺,經驗以及經歷還是差的太遠。
  “紅爺這不是在說笑么,我自己有幾斤幾兩心里還是清楚的,哪敢來殺紅爺,再說,我為什么要殺紅爺?”趙出息故作一臉疑惑樣的反問道,心里卻在嘀咕,真要有機會殺了你,我想我會毫不猶豫這么干的,一山不容二虎么,誰都不想給自己留一個強大的敵人和對手。
  獵鷹擦著嘴角的血絲,冷笑道“你不敢?你趙出息什么不敢的?”
  剛剛吃了虧的獵鷹有怨氣,譚鴻儒能理解,瞪眼獵鷹,獵鷹便乖乖識趣閉嘴,譚鴻儒譏笑道“大晚上闖入我的別墅,那你是不是得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這不剛到樂山,聽說紅爺在樂山,便想來拜訪拜訪紅爺,順便聊些事情,只是不清楚紅爺的行程,才冒昧在這里等紅爺,如果讓紅爺受了驚嚇,還望紅爺見諒”趙出息呵呵解釋道,這倒是實話,不過外人解讀的話,那這就是對紅爺**裸的挑釁行為。
  譚鴻儒突然笑起來,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趙出息今晚夜闖自己的別墅是想干什么,殺自己?想來他還真沒這本事,真要敢動手,譚鴻儒絕對會說一句,長江后浪推前浪。可要不是這樣,那又是什么目的?樂山?
  “趙出息,你覺得我們有什么要聊的必要么?”譚鴻儒一臉不屑道,嚴格意義來說,兩人在德陽市交警大隊門口第一次見面時并沒有幾分鐘,只是打了兩個照面,趙出息靠著蔣開山的軍區關系,強勢帶走芙蓉等人揚長而去,這讓放話不會讓芙蓉等人踏出德陽半步的譚鴻儒狠狠被扇一耳光。
  這次兩人第二次見面,才算是真正的會面,真刀真槍的過招,可先前結下的梁子,一時半會也很難解決。
  趙出息很是坦誠道“同在一片藍天下,同吸一處空氣,只要坐下面對面,又有什么不能聊的,我們又不是彼此的殺父仇人,也沒有不共戴天之仇,以前的那些事,都是各為其主各謀其事不得已而為之,有什么誤會梁子也是沒辦法,紅爺你說是不是?”
  “各為其主各謀其事,那似乎更沒有坐下來的必要,你是什么人,我早已清楚,你我只能有一個活下去,遲早得死一個”譚鴻儒絲毫不把趙出息當回事,語氣很是不善得說道,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被忽悠的,現在看來,趙出息是真想來跟他談事,而不是來殺他,談事?除了樂山的事,還有什么事能讓趙出息親自找他,不管是講和還是別的,譚鴻儒都沒有談的必要,他現在占著上風,要的就是一鼓作氣拿下樂山,怎么輕而易舉說放棄?
  趙出息沒想到譚鴻儒絲毫不留余地,直接掐斷聊下去的必要,這讓他多少有些頭疼,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道“紅爺,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從來沒把紅爺當做敵人,簡姨讓我負責這個圈子,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這是簡姨交給我的任務,哪里得罪紅爺,我認個錯,如果哪一天,簡姨回來了,我該干什么還不是干什么去了,到時候紅爺要是想要我命,不是輕而易舉么?”
  趙出息在譚鴻儒面前已經足夠放低姿態,盡可能的想和譚鴻儒坐下聊聊,一旦能達成協議,樂山的困局自然解決,而接下來卻是一場盛宴的開始。
  譚鴻儒這時臉色突變道“如果我現在想要你的命呢?”
  趙出息聽到這句話時,微愣,顯然沒想到,更不知道什么意思?
  而就在這一瞬間,譚鴻儒已經毫不猶豫的出手,閃電踏步向前,這一腳直接在地面壓出一個腳印,緊接著用盡力氣的一記橫拳直接甩向趙出息的頭部,趙出息由于距離譚鴻儒已經很近,再加上譚鴻儒先發制人,只得硬著頭皮雙臂向前阻擋。
  周易和芙蓉大驚失色,沒想到譚鴻儒會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當人兩人的胳膊碰到一起后,趙出息只感覺雙臂被震的發麻,巨大的力量讓他不得不往后連退數步,雙臂鉆心的疼。
  奇怪的是,譚鴻儒并沒有繼續,而是就此收手,一臉玩味的盯著趙出息,嘴角帶著絲不屑。
  趙出息大怒道“紅爺,你這什么意思?”
  譚鴻儒搖頭道“你不是要聊聊么?我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誠意”
  趙出息強忍著心中的怒火,一字一句的問道“那紅爺現在覺得我們還能聊么?”
  “獵鷹,搬兩把椅子出來”譚鴻儒沒理會趙出息,只是隨口說道,隨即大步走進別墅臥室。
  趙出息大晚上守在自己別墅給自己一個大大的下馬威,譚鴻儒又不是菩薩好人,哪里沒脾氣,何況獵鷹還吃了虧,他自然要把這場子找回來。
  獵鷹帶著嘲諷的笑容從趙出息身邊走過,故意挑釁道“你知道紅爺走到今天用了多少年么?而你,不過是個走狗屎運的小丑,跟紅爺斗,遲早得死”
  趙出息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不說話,完全無視獵鷹,他要真生氣,那才會讓獵鷹滿意,他是和紅爺一個級別的對手,沒必要和獵鷹一般見識。是不是走狗屎運的小丑,誰說了都不算,得用事實說話。
  趙出息等人在外面等了十幾分鐘,洗完澡換身衣服的譚鴻儒才出來,這讓芙蓉充滿怒火,趙出息和譚鴻儒坐在院子里,院子里的燈都已經打開,不像剛剛那么陰暗,聽著知了和蛐蛐的叫聲,譚鴻儒喝著冰鎮的檸檬茶開口道“如果是是想讓我在樂山放手,那就別開口,不然只會讓自己難堪”
  趙出息呵呵笑道“簡姨出事前,曾給我說過,川渝的年輕后輩里,能讓他瞧上眼的只有譚鴻儒一個人,我那會剛來成都,對這些事不懂,后來經歷過一些事,以及聽別人說過紅爺的那些事跡后,這才明白簡姨當初為什么這么說”
  “你想說什么?”譚鴻儒平靜問道。
  趙出息繼續道“紅爺當年也跟著簡姨有段日子,只是后來有了更好的發展才離開,這么說,我們兩也算是有淵源的,至少簡姨在的時候,紅爺和簡姨相處的不錯,我不知道為什么簡姨入獄后,紅爺卻處處針對我們,我剛都說過,我做那些事沒有辦法,簡姨對我有知遇之恩,我也是混口飯吃,做不好,我就得卷鋪蓋滾蛋,但我是從小地方來的,好不容易在大城市扎下根,自然不愿意離開,所以只能要求自己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必須把那些事做好。因此,得罪紅爺的地方,在這里給紅爺說聲對不起”
  “說重點”譚鴻儒直接無視趙出息的話,冷哼道。
  趙出息就像是踢在鐵板上一樣,一臉無奈,只得繼續道“最近大家都知道川南發生的這些事,特別是樂山的事情,確實讓我很棘手,我知道這背后是紅爺和唐家兄弟在推動,自然還有方家陳家推波助瀾,不過紅爺覺得,這樣就能讓我放棄樂山么?”
  “既然你已經知道這些,那隨你怎么折騰,我們各拼實力,看誰能笑到最后”譚鴻儒的話很絕對,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
  趙出息想了想問道“我想知道紅爺為什么要這么做?”
  “因為我是肉食動物,有獵物出現在我的眼前,我為什么不吃?何況你對我威脅那么大,能削弱你的勢力,能威脅扼殺掉,我為什么不做?”譚鴻儒轉頭盯著趙出息,冷笑道。
  趙出息突然哈哈大笑道“紅爺說的是,既然紅爺說自己是肉食動物,那我想問問紅爺,如果有更大的獵物出現,紅爺有沒有興趣一起獵食這個獵物?”
  “更大的獵物,有樂山大?”譚鴻儒充滿挑釁的說道,趙出息還是想讓他放棄樂山。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比樂山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