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520 長袖善舞一


  都說睹物思人,每次低頭看見手腕上這串佛珠,趙出息都會想起那個自己這輩注定很難讀懂的女人,這串佛珠很簡單,由天珠和小紫檀構成,趙出息清楚它的價值,十五歲的老活佛,清修一輩,加持數百萬次佛咒,已經不是用金錢能衡量的,想來李青衣為求到這串佛珠也經歷了不少事,可她毫不猶豫把佛珠送給自己,趙出息怎能不被觸動,他一直在想,自己在李青衣心到底是什么樣,而李青衣在自己心里又是什么位置?
  不管怎么去想,這個答案到現在都還不清晰。[樂][讀][窩]小說。23us。com
  除過這串佛珠,趙出息的手腕上還有這輩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禮物,那是齊思送的伯爵手表。
  兩個不同的女人,兩樣不同的禮物,留給趙出息的是同樣的牽掛,今天去峨眉山拜佛許愿,趙出息也是為了這兩個女人。
  不再去想這些兒女情長,在涼亭下吹著風,等著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帶著周易芙蓉,趁著夜色潛入譚鴻儒的那棟溫泉別墅。
  同一時刻,從樂山市區回藍光安納塔拉度假酒店的路上,有輛路虎攬勝極速飛馳,旁邊是城市五顏色的路燈和霓虹燈,頭頂是璀璨的星空,車里面坐著如何都不能靜心的男人。
  大城市繁華,小城市清凈,各有好處,有些人削減腦袋想要去大城市,有些人退后一步卻愛小城市。
  透過車窗,穿過高樓大廈,可以清晰看到不遠處峨眉山的輪廓,像一幅不知道哪位名家留下的潑墨山水畫,這才是真正的傳世之作。
  路虎車上,開車的是獵鷹,坐在旁邊的是鬼叔,后面的是手握大權的紅爺,三十多歲走到今天這個翻云覆雨的位置,這個男人的能力絕對讓人佩服。為什么說趙出息和譚鴻儒很像,因為趙出息不甘于平凡平庸,不甘于一輩待在山里仰望星空卻最終沒看過一眼外面的世界,所以他才奮不顧身的走出祁連大山來到大城市打拼。譚鴻儒也一樣,他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我出身在這個社會的最底層,但我不愿意一輩只當個碌碌無為的小人物,別人可以成為人上人,我為什么不能,我會用事實證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獵鷹,方少和北京來的大少今晚確定不回來?”譚鴻儒收回眼神,詢問道。
  大多時候,都是獵鷹鬼叔和譚鴻儒三人組合,鬼叔基本一天都很難說幾句話,而獵鷹則充當著譚鴻儒助理的角色,要說除過鬼叔,譚鴻儒最信任的人是誰,那只能是獵鷹,雖然譚鴻儒從來不信任外人,他只信自己。譚鴻儒有意培養獵鷹,他打算再過一兩年,就讓獵鷹真正上位,掌控絕對的權利。
  獵鷹邊開車邊回道“不回來,他們住在金頂大酒店,明早要看日出,估計明天午才回來”
  “到時候找家安靜的餐廳,我請方少和他朋友吃午飯”譚鴻儒吩咐道,能和方川搭上關系,對于他來說,絕對有利無弊,雖然他不怎么瞧得上這些紈绔弟,但他們背后的關系是他絕對需要仰仗和忌憚的。
  能讓方川親自陪著來樂山爬峨眉,想來方川這位北京朋友不簡單,譚鴻儒知道想跟他們當朋友,沒那么簡單,可只要搭上關系,以后的事就好辦。在成都或者外省以及京城,他也認識不少紈绔弟,知道如何和他們打交道,也知道怎么利用他們,也不能說利用,應該是雙方各取所需。
  這兩天譚鴻儒并沒有著急的和他們套近乎,只是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點到為止,何況他在樂山也有不少事要做,方川出面動用關系給他幫忙施壓,他要是和唐家兄弟不能做掉陳濤,那就丟大人了。
  聽到譚鴻儒的話,獵鷹點頭道“我一會便安排”
  譚鴻儒點點頭不再說話,而是思考樂山的事情,他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趙出息已經到樂山,而且不管是包括趙出息還是陳濤,都已經見了不少人,顯然雙方已經準備開始肉搏戰,譚鴻儒正打算給趙出息再加把火,把陳濤一步步的拉下水。
  沒用多久,路虎攬勝便抵達藍光安納塔拉度假酒店,他們已經在樂山市區吃過晚飯,所以停好車后便直接回自己的溫泉別墅。
  安納塔拉度假酒店占地不小,建筑都不高,視野很開闊,二十棟溫泉別墅平鋪在湖邊,譚鴻儒和鬼叔以及獵鷹順著林蔭小道不緊不慢的回到自己別墅門前,不知道是直覺還是發現有些不同尋常,譚鴻儒下意識停下腳步,微微皺眉,看向鬼叔,兩人相視一眼,交流一些信息。
  后面的獵鷹也感覺到哪里不對,在譚鴻儒眼神的示意下,腳步輕緩的走到別墅院落的門前,發現木門是微閉的,獵鷹回頭看眼譚鴻儒,譚鴻儒點頭,獵鷹這才緩緩推開木門,刺啦的聲音在夜晚有些刺耳。
  木門被推開以后,獵鷹一眼便看見坐在院里抽煙的男人,只是看不清具體容貌,獵鷹大怒,瞳孔收縮,蓄力猛然爆發,如同天空發現獵物后俯沖的老鷹,毫不猶豫的沖向院里的男人。
  就在他沖向男人的時候,某個女人卻擋住他的去路,這個女人自然是芙蓉。
  “是你”獵鷹那雙鷹眼盯著芙蓉咬牙道。
  “沒錯,是我”芙蓉很是默契的回道,兩人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可惜相逢未必都是善緣,還有可能是孽緣。
  停下腳步的獵鷹活動著脖冷笑道“都說簡姨身邊的芙蓉是位猛人,上次德陽沒能好好討教,今天我就來驗證一下,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
  說完這話,獵鷹異常興奮的殺向芙蓉,一個是簡姨的影,一個是紅爺的司機,都是兩大梟雄絕對的心腹,誰能更勝一籌?
  拭目以待。
  可真正的主角不是他們,而是站在他們背后的男人,院里八風不動抽著煙的趙出息,院落門前臉色陰晴不定的譚鴻儒,兩人相隔數米距離遠,卻都在盯著對方看,譚鴻儒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趙出息,更沒想到趙出息會給他唱這么出大戲,在自己別墅里候著自己,怎么,這是打算來個下馬威,或者是來要他的命?
  趙出息呢?
  他在猜測,譚鴻儒此刻的內心活動,但不得不承認,譚鴻儒的鎮定自若。
  同樣,譚鴻儒佩服的是趙出息的膽量,這么些年來,從來沒人敢跟他這樣玩,不愧是簡姨選的接班人。
  這是兩人第二次交鋒,第一次交鋒的戰場是在德陽,譚鴻儒主場,趙出息客場,最終的結果是,趙出息在客場干掉吳和平,狠狠打臉譚鴻儒,最終帶著自己的人揚長而去。那次交鋒,譚鴻儒丟盡兩面,他很久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兩人至此結下梁。
  “有意思”譚鴻儒微怒道“那我倒想看看,你哪里來的底氣?”
  說完,譚鴻儒揮揮手,這個時候,站在譚鴻儒旁邊的鬼叔,如同一道鬼魅,已經悄無聲息的出手。
  鬼叔終于出手了,譚鴻儒的那個圈的人都知道,能讓鬼叔出手的人,都沒有見到第二天的太陽,那這次呢?
  趙出息依舊不為所動。
  不好意思的是,如同獵鷹被芙蓉攔住,在譚鴻儒身邊如同核武器一樣的鬼叔同樣被周易攔住,譚鴻儒有鬼叔,趙出息有周易,都是不出世的虎人。
  今天還真是火星撞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