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19 見面禮

夏天正是峨眉山的旅游旺季,山門口的停車場早已爆滿,不過伴隨著學生暑假的結束,這種情況會緩解不少。一年最瘋狂的時候想來應該是不久后的國慶假期,這個時候,整個川內所有旅游景點都會爆滿,作為川內排名前列的景區,峨眉山自然不例外。
  上次趙出息因為見陳濤才來峨眉山,他需要陳濤的支持,這樣才能拿到西蜀集團的控制權,所以并沒有時間好好觀賞峨眉山的風景。這次不同,這次雖然也有事,但并非他們著急便能解決的,他現在要等的是各方給他的答復,與其在樂山市區無所事事的等著,還不如爬峨眉上金頂凈化心靈。
  相比于上次坐車上去,這次趙出息打算和周易師叔芙蓉姐爬上去,最后再坐車下來,不過這個方案最終被芙蓉否決,因為真要一步一個腳印爬上去,估計得整整一天時間,這還是保守狀態,畢竟他們比別人度快。于是趙出息只得放棄,打算開車走走停停,最后再直奔金頂,在天黑前下山。
  山里雨水頗多,所以云霧繚繞,如臨仙境。
  山里空氣清新,景色宜人,走走停停,直到下午四點,眾人才到達金頂華藏寺,三人當中,也就趙出息信佛,芙蓉根本不信,周易則早已脫這個境界,他有自己的信仰。
  趙出息燒香拜佛,芙蓉和周易則在外面等著,周易本來再次拜訪老友峨眉山方丈永壽大和尚,不過身兼多個頭銜的永壽大和尚看來比較忙,這次依舊沒有在華藏寺,所以再次錯過,看來是緣分不夠。
  周易和芙蓉在十方普賢金像那里等著趙出息,相比于山下,山上自然涼爽,雖然是夏天,可山頂還是有些微冷,還好幾個人都備著外套。
  芙蓉捋了捋精練的短,那凌厲的眼神警惕著過往的每個人,和簡姨時代相比,她如今的工作要輕松不少,以前跟著簡姨,算是二十四小時如影隨同,如今趙出息有周易,便不需要她,剛開始芙蓉有些不習慣,因為她已經習慣那種跟著簡姨的生活,突然放松下來,顯的無所適從。經過這近一年的調整,才從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看著旁邊的周易,如果用四個字形容眼前這個完全可以去當男模的男人,芙蓉覺得重劍無鋒最適合。不是說芙蓉花癡,她從來也沒對哪個男人花癡過,更瞧不起那些電視里的娘炮,但面對周易,她還是不得不感慨周易的外貌。
  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這才是標準的中年大叔,所謂的中年大叔不是那些一事無成邋里邋遢的中年單身**絲,而是像周易這種擁有無可挑剔的外表,滄桑的眼神,絕對沒得說的身體,以及淡然氣質的大叔。
  最近周易開始留起胡須,因為太多人說他沒有威脅感,太過和氣,跟著趙出息出去經常被女人搭訕騷擾,趙出息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總會罵罵咧咧的說道,下次不能帶丫出來,完全搶生意。如果留著胡須,可能效果會好點,可周易不知道,留著胡須以后,他的殺傷力更加彪悍。
  芙蓉不知不覺盯著周易已經半會,她在思考,這樣一個堪稱完美的男人,為什么甘愿給趙出息當保鏢,縱然因為二胖和他的關系,可三十多歲眼看快要四十歲的男人,就沒有別的人生追求?
  如果周易是庸俗的人,芙蓉還能理解,跟著趙出息,他能得到數不盡的錢和讓人忌憚的地位,奢侈的名車豪宅,以及隨意享用的美女。可芙蓉清楚,這些不是他的追求,外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對他來說,不過是浮云。
  跟著趙出息這一年的時間里,周易的生活規律到讓人指,以前芙蓉覺得自己的生活已經夠規律的,可自從遇見周易后,才徹底甘拜下風。
  “怎么,有事?”周易感覺到芙蓉和以往不同的眼神,淡淡笑道。因為平時芙蓉的眼神里都有股氣勢,如今的眼神卻頗顯柔和。
  說實話,拋去性格問題,芙蓉長得還算不錯,和周易站在一起,兩人怎么看還有些夫妻相,挺般配的,從他們身邊走過路過的人,大概也是這么想的。
  芙蓉猶豫片刻問道“周易,你為什么要待在趙出息身邊,以你的能力,不覺得有些屈才?”
  周易有些詫異,沒想到芙蓉會問這樣的話題,笑著搖頭道“待在出息身邊難道不好?不愁吃不愁穿,住豪宅開名車,出入高級場合,享受山珍海味”
  “我沒說不好,只是覺得,你在趙出息身邊不圖什么,金錢權利地位名譽美女,對你來說,這些不過是一杯塵土,難道就這么一直待下去?”芙蓉有些不懂的問道,這些年跟著簡姨沒少見各種各樣的怪人,要說排在前面的,周易應該能算一個。
  周易抬頭望著法相威嚴的普賢金像,陽光穿過金像無比璀璨,照的人睜不開眼,金像像是披著層佛光,俯視著蕓蕓眾生。
  “難道在出息身邊的人,都得圖些什么?那我問問你,你這么些年跟著簡姨,圖什么?”周易并沒有輕易開口,而是笑著反問道。
  芙蓉瞇著眼睛思索片刻,周易并不著急,良久芙蓉才嘆口氣道“我的命是簡姨救的,我的仇是簡姨報的,如果說圖什么,那就是圖報恩,我這輩子不愿意欠誰,包括簡姨,可能是圖個心安”
  “心安?倒也說得過去”周易笑了笑,表示理解。
  芙蓉苦笑道“我已經習慣這種生活,簡姨對我來說,更像是親人,如果離開她,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最終的歸宿又是哪里?”
  “你沒有別的親人”周易從來沒問過關于芙蓉的事情,他也不關心這些事,別說金錢權利地位名譽美女對他來說是浮云,外人對他來說,也不過是浮云。
  師父以前送過他八字箴言,周易也一直用這八個字提醒自己,不然怕自己誤入迷途,這八個字是。
  不執于事,勿執于人。
  芙蓉眼神瞬間黯淡道“我出生的地方在中越邊境的寨子,那里屬于三不管的地方,充斥著各種毒販走私販軍火販,特別的混亂,寨子在我小的時候被毒梟屠殺,我被一個老武警救了,后來老武警也死于毒梟,再后來就跟著簡姨,我算是個孤兒”
  周易沒想到芙蓉的身世如此復雜,一時不知道如何安慰,最后只得說道“這么來說,我們還算有相同的地方,我也是個孤兒”
  芙蓉意外道“你也是孤兒?”
  周易點頭道“我是被師父在山里撿來的,是師父把我撫養成人,教我各種本領。前三十六年一直待在深山里,基本沒走出過那里,直到來到成都,跟著出息”
  “原來如此,還真有趣”或許是同是孤兒,芙蓉對周易距離拉近不少,語氣輕緩道“那么說,你就這樣一直跟著出息?”
  周易搖搖頭道“不好說,師父說前三十六年我學的是出世,現在我學的是入世,等哪天我頓悟了,就再學入世,這樣才能得道”
  “先出世,再入世,最終出世”芙蓉喃喃自語道“那你所悟的道,到底又是個什么?”
  “道?”周易頗為瀟灑的說道“或許再過二十年,我都不能給出你答案”
  芙蓉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難道就叫,難得糊涂?
  兩人等了近一個小時,趙出息才過來,又在山上隨便轉悠多半個小時候,這才選擇下山,總之開車離開峨眉山來到峨眉山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天已經開始黯淡下來,用不了多久,黑夜將會到來。
  沒有選擇回樂山市,趙出息選擇住在峨眉山市里,峨眉山市是縣級市,屬于樂山管轄,依山傍水氣候宜人,加上城市不大,沒什么重工業,很適合居住,好像峨眉山市還是優秀旅游城市,生態城市,國家級衛生城市。
  趙出息有時候覺得,住在這樣的小城市也還不錯。
  幾個人住的酒店是位于峨眉山市山湖南路的藍光安納塔拉度假酒店,這算是樂山地區最好的酒店,安納塔拉梵語的意思是無窮無盡,象征自由、運動、和諧,雖然在國內沒什么名氣,但他是gha成員,目前在國內只有三亞和西雙版納以及峨眉山三家酒店。
  趙出息預訂了一棟豪華溫泉水療別墅,藍光安納塔拉度假酒店隸屬于泰國安納塔拉酒店集團管理,所以酒店是東南亞風格,像是那種海邊的度假酒店,大多都是木質結構,屋頂還有茅草。
  在酒店的餐廳吃過豐盛的晚餐以后,趙出息和周易回到別墅,別墅雖然只有一層,但院內的空間很大,是個圍起來的獨立院落,院子里種滿花花草草,中間有個木頭和茅草搭建的涼亭,下面是溫泉池。
  趙出息沒興趣泡溫泉,和周易兩人坐在院子喝茶聊天,過會芙蓉才回來,趙出息玩味的問道“查清楚了?”
  芙蓉臉色嚴肅的點頭道“查清楚了,他們就住在這里,譚鴻儒住在和我們相隔三棟的別墅里,方家公子以及他的客人住在另外一邊的兩棟別墅里”
  “他們現在在酒店里?”趙出息沉聲問道,這才是他來峨眉山爬山拜佛,晚上住在藍光安納塔拉的目的。
  芙蓉搖搖頭道“沒有,都不在,方公子和他的客人晚上估計住在峨眉山上,他們明天早上要看日出,譚鴻儒和他的人去了樂山,估計一會回來”
  趙出息摩挲著手腕上李青衣送的天珠,呵呵笑道“這樣正好,那我們晚上就先會會紅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