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17 我還活著

(下)
  這場飯局進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三個人喝了兩瓶五糧液,常書欣的酒量不差,應該說很好。畢竟是官場之人,有幾個酒量差的,不過他中年并未發福,到讓趙出息覺得挺有意思。
  一個中年男人能把身體當回事,想來做其他事情也不會差
  飯局結束前,趙出息又給常書欣打了劑強心劑,送常書欣上車的時候,趙出息扶著常書欣的胳膊道“以后西蜀集團在樂山如果有投資,我看直接找常市長就行,上次碰見省委柳部長的時候,詢問過樂山一些事,柳部長倒是給我說過,常市長在經濟方面是能手”
  “哪個柳部長?”常書欣沒怎么聽清楚,進去后轉頭疑惑道。
  趙出息隨口說道“省委組織部柳學仕柳部長”
  在常書欣失神詫異的時候,趙出息已經關上車門,和徐林對著窗戶揮揮手道“常市長慢走”
  望著常書欣那輛掛著掛著樂山市政府車牌的奧迪a6l遠去的影子,趙出息知道自己最后那個消息會給常書欣帶來很大震動,這是他本就想透露的信息。既然柳學仕等人想讓他幫著做一些事,那趙出息必要時候也得扯著他們的虎皮做大旗,說白點就是借勢。
  趙出息不知道常書欣有沒有猜到自己此行樂山主要是為陳濤的事情而來,或許他猜到了,但只是不確定而已。
  常書欣的車離開后,趙出息和徐林以及周易則向著另一個方向而去,這時候才九點多,他們沒興趣回酒店,自然得找點有趣的事情做。
  樂山市江邊某家有名的夜總會,最近兩年這里名氣最大,不過這里并不是陳濤負責的場子,背后的關系比較復雜,是幾位樂山道上有名的袍哥和兩位老板共同投資的。
  要說川內除過成都,哪個城市的美女還漂亮,那肯定有不少人會說樂山,也確實,樂山是有名的美女之城,所以很多人都愿意來樂山的夜場玩,加上旅游資源豐富,這里的夜場晚上也頗為熱鬧。
  趙出息跟周易徐林到這家位于江邊的夜總會時,這里的熱鬧才剛剛開始,在路上的時候,趙出息便已經打過電話,所以到的時候,已經有位紈绔子弟在等著趙出息。
  “出息,怎么才過來?”趙出息和周易徐林下車后,那個穿著拖鞋和花襯衫的紈绔子弟樂呵道。
  紈绔子弟叫趙樂,跟趙出息算是本家,有次在成都那邊跟人起沖突,趙出息正好碰見,順手幫個小忙,兩人便算是認識。后來幾個場合碰過面,趙樂早已打聽到趙出息的背.景,便主動跟趙出息走的近,這人很會做事,不輕視趙出息,也不把趙出息捧的太高,但卻有意結交。
  對于尚未牽扯到利益的關系,趙出息也無所謂。
  趙樂家里在武警系統有些關系,而且有位叔叔在省政法委工作,他公司的生意主要分布在成都和樂山,后來趙出息介紹陳濤給他認識,也算是順水推舟送個人情,不過倒也知道他跟樂山幾位袍哥關系不錯,這次來樂山,便讓他幫著約樂山那位除過陳濤最有名的袍哥。
  趙樂是有些輕浮,也愛開些玩笑,不過這性子,倒能和各路神仙走到一起。
  接過趙樂遞來的煙,趙出息笑罵道“我哪像你趙總那么悠閑”
  “我說您能不埋汰我么,還趙總,我那破公司在您那西蜀集團面前還不跟玩具一樣”說完這話,趙樂對著徐林道“徐哥,您說是不?”
  幾個人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進夜總會的路上,趙樂也沒打算跟趙出息生分,直接道“出息,你這次是為陳哥的事情來樂山?”
  “你都知道了還問我”這不難被猜出來,所以趙出息笑著打趣道。
  趙樂聳聳肩,路上看見位漂亮的小姐,順手摸了人家的屁股,惹來那位小姐的嬌嗔,卻并不生氣,顯然趙樂沒少來這里。
  “也是,只是我不明白你讓我約韓叔干什么?陳哥的事情可不簡單,我聽說是紅爺和唐家兄弟在做,而且背后有大人物在推動,市委書記親自拍板讓市局查的,倒是沒查出些什么”趙樂看似隨意的說道,這些是他在樂山打聽到的消息,畢竟他是樂山的地頭蛇,這些不難知道。
  趙出息不意外趙樂知道,隨口道“聊聊天而已,放心,不是來火拼砸場子的”
  “那就好”趙樂點點頭,不再說什么,以他知道的那些消息,關于針對陳濤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夜總會貴賓包廂金碧輝煌,里面坐著四個頭牌小姐,這年頭哪個場子還沒幾個當家花旦鎮宅,所以這幾個小姐自然出眾,比起外面那些庸脂俗粉高出兩個層次,兩個性感妖艷,一個清純動人,剩下那個倒像個良家。
  “大哥,這趙少請的什么人,還這么大牌,都現在了還沒來”除過幾個頭牌小姐,包廂里還坐著兩個男人,一個年過五十,樂山地區喊他韓叔,臉上滿是橫肉,脖子上戴著食指粗的金項鏈,抽著雪茄摟著姑娘,徹徹底底的暴發戶。說話的這位則是他的心腹小弟李旺,三十出頭,除過有做生意的頭腦,最重要的是出事的時候下手狠,額頭有道不長不短的疤,眼露兇色,標準的狠人。
  暴發戶韓叔和身邊的美女開著玩笑,好像根本沒當回事,隨口道“不知道,他想請什么人請什么人,估計是在樂山有生意的老板,拉拉關系,以后在樂山好做事”
  “哦,這樣倒沒事,趙少的面子我們好歹得給”李旺解開胸口襯衫的衣扣,旁邊那位風騷的美女便情不自禁的將手伸進去,白皙的手順勢而下,在李旺的胸口停住,溫柔的撫摸著那讓人動情的胸肌。
  抽口雪茄,吐在旁邊小姐的臉上,惹來美女的嬌嗔,韓叔哈哈笑起來,轉頭問道“紅爺還在樂山?”
  李旺最近一直負責著紅爺的行蹤,回道“聽說今天陪著一位朋友去了峨眉山,晚上住在安納塔拉”
  “他見過什么人,你都留點心,以后有用處”韓叔玩味的笑了笑,叮囑道。
  李旺趕緊回道“大哥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不過大哥,這次紅爺真心是要跟陳濤死耗?”
  “不止是紅爺,還有唐家兄弟那邊。不過他們的目標不止是陳濤,而是陳濤背后那個姓趙的男人,從去年到今年過完年那段時間他們便一直在川北死耗”韓叔樂呵到,對于這種坐享其成的事情,他們是樂于見到的,反正不用他們干什么事,陳濤要是被整垮,最先受益的便是他們這幫地頭蛇,這些年被陳濤壓的可真夠嗆的,難得出口氣。
  李旺沾沾自喜道“這些我知道,好像姓趙的把簡姨當年好不容易征服的廣安廣元都給丟了。要是他們這樣繼續死耗下去,我們這幫人做夢都能笑醒,最好是干掉陳濤”
  “必要時候,我們可以加把火么”韓叔轉過頭盯著李旺,突然冷笑道。
  李旺儼然已經明白韓叔的意思,笑道“老大的意思是,我懂了”
  “現在還不著急,看事情的發展再說,回頭我找其余幾個人商量商量”韓叔揮揮手,示意打住這個話題。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的手下走進來告訴他們道“大哥,趙少和他的朋友到了”
  “請他們進來”李旺推開身邊的小姐連忙起身,準備迎接。
  李旺剛剛起身,一臉笑意的趙樂便帶著趙出息徐林以及周易緩緩走進包廂,李旺瞬間愣住,而轉頭看向門口方向的韓叔,臉上的笑容也在同一時刻凝固住。
  包廂安靜一片,氣氛有些詭異,幾個小姐面面相覷,不知道怎么回事。
  趙樂早就想到韓叔可能被鎮住,但沒想到他們的反應這么大,有些疑惑,可還是笑意盎然的介紹道“韓叔,這位就是想見見韓叔的朋友,趙爺”
  “韓叔,別來無恙啊”趙出息不動如山的說道。
  李旺嘴角抽蓄,看看趙出息,又看看趙樂,同時不忘打量后面的周易和徐林,不禁咒罵,趙樂你還真給我們帶來個驚喜。
  “趙少,你這是什么意思?”韓叔冷哼道,儼然有些不滿,他沒想到趙樂帶來的會是這個男人,他是沒見過這個男人,可見過這個男人的照片,所以瞬間便認出來他是誰。
  趙樂有些裝糊涂道“韓叔這話我就有些不懂,難道韓叔和趙爺之間有誤會,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我的不對”
  趙出息好笑道“看來韓叔是不歡迎我?”
  韓叔沒那么不懂規矩,不管如何,至少目前為止,他還不敢得罪這個男人,之所以有些生氣,是因為趙樂毫無征兆的就把這個男人帶到他的面前,這多少讓他有些準備不足,因為這牽扯到很多事情。
  “遠來便是客,我老韓哪能不歡迎趙爺,只是沒想到今天會見到趙爺,有些意外而已,來來來,趙爺坐”韓叔起身不得不強顏歡笑的將趙出息迎進來,同時示意李旺趕緊再去喊幾個小姐過來。
  畢竟是老江湖,狀態調整的很快。
  趙出息被韓叔拉著坐在他的旁邊,李旺已經出去安排,沒多久便帶進來數個這里最好的小姐,韓叔示意趙出息以及趙樂等人挑選,趙出息隨意挑選了一個,然后氣氛便在小姐們的打鬧下開始活躍。
  小姐們唱著歌,趙出息和韓叔等人喝著酒,幾句客套話結束后,便是直入正題,韓叔低聲問道“不知道趙爺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如果能幫上忙,趙爺盡管開口”
  五十多歲的韓叔在二十六七的趙出息面前點頭喊趙爺,看似滑稽,其實沒人會這么覺得,因為實力決定地位,韓叔在樂山是有些名氣和威望,可出了樂山,這份關系就太弱了,但趙出息不是,他比起韓叔來,超出數個級別,韓叔自然不敢在他面前擺資歷,趙出息收拾不了紅爺,但收拾他綽綽有余。
  “也沒什么事,這次來樂山,主要是看看陳哥,他最近麻煩不斷,順便拜訪拜訪樂山這些前輩們”趙出息端著酒杯,不動聲色的說道。
  韓叔臉色微變道“趙爺不會覺得,陳濤的事情是我們做的吧”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韓叔真會開玩笑,我怎么會這么覺得,給別人說別人也不信啊,誰做的,我自然清楚,要是連這都不知道,那我也太逗了?”
  “趙爺說的也是,這些事情,你自然知道”韓叔給趙出息碰杯,一飲而盡,隨后道。
  趙出息等韓叔放下杯子后,淺笑道“只是有些事情,我可能不知道,比如韓叔幾位袍哥跟紅爺接觸這事”
  旁邊的小姐已經給韓叔倒滿酒,韓叔的手剛剛接觸到杯子,卻聽見趙出息這么句,一時愣住,終于明白,果真是來者不善。
  “趙爺這話什么意思?”韓叔呵呵笑道。
  趙出息一改剛剛的和顏悅色,沉聲道“什么意思,韓叔自然明白。咱們都是聰明人,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吧,這次我來樂山,就是處理陳濤的事情。我知道這次的事情背后都是紅爺和唐家兄弟在折騰,我也明白,畢竟從去年都折騰到現在了”
  “我有些不懂,這和我有什么關系?”韓叔不悅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是沒多大關系,可我怕韓叔你們在這個時候做出錯誤的選擇。紅爺這次來樂山做了些什么,見了些什么人,我都知道。我知道,陳濤這些年在樂山壓的韓叔你們很有怨氣,這都是情理當中。可我怕的是紅爺拿諸位當槍使,讓諸位和我為敵,一旦和我為敵,我想下次我們就不會喝酒了”
  “這是威脅?”韓叔瞇著眼睛冷笑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這不是威脅,只是善意的提醒。如此直白的說吧,紅爺找你們,無非是許諾干掉陳濤以后給你們多分點利益,先不說他能不能干掉陳濤,就算是干掉以后,能給你們多少利益那是另回事,而我不需要各位做什么,現在便能給各位不少利益”
  “什么意思?”韓叔疑惑道。
  趙出息解釋道“很簡單,我只需要各位在這個時候保持中立,不幫不偏。紅爺能給你們的,我這邊也能給,而且不用你們冒險。說句不好聽的,如果各位選擇紅爺,是,我是不能把紅爺怎么樣,可事情結束后,我未必不能把你們怎么樣。這話有些不好聽,可是實話實說。怎么選擇,諸位都是聰明人,我希望韓叔和其余幾位袍哥好好掂量掂量”
  韓叔盯著趙出息,一時說不出話來,這男人在此刻的氣勢,儼然已經壓倒他。
  趙出息最后笑瞇瞇的說道“何況我和紅爺,未必就是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