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15 紅顏禍水兄弟反目

老和尚一直教導趙出息,做人做事得講究火候分寸,比如心存善心的趙出息,在某些事上確實會讓人覺得他不太像個梟雄,有些人會覺得這是他的弱點,趙出息從不否認,正如他信因果論,認為做人得有底線。可在有些事情上,趙出息心狠的程度不比譚鴻儒差,從西安到成都,牽扯到自身絕對利益以及生命時,趙出息從來不會猶豫,絕對的殺伐果斷,有時候更是敢背水一戰或者火中取栗。
  簡姨正是看到趙出息這點,才會給趙出息加分不少,她不需要那種狼子野心不計代價的狠人,不然當年就會選擇譚鴻儒。
  現在,陳濤威脅到趙出息的利益,縱然當初陳濤選擇支持他,可趙出息照樣敢給他放狠話,屁股決定腦袋,位置決定想法,可你連位置要是都沒有了,想法還重要么?趙出息不喜歡被人威脅到,不然當初賀元山最后時刻轉向,他完全可以選擇握手言和,這樣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但賀元山只要活著,他的想法就會變,今天支持他,哪天他再次內憂外患,就有可能再次倒戈,所以趙出息毫不猶豫的做掉賀元山,因為只有死人才不會威脅人。
  趙出息明顯已經給陳濤放出自己的底線,別看你是川南土皇帝,可你要再這樣自以為是,那也別怪我心狠手辣,那幫元老都是例子。
  陳濤盯著趙出息那張布滿滄桑和年輕多少有些不相符的臉,都說男人的經歷和滄桑都會寫在臉上以及眼睛里,趙出息這張不再年輕的臉卻讓陳濤一時有些失神。
  過河拆橋?
  陳濤腦中浮現出這四個字,不禁有些火氣,你趙出息當初根基不穩的時候是什么樣子,要不是我支持你,你能那么輕而易舉的掌控西蜀集團?要不是我支持你,你能一直跟賀元山他們僵持,要不是我支持你,你能把賀元山等人扳倒?現如今你大權在手了,我對你沒用了,就要過河拆橋,居然還威脅我,這特么的不是狡兔死良弓藏么?
  可陳濤似乎忘了,他之所以支持趙出息,只是想賭一把,不想在這個圈子墊底,想要成為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在他們這個圈子,任何合作聯盟的出發點都是利益,沒有感情。
  良久,陳濤回過神,比趙出息要大一輪半的他,此刻的氣勢卻被趙出息狠狠的壓住,多少有些憋屈,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陳濤笑道“出息,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好像沒聽懂”
  周易和錢坤,離趙出息和陳濤有兩米的距離,他們在說些什么聊些什么兩人根本聽不見,但從兩人此時的面部表情來看,似乎不那么愉快。
  錢坤比陳濤要年長數歲,可心境卻差了一些,周易風輕云淡,錢坤卻有些顧忌,他知道趙出息看似客氣隨和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強勢的內心,他怕陳濤沉不住氣,跟著趙出息的節奏走了。
  “陳哥真不懂?”趙出息哈哈的笑起來,陳濤瞇了瞇眼睛等著趙出息的解釋,趙出息莞爾道“我坐在這個位置,有我的想法。陳哥坐在自己的位置,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們的想法可能會有點偏差,但其實說白都是為這個圈子著想,希望這個圈子能穩定發展,能帶來更多的利益。可一旦這個圈子的根基受到威脅,那等于我們的位置也不保,你說我們連位置到時候都沒有了,那要想法還有用么?”
  趙出息沒敢逼的太緊,主動給陳濤一個臺階下。
  果然陳濤很識趣的點到頭道“明白了,你說的是”
  兩人同時呵呵笑起來,趙出息拍著陳濤的肩膀道“陳哥啊,你是圈里僅剩的元老,在處理一些事情上你有經驗,再說這川南吧,畢竟你比我熟悉,我配合著你來,希望你多幫我分擔點壓力。川南要是出問題了,我們就是元氣大傷,陳哥你也不愿意看到吧”
  陳濤被趙出息這剛柔并濟的太極推手打的毫無反手之力,不過退一步來說,趙出息說的也對,川南要是真出大問題,最吃虧的只有他。
  陳濤心里罵罵咧咧,現在自己真特么是進退兩難,沒想到這趙出息比當初賀元山那幫人還要難對付,不禁有些懷念當初的簡姨時代,各方博弈平衡,而如今呢,自己是僅存的元老,要是走錯一步,極有可能被趙出息干掉,他相信趙出息肯定動過這樣的想法。
  從樂山大佛景區出來,回市區的路上,趙出息陳濤自然坐一輛車,到現在趙出息還沒吃午飯,陳濤正準備帶著趙出息去解決午飯。
  “聽說,紅爺在樂山?”趙出息從黃土那里得到的消息,紅爺這兩天在樂山。
  一想到這個男人,陳濤便有些顧忌,這次樂山的事情肯定是他整出來的,先前他以為樂山和雅安的事情都是小打小鬧,現在看來這幫人都是有備而來的,沉聲道“已經來了兩天,到是沒閑著,見了不少人,有那幫沙霸,也有市里的領導,該見的都見了”
  “你怎么應對?”趙出息隨口問道。
  陳濤底氣十足道“目前為止,他們不過是讓市局查我的一些場子,還有查我公司的賬目,抓了幾個人,但都沒透露什么威脅到我的事情”
  “該處理好的處理好,別留下致命的把柄,能停的都停了,有些之前拿錢砸出來的關系,也該用用了,不能讓這幫孫子拿錢不干事”趙出息提醒道,他這次來,也是為給陳濤站站隊,見幾個黑白兩道的人物,探探口風。
  奔馳G65很快抵達趙出息下榻的樂山太和盛世大酒店,這是家四星級酒店,陳濤這時候笑道“放心,我自然知道該怎么辦,拿錢不辦事,別人可以,我不行”
  “希望如此”趙出息率先下車。
  傍晚時刻,忙碌大半天的徐林悄然抵達樂山,他這次來樂山完全是給趙出息打配合,因為趙出息在西蜀集團不怎么管事,徐林全權負責,所以徐林平時見過不少地方領導,這自然包括樂山的領導。
  徐林提前已經約好樂山這位主管經濟的常務副市長,趙出息托人打聽過,這位常務副市長是樂山本地人,而現任樂山市長也是本地人,上任市委書記調走后,新任的市委書記是從外地調來的,芙蓉告訴趙出息,這位新任的市委書記跟本地派方家走的比較近,而趙出息跟方家的關系從簡姨那件事起就比較復雜,譚鴻儒等人顯然這次是有方家這個靠山,所以新任市委書記針對陳濤就不難理解。
  陳濤呢?他跟調走的那位市委書記關系一直都很鐵,所以這幾年在樂山才能如魚得水,那位大佬本來是升任副省長,可是最終卻去了貴州,這讓陳濤大呼意外。那位市委書記在的時候,陳濤跟他走的近,自然和市長圈子比較疏遠,現在陳濤出事,他們自然樂得看笑話,先前那些關系,也沒人會愿意得罪新任市委書記幫他,所以這次,陳濤的事情不小。
  徐林訂的地方是樂山一家比較幽靜的飯館,知道如今這幫領導們都不敢去私人會所等等,生怕被人抓拍到,對付這類事情,徐林是老手,當年他在北京的時候,玩官商關系,那是祖宗級別的。
  包廂很幽靜,不復雜很簡單,窗外能遠眺到大渡河,趙出息和徐林先到,周易在外面等那位副市長。
  “同時開展這么多項目,我們的資金鏈沒問題?”跟徐林聊過關于西蜀集團目前在建項目進展后,聽到徐林說要開始峨眉山度假村的項目,生怕徐林是位配合自己樂山的事情做的決定,連忙問道。
  徐林當年操盤資本運作,最終因為資金鏈問題而敗走麥城,如今再掌控西蜀集團,徐林自然不會再犯同樣的問題,何況現如今的金融大環境不像當年那么狹隘,他有很多手段弄到錢。
  “沒你想的那么復雜,我們本來就是要大力發展酒店旅游項目,四川旅游資源豐富,是旅游大省,酒店旅游業投資回報周期可能比較長,但它有穩定的收益率和現金流。我們研究過峨眉山旅游產業,目前來說還比較松散,沒有形成規模,不像九寨溝那邊,已經趨于飽和,趁著如今還沒有強大的競爭對手進入,而且目前國企注重改革,民企缺錢又規避風險,我們拉幫結伙跑馬圈地,等到他們回過神時,我們已經開始盈利。你放心吧,找錢找人的事情交給我就成,外面有一大幫的財團拿著錢不敢投,他們喜歡的就是這種穩定收益率的項目,再退一步,沒人跟著毛線,那我們自己玩,反正西蜀集團經過這一年的調整,負債率不高,從銀行拿錢還是玩高杠桿收購融資等等,有的是辦法”徐林看著趙出息笑瞇瞇的說道,他對國內的金融手段太了解,怎么能圈到錢,有的是辦法。
  徐林已經這么說,趙出息也算是放心,樂呵到道“樂山市區一家五星級酒店,峨眉山一個配套設施齊全的度假村,這樣的見面禮,不知道那位市長有沒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