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12 從重慶到成都二

川北綿陽,唐家兄弟和趙出息兩大圈子同時麻煩不斷,川渝大袍哥紅爺其實最近也挺煩的,一方面他要面對怎么對付日益強大的趙出息,一方面他還得應付日益對他不滿的頑固派,同時他還得想辦法牽制西蜀集團,還好有人也對趙出息以及西蜀集團不滿,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這次來綿陽,譚鴻儒是來收拾一個中飽私囊吃里扒外的頑固派,這人綽號豹子,綿陽人喊他豹爺,仗著當年跟著五爺混過,自認資歷比較老,明著對譚鴻儒這幫后起之秀很客氣,但其實是瞧不起他們年輕人,何況譚鴻儒一直都是打壓老派人物,大家對他都有怨言,豹爺自然不會特立獨行被孤立。
  對于頑固派這幫老東西,譚鴻儒的一貫政策是,老而不死是為賊,年紀大了,混了一輩子,早該頤養天年了,別到最后不能善始善終,得不償失。
  “爺,怎么處置豹哥?”獵鷹作為除過鬼叔以外最靠近譚鴻儒的心腹,很多事譚鴻儒都會交給他處理,外界眾所周知的是,別看獵鷹現在只是個司機,但地位他們誰都比不了,遲早有一天是要上位主事的。
  這是德陽一家酒店餐廳的包廂,諾大的餐桌只有譚鴻儒獨自進餐,鬼叔已經提前吃過,就安安靜靜的站在譚鴻儒的背后,他就是譚鴻儒的影子。獵鷹微微彎腰,開始詢問譚鴻儒如何處理綿陽的事情。
  包廂里再沒其余人,譚鴻儒喜歡吃饅頭,就著爆辣的小菜別有味道,放下筷子譚鴻儒抬起頭道“獵鷹,你跟著我幾年了?”
  “四年”獵鷹恭恭敬敬的回道。
  譚鴻儒停頓片刻,笑道“那這些事你還需要再問我?”
  “獵鷹知道該怎么做了,殺”獵鷹眼神閃過一絲興奮,點頭回道。
  譚鴻儒喜歡獵鷹,喜歡的是他絕對的忠心,不會問自己為什么要殺,只會負責執行。
  “好好善待他的家人,畢竟也是有過功勞的”譚鴻儒沉聲道。
  譚鴻儒繼續吃飯,獵鷹卻還沒走的意思,譚鴻儒有些意外,抬頭問道“怎么,還有事?”
  獵鷹低頭道“我聽到些消息”
  “說說看”譚鴻儒笑了笑說道。
  獵鷹想了想說道“唐家兄弟方面,聽我們的耳目說,唐家老大和唐家老二最近因為一個女人鬧的很不愉快,唐云龍正在竭力削弱唐云鶴的勢力,這兩天更是回到遂寧,這事會不會影響我們的計劃?”
  “我聽說了,唐云鶴上了唐云龍的女人,這個女人叫嚴若語,是唐云龍最寵愛的女人。不用管這事,我們和他們的計劃繼續執行”譚鴻儒揮揮手道,示意不要理會唐家的事情,何況那是別人的家事,他們也干涉不了。
  “還有,那個男人去了趟重慶,要不要查查?”獵鷹繼續道,這一年來他們一直都關注著這個男人。
  譚鴻儒夾菜的動作停頓,喃喃自語道“重慶?”
  過了會,譚鴻儒回過神才道“查查,能查到最好,查不到也沒事,無關大局”
  有利益就會有紛爭,有紛爭也就會有敵人。
  夜晚,作為牧馬山最負盛名的蔚藍卡地亞燈火輝煌,有點像英國議會大廈的蔚藍俱樂部最為耀眼,被燈光照射的格外刺眼,蘇蘇不知不覺已經喜歡上這里,拉著宋青瓷給她照了不少照片,光是看照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妮子在歐洲某位貴族的私人莊園度假。
  不知道是要下雨還是怎么,今天外面異常悶熱,一點涼風都沒有,身上黏黏的讓人很難受,所以她們并沒有待多久便回到六號別墅,沖澡換衣服。
  等到她們來到二樓廚房的時候,系著圍裙的趙出息正在忙碌準備著她們的晚餐,蘇蘇歡呼雀躍終于再次嘗到趙出息的味道了,卻被趙出息拿著勺子攆出廚房讓她別搗亂,蘇蘇嘟著嘴瞪眼趙出息,便乖乖離開廚房。
  本來吳欣和宋青瓷想要給趙出息打下手,趙出息笑著說不用,有李叔在旁邊幫忙已經夠了。
  除過今年過年的時候,趙出息下過廚,后來趙出息就再也沒動過手,今天要不是蘇蘇堅持要吃他做的菜,趙出息想來也沒時間做飯。
  吳欣倒是沒想到趙出息居然會做飯,以趙出息熟練的刀工及技巧來看,不像是隨隨便便糊弄人,好吃不好吃還不知道,至少看起來很專業。
  吳欣不是第一次來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畢竟她是趙出息的私人助理,要管的事情很多,如果趙出息不在西蜀集團,那她就得跟著來六號別墅,倒是跟齊思走的很近,所以在見到蘇蘇的時候,吳欣便對齊思打抱不平。
  幾個女人離開廚房去客廳聊天,趙出息和李叔繼續做飯,李叔頭頂有些微禿,但還不至于地方支援中央,只是際線很高,眼睛不大,總是笑瞇瞇的樣子,讓人很有親切感。
  看著趙出息熟練做西湖醋胡,只在旁邊幫忙的李叔感慨道“要不是親眼看見你動手,我還真不相信你會做的這么好,都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你小子這手藝,就算我那幫徒弟都比不上,隨便去家五星級酒店,都是搶手貨”
  “李叔,您就別夸我了,我這也就會點拿手菜,哪有你說的那么好,只是以前被一位老太太手把手教過”趙出息回頭笑呵呵的說道,李叔為人很對他的口味,沒什么架子也沒什么臭脾氣,再說他來六號別墅只是打時間找人聊天,不為錢不為別的,也不用看主家的臉色,不開心不舒服隨時可以走人。在這種平等的前提下,關系才會這么熟絡。
  李叔哈哈笑道“這要是讓我教兩年,出來絕對是大師級別。以后啊,你要是有時間有興趣,我可以教你我的拿手絕活。不過啊,你是大忙人,忙的都是大生意,也沒這閑工夫”
  趙出息將魚出鍋,撇嘴道“李叔,就憑你這句話,我也得學,我以后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像你說的,隨便找家酒店,也不會餓死”
  “哈哈哈,中”李叔高興的齜牙咧嘴道,這身手藝也能傳承下去。
  很快,滿滿一桌菜便已經出鍋,本來趙出息要留著李叔在二樓一起吃,李叔堅持要去樓下跟其他人吃,最后趙出息只好由著他,知道李叔這人心細,怕別人有想法。
  算上周易,趙出息宋青瓷吳欣蘇蘇共五個人,趙出息涼菜熱菜以及湯一共折騰出八個菜,有魚有肉有素菜,異常的豐盛。宋青瓷早已經從酒窖里拿來紅酒,給眾人杯中倒上。
  蘇蘇迫不及待的嘗了口西湖醋魚,忍不住道“還是那么好吃,要是欣欣姐吃到多好”
  趙出息瞪眼蘇蘇道“乖乖吃飯,別多話”
  吳欣和宋青瓷都聽到蘇蘇的話,對于那個欣欣姐開始一系列的猜測,這就是女人的天性。
  吳欣低頭不語,開始嘗趙出息的手藝,越嘗越感到震驚,這不是一般的好吃,完全就是大廚級別,不禁對這個男人刮目相看。
  宋青瓷則一臉幽怨的瞪眼趙出息,趙出息有些尷尬,悻悻一笑。
  周易笑著搖頭感慨,女人多了也是個問題。
  這頓飯吃的還算愉快,有宋青瓷和吳欣兩大美女在,話題自然不少,加上蘇蘇本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孩子,見過不少世面,也能跟她們聊到一起。
  至于趙出息和周易,只有傾聽的份。
  吃過晚飯,眾人挪到客廳聊天,時間已經有些晚,吳欣還要回自己公寓,便率先離開。
  吳欣離開沒多久,醞釀整天的悶熱終于徹底爆,天空電閃雷鳴,緊接著諾大的雨滴便傾盆而下,外面的世界徹底凌亂。
  周易也已經去休息,趙出息帶著宋青瓷和蘇蘇便來到三樓客廳,坐在客廳里邊聊天邊賞雨,也是別有趣味。
  直到十二點的時候,宋青瓷才帶著蘇蘇依依不舍的去二樓休息,趙出息抽了根煙,準備睡覺的時候卻接到齊思的電話,也算是驚喜。
  巴黎時間這會不過是傍晚,齊思上完課后便回到公寓休息,今天她身體不好,連晚飯都沒吃,一個人躺在被窩里,特別的想趙出息。
  “肚子有些疼”齊思語氣低沉道,明顯能感覺到無力感。
  趙出息微微皺眉道“是不是來那個了?這個月怎么提前了兩天”
  “你怎么比我記得還清楚”齊思好笑道,這雖然不是什么情話,她心里卻是滿滿的幸福,只有在這些細節上,才能看出一個男人是多么的愛你。
  趙出息知道齊思體寒,每次來親戚的時候會特別痛,前兩天尤為嚴重,后來趙出息用偏方才緩解她的癥狀,那幾天也會悉心的照顧她,他知道這個時候,女人最需要男人陪著,所以沒什么重要的事,都會早早回六號別墅。
  “我是你老公,我不記著,那還得誰記著”趙出息輕哼道。
  齊思瞇著眼睛道“可能是剛到巴黎,有些不適應吧”
  “該給你叮囑的就不用我再多說了,明天讓任曼陪著你看看有沒有中藥店,買兩付那方子試試,應該管用,還有記得別嘴饞,你在那邊,我也管不住你”趙出息開始啰嗦道。
  齊思翻了翻身,好笑道“怎么說的我像個孩子,我有那么不聽話么?”
  “在我眼里,你就是孩子,得讓我用一輩子去保護的孩子”趙出息隨口便說道。
  齊思有些觸動,第一次和趙出息分別這么久,她很不適應,有時候會突然很想很想趙出息,可她知道趙出息的事情很多,她不能不懂事。
  “出息,我想你了”齊思動情道。
  這句話,讓趙出息很是溫暖,簡簡單單幾個字里面,滿是齊思對自己濃濃的愛意,讓趙出息覺得自己不管再苦再累再拼,也是值得的,因為齊思會心疼他,會惦記著他,會在他累了的時候,想休息的時候,緊緊的抱著他。
  “等著我,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就去看你”趙出息溫柔的說道。
  齊思嘴角上揚,露出自己最燦爛的笑容點頭道“好”
  兩人就這樣煲著電話粥,說著只有你懂我懂的情話,雖然相隔萬里,也能感覺到彼此的存在。
  最終齊思在趙出息的聲音中不知不覺的昏睡過去,趙出息掛斷電話,也心滿意足的去睡覺。
  生活有很多挫折和苦難,但也有很多溫暖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