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11 從重慶到成都一

第五百二十一章紅顏禍水,兄弟反目
  因為一個女人嚴若語,兩個在川渝翻云覆雨的男人終于反目成仇,唐云鶴給大哥唐云龍戴了頂永遠摘不掉的綠帽子,沒有不透風的墻,何況有司徒南在,這事目前已經被圈內不少人知道,唐云龍算是徹底丟了面子,覺得唐云鶴越來越不知天高地厚了,居然連他的女人都敢霸占。所以這段時間,唐云龍開始一系列的手段削弱唐云鶴的實力,唐云鶴因為理虧敢怒不敢言,但他明白,如此長久下去,不是好事,而且他未必比老大的實力弱。
  司徒南正因為看到這點,才明白唐云鶴遲早會反抗,所以他只需要添把火就行。所有的一切,關鍵點是嚴若語,司徒南很清楚,控制嚴若語,就等于掌控局勢。
  一不做二不休,老大要殺老二,老二怎能坐以待斃,所以先下手為強是上策,既然你不仁別怪我不義。
  因為和老大關系鬧崩,唐云鶴最近都住在溫江這邊,沒再回龍泉驛的唐家別墅,眼不見為凈,省的見面尷尬。
  司徒南跟唐云鶴見過后,唐云鶴讓司徒南回龍泉驛別墅拿點東西到溫江,自從女人離開成都去上海看病后,司徒南回紅牌坊的家次數便越來越少,最近唐云鶴直接讓他跟著自己住在溫江國色天香的國都溫泉大酒店,他在這里包下整棟別墅,短時間內都會住在這里,除非和老大的事情有個完美解決。
  司徒南到龍泉驛別墅前便知道老大唐云龍不在成都,昨天回了遂寧,有可能是針對唐云鶴做一些布局,這正和司徒南的意思,因為他要見嚴若語,這其中一方面是唐云鶴的意思,另一方面則是他想見嚴若語。
  如今的司徒南在唐云鶴身邊的地位無人能比,先前還有李叔抗衡,不過司徒南幾次暗中使詐后,唐云鶴對李叔已經不怎么信任,而他終于成為唐云鶴的絕對心腹。
  因為眾所周知司徒南是唐云鶴的心腹,所以司徒南進唐云龍那棟別墅時自然被阻攔,奈何三四個人根本不是司徒南的對手,全部被瘸子司徒南干翻在地,愣是由著司徒南進別墅。
  別墅三樓,被唐云龍在遂寧的正房斥為妖精的嚴若語正在彈鋼琴,清脆美妙的琴聲飄蕩在整個別墅里,司徒南不懂鋼琴,但能從琴聲中聽出那么絲幽怨。自從嚴若語和唐云鶴的事情東窗事發以后,嚴若語便被唐云龍囚禁在別墅三樓,禁止踏出這棟別墅半步,嚴若語哪有膽子反抗,只得認命。
  司徒南踏入三樓客廳,雙手在鍵盤上跳躍的嚴若語背對著司徒南,只穿著黑色的蕾絲花邊吊帶睡衣,裸露出背部大半雪白肌膚,凌亂的頭發隨意的披在肩上,渾身散發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魅惑。這女人確實能讓男人沉迷,只是看著她的背影,就讓人有種占有她的沖動,難怪唐家兩個男人對她如此瘋狂。
  聽見腳步聲,嚴若語雙手下意識停下,緩緩轉過身,但看見司徒南那張觸目驚心的臉后,嚴若語突然發瘋般的沖向司徒南,肩膀上黑色的細帶滑落,胸前瞬間春光乍現,露出大半酥胸,隱隱約約能看見那粉色的乳暈。
  “都是你害的我,都是你”嚴若語哭喊著沖到司徒南面前,想要捶打司徒南,卻被司徒南死死的控制住。
  在這個有著精致的容貌和美妙身材的女人沖向自己時,司徒南便已經看見她臉上尚未完全消失的傷痕,顯然這些都是拜唐云龍所賜的。
  司徒南眼神冰冷,卻將嚴若語緊緊的抱在自己懷里,撫摸著嚴若語那光滑的后背,司徒南低聲道“聽話,你聽我的話,就不會有事,你要不聽話,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嚴若語像是宣泄最近所有的情緒,捶打著這個面目猙獰的男人的肩膀,梨花帶雨的哭啼道“我都按你的做了,你為什么還不放過我,為什么?”
  司徒南一只手轉移到嚴若語的后腦,像是安慰自己孩子一樣道“若語,我都是為你好,事成之后你可以留在成都,也可以去別的城市,更可以移民海外,我都會幫你安排。可是你要不聽話,先不說你背著唐云龍和唐云鶴那些亂搞的視頻會流出,光是你和那兩個男人的事情,就足以讓唐云鶴和唐云龍都能下定決心殺了你,你死了,什么都沒了”
  司徒南的話,讓嚴若語的臉色蒼白,瞪大的眼睛有些空洞無神,正因為那件事,她才會被司徒南握住把柄要挾,進而背著唐云龍和他弟弟唐云鶴狼狽為奸,隨后才有后來這一系列的事情,她心里很清楚,唐云龍之所以能知道她和唐云鶴的事情,顯然是這個男人一手弄出來的。
  嚴若語是個讓人瘋狂的妖精,但也是聰明的女人,擦掉眼淚松開司徒南,楚楚可憐道“你真的會放過我?”
  司徒南將嚴若語滑落的肩帶提好,輕聲道“我這人說一是一,不過最好的結局你知道是什么么?”
  “是什么?”嚴若語媚眼如絲的盯著司徒南,上揚的嘴角又似乎在誘惑司徒南。
  司徒南忍著沖動道“那就是唐云龍死了,你跟著唐云鶴,繼續過你瀟灑的日子,你知道,唐云龍滿足不了你,也不會和你生孩子,但唐云鶴已經對你著迷,他會”
  嚴若語微微傾身趴在司徒南的肩上,在司徒南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道“你確定你能殺了唐云龍?”
  “有我,有你,有唐云鶴,他沒有活的希望”司徒南冷笑道。
  嚴若語舔著司徒南的耳朵近乎呻吟道“司徒南,別以為我看不清楚你,你的野心不止如此吧,唐云龍會死,唐云鶴也會死,你的野心是整個唐家,還有整個遂寧圈子,你的計劃才剛剛開始”
  司徒南單手摟著嚴若語纖細的蠻腰冷哼道“就算是,怎么,你想阻止我?”
  嚴若語的手游離在司徒南的身上,嬌嗔道“那你還讓我跟著唐云鶴?”
  “我剛說完,事成之后你也可以離開成都去別的地方,沒有你,我照樣可以干掉唐云鶴,如果你想留在唐云鶴身邊,我也不攔著你,但你要是阻止我,我只會讓你死的很難看。所以,看你怎么選擇”司徒南侃侃而談道。
  嚴若語輕哼道“你剛剛是在試探我?如果我選擇留在唐云鶴身邊,我就可能會死”
  司徒南隱約已經動了殺氣,他沒想到嚴若語會如此聰明,正如嚴若語所說的,他剛剛確實在試探嚴若語,他已經給了嚴若語選擇,那便是最先那個離開成都,但嚴若語若選擇留在唐云鶴身邊,到時候只有死路一條,司徒南不允許出現威脅到自己計劃的存在。
  “司徒南,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你不是被毀容,我想我可能會愛上你”嚴若語知道自己已經讓司徒南亂了陣腳,但她可不想死。
  司徒南沉聲道“不要愛上我,不然你會后悔”
  嚴若語呼吸嬌喘,主動吻著司徒南的脖頸,舌尖滑過司徒南的每一寸肌膚,而她那雙細長的手已經順著司徒南的胸部而下直搗黃龍,溫柔的抓住了司徒南已經沖動的兄弟。
  “你想上我么?我知道你想,只是你在忍著”嚴若語繼續調戲著司徒南道“你那里真大,比唐云鶴的還要大”
  司徒南確實被挑逗的已經欲火焚身,可他的自控力實在是太強大,而且他知道,嚴若語沒了安全感,對他已經不信任。
  當嚴若語咬著嘴唇解開司徒南的皮帶,用那性感的雙手徹底掌控司徒南的兄弟時,司徒南終于忍不住,直接將嚴若語按在自己胯下。
  嚴若語微微抬頭對著司徒南嫵媚一笑,隨即低頭輕啟檀口含住司徒南的兄弟,開始熟練的吞吐著。
  不知過了多久,當司徒南將積攢不知道多久的精華爆發在嚴若語那櫻桃小嘴后,終于長舒一口氣,他也是正常男人,需要解決生理問題,但他對自己女人絕對忠誠,這是他的底線。
  望著為求活命,不惜放下所有尊嚴的嚴若語,司徒南搖搖頭,這就是生活,這就是現實,總要付出些代價。
  “離開成都,你就會活著,留下,我可能不會殺你,但想殺你的人很多”司徒南整理好衣服,看著蹲在地上狼狽不堪的嚴若語,沉聲道。
  說完,司徒南便轉身離開別墅三樓,隨即徑直離開龍泉驛別墅。
  而坐在地上的嚴若語卻瘋瘋癲癲的又哭又笑,如果當初跟自己的男友結婚,而不是羨慕別人的生活,最終被唐云龍包養,也不會有今天這些事。
  可是,人生沒有如果,每種選擇都會有種結局。
  遂寧,正如唐云鶴和司徒南所猜想的那樣,唐云龍正在謀劃著對弟弟唐云鶴的進一步計劃,這次的事情讓唐云龍意識到隱藏在平靜下的危機,唐云鶴是他的親弟弟沒錯,可這個親弟弟的做法已經挑戰到他的底線,這不僅僅只是個女人問題,也不僅僅是一個面子問題,而是他都敢做這些事,以后還有什么事不敢。
  唐云鶴已經威脅到他,縱然是親弟弟,唐云龍也不能讓他繼續下去,所以他要一步步的削弱唐云鶴的地位,但他卻從來沒動殺自己親弟弟的心思。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沒有動這個心思,親弟弟卻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