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506 完全信任

趙出息就覺得此刻的芙蓉姐姐特別的霸氣外露,身上好像披著萬丈光芒,刺的人眼睛都睜不開,這句話實在是太特么流弊了,直接把在場所有人給鎮住,一個個跟傻逼似的盯著芙蓉姐姐。
  別說被這句話氣的臉紅脖子粗絲毫沒半點風度的洪通,就算是一直覺得自己心如止水的王富貴都有些坐不住,倒是陳鶴饒有興趣的瞇著眼睛盯著敢來砸王富貴場子的趙出息等人,成都來的,那到底是什么樣的背.景連王富貴都不放在眼里?
  被周易輕而易舉撂翻在地的洪風狼狽的呻吟著,同時不忘氣急敗壞的大罵道“我要弄死你們”
  趙出息被逗樂了,平靜道“你可以再說一句試試”
  被如此羞辱,洪風已經徹底上頭,正要再開口,王富貴大聲呵斥道“洪風,夠了”
  聽到干爹王富貴這一聲,洪風愣是把話咽進肚子里,別看干爹平時沒什么脾氣,可真起火來,誰都擋不住,洪風就吃過虧,所以心有余悸,只是死死的盯著趙出息等人。
  此刻心里最舒暢的自然是林國棟,剛剛自己被王富貴等人欺負,心里憋著股火,現在看到趙出息絲毫不把王富貴等人放在眼里,敢在王富貴面前揍洪風,這氣魄,說實話他自認為自己不行,也難怪這男人在成都那邊傳的很兇。
  “芙蓉,簡姨的貼身保鏢,今天我是長見識了”王富貴隱忍不怒道,畢竟是見慣大風大浪的主,還不至于被這點小場面亂了陣腳,再者正如他所說的,這里是重慶。
  洪通也好,陳鶴也好,或者是洪風也好,聽到簡姨兩個字,臉色微變。
  已經站在趙出息旁邊的芙蓉嘴角上揚,打量著這院子里的每一個人后回道“不錯,還有人記著簡姨”
  王富貴怎能聽不明白芙蓉的話,今天這事要是解決不好,他的面子可就丟大了,于是道“可就算是簡姨今天在這里,也得給我一個解釋吧,不能欺人太甚”
  趙出息拍掌樂呵到“好一個欺人太甚,可我想問問,到底是誰欺人太甚?富貴爺,您老是重慶有頭有臉的人,我是沒少聽說關于您那些故事,可年輕人們玩過家家,由著他們去,長輩們摻和進來就不好了。我兄弟老林跟您干兒子是有些不愉快,年輕人么,誰不為面子,可過分了那就不對了。一千五百萬,富貴爺還真是看得起我兄弟,成,愿賭服輸,欠債還錢,錢都給您帶來了,您這不依不撓的算什么意思?真以為我們好欺負?本來我沒想著摻和這事,就是跟著過來玩的,你看我都沒打算進來,覺得這事早點過去就行,沒必要鬧的不愉快,只是有些不放心,就聽了兩句,誰曾想到會是這樣。現在,富貴爺,您給我說說,到底是誰欺人太甚?”
  趙出息這話算是做足戲份,把己方說的委屈的不行,更是把自己的出場說成萬不得已,這下倒是王富貴那邊理虧了。
  果然,趙出息一番話下來,王富貴臉色有些難看,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反轉,陰著臉道“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對?”
  本以為趙出息會強勢反彈,誰都看得出趙出息明顯是來砸場子給林國棟保駕護航的。不過趙出息這時候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指了指王富貴搖頭笑道“富貴爺真是說笑,哪有誰對誰錯的,只是有些事情能和和氣氣的解決,就不要鬧的大家都不愉快,你們有不對的,我也有不對的,這次來重慶,最重要的是認識認識富貴爺,以后說不定我們還能有合作,不是么?”
  王富貴本來已經做好最壞打算,跟這個成都來的過江龍掰掰手腕,卻沒想到趙出息會主動退一步,這下更有些進退兩難,不禁感慨這年輕人的道行,節奏完全被他掌控住。看來成都那邊說沒錯,這年輕人不一般,難怪能讓簡姨相中,能讓譚鴻儒頭疼。
  王富貴有些猶豫,一方面是這個男人主動退一步,說實話,他們的勢力差人家自然太遠,重慶不比四川,前幾年被折騰的徹底傷筋動骨,誰都不敢有大動作,直到今天都小心翼翼,不然他也不會再出山。另一方面,是這個男人在自己面前揍了洪風,況且洪通和陳鶴還在旁邊,這面子上放不下。
  趙出息并不著急,等著王富貴做出選擇,面子重要,還是朋友或者敵人重要,想來王富貴這種老狐貍會有選擇。
  就在王富貴抉擇的時候,蘇蘇卻突然從外面跑進來別墅里,邊跑邊氣喘吁吁的汗道“趙出息”
  王富貴在看見蘇蘇的時候眼神突然收縮,不禁陷入沉思當中。同時,不遠處被周易撂翻卻已經站起來的洪風也看見了蘇蘇,沒想到這個在派對上的公主怎么跑這來了,似乎還認識這個男人。
  趙出息轉過頭皺眉道“你怎么跑進來了?不是讓你在外面等我么?”
  跟這里格格不入的蘇蘇喘著粗氣,胸口起伏不定,可惜育不是很好,趙出息當初在西安的時候就沒少嘲笑她。闖進別墅的蘇蘇似乎也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而且趙出息明顯有些責備的意思,知道他在生氣,于是很沒底氣的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小聲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怕閨蜜擔心我,去給她說聲不要管我了,我自己晚上回去”
  蘇蘇如此委屈的模樣,趙出息還怎么說她,不禁后悔剛才聲音有點大,于是道“那你去吧”
  蘇蘇生怕趙出息丟下她,又跑沒影了,有些患得患失道“那你在這里等我,不準亂跑”
  “亂跑?”趙出息哭笑不得,自己又不是小孩,這個詞語還真有趣。知道蘇蘇在擔心什么,于是道“放心吧,我就在這等你,哪也不去”
  “真的?”蘇蘇再次問道。
  趙出息堅定道“真的”
  “好”蘇蘇這才喜笑顏開,隨即帶著滿臉開心的笑容轉身又跑出別墅。
  趙出息望著遠去的蘇蘇,突然有些感慨,西安是不是還有很多人在等著自己?
  嘆了嘆氣,趙出息這才轉過身對著王富貴道“不好意思”
  “女朋友?挺漂亮的”王富貴若有所思的試探道,顯然想要確定一個猜測。剛剛眾人也都盯著極其出眾的蘇蘇看。
  趙出息并未想在蘇蘇的問題上糾結,所以沒有回答他,而是問道“富貴爺,還是說說我們的事吧,您覺得我們是做朋友好,還是做敵人好?”
  朋友,敵人,趙出息直接把問題拔得很高。
  王富貴哈哈笑道“你們年輕人啊,脾氣真比不上我們這些老人,你說誰愿意少個朋友多個敵人讓人惦記著,而且這個敵人還不簡單”
  王富貴的話已經給出答案,那顯然是做朋友比做敵人要好。
  趙出息跟著笑道“富貴爺說的是,這年頭,大家都是以賺錢為目的,其余事情都是小事,我覺得這一切都是誤會,富貴爺覺得呢?”
  王富貴回頭看眼一臉不理解的洪通,用眼神示意他回頭再告訴他為什么,笑道“我也覺得是誤會,先前不知道林公子是趙爺的朋友,林公子如果早說,我想也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林國棟一臉不屑的笑了笑,真是沒想到這老頭也會這般模樣,不是剛剛還八風不動么?不是剛剛還任由洪風羞辱自己么,怎么現在就慫了?
  這年頭果真是,不要命的最牛逼。
  “那我們現在來聊聊這件事”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坐在椅子上笑道,又轉身看眼洪風道“嗨,哥們,你沒事吧”
  同樣的年齡,不同的地位和實力,洪風再傻都知道眼前的男人不簡單,因為他很少見干爹會對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如此客氣。
  王富貴同樣坐下,想看看趙出息還想怎樣,問道“那趙爺說說,這事該怎么辦?”
  趙出息將桌上的卡拿過來摸了摸又看了看,一千萬啊,心里不禁咒罵林國棟幾句,你媽了個逼的,真是把錢不當錢,人家給你下套,你就傻的敢豪賭,你要不是有個好爹,還不知道會是什么下場。
  人與人不同,紈绔和紈绔也不同。
  趙出息將卡再次扔給王富貴道“借條我們拿到了,所以按照約定,錢我們還。唯一的要求剛剛林少說過,這事不想讓人知道,給家里長輩抹黑,他做的,他自己擔當。所以,我想富貴爺給我一個保證,這事別傳出去”
  “如果傳出去會如何?”王富貴面無表情的問道,好像在挑戰趙出息。
  趙出息很直白道“如果傳出去了,林少會不開心,林少不開心,我就不開心,我不開心就會找讓我不開心的人。到時候,富貴爺知道,殺人是得償命,可這世界上每天那么多人消失,又有誰會在乎”
  趙出息的話明顯是**裸的威脅,王富貴知道簡姨手下有不少猛人虎人,遠不是自己能比的。
  趙出息哈哈笑道“富貴爺別擔心,我這不是威脅,只是您要問我如果呢,我如實說,我不喜歡說假話”
  王富貴淡淡一笑,將銀行卡又扔回給趙出息。
  “富貴爺這是什么意思?”趙出息沉聲問道,難道是要玩硬的?
  王富貴淺笑道“趙爺不都說這是誤會么?既然是個誤會,這錢就當我跟趙爺交個朋友,趙爺也說了,說不定我們還能合作”
  趙出息笑著搖頭回道“富貴爺真有意思,果真是老江湖。朋友我們可以做,合作也可以有,但這錢您該收著就收著,畢竟是賭債”
  趙出息不為所動,不代表林國棟不為所動,既然趙出息的面子能值這么多錢,那自己完全可以省下,可是這里沒他說話的份,林國棟干著急。
  王富貴沒想到趙出息如此氣魄,一千萬都不放在眼里,根本不猶豫不眨眼就把卡再扔過來,果真有意思的年輕人。
  “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收下,怎么做,我明白,你也放心”王富貴不緊不慢的說道,也算是給這件事情劃上句號。
  趙出息瞥眼旁邊的林國棟,搖了搖頭,又看向王富貴笑著起身道“既然大家的誤會已經解決,那我們就不打擾富貴爺了,有空再拜訪”
  “不知道趙爺這次重慶有什么安排,如果有時間,明晚我設宴給趙爺接風,盡盡地主之誼”王富貴主動邀約道。
  趙出息不介意和王富貴這樣的老狐貍做朋友,總比做敵人強,可這次行程太緊,于是到“可能明天就得回成都,家里事情最近太多,這樣,下次富貴爺來成都,我親自接待”
  “也行,那就這么說定”王富貴跟著起身說道。
  趙出息對著洪通等人禮貌性的點頭,低聲道“打擾了,告辭”
  說完,便帶著芙蓉周易等人離開別墅,這件事情也就算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