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504 應該不簡單

第五百一十四章為什么呢?
  趙出息眾人抵達北培悅榕莊后,酒店的服務員便帶著他們前往王富貴的獨棟別墅,悅榕莊晚上的景色很美,視野開闊,一片燈火通明,和天上的繁星形成鮮明對比,在這縉云山里倒也是亮點。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趙出息林國棟走在前面,周易和芙蓉跟在后面,其余那六個心腹分兩組各拉開五米距離緊隨其后。這路上,趙出息和林國棟都不說話,該說的路上都已經說過,一會只要按照該做的去做就行。閑來無事,趙出息便饒有興趣打量著悅榕莊的建筑特點,這倒是和已經進入尾聲的青城安曼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是,安曼和悅榕莊是同級別的競爭對手,只是安曼酒店集團在國內擴張速度遠沒有悅榕莊那么快。聽老徐說,成都也有悅榕莊的項目,只不過選址在溫江,拿地五百畝建立悅榕綜合度假區,項目建成后將是悅榕莊在華投資最大的綜合體,更會成為青城國際旅游度假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自從在川大和西南財經蹭課后,趙出息學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可同時趙出息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愈發的想要獲取更多的知識來充實自己。所以剛剛趙出息便在想,溫江那個所謂的國際鄉村旅游度假區對青城山國際旅游度假區有多大的沖擊力,想來這也是省上某些人之所以反對的原因。
  搖搖頭趙出息不再想這些,他現在要想的是如何吃掉這個王富貴。
  就在趙出息加快速度跟上前面的服務員時,在這安靜的悅榕莊里,趙出息卻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而且是個女人的聲音,似乎帶著哭腔。
  “趙出息”
  不僅僅是趙出息聽到,此行的所有人都聽到這聲趙出息。趙出息下意識的愣住,以為自己聽錯,側頭看向林國棟問道“你有沒有人聽到有人在喊我?”
  因為這里的環境很安靜,而這一聲又是那么的鮮明,林國棟怎能沒聽見,皺眉點頭道“貌似是”
  于是,一臉疑惑的趙出息緩緩轉身,向著聲音的源頭望去。
  不遠處明亮的路燈下,有個穿著連衣裙的女孩正站在那里,女孩撅著嘴哭的梨花帶雨,讓人心疼。烏黑的順發垂落在后背和胸前,卻被風吹的有些凌亂,跟著連衣裙隨風飛舞著。
  由于女孩站在路燈下,太過刺眼,趙出息一時沒看清楚,便多看了幾眼,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浮現在趙出息的腦海中,正是那個扎著馬尾辮背著吊帶牛皮書包,總是對一切都充滿好奇的傻孩子。
  “蘇蘇”趙出息大驚失色道,整個人徹底愣住。
  旁邊,不管是芙蓉也好,還是周易,眾人都盯著趙出息,又盯著那個淚流滿面的女孩,不禁猜測兩人到底什么關系。
  良久,趙出息終于回過神,自嘲一笑,深呼吸幾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他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蘇蘇。在來重慶前,趙出息還想過蘇蘇,因為對于重慶這座城市最深的印象,便是在西安認識過一個叫蘇蘇的重慶女孩,趙出息很喜歡傻傻的蘇蘇,感覺她就像是自己的妹妹,簡簡單單純真可愛又善惡分明,讓人忍不住就想保護她,連老太太對蘇蘇都頗為憐愛。
  只是在經歷那些事,狼狽離開西安后,西安便成為趙出息的傷心之地,他毫不猶豫的將自己和西安的所有關系斬斷,包括蘇蘇,包括程子欣,包括蔣清軒,同時趙出息對他們又充滿愧疚,因為她們都幫過自己。
  趙出息猶記得自己出事前還答應過蘇蘇會去機場送她,只是那天自己的情況,連命都差點保不住,又怎么會記起那件事,只是后來來到成都后才想起,最后也不過是搖搖頭一笑而過,最終是失信于人。
  蘇蘇依舊站在那里,眼圈微紅,只是不再流淚,反而對著趙出息開心的笑起來,似乎不想讓趙出息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這卻讓趙出息更加的內疚。
  趙出息猶豫片刻,最終還是對眾人說道“你們先過去,我馬山過來”
  “你不去,我們怎么去?”林國棟聽到趙出息的話,不禁惱火道,他才懶得管這個女孩是誰,又跟趙出息什么關系,他只在乎怎么解決他的事。
  這句話也惹怒因為回憶起西安的往事而心情不再舒暢的趙出息,趙出息微怒道“我說讓你們先過去,我隨后就到”
  趙出息臉色冰冷,眼神充滿殺氣,讓林國棟不寒而栗。連芙蓉和周易都有些意外,不禁猜想,趙出息和這個女孩應該關系不淺,不然也不會如此失態。
  芙蓉最終說道“好,我們先去,不過是個王富貴而已”
  于是,芙蓉和周易帶著林國棟等人前去見王富貴,趙出息卻留下。等到眾人離開走遠以后,趙出息這才盡量讓自己保持微笑,一步一步的走向蘇蘇,短短幾米遠的距離,卻讓趙出息感覺是如此的遙遠,不過相比于先前見到蘇西洛,見到蘇蘇的這一刻,趙出息還是有那么絲驚喜。
  當趙出息越走越近的時候,蘇蘇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對于趙出息,蘇蘇的感覺很復雜,先前在西安的時候,除過程子欣和學校幾個人,她其實沒有太多朋友,后來認識了趙出息,于是除過上課時間蘇蘇就黏著趙出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蹭吃蹭喝,喜歡跟著二胖一起看動畫片,覺得二胖比自己還要可愛,喜歡聽老奶奶講那些過去的故事,好像奶奶臉上每一道溝壑都充滿故事和滄桑,喜歡看趙出息和欣欣姐吵架拌嘴,覺得她倆在一起其實挺好的,更喜歡吃趙出息做的菜,連欣欣姐都贊不絕口。
  他喜歡趙出息的真實和樸實,喜歡趙出息的憨厚老實,喜歡他眼神里的堅持和堅強,喜歡他面對生活總是斗志昂昂,喜歡他有時候的貧嘴,還喜歡他特能打比電影明星都帥。可就是這么一個真實的人,有一天就突然失蹤了,連一點消息都沒有,好像憑空消失了。
  記得他放假前她答應跟欣欣姐送自己,那天她一直在等,可最終他還是沒來,她哭著離開西安,因為她最討厭別人食言,更是心里發誓,如果趙出息找她,她不會再理趙出息,也不會原諒他。可他并沒有找自己,而且他還答應自己,暑假會找自己玩,但是整個暑假他都沒有音訊,因此她一直悶悶不樂,一暑假都待在家里,哪也沒去。
  剛開始,對于趙出息失信于她,蘇蘇很生氣,就算是要離別,也總要說一聲再見吧。可是后來覺得有些不對,因為她相信趙出息不是那種人,等到開學回到西安的時候,蘇蘇才從欣欣姐那里得知,趙出息可能出事了,更有可能死了。
  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蘇蘇整個人都懵了,她不知道發生什么了,可是為什么會這樣,連二胖也不見了。趙出息那么好的人,怎么會死?所以她一直不信,她相信趙出息有一天會回西安,會去找她玩。
  但她沒想到,再見趙出息的時候,不是西安,而是重慶。
  當趙出息走到蘇蘇的面前時,蘇蘇伸手擦掉眼角的淚花,對著趙出息嘿嘿笑起來,依舊是那么的古靈精怪,依舊是那么的可愛聰明。
  “長高了”趙出息苦笑道,那會蘇蘇好像只有一米六出頭,現在看起來都快一米六五了,一年多不見,倒是長高不少。
  蘇蘇不說話,只是盯著趙出息嘿嘿的笑著,趙出息根本不知道蘇蘇再見到他有多么的激動,就如同一個被醫生宣判癌癥晚期的病人,過兩天醫生又告訴他拿錯病例了一樣。
  趙出息以為蘇蘇在生自己的氣,也是,不辭而別,從此再無聯系,誰能不生氣呢,于是趙出息誠懇道“對不起”
  “為什么要說對不起呢?”蘇蘇仰著頭,突然眨著眼睛疑惑的問道。
  趙出息苦笑道“你不生我的氣?我沒有去送你,暑假也沒來找你玩”
  蘇蘇撅著嘴搖著頭回道“能見到你我已經很開心了,為什么還要生氣呢?因為你有事,所以才來不了。如果你沒事,你肯定會去的”
  趙出息沒想到這丫頭如此懂事,好笑道“你真是這么想的?”
  “你知道的,我不會撒謊的”蘇蘇點點頭弱弱的說道,不過好像很沒底氣,于是又誠實的說道“好吧,剛開始我很生氣,我整個暑假都在生氣,我告訴自己不要原諒你,再也不理你了。后來就不生氣了,因為欣欣姐說你出事了,可能死了,可能不在西安了,雖然她沒給我說什么事。可是連二胖都不在了,肯定是出大事了”
  “程子欣?”趙出息皺眉道,想到那個脾氣火爆但又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不禁有些好笑。
  “對了,你怎么會在這里,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剛才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管怎么說,傻丫頭,再見到你,跟你一樣,我很開心”趙出息很認真的說道,眼神真誠。
  聽到趙出息的話,蘇蘇再次開心的笑起來,沒有什么事比此刻再讓她高興了,于是回道“今晚這里有個派對,閨蜜拉著我過來,只是他們太無聊,我就自己跑出來了。那你呢?”
  趙出息呵呵笑道“我啊,也是來見朋友的”
  生怕那邊已經開始,如果自己不在場,林國棟顯然會吃虧,看向蘇蘇,趙出息有些不忍道“蘇蘇,我這會有些事,得去忙了,一會忙完我再找你,好不好?”
  趙出息本以為蘇蘇會答應,可是蘇蘇卻固執著拉著趙出息胳膊,用堅定不移的口氣道“不要,我想跟著你,我怕再見不到你了”
  趙出息能理解蘇蘇現在的心情,只好安慰道“放心,這次我不會再不辭而別了”
  可是蘇蘇還是沒松手,再次紅了眼睛,看向趙出息一臉委屈的搖著頭,楚楚動人,讓趙出息很是心疼。
  好像趙出息要是不答應,眼淚馬上就會落下來。
  趙出息咬咬牙,最終無奈道“好吧,那你跟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