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03 走一步看一步

第五百一十三章嘟嘴的傻孩子
  三輛車都是越野,兩輛黑色豐田陸地巡洋艦,一輛黑色路虎攬勝。重慶是個山城,所以在這樣的城市里開越野比較適合。
  來接趙出息等人的是個三十歲的男人,不怎么說話,客氣的將眾人帶到停車的地方,三輛車上都沒其他人,送車的人已經離開,趙出息的六人分隊自動分成兩組,三人上前面的豐田,三人上后面的豐田,接趙出息的男人跟著上最前面的豐田帶路,趙出息林國棟等人則上中間的路虎攬勝,自然是周易開車。
  男人訂的酒店離重慶北站不遠,保利花園皇冠假日酒店,環境比較好,相對來說安靜,因為晚上要去北培悅榕莊,那里算是郊區,已經出了重慶繞城高速,從保利皇冠假日過去比較近,相對來說不會堵車,所以并沒有把酒店訂在市區。
  入住保利花園皇冠假日酒店,就不得不說西蜀集團和保利集團,西蜀集團如今跟保利集團旗下公司的合作很多,這完全歸功于胡雨嘉的關系,她跟保利集團某位高層私交不錯,因此介紹趙出息徐林認識了保利地產的幾位高管,而這次青城山旅游度假區這個項目,徐林便說服了保利地產投資,保利地產將在那里投資一個規模龐大的別墅區,成都算得上保利地產的重鎮,算上這個即將開發的項目,保利地產在成都已經擁有十五個房地產項目,絕對算得上政府的座上賓。
  除此之外,保利地產和保利文化集團將成為西蜀集團的戰略投資者,即將入股西蜀集團,這算得上徐林最近的大手筆,只是這件事情到目前還沒有敲定。
  男人把趙出息等人送到酒店后便離開,剩下的事情也就不用他操心,趙出息等人吃過午飯后稍作休息,養足精神等候晚上見王富貴,林國棟有事要出去見朋友,趙出息不太放心,讓兩個手下跟著。
  重慶的夏天要比成都悶熱太多,這可是全國有名的火爐,就算是下午四五點,依舊是火辣辣的大太陽,趙出息五點多的時候和芙蓉周易出來透氣,林國棟還沒有回來,就此趙出息并不擔心,如果出事,自己那兩個手下會第一時間通知他們。
  跟成都保利皇冠假日差不多,重慶保利皇冠假日的周圍也都是保利的地產項目,以高爾夫球場為主,有保利國際高爾夫花園、保利高爾夫公館、保利高爾夫山莊,趙出息三人走在林蔭道上,雖說比較熱,可總比悶在房間里好。
  “姐,上次給你說的獵物已經開始準備了,從重慶回去后,得你幫我操點心,有些事黃土單獨面對不了,得你出面”趙出息低聲說道,也算是給芙蓉提個醒。
  不遠處的球場上有不少人正在揮灑汗水,芙蓉對高爾夫沒什么興趣,簡姨倒是經常玩,算得上牧馬山球場的熟悉身影。
  “看來你的獵物不小”聽到趙出息的話,芙蓉有些意外道,前幾天趙出息給她說過,要找突破口,就得有能讓譚鴻儒動心的獵物,沒想到短短時間,獵物已經出現了。
  趙出息呵呵笑道“獵物要是不不夠份量,怎么能吸引譚鴻儒這樣的獵手”
  “你真要將這邊的事務全權交給黃土處理?”芙蓉轉移重點問道,并沒有繼續獵物這個話題。
  “總要有人在臺上,有人在臺下,西蜀集團現在的發展勢頭很強,不管是簡姨也好,還是我們要好,都不希望出現李公權那樣的事情。再說,我又不是完全不管事,只是退居幕后而已。何況,這事簡姨也同意”趙出息知道芙蓉的忌諱,淡淡說道。
  芙蓉搖搖頭道“隨你”
  傍晚七點半,林國棟終于從外面回來,趙出息并沒有詢問他去干什么了,這跟他沒有關系,他總不能限制林國棟的人身自由,倒是林國棟主動告訴趙出息,他出去打聽有沒有走漏風聲,趙出息能理解,知道這是林國棟最擔心的,從林國棟的狀態來看,顯然還算樂觀。
  八點,趙出息一行人出發前往北培悅榕莊,跟王富貴約定的時間是九點整,從皇冠假日到北培悅榕莊只需半個小時車程,縱然是半小時,趙出息都覺得那里實在是偏遠,不過以悅榕莊的選址習慣,想來是塊風水寶地。
  正如趙出息所猜的,位于重慶北培區的悅榕莊絕對算得上世外桃源,悅榕莊向來選址刁鉆,如今在國內有十幾家悅榕莊或者悅椿酒店,不過大部分的悅榕莊都不在市區,而是偏遠的郊區,但那里絕對得有山有水。
  北培區素有重慶后花園之稱,悅榕莊倚靠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縉云山,相伴于源遠流長的嘉陵江,風景優雅景色宜人,獨特的設計采用了民國初期建筑風格及最具重慶特色的多層民居吊腳樓,開放的竹林庭院和門廳將度假村與自然美景相融。室內設計采用沉穩的深木色家俬、大理石地板、中性色調的墻壁和布藝用品、剪絨地毯、馳名中外的蜀繡、蜀錦及漆器等內飾,用現代手法演繹出中國式的傳統典雅。
  縉云山里白云繚繞,似霧非霧似煙非煙,磅礴郁積氣象萬千。早晚霞云姹紫嫣紅,五彩繽紛。古人稱“赤多白少”為“縉”,所以才叫縉云山。夏天來這里避暑乘涼,冬天來這里泡溫泉,如此享受,還不煞羨旁人?
  進山以后,天色便黯淡下來,趙出息邊開著窗戶,顯然山里要比市區涼爽太多,望著隱藏在山里的星星點火,趙出息心情也莫名的舒暢。
  此刻悅榕莊某棟別墅的小院里,王富貴正在和兩個中年男人喝茶聊天,等著林國棟來送錢,院子里站著數位他的心腹,有個皮膚黝黑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聽說今晚悅榕莊里有位大紈绔舉辦露天派對?”坐在王富貴對面的中年男人叫陳鶴,眼睛很小,眉毛也不濃密,有些賊眉鼠眼的味道。不過這男人倒是小有身家,是重慶一家房地產的老板,這兩天他們幾個人來悅榕莊避暑打牌,今天有位有事提前離開了,他們也打算明天回市區,畢竟都有生意,誰能真的樂得清閑悠哉悠哉。
  王富貴給兩位倒上茶回道“年輕人的場合,不適合我們,我們這些老頭子,也就喝喝茶聊聊天而已”
  王富貴有些發福,臉上有些贅肉,下巴兜兜的,都說心腹體胖,看來這心態保持的不錯。只是頭發已經花白,不過并未禿頂,很是濃密。
  “洪風是不是過去了?我剛聽他說,正好幾個朋友在那”陳鶴瞥眼旁邊的男人,低聲道,他們幾個關系都還不錯,互相照顧著,這些年生意也算起來了。
  陳鶴旁邊的男人看了看時間,回道“剛給我說了,好像是劉老的孫子辦的,來的都是些紈绔,他正好有朋友過來,帶著他認識些新朋友,以后說不定跑關系能用上”
  “那圈子可不好往里面擠啊”陳鶴有些酸味的說道,想想自己的兒子,就有些生氣,那小子就知道敗家,不像人家這兒子,知道經營關系人脈。
  旁邊的男人叫洪通,洪風是他的兒子。洪通相比于王富貴和陳鶴更有氣勢,頗像位成功的商人。
  “差不多該回來了,那個林國棟估計也快到了”洪通笑了笑回道,對于這個兒子,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只是這次的事情讓他有些頭疼,跟四川的紈绔斗氣斗狠,這要不是有王富貴撐著,他還真怕出事。
  想到這,洪通看向王富貴嘆氣道“唉,這次的事情弄的”
  陳鶴也知道這事,洪風以前在成都跟一位當地的紈绔斗過氣,前段時間那位紈绔來重慶玩,洪風就跟王富貴的心腹合伙設了套,讓那紈绔輸了一千五百萬,從賭場借了一千萬的高利貸。后來王富貴和洪通才知道,那紈绔的父親是省政府二把手。洪通以為兒子闖下禍,見過大風大浪的王富貴卻不以為然,相比之下,他知道誰更害怕擔憂。
  “多大的事,這里是重慶,不是成都”陳鶴不以為然道。
  王富貴放下茶杯道“放心吧,他沒那個膽量”
  正如他們所說的,悅榕莊露天游泳池今天有人包場舉辦派對,顯然也是忍受不了市區的悶熱才來這里避暑,男男女女有二十來個人,其中不乏帥哥美女。
  這時候,有個穿著淺粉色束腰連衣服的女孩由于不堪忍受不停來搭訕她的男同胞,放下酒杯嘟著嘴起身離開,并沒有告訴帶著她來的朋友。
  女孩偏瘦也不太高,只有一米六出頭,看起來很是柔弱,臉色更是有些蒼白,可是長的卻比較出眾,柳葉彎眉櫻桃小嘴,嘟嘴的樣子十分可愛,有種讓男人忍不住保護的沖動,也難怪有那么多男人過來搭訕。
  悄悄逃離這個不太喜歡的派對,女孩有些不高興的嘟囔道“早知道是這樣的,我才不來,哼,臭丫頭,就知道騙我”
  說完這句話,女孩雙手背后握在一起,抿著嘴抬頭看著滿天的繁星,想到過兩天開學就能回到西安了,不禁笑起來,那笑容簡單純真,像朵安靜開放的白百合。
  微風徐徐,昏黃的路燈,青石板的小路,女孩蹦蹦跳跳,偶爾才會停下腳步,沒有目的地,只是順著小道往前。
  幾分鐘后,女孩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跑到悅榕莊的前區了,不遠處的主道上,一幫人急匆匆的往前而去,女孩感覺那幫人挺奇怪的,大多數都板著臉,難道他們不會笑么?
  于是便盯著她們看,等到他們走近后,女孩卻突然愣住,因為她看見了一個怎么都沒想到會出現在這里的男人。
  良久,女孩眼圈微紅,緊咬著下唇,雙手死死的抓著連衣裙,看著向著另一個方向已經遠去的眾人,女孩終于忍不住喊道“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