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02 投資和回報

第五百一十二章完全信任
  唐家兄弟執掌遂寧勢力已經多年,兩兄弟有勇有謀,能力和手腕皆強勢,一內一外,當年遂寧圈子里比他們強勢的大佬有不少,可還不是被他們被玩弄于鼓掌,最終他們笑到最后,成為遂寧最強勢的存在。內部稱王,各位大佬都得唯他們馬首是瞻,外部開辟新的疆土,代領遂寧圈子影響力不斷擴大。
  老大唐云龍,遂寧圈子現在能說得上話那幾位大佬都得尊稱一聲龍哥,晚輩們喊他龍爺,唐云龍是唐家圈子的門面,政商通吃,臺前以及商業的事情都由他處理,在川東地區有無冕之王的稱呼,也算是響當當的袍爺。老二唐云鶴,脾氣比較怪異,反復無常,大家都喊他二爺或者二叔,灰色涉黑見不得人的事情都由他負責,這些年打理的井井有序。不過相比于老大唐云龍,老二唐云鶴在遂寧圈子名聲不太好,遂寧圈子其余大佬沒少吃他的虧,利益被壓榨的叫苦不迭。
  譚鴻儒那個圈子和簡姨所在的圈子不一樣,而唐家兄弟所在的這個遂寧圈子跟那兩個圈子也不同。
  這個圈子里面有很多小圈子,唐家兄弟的勢力是最大的,其余人根本不能和他夠相提并論,而且是越來越強勢,那些小勢力都聽從他們的吩咐,但是又各自為政,只是外人習慣稱呼他們遂寧圈子是唐家兄弟的地盤,其實也差不多。
  司徒南在遂寧圈子如今已經廝混兩年多,對這個圈子早已吃透,怎么折騰心里也已經有計劃,但最先要做的,肯定是挑撥親密無間的唐家兩兄弟之間的關系,司徒南把這個計劃叫雙王之亂,只有兩人斗起來,接下來的計劃才能一步步的來。
  在沒有成為唐云鶴心腹軍師時,司徒南就知道唐云鶴對他大哥唐云龍的女人嚴若語有興趣和性趣,因為唐云鶴每次看嚴若語的眼神都充滿侵略性,特別是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更是**裸的挑逗,所以他才對癥下藥以嚴若語為突破口,讓唐云鶴順利征服嚴若語,沒想到的是嚴若語也是個蕩婦,可能是唐云龍滿足不了這個女人的性需求,她才半推半就從了唐云鶴,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只要唐云龍不在,兩人就黏在一起狼狽為奸。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司徒南留下證據,再后來他就等事情成熟后,把一些蛛絲馬跡留給唐云龍。
  做足這一切,今天這局面也就不為過了。唐云龍被帶綠帽子,圈子里很多人都已經知道,只是不敢說而已,唐云鶴被老大揍了一頓,也是顏面盡失,最奇葩的他還要嚴若語那個女人,兩人關系已經是水火不容。
  現在呢,對于司徒南來說,就是他長袖善舞的時候了,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將一些詳細計劃告訴趙出息,又從趙出息這里得到相應的支持力度,比如趙出息打算把自己那兩組心腹借給司徒南用,比如趙出息回頭會讓黃土配合司徒南,只要他用錢,就給。
  兩人就此談論半個小時后,司徒南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率先離開。
  司徒南離開后,內心有些起伏的趙出息并沒著急著離開,而是讓自己靜一靜,不禁慶幸自己當初明智的選擇,司徒南這筆投資賺大了。也對于他接下來的一系列計劃有了明確的步驟,現在只要等獵物上路,他就可以聯合譚鴻儒狩獵了,他不信譚鴻儒會拒絕。
  周末早上,趙出息芙蓉周易很早便已經起床,三人吃過早餐后便出發前往成都東站,這次由趙虎成開車。
  在去成都東站的路上,趙出息不禁問道“姐,你見過這個王富貴?”
  冷若寒霜的芙蓉臉色平靜的搖頭道“聽說過,但沒見過,據說隱退了很多年,現在應該已經快六十歲了。別看重慶不大,大多還是山區,可這地方的勢力很復雜,政治地位又特殊,從民國成為陪都時期就混亂割據著,這些年經濟發展很快,相對應的利益就更加豐厚,起起伏伏出來過很多人,但成氣候的少。像二王老陳那種強勢的人物更少,只是前些年經過那件事情以后,重慶的各方勢力算是徹底被打垮,那件事情結束后,都說重慶治安是越來越好,可這是表面的平靜,暗地里都在爭權奪勢,這才有王富貴這種老人出來站臺,他一出來,誰敢在他頭上得瑟?”
  趙出息對于重慶不了解,關于那件事情也只有從報紙上得到的消息,何況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離他又太遙遠。
  “看來王富貴在重慶很有話語權?”趙出息自言自語道。
  芙蓉搖搖頭道“重慶不像川內,這幫人都是在市區以外的地方占地為王,在市區還真沒那種說了算的,沒什么根基,真要動他們,隨便出來個人物都能動,不像川內這邊根深蒂固”
  “明白了”經過芙蓉這么一說,趙出息對重慶那邊大致有些了解,對于這個王富貴也就多了些底氣。
  芙蓉這時候問道“王富貴知道他帶著你來重慶?”
  “應該不知道,我沒讓他說”趙出息不解的回道。
  芙蓉輕哼道“沒說就好,說了我怕他到時候還不敢見你,以為我們對重慶有什么想法”
  “哈哈哈,姐說的是”趙出息點頭回應道。
  前面有些堵車,芙蓉看眼窗外,隨意說道“說實話,當年簡姨確實對重慶有想法,只是那位執政重慶,局勢瞬間變的讓人應接不暇,簡姨這才徹底放棄計劃,如果算起來,重慶那邊現在一位還算有些地位的大佬也算我們的人,只是簡姨這些年任由他自生自滅,沒怎么關注過,我倒是聽說過他一些事,只是簡姨出事后,人家現在認不認你這位新主子就得另論,何況他是白手起家的,真要算起來,和我們還真沒什么事”
  趙出息想了想才說道“如果有時間,我們可以見見,說不定還會有合作,畢竟我們西蜀集團在這邊也有項目,關鍵時候說不定能用上”
  “那倒也是”芙蓉默默說道,倒是前面的趙虎成聽的一愣一愣的。
  等到奔馳g65抵達成都東站的時候,賈繼恒和狀態比前幾天好很多的林國棟已經等著他們,理了發刮了胡子,換了身休閑裝的林國棟差點讓趙出息認不出來。加上賈繼恒那輛風騷的黑色賓利就停在旁邊,來來往往的人倒是沒少注意他兩,特別是某些女人的眼珠子都掛在他們身上了。
  自從胡雨嘉送趙出息這輛奔馳g65以后,趙出息就很少動那輛簡姨的賓利,現在賓利天天停在牧馬山六號別墅的地下車庫里,趙虎成偶爾會開著賓利帶著兩位阿姨出去買菜,想想把賓利當做保姆車,也是牛逼哄哄的不行。
  趙虎成將三人的行李箱放下,對著趙出息和芙蓉打過招呼后便驅車離開,林國棟看見趙出息一行只有三個人,其中還有個女的,不禁有些不滿,畢竟他們要面對的是王富貴,這點人能干什么?賈繼恒在看見芙蓉和周易后倒是嚇了跳,這可是趙出息真正的心腹,別人不知道,他絕對知道。
  林國棟細微的變化賈繼恒都看在眼里,沒忙著上去打招呼,而是在林國棟耳邊說道“是不是覺得人少,心里沒底氣?我要說這三位碰上一二十個年輕人都是輕松應付你信不?”
  賈繼恒此話一出,林國棟瞬間目瞪口呆,過會才回過神,一想到趙出息背后的身份,也就明白了,這些可都是高手。
  趙出息走過來和賈繼恒林國棟打招呼,周易芙蓉跟在后面,林國棟賈繼恒跟趙出息聊過兩句后想跟芙蓉周易說話,奈何兩位都是話不多的主,周易還好,對著他們笑著點頭,芙蓉根本沒看一眼。
  賈繼恒悻悻一笑,林國棟倒覺得高手可能就是如此。
  “走吧,時間差不多了”趙出息跟著賈繼恒林國棟抽完一根煙后,沉聲道。
  賈繼恒捻滅煙頭,扔進垃圾桶后回來道“那出息,老林我就交給你了,剩下的事,全靠你了”
  “你不去?”趙出息本以為賈繼恒也去。
  賈繼恒看眼林國棟這才道“人少好辦事,我就不去了,有你在,我放心”
  “這里面是一千萬”賈繼恒笑道,說完便把一張民生銀行的白金卡遞給趙出息,來來往往不少人都看著他們,趙出息有些不舒服,不過卻沒想到賈繼恒和林國棟把錢湊夠了,至于怎么湊的,趙出息不管,本來他還帶著五百萬。
  趙出息接過卡淡淡一笑,沒說什么,只是拍了拍賈繼恒的肩膀。幾人這才進成都東站,賈繼恒把眾人送進站以后便離開。
  半小時后,動車緩緩向著重慶而去。
  這一路上并沒什么故事,趙出息和林國棟坐在一排,周易和芙蓉坐在后面,至于趙出息那組小分隊則分散在二等座。
  成都到重慶動車只需兩個小時,開車則得好幾個小時,所以趙出息并沒選擇開車去重慶,這樣他們行動也方便點。
  路上趙出息拿著本工商管理的書在看,和林國棟叮囑了一些事情,告訴他從現在開始所有事都得聽他的,林國棟雖說對這話不舒服,但只得點頭,畢竟這是他的事。
  兩小時后到達重慶北站,芙蓉很快找到來接他們的人,三輛車已經備好停旁邊街道,林國棟這時候才突然發現,不知什么時候,他們身邊卻多了五六個男人,就在他發愣的時候,趙出息這才解釋道“都是我們自己人”
  林國棟長舒一口氣,還以為是王富貴的人,再看向趙出息的時候,這才算是完全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