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01 一報還一報

省委大院的奧迪a6l,男人相談甚歡時的氣場,老爺子和胡雨嘉客氣的態度,答案已經呼之欲出,絕對是走仕途的大佬,已經到這個年齡,顯然地位更不低,趙出息只是不知道和那位柳學仕相比,誰能更高一層?
  相比于柳學仕的陰柔,男人談笑時比較灑脫。無憂中文網爭做首發王不過既然胡姨沒給出明確的答案,趙出息也就不刨根問底,說不定到時候還會是個驚喜。
  趙出息跟著胡雨嘉上樓以后,老爺子已經在聽著小曲喝著小茶吃著點心,胡雨嘉頗為不滿的嘟囔幾句,又把趙出息數落一番,趙出息只是悻悻傻笑,兩人陪著老爺子聊了會天,老爺子這才揮揮手示意你們去忙自己的吧。于是,趙出息跟著胡雨嘉來到對面的青字雅間,又跑到樓下泡了壺竹葉青上來。
  胡雨嘉等到趙出息坐下后,笑的很是耐人尋問道“是不是想從我這里打聽打聽什么事?”
  “看姨說的,沒事我就不能找姨聊聊天么?”趙出息給胡雨嘉倒上茶,瞅眼墻上掛著的老爺子親自寫的正氣兩個字,笑瞇瞇的說道。
  樓上這幾個雅間空間都不小,里面擺著桌椅,周圍還有很多家具飾品等等。
  胡雨嘉指著趙出息輕哼道“老爺子說的對,你小子現在越來越貧嘴了,我們以前怎么就沒發現,看來是被你的外表蒙蔽了,誤上賊船了”
  趙出息樂呵的笑道“以前那不是剛認識老爺子和姨么,總要表現的規規矩矩的,你們這些長輩不就喜歡年輕人成熟穩重,我也算是投其所好。現在不一樣,都是老熟人了,那樣就顯的生分”
  “話都讓你說完了”胡雨嘉瞪眼趙出息,卻也喜歡趙出息這個樣子,如果總是跟他們板著臉,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那才真無趣,這跟外人有什么區別?
  說完這話以后,胡雨嘉這才皺眉問道“去北京見到三無了?”
  趙出息知道胡姨肯定要問,不管是老爺子也好,還是胡姨也好,心里都一直惦記著二胖。老太太去世以后,二胖變化太大,以胡家和林家的關系,他們自然操心。
  “見到了,一切都好,開始在忙自己的事情,他還讓我替他問候你和老爺子,說等到不忙的時候,再回成都看你們”趙出息平靜說道,其實以二胖那種清心寡欲的性格,對胡家其實沒有太多感情,只是胡家沒少幫趙出息,而且對趙出息幫助也很大,所以才會這么說。
  “忙著挺好,三無和大多數年輕人都不同,走的路也不同,以后至于會成個什么樣子,我和老爺子說實話,心里都沒譜”胡雨嘉有些感慨道。
  趙出息低聲道“姨,我們要相信二胖,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胡雨嘉點點頭回道“希望吧,對了,那你有沒有見到林鎮北?”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說實話,我倒很期待見到這個男人,什么樣的男人,讓姨都得刮目相看。只是可惜的是,這次沒見到,聽二胖說,他跟幾個男人去了三亞”
  “總會見到的,林鎮北是個很有趣的男人,在津京唐的圈子流傳著太多關于他的故事,連我們成都有不少人都知道他的事”胡雨嘉笑了笑回道,關于林鎮北的故事太多,都說這個男人手眼通天,關系人脈大到驚人。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我想有一天,二胖也會成為這樣的男人”
  胡雨嘉聽到這話,突然問道“你不想么?”
  趙出息下意識愣住,看向胡雨嘉,反應很快,只是嘿嘿傻笑,卻也沒說什么。
  胡雨嘉忍不住笑起來,趙出息答案顯然意見,索性她也不再這件事情上追問,主動轉移話題,一臉認真道“我知道你這次來是想問問青城山項目被叫停的事情?”
  “老徐已經給我說過,青城山項目西蜀集團投資不小,川府集團也有投資,加上大大小小國企民企,有十多家集團公司豪賭青城山項目,大環境不好,這突然被叫停,誰都耗不起,西蜀集團也是”趙出息收起笑容,開始談正事,胡姨畢竟在川渝商界浸染這么多年,雖說財富到不了頂尖那層,可在商政兩界的人脈關系不淺,這事徐林那邊在走動,他這邊也得想辦法。
  胡雨嘉端著茶杯,不急不躁的喝著茶道“本以為青城山是小打小鬧,卻沒想到被你們整出這么大的動靜,國家級旅游渡假區的推動是地方政府政績的需求,配套青城山旅游度假區,青城山影視基地,這兩個項目將徹底整合青城山的旅游資源,接下來各種商業項目肯定接踵而來,如此大的蛋糕,如此豐厚的政績,有人要使絆子,有人想要分一杯羹,都是情理之內的事,這已經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經過胡雨嘉這么一說,趙出息倒也能想通,這事本就是由老爺子這邊地方派系負責的,省上有柳學仕和一位副省長支持,市里又是那位楊副市長主導,誰都沒想到動靜會鬧這么大,儼然有人不希望老爺子這邊出風頭。
  “那我們就這樣耗下去?干著急?”趙出息不禁皺眉道,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局面,老徐說過西蜀集團的負債率現在很高,雖然不會出什么問題,但如果這個項目出事,就會埋下隱患。
  胡雨嘉這才笑著說道“你這孩子,怎么這么著急。不過你自己想想,你都這么著急,其余人不著急么?有些人比你著急,比如楊開泰,他想要靠著這個政績再進一步,自然會想辦法,柳學仕他們可不是吃素的。我們要做的,只是做好我們該做的,比如怎么通過環評,拆遷安置補償等等事情上不要出現問題,這是兩方配合才能解決的問題,如果再退一步來說,有人想要分一杯羹,那就讓他們進場,我們能損失什么?這兩個項目熱度越高,到時候吸引的旅游資源越多,我們以后的收益不越高?”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胡雨嘉的話說的很對,他們不過是各取所需,但最終的目的還是利益。
  胡雨嘉提醒道“有空你跟楊開泰多走走,如果你有辦法有關系推動這個項目,也可以試試,想來會在柳學仕那些人眼中加分不少”
  趙出息端起茶杯,若有所思,從重慶回來后可以去試試水……
  午飯,趙出息陪著老爺子他們吃,席間幾個老人問的最多的便是他跟齊思什么時候結婚這事,連胡雨嘉都有些著急,說就等著你們結婚呢,還問打算怎么結,是中式婚禮還是西式婚禮等等。趙出息被問的頗為不好意思,只得說這事等齊思回來再好好商量。
  最后吃完午飯,趙出息就連忙借口有事逃離茶與酒……
  傍晚,趙出息終于等到一直要等的那個電話,電話那頭的男人跟他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九點人民公園見面,趙出息欣然答應。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趙出息便和周易出發,奔馳g65在西御街停下,趙出息獨自穿過馬路走進人民公園,按照事先約定的地方去找那個男人。幾分鐘后,趙出息終于見到他,男人安安靜靜坐在長椅上,望著不遠處那里跳著廣場舞的大媽發呆,這里比較偏僻幽靜,長椅隱藏在幾顆茂密的樹背后,偶爾才會有人過來。
  趙出息緩緩走過去后,直接坐在男人的旁邊,低聲道“她在上海那邊怎么樣,有沒有起色?”
  聽見趙出息的話,男人冰冷的眼神里閃過那么絲溫柔,沉聲道“比以前好點,但是想要站起來,還得很長時間”
  “慢慢來,不著急,那邊我會讓人盯著,你放心就是”趙出息安慰道,知道這個女人就是他的世界,也是他的底線和逆鱗。
  “謝謝”男人微微轉頭看向趙出息,那張臉讓人有些觸目驚心,在這深夜里極為恐怖。這件事情前前后后都是趙出息找人辦的,先去上海治療,等有一定的效果后,再去美國跟進,醫院等等所有一切都是趙出息的人安排,所以很少說謝謝的他才會說出這兩個字,無關其他。因為沒有人知道女人對他意味著什么。
  “那么,司徒南,這么長時間了,你的那個計劃準備的如何,我給了你足夠的時間”趙出息語氣有些凌厲的說道,帶著股肅殺之氣,周圍的空氣都有些凝固。
  沒錯,這個男人就是花錢買命,又被趙出息深埋進唐家兄弟那里的司徒南,趙出息在司徒南身上沒少花錢,更沒少費精力,他是看重司徒南的能力和手腕,不然怎么可能讓人專門負責那個女人的病,從成都到北京,從北京又到上海,以后還得去美國。現在,如果司徒南沒有給他足夠的回報,那么趙出息可不愿意當凱子。
  司徒南知道趙出息找他來是什么事,聲音有些沙啞道“你們最近麻煩不斷,雅安的事情是譚鴻儒搞出來的,曾誠被譚鴻儒的人設了套,得罪了雅安的大紈绔,那位紈绔的父親是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跟譚鴻儒后來走的很近。樂山的事情是唐家兄弟搞出來的,樂山本來就魚龍混雜,陳濤是在樂山很有影響力,跟市里領導稱兄道弟,但因為樂山隱藏的灰色利益很大,也有幾個大的地頭蛇,賣他面子,但也是他陳濤控制不住的。現在那位領導升官離開樂山,以前就有人看不慣陳濤,他占的太多,貪得無厭,現在被群起而攻之,不算意外,這自然背后是唐家兄弟的人在搞鬼。順帶提醒你,最近防著青城山那邊,譚鴻儒的人可能會鬧事阻撓西蜀集團的工程”
  “你的意思是,譚鴻儒和唐家兄弟聯手了?”趙出息越聽,臉上的疑云越多。
  司徒南輕哼道“算不上聯手,只是在某些人的穿針引線下,針對同一個目標而已,都不過是為了利益”
  “好,這些我知道了,可你知道,這并不能讓我滿意”趙出息搖搖頭笑道,并沒有因為司徒南告訴他這些事而打算就這樣結束,這些事情不需要他告訴,自己也能知道。
  “你要的無非是唐家兄弟內斗”司徒南盯著趙出息,平靜說道。
  趙出息不躲避司徒南的眼神,問道“結果呢?”
  “如果做不到這點,當初我就不會找你。正如你所愿的,唐云龍和唐云鶴已經開始出現間隙,在我一手策劃下,唐云鶴四個月前如愿以償的強占了唐云龍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嫂子。不得不說,那女人天生媚骨,生性風騷,舉手投足都能把男人勾引的神魂顛倒,據說還身懷名器,所以唐云龍十分溺愛她,原配留在遂寧,卻讓她跟著住在龍泉驛的別墅,對她幾乎有有求必應。能讓唐云龍著迷,自然也就讓唐云鶴淪陷,唐云鶴窺覷這個嫂子已經很長時間,可誰讓是他的嫂子,只能干著急。幾個月前終于下定決心動手,他是出于相信這個女人不敢告訴唐云龍,也相信就算是出事,唐云龍不會為個女人跟她翻臉。在我設計下,趁著唐云龍不在,唐云鶴徹底霸占那個女人。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自此之后,兩人居然徹底黏在一起,如膠似漆,也不知道唐云鶴用的什么辦法,這倒讓我少費不少功夫。時間長久下來,在我的有意配合下,唐云龍終于發現蛛絲馬跡,而就在上個月直接捉奸在床,兩個人大吵一架,唐云龍更是把那女人打的半死。現在兄弟兩關系已經破裂,唐云鶴想要那女人,唐云龍卻被自己兄弟帶綠帽子,這事外面已經不少人知道。唐云鶴生怕唐云龍針對他,在多個項目以及地方,都已經開始緊鑼密鼓的安插自己的人,而唐云鶴也差不多”司徒南將整個事情經過,原封不動講了遍,一切都由他掌控著,不知道唐家兄弟知道后,會如何感想。
  司徒南講完以后,趙出息已經難掩自己的意外,果然古往今來能讓兄弟自相殘殺的皆是女人,紅顏禍水啊。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動手吧,讓他們徹底沖突起來,我等著你的消息”趙出息不禁玩味的笑道,這個結果讓他很滿意。
  “放心,我已經在謀劃”司徒南不寒而栗的說道,那張臉更加的恐怖。
  趙出息沉聲道“我會全力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