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500 也許吧

第五百一十章應該不簡單
  不管是趙出息也好,還是賈繼恒也好,都知道林國棟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剛剛一怒而起準備離開也不過是給自己找點顏面而已。誰都清楚,這事能解決的人不多,能放心的人不多,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賈繼恒對趙出息完全信任,林國棟又信任賈繼恒,所以林國棟只能選擇趙出息。
  賈繼恒將一直沒動的咖啡推給林國棟,給林國棟寬心道“老林,不管你信不信出息,但你只要信我,這事就成了”
  林國棟雙手抓著頭,沮喪道“我特么倒是做的什么孽啊”
  趙出息瞥眼窗外那幫在各個球場打球的男男女女們,自言自語道“人們只會看你光鮮亮麗的一面,沒人會在乎你狼狽不堪的一面,可你說誰這一輩子能順風順水?挫折和苦難都會遇到,這是人生必須經歷的東西,關鍵是有人能走過去,有人走不過去。這次,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吃一塹長一智,以后多留幾個心。我這不是指責你,只是作為一個朋友善意的提醒,如果你覺得我們現在是朋友”
  林國棟微微抬頭,看向趙出息,感覺這個年輕人比自己認識的大多同齡人都不相同,沉穩老辣到像是經歷過大起大落是是非非的中年男人。
  趙出息放下咖啡杯,這個會所還有專門的雪茄室和紅酒室,趙出息在這里藏了幾瓶酒和幾盒雪茄,有時候遇到有趣的人,便會邀請過去嘗嘗雪茄品品紅酒,雖然對紅酒和雪茄不怎么感冒,但趙出息現在也算是個老手,至少能喝出不同產地紅酒的特點。本來是打算帶著賈繼恒和林國棟去紅酒室,最后嫌麻煩就算了。
  “你跟那邊聯系聯系,約個時間,就說過去還錢,約好時間以后通知我,我這邊好早作準備,如果有什么變化,及時給我說”趙出息直奔主題叮囑道。
  賈繼恒看向林國棟,然后回道“放心吧,這邊我會盯著”
  趙出息緩緩起身道“行了,差不多也該吃晚飯了,我帶你們去個有趣的地方,老板是個海歸大美女。吃完飯老賈你帶著老林好好放松放松,洗個澡蒸個桑拿,去去晦氣,這狀態可不行,多大點的事,天又不會塌,只要人好好的,什么都能過去”
  趙出息幾番安慰下來,林國棟心里也算是舒坦幾分,至少這事情有眉目了……
  周五,趙出息把芙蓉以及黃土都喊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在書房里把林國棟的事情說了遍,縱然林國棟身份比較有趣,可芙蓉對于趙出息在圈子現在不太平的局面下答應這事有些不悅,黃土倒是不在乎,這種投資他倒是樂于見到。
  商量過后,最終趙出息決定帶著周易和芙蓉前往重慶,同行的還有六個趙出息的御林軍,這些人便是上次對付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的時候,芙蓉陳安逸在保安基地精挑細選的,后來風波結束以后,芙蓉便負責這只隊伍,將人數篩選到十八人,每六個人是一個小組,這半年時間如果沒有什么商業任務,這三支隊伍便被芙蓉和陳安逸一直特訓,目標很明確,那就是讓他們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
  本來趙出息是要去樂山見陳濤,林國棟這事發生后,也只能把去樂山的事情推后。雅安那邊吳道宇已經去了,黃土今晚就去樂山,先跟陳濤應付局面,趙出息只能等重慶回來后再去樂山。
  周五晚上,賈繼恒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事情已經談妥,和重慶那邊約定的時間是周末晚上,重慶北培悅榕莊。
  趙出息隨即通知芙蓉姐以及黃土,黃土已經讓重慶那邊安排好酒店車輛等等,趙出息等人周末早上坐動車過去。
  隔天趙出息約好胡姨一起去茶與酒看老爺子,趙出息每月都會來幾次,沒什么事情的時候每周都會來,最近各種事情忙碌,算下來已經快一個月沒去過茶與酒,趙出息生怕自己再不去,老爺子都不讓進門了。
  趙出息很喜歡跟幾個老爺子聊天,算得上受益匪淺,年輕人么,再成熟世故,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可能犯錯誤,畢竟你沒經歷過,你沒有經驗,考慮的再周全,都有可能出現偏差,而老人們的經驗便會讓你少走很多彎路。
  茶與酒依舊是那么冷冷清清,沒幾個客人,大夏天的沒多少人愿意來這種地方喝茶。要是普通人經營這種茶樓,早就關門歇業了。不過茶與酒有胡雨嘉這樣的大財主支撐著,除非川府集團破產,不然這茶樓都會一直存在。
  趙出息最近喜歡單獨行動,給周易徹底放假,停好車后手里提著幾樣老爺子愛吃的小點心進去,胡雨嘉的賓利停在旁邊,顯然比趙出息先到,隔壁還停著輛幾輛車,從車牌來看應該都是政府機關的車,玻璃前有放省人大通行證的,也有放省委通行證的。
  趙出息進來的時候,老劉在看書,老張在給新茶分類,因為沒什么客人,所以他們都不忙碌,能來這里的大多都是熟客,有些更是知道這里的特殊性,很多事都不會麻煩他們。
  趙出息嬉皮笑臉的和老張老劉打招呼,自然是被老張數落一頓,說他是不是有了媳婦忘了娘,這都一個月沒來茶與酒了。老劉還是那么的安靜,只是抬頭瞥眼趙出息說道來了,便繼續看書。
  坐在大廳的只有兩桌人,一桌是三個人,一桌是兩個人,兩個人那桌趙出息認識,算是這里的熟客,老張后來告訴他那是省人大一位處長,既然是熟客,趙出息便過去打招呼,聊過幾句后這才上樓去。
  趙出息離開后,坐在省人大這位處長對面的男人不禁詢問道“這男人誰啊,都能上二樓”
  “以前是這里的伙計,人不錯,后來不知道怎么不干了,但經常回來,總之跟胡家的關系不淺”這位省人大的處長喝著茶略顯羨慕道,他到現在都沒上過茶與酒的二樓,見到老書記也只是問候幾句。
  對面的男人嘟囔道“攀上胡家這棵大樹,那可不得了,有多少人是上天無門”
  樓上,趙出息剛上樓便聽到從包間里傳出來的談笑聲,這在以往是很少見的,趙出息并沒著急著過去,仔細聽過后辨別出,除過胡雨嘉胡姨的聲音以及老爺子的聲音,還有個男人的聲音,聲音比較低沉有力中氣十足。
  這時趙出息才調整好狀態走向竹字雅間,邊走邊笑道“我以為我來得早,胡姨倒比我還早”
  未見其人已聽其聲,胡雨嘉眼神微變隨即抿嘴看向門口方向笑道“你現在可是大忙人,胡姨想見你一面還得預約是不是?”
  “胡姨,我哪敢,先不論你,你家女兒回頭就得把我劈成兩半”趙出息哭喪著臉說道。
  胡雨嘉忍不住笑起來,沒好氣的瞪著趙出息。
  老爺子搖頭嘟囔道“這越來越貧嘴了,沒以前那么老實了”
  不過言語之間,儼然更多的是厚愛,這讓旁邊的那位穿著白色短襯衫的中年男人不禁好奇趙出息的身份。
  趙出息嘿嘿一笑,把點心放在桌子上道“您老的點心,胡姨肯定沒給您買”
  “這小子”老爺子指著趙出息笑罵道,他就是饞這幾口,不過女兒總是讓他忌口,誰讓他現在有糖尿病。
  “你跟丫頭一樣,就知道慣著老爺子”胡雨嘉不滿道,老爺子現在年紀大了,人一老身體就會出各種問題,各種病都會接踵而來,所以胡雨嘉對老爺子的身體要求很嚴,每月定期體檢,平時飲食也都有要求。
  中年男人這時一臉平靜的看著趙出息道“老領導,這小伙子是?”
  胡雨嘉不緊不慢的說道“出息,這是龔叔叔”
  胡雨嘉說完,趙出息便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能和胡姨老爺子如此熟絡的談笑風生,顯然身份不普通,光是在老爺子面前這股不落下風的氣場,就足以讓趙出息另眼相看。
  “龔叔叔好,我叫趙出息”趙出息笑呵呵的自我介紹道,不卑不亢,很是自信。
  中年男人笑瞇瞇的點頭道“你好,挺精神的”
  未等胡雨嘉再多說什么,中年男人便已經起身道“老領導既然有客人來,那我就不打擾了,等到忙完這段時間,安排好那些瑣事,到時候再跟老領導好好聊聊”
  老爺子跟著起身道“剛到成都,你肯定有很多事要忙,能百忙之中來看我這老頭子,我已經知足了。雨嘉,你跟出息幫我送送正和”
  中年男人也不推辭,笑著客套幾句后,率先走出包間,胡雨嘉和趙出息緊隨其后,這路上胡雨嘉和中年男人有說有笑,趙出息就跟在后面。到門口后,停在胡雨嘉那輛賓利旁邊的奧迪a6l便緩緩開過來,胡雨嘉笑道“改天我做東,到時候大忙人你可得賞臉過來,不然別人會說我這地主不地道”
  “雨嘉,你這話說的,你開口,我能不答應么”中年男人笑著搖頭,又對著趙出息揮揮手,隨即才道“那今天我就先走了”
  很快,中年男人便坐著奧迪a6l離開茶與酒,趙出息看著奧迪a6l消失的方向,小聲嘀咕道“省委大院的通行證,姨,這男人誰啊?”
  “龔正和,過幾天你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胡雨嘉故意賣了個關子。
  龔正和,趙出息想來想去,似乎還真沒聽說過,不過想到今天前前后后的事情,直覺告訴他,這男人身份應該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