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99 當槍使

不到半個月時間,那個在人前光鮮靚麗的林國棟就被折磨成如此模樣,這段時間他天天酗酒,每晚都喝的酩酊大醉,更有過自殺的念頭。一千萬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只要想辦法自然能湊夠,他怕的是這事被別人握住把柄,以后想盡辦法要挾自己,以此來達到他們的目的。林國棟不傻,知道自己背后老爺子的身份在很多時候能帶來別人辦不到的便利,而一旦自己被握住把柄,那就等于給老爺子埋下隱患。
  這事如果被老爺子知道,那自己將徹底讓他失望,這種失望,不是一千萬兩千萬能夠買回來的,如果失去老爺子,林國棟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所以林國棟現在才會想盡辦法補救。
  他已經找過兩個人,不過提的都只是借錢的事,至于為什么借錢卻沒說。找到賈繼恒的時候,也是如此開口,只是心思慎密的賈繼恒從他這頹廢的狀態便猜出事情肯定不簡單,幾番追問下,林國棟徹底崩潰,痛哭流涕的將事情原委告訴賈繼恒,他實在是撐不住了,這事已經快把他折磨瘋了。
  賈繼恒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而是誰能把這件事情徹底抹殺,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等到林國棟平靜以后,兩人這才商量,最終賈繼恒選擇帶林國棟來見趙出息,他覺得找別人不靠譜,而且未必能影響到重慶那邊,最主要的是,林國棟肯定不放心。但趙出息,賈繼恒完全信任,而且趙出息有這個能力。
  漫無目的的游蕩在球場上,林國棟的心思卻全在趙出息和賈繼恒身上,趙出息如此年輕,貌似跟他差不多大,林國棟多少有些不信任,最重要的是賈繼恒沒給他說這男人的身份。
  想到這,林國棟轉身看著身邊的美女道“你是他的秘書?”
  “私人助理”吳欣笑的很是燦爛道,只是少了絲真誠,她早已習慣外人對她身份的猜測,包括公司內部都有謠言說她跟趙出息關系曖昧,也是,兩人每天大多時間都在一起,趙出息的生活工作都需要她安排,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她是美女,而趙出息年輕又有權利和地位,任誰都會亂想,這社會就是如此的病態。
  林國棟沒想太多,他在乎的是趙出息的身份,詢問道“你們老板是做什么的?”
  “你不知道?”吳欣有些意外道,既然能來找趙出息,居然不知道趙出息的身份。關于趙出息的身份,其實剛開始吳欣也沒弄明白,只是知道他是西蜀集團董事長,后來聽公司內部說過些關于簡姨和趙出息的事,才明白事情沒那么簡單,那會她還想過辭職,后來想想貌似那方面跟自己沒有關系,自己負責的只是關于西蜀集團的事務,況且雖然對趙出息印象不好,但這大半年相處下來,趙出息從來沒提過過分的要求,這讓吳欣對他的印象慢慢改變,覺得這個年輕人還算不錯。
  林國棟尷尬一笑回道“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具體的”
  冰雪聰明的吳欣多少能猜出其中的意思,隨口敷衍道“你慢慢就會知道了”
  林國棟見這個美女助理警惕性十足,估摸著問不出什么,便搖搖頭,只等賈繼恒那邊的消息。
  過會后,賈繼恒和趙出息并肩走過來,趙出息再看向林國棟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更盛,誰讓林國棟有個副省長的老子,只是這笑容不是出于對他的尊重,更談不上朋友間的客氣。
  “去鄉村俱樂部里喝杯咖啡吧,吳欣說那里的摩卡還不錯?”趙出息笑著說道。
  林國棟看向賈繼恒,從賈繼恒的臉色來看,貌似聊的還不錯,林國棟多少算是有了些底氣,于是道“行,聽你安排”
  等到三人道麓山國際有名的鄉村俱樂部后,吳欣早已經安排好座位,知道幾個人要聊事情,于是獨自坐在吧臺點了杯果汁。
  “你的事情,老賈已經給我說過了,說句實話,我這人生平最恨賭,你別介意”趙出息很直接的說道,又像是在試探林國棟,不過他的話倒是真的,趙出息特別恨賭博,從走出祁連大山到現在,他從來不沾賭,以前是沒錢,可以理解,現在有錢,更不需要。
  有人不明白那些有錢人已經那么有錢,為什么還要去賭,其實輸贏對他們來說沒什么,主要是尋求那種刺激,比如前首富黃光裕在澳門公海賭桌上最多一次輸過兩個億,輸贏對他來說就是個數字游戲而已。不過趙出息不需要這種刺激,所以他不沾這個東西,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里,一旦上頭,就有可能失去控制,自己給自己挖坑,現實生活中教訓太多,光是趙出息知道的就有不少,川渝多少有錢人去澳門輸的傾家蕩產,而眼前的林國棟不也是教訓么?
  趙出息如此直接,這讓賈繼恒不免有些擔心,林國棟以前在任何場合,誰不是巴結他,從來都是高高在上,這次摔的這么慘,趙出息再這么說話,難免會不高興。
  正如賈繼恒所想的,聽到趙出息這話,林國棟有些不悅道“我知道我是有求于你,但似乎還不用你來教訓我”
  鄉村俱樂部里沒多少人,這里又是靠窗的角落,還算安靜,趙出息并不生氣,誰還沒點脾氣么,何況已經是破拐子破摔的林國棟。
  “我沒別的意思,也不是教訓你,況且我沒這個資格,只是說個事實而已,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但只要不往河邊去,這水自然不會沾身,這也是我答應幫你的一個條件,以后遠離賭博”趙出息語氣稍微緩和點后繼續說道,眼神盯著林國棟,林國棟的任何細節他都看在眼里。
  果真,林國棟在聽到答應幫他的時候,明顯一愣。
  “你的意思你答應幫我?”林國棟略顯激動道,他現在只想盡快解決這件事,用什么辦法都行。
  不過林國棟并沒有被這消息沖昏頭,而是問道“我怎么相信你能幫我?至少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的身份”
  趙出息淺笑道“如果我不能幫你,老賈怎么會帶你來找我,說實話,你得感謝老賈,要不是看在他的份上,這種麻煩事,我不會插手”
  賈繼恒這時才打算揭開答案,對著林國棟笑道“老林,大家不都說我能起來是攀上西蜀集團這棵大樹么,沒錯,我今天能重新爬起來,確實是因為西蜀集團,但給我這個機會的,確是出息,沒有他就沒有我,我想你應該已經能猜到他是誰了”
  賈繼恒指著端著咖啡笑而不語的趙出息低聲道“他就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趙出息,川渝現在大多數人都稱呼他一聲趙爺或者趙哥”
  “你就趙出息,簡影的接班人?”當賈繼恒說道最后的時候,林國棟差不多已經猜到答案,臉色略微有些變化。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回道“是,我就是趙出息”
  聽到趙出息確切的答案,林國棟卻突然毫無征兆起身,似乎要離開,這讓賈繼恒不禁意外。
  趙出息不動如山,儼然已經猜到林國棟為何要離開,沉聲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是怕,剛出狼窩又入虎口?但你似乎忘記你現在的處境,如果你不把這事擺平,如果王富貴把這事捅出來,先不說你能不能還錢這事,你想過對你父親仕途的影響么?就算王富貴不把這事捅出來,高利貸利滾利,怕是也有你受的,王富貴是干什么吃的,你比我清楚”
  趙出息話音剛落,林國棟下意識停下腳步,不得不轉過身來,剛剛當他知道趙出息身份的時候確實很惱火,更有和賈繼恒徹底絕交的意思。趙出息跟王富貴是同類人,王富貴會做的事,趙出息難道不會做?
  “我又憑什么相信你和他不一樣?”趙出息的意思很明顯,說他和王富貴不是一路人,可林國棟和趙出息沒打過交道,怎么相信?
  賈繼恒不得不開口道“老林,正因為怕你一開始就抵觸,所以我沒說出息的身份,不過我能帶你來,就是對出息絕對的信任,他絕對不是王富貴那種人”
  “沒有什么憑什么?我說再多,你也未必會信,但你現在要做的是,先把錢還了,欠條拿回來,把王富貴的嘴堵住,只要做到這幾點,你就會平安無事。再者,王富貴在重慶,你沒那么大的影響力,動不了他,可我在成都,咱們抬頭不見低頭見,我要亂來,你自然有辦法給我找麻煩。再退一步說,老賈剛說過,錢他出一半,剩下的讓我幫忙,如果你有辦法解決剩下的,我也不插手,如果你沒有辦法,那我出,我不會讓你寫欠條之類的,你什么時候有什么時候還,何況老賈說了,他會幫你還,所以你得謝老家,他幫你把所有路都想好。”趙出息將方方面面都給林國棟說出來,現在選擇權在林國棟身上,怎么選擇,林國棟只要不傻,就會點頭。
  “你為什么要幫我?如果你也想從我這里獲得什么利益,那不好意思,可能會讓你失望”林國棟冷笑道,這話很直白。
  趙出息搖搖頭苦笑道“首先,你的弄明白,我不是幫你,而是幫老賈,是他讓我幫你,如果是你找我,我未必會幫。其次,因為老賈剛講過你們之間的故事,當初他家出事,你幫過忙,看得出,你人不錯,所以我愿意幫。最后,你父親是副省長沒錯,可我未必要從你這里獲取什么利益,況且我也沒這么的目光短淺,和你做朋友不好,難道非要挑戰你的底線?”
  賈繼恒這時候再次說道“老林,如果你生氣,那我說聲對不起,因為我覺得能幫你的人太少,能信任的人也太少。如果你另有考慮,我向你保證,今天的事,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正如出息說的,我幫你是因為你幫過我,我這人就是這么實在。你當初要沒幫我,我肯定不會幫你,因為這要讓我欠一個大人情,而且事情絕對不簡單。現在你做決定吧”
  趙出息已經不再看林國棟,他喜歡做事干脆利落的人,何況是男人,婆婆媽媽讓人覺得乏味。
  再說,西蜀集團和圈子最近麻煩不斷,他抽出時間去重慶也是看在賈繼恒份上。
  趙出息和賈繼恒把話已經說完,林國棟陷入沉思,想到自己已經無路可走,現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最終不得不點頭道“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