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498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第五百零八章投資和回報
  (求月票,這幾天努力努力……)
  有時候樹倒猢猻未必全散,墻倒也未必眾人都推,除非你實在是人品太差,不然肯定會有人幫你,至于能否幫得上,那就得另說。
  所以做人么,心存善心,留有底線,自己給自己多準備幾條路,關鍵時候可能就會有用。賈繼恒和這個男人便是如此,當初如果不是賈繼恒對這個男人平時尊重客氣,那么他們家出事的時候,這個男人也不會給他幫忙,如果這個男人當初賈繼恒家出事沒有幫忙,今天他出事,賈繼恒也不會帶著他來找趙出息,這都是因果循環,一環套這一環。
  帶著遮陽帽拿著球桿的趙出息走到休息區后,吳欣立即上前接住趙出息的球桿,這讓旁邊的賈繼恒頗為羨慕,自己什么時候也招一個這樣的美女助理。
  “出息,你現在這日子不錯啊,打打球,還有美女陪”賈繼恒笑著和趙出息打招呼道,今天就是他把趙出息約到這里的,因為這件事他思前思后,也就只有趙出息能幫上忙,其余人還真幫不上,一來牽扯的事情比較復雜,二來朋友的身份比較特殊。
  趙出息去北京前跟賈繼恒見過一次,他跟朋友合伙的貿易公司想要通過西蜀集團的渠道出口,先前和徐林都已經談妥,反正西蜀集團的外貿公司不是主營業務,正好幾個人聚聚聊聊天。
  “怎么,要不要玩兩把?”和賈繼恒談笑的時候,趙出息已經悄然打量過賈繼恒旁邊那位跟他年齡差不多的男人,和吳欣是同樣的感覺,微微皺眉有些不舒服。
  要是沒正事,賈繼恒還真想跟趙出息切磋切磋,他初中的時候就被老爸拉著打高爾夫,不是高手但也絕不是菜鳥,這會低聲道“改天有空約戰,今天就算了”
  回頭看眼旁邊的男人,賈繼恒給趙出息介紹道“我兄弟,林國棟”
  隨即又指著趙出息介紹道“這就是我給你說的,老趙”
  趙出息伸出手主動道“怎么,看起來身體不太好,要不要補補”
  “這幾天沒休息好,過陣子就好了”有著高聳鼻梁的男人尷尬一笑道,只是笑起來卻比不笑還要難看,旁邊的吳欣徑直搖頭。
  賈繼恒思索幾秒后道“老林,你不是說麓山國際這環境不錯么,要不先逛逛,以后在這買套別墅住,一會我們在那個鄉村俱樂部喝點東西”
  趙出息從賈繼恒的話里已經聽出意思,對著吳欣吩咐道“吳欣,你帶著老林四處走走”
  聽到趙出息的話,吳欣雖然不大情愿,可在工作上的事,她是絕對聽從趙出息的話,滿臉堆笑道“林先生,這邊請”
  林國棟有些不放心的看向賈繼恒,最終嘆口氣,跟著吳欣離開,要是放平日里,他早就已經對吳欣這樣的美女展開攻勢,可惜最近這段日子,實在是沒興趣,說寢食難安也不為過。
  等到吳欣和林國棟走遠以后,趙出息望著遠處的丘陵,那里零零散散還有不少人在打球,陽光灑滿草坪,每個人都是那么的真實,趙出息很是隨和道“說吧,把我今天約在這里有什么事,讓我猜猜,應該是你那朋友的事吧”
  賈繼恒有些沒底氣,掏出煙遞給趙出息,被趙出息推掉,悻悻一笑自己點上,跟著趙出息往丘陵下走,苦笑道“這次還真有事找你幫忙,想來想去,也就只有你能幫,其余人也沒那么大的能耐,我也不放心”
  “看來事情應該不簡單,你先說說看吧”趙出息揮舞著球桿,前面那位美女彎腰翹臀的姿勢足夠誘人,趙出息一直覺得女人腰臀的弧線最性感,只是趙出息現在的眼光比較毒辣,一般美女還真難入他的法眼。
  有時候趙出息不得不感慨,為什么很多人都擠破腦袋想要坐在簡姨這個位置,因為權力是男人的春.藥,有幾個男人不愿意強.奸這個世界,而不是被這個世界強.奸,就像現在,自己如果真對那打球的美女有意思,只要動點心思,不難拿下。
  賈繼恒組織了下語言,這才說道“我家沒出事前,林國棟跟我只算是酒肉朋友,見面也就打打招呼,遠遠達不到推心致腹的地步,我也沒想著跟這種紈绔子弟真交心,一來別人未必瞧得上咱,二來咱也未必能走進人家的圈子。后來我家出事,周圍那幫狐朋狗友避我不及,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那段時間我算是看清楚了,我爸入獄,家里重擔總不能讓我媽扛吧,她不過是個家庭主婦,所以我就不得不站在臺前。首要的問題是把我爸保出來,在幾個叔叔的幫襯下我就想辦法,找各種關系,我爸的朋友,我的朋友,求爺爺告奶奶,我爸的那個圈子還好,畢竟都是幾十年交情,我那個圈子,真心讓我覺得我前二十多年就是個煞筆,而林國棟就是那會僅有幾個幫我的人,他帶我見了幾個領導,讓一些事情至少有些眉目。后來的事情就不說了,雖然結果不盡人意,但至少該做的做了,也許這就是命”
  “因為那事,你就跟林國棟走得近?”趙出息尚不知道林國棟的身份,但那會能幫賈繼恒跑關系,應該也不簡單。
  賈繼恒自嘲道“那還不至于,后來有時候碰到,也就多聊幾句,依舊是點到為止,畢竟圈子不同,直到最近這大半年,我這不重新步入正軌,跟他才走得近,畢竟當初幫過我。所以這次他出事找我借錢,我才給他出謀劃策,這才帶著他來見你”
  走到丘陵下以后,趙出息跟幾個熟人打了招呼,還好帶著帽子,這陽光不是一般毒辣,趙出息瞇著眼睛問道“該說的說了,現在可以說說是什么事了?”
  “他在重慶被人下了套,賭桌上欠了一位大佬一千萬的高利貸,這是別人給他設的局,現在那邊讓他還錢,他的身份比較特殊,不還不行,一旦曝光,就全毀了。可一千萬的高利貸,短時間很難湊齊,最重要的是,錢不是問題,只要想辦法,也能弄到,但被人下套落下把柄,要是處理不好,就是后患無窮”賈繼恒這才將林國棟一星期前在重慶出的事說出來,目前為止,只有他知道這件事。林國棟借錢都只是說公司資金周轉,賈繼恒對他還算了解,追問下才知道這事。
  “你的意思是,讓我幫他解決這個麻煩?”趙出息低聲說道。
  賈繼恒如實說道“那邊來頭也不小,走的是灰色路線,不過因為先前重慶發生的事,這幾年重慶還沒有那種執牛耳者的存在,都是小打小鬧,最近才有成氣候的。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有先前簡姨在川渝的影響力,解決這事,應該不難”
  趙出息開始思索,第一次遇到這種局面,畢竟不在四川境內,沉聲道“這事成不成還得另說,只是我幫他解決這個麻煩,我能得到什么回報?我總不能只賺個吆喝和你丫的人情吧”
  賈繼恒悻悻一笑道“說句實話,這次可能只是投資,短時間內不會有明確的收益,但長期持有,回報應該不小”
  “那你現在可以給我說說他什么身份?我再掂量掂量”趙出息早就想問,終于開口說道。
  賈繼恒停頓了幾秒后才回道“他家老頭子是省政府二把手”
  這個答案確實讓趙出息有些始料未及,本來他覺得林國棟的身份應該是市一級的,卻沒想到已經到了省一級。
  “副省長的兒子,這點事應該不難處理吧”趙出息并沒明確表態,只是笑著說道。
  賈繼恒知道趙出息比自己沉得住氣,回道“不是每個領導的子女都是紈绔子弟,有些人善于借勢弄權,有些人喜歡平平淡淡,林國棟算是中間,還算安分守己,知道什么能沾什么不能沾,要不然這次川內的風暴,他家也難逃一劫”
  “知道什么能沾什么不能沾,那去賭,還欠了一千萬的高利貸,這算安分守己,這事要被爆出來,那就是**裸的坑爹”趙出息冷哼一聲,對林國棟的評價已經低了幾分。
  賈繼恒知道趙出息對于這種紈绔子弟不感冒,無奈解釋道“他在那邊得罪了人,有人故意設套坑他,加上酒精上頭,輸的有點多,才釀下大禍”
  不得不說,以林國棟的身份來說,這筆買賣值得做,也正如賈繼恒所說的,短期不會有明顯的收益,可長期維持好關系,以后的回報不會低于預期。
  “說吧,你想讓我怎么幫?”趙出息松口道。
  “首先拿回欠條,其次將這件事情徹底抹殺,堵住那邊的嘴,至于錢能少還就少還,到時候商量,我這邊能拿一半,剩下得你幫忙,這錢以后我幫他還。還有,最好是你親自陪他去趟重慶,不然他不放心”賈繼恒早已經想清楚計劃,這點腦子他還是有的。
  趙出息猶豫片刻道“看來這趟重慶,我是必去無疑了”
  “林國棟這人不差,就是這次上了頭,你幫他解決這次麻煩,他以后知道該怎么做”賈繼恒淺笑道,如果是他,如果有能力,就憑林國棟的身份,他就毫不猶豫答應。其實他也早已經知道趙出息心里怎么想的,只是趙出息麻痹太穩,總要自己主動。
  趙出息拍拍賈繼恒的肩膀道“走吧,讓我跟他聊聊,至少也得我弄清楚具體情況吧”
  賈繼恒點點頭,兩人這才并肩往回走,而站在遠處的林國棟,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趙出息和賈繼恒身上,時不時的看向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