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97 連他也收拾了

裴卿家在南二環邊上,從牛市口這里過去并不是太遠,出租車師父很能扯,上車便主動跟趙出息裴卿聊天,問送女朋友回家啊。趙出息也懶得解釋,算是默認。接下來又是說趙出息有眼光,夸裴卿漂亮有氣質,說他還沒見過這么出眾的美女。裴卿被夸的很不好意思,趙出息生怕出租車師父繼續扯下去,便主動開口轉移話題,這才堵住他的嘴。
  下車的時候,趙出息跟著一起下來,畢竟是大晚上的,趙出息不太放心,堅持要把裴卿送到她家樓下,裴卿剛開始說不用,后來也就由著趙出息,心里卻很高興,路上給趙出息說著一些暑假里的趣事,只是進小區大門的時候,小區的物業保安倒是很警惕的盯著趙出息,那眼神攻擊性很強,趙出息估摸著這幫保安都認識裴卿,裴卿說不定就是他們心中不可玷污的女神,自己送裴卿回家,誤以為是裴卿的男朋友什么的。
  到裴卿家樓下后,心情不錯的裴卿淺笑著將趙出息的外套還給他,趙出息接過外套,低聲道“那,我走了,你早點睡,晚安”
  裴卿嘴角帶著絲狡黠,小聲道“要不要上去坐會”
  “啊?”趙出息詫異道。
  瞅見趙出息吃驚的囧樣,裴卿噗嗤一聲笑出聲,捂嘴道“看把你嚇的,逗你呢,我爸媽在家呢,趕緊走吧”
  趙出息今晚被裴卿調戲的徹底落敗,連忙拿著外套落荒而逃。
  裴卿雙手背后搖晃著身體,嘴角滿是幸福,目送著趙出息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趙出息,這才不緊不慢的轉身。
  天上繁星,分外妖嬈,月牙彎彎,一片皎潔。
  當趙出息趕到領事館路保利中心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對于大多數成都人來說,這會夜生活才是最熱鬧的時候。
  趙出息敲門進屋時,忙碌一天的宋青瓷已經脫下那身職業裝,換上寬松t恤和短褲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哪個宋青瓷才是最真實的宋青瓷?其實如果晚上不熬夜趕一些工作的話,宋青瓷會睡的很早,她會為工作拼命,但也懂得不透支自己的青春,只是今晚要等趙出息。
  “餓么?用不用我給你弄點宵夜?”趙出息換好鞋,宋青瓷將趙出息皮鞋放好,回身去洗手間的路上問道。
  趙出息搖頭道“剛吃過,不餓”
  不知為何,趙出息只有每次到宋青瓷這里,才能找到那種家的味道。后來他總結了下,可能是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實在是太大了,給人空蕩蕩的感覺,以前在西安和平里小區以及剛到成都和二胖住在外灘的時候,也能找到家的味道。趙出息不禁在想,要不要等齊思回國后,跟齊思好好商量商量,在市區買套三室的房子作為她們的小窩。
  宋青瓷解開盤著的頭發,轉身走進臥室拿著睡衣換洗的內衣道“那你先看電視,我去洗澡了”
  趙出息本想厚顏無恥的來句要不要一起洗,最后還是忍住,好歹現在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袍哥。
  宋青瓷洗澡,趙出息看電視,聽著浴室里唰唰的水流聲,趙出息卻早已經心猿意馬,電視里的古裝劇卻怎么都看不進去,今天被各路神仙調戲,他的腎上腺素分泌過旺,這會已經到達極致。
  索性直接關掉電視,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十多分鐘后,浴室的門吱啦一聲被推開,熱氣撲騰而出,只穿著黑色綢質蕾絲花邊吊帶睡衣的宋青瓷緩緩走出來,烏黑的長發濕潤交纏,凌亂的垂在她的胸前,更襯托出胸部的高聳,猶如從仙境而來。
  趙出息儼然癡呆,目不轉睛的盯著宋青瓷,雖然早已經熟悉宋青瓷的身體,可每一次趙出息都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激動,誰讓這女人天生媚骨,趙出息也是正常男人。
  宋青瓷一只手隨意的梳理著濕潤的頭發,被趙出息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眼帶媚意道“該你了,我去幫你拿睡衣”
  宋青瓷走進臥室衣帽間,把趙出息的睡衣以及換洗的內褲拿出來,以前這里只有她的東西,而現在一半都是趙出息的東西,有她給趙出息買的各類衣服鞋子等等,都是她精挑細選的。
  宋青瓷出來后見趙出息不為所動,還站在客廳里發呆,好笑道“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洗”
  趙出息這才尷尬的笑了笑,接過宋青瓷手里的東西,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本還想占點便宜,卻已被宋青瓷推進浴室里。
  宋青瓷將客廳的燈以及空調關掉,這才忐忑不安的走進臥室,躺在柔軟的床上等著趙出息。
  床上佳人有約,所以浴室里的趙出息麻溜的洗完,男人洗澡么,自然不會像女人那么的慢?等到要出來的時候,趙出息這才留意到洗衣機旁邊的衣物籃里面放著兩件少兒不宜的東西,趙出息下意識停下腳步,鬼使神差用手拿起那件黑色蕾絲內褲,不禁露出淫蕩的笑容。這時整個人莫名的打了個哆嗦,突然感覺自己怎么像猥瑣大叔,連忙把手里那玩意扔掉,心里卻嘀咕,外冷內熱的青瓷總是對黑色情有獨鐘。
  走進臥室,趙出息看見床上的宋青瓷正在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是自然的躺在宋青瓷的旁邊,那股無名的欲火越來越旺。
  當宋青瓷轉過頭看向趙出息,不經意間的一個咬唇動作,讓趙出息再也忍不住,一個鷂子翻身便跟宋青瓷零距離接觸,迫不及待的吻著宋青瓷。
  宋青瓷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喘著氣說道“還沒關燈”
  趙出息停下動作,以往和宋青瓷纏綿的時候宋青瓷總是要求關燈,可今天趙出息就想看清楚宋青瓷那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樣子,有什么事能比一個男人在床上讓女人徹底放縱還要有成就感?
  “今天不準關燈”趙出息不容拒絕的說道。
  宋青瓷還想再說些什么,趙出息已經不再給她機會。
  這一晚,注定是花開花落……
  周四,趙出息帶著美女助理吳欣來到麓山國際高爾夫俱樂部,他現在是這里的常客,每周都會抽空來兩次,有時候跟徐林一起,有時候單獨過來,倒是在這里交到了不少朋友,而且跟某個年近花甲的老人關系越來越近。不過今天他本沒計劃來麓山國際,卻是因為有人邀請他來打球,而且似乎話里有話,趙出息便改變行程。相比于一年前對高爾夫什么都不懂,如今的趙出息也算是學有所成,雖說算不上高手,但在這麓山國際高爾夫俱樂部里,也算是小有名氣。
  趙出息學東西很快,除過不笨,主要是有技巧,再者他的身體協調能力等等各方面比普通人要強很多,所以只要多加練習,很容易出成績。
  此刻,趙出息便跟那位老人切磋球技,吳欣坐在休息區喝著鮮榨的果汁等著趙出息,雖然對趙出息印象不好,可不得不承認他的球技還算不錯,不是裝模作樣的花架子。
  “小趙,技術越來越嫻熟了,我現在都不是你的對手了”趙出息旁邊的老人看見趙出息再次一桿進洞,忍不住夸道。
  對于陌生人,在外面趙出息從來不說本名,都是化名趙成,吳欣稱呼他則為趙董。不是說趙出息怕別人知道他真名,況且現在川渝圈子對他稱呼都是趙爺或者趙哥,真知道他真名的沒幾個人,只是小心為上,不是什么壞事。
  “蘇叔謙虛了,我今天這是運氣好,平時還不是你的手下敗將啊”趙出息隨口道,對于老人的身份,趙出息很清楚,從第一次見老人,趙出息便有意接觸,總是踩著點跟老人一起打球。
  蘇遠平,蜀都集團的董事長,蘇西洛的親生父親,趙出息怎能沒興趣?
  一身休閑的polo裝,蘇遠平雖說眼看快六十歲,可身體狀態保持的不錯,聽到趙出息的話,呵呵笑道“你呀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故意讓著我?現在的年輕人大多都浮躁,難得遇見像你這種沉穩的年輕人,要不是我女兒快要結婚了,倒是可以讓你們認識認識”
  趙出息聽到蘇遠平的夸獎,不動聲色笑了笑,老人肯定沒想到,自己女兒會和眼前這個讓他頗為欣賞的年輕人有著太多不得不說不得不論的故事。
  這時候,趙出息要等的人已經來了,吳欣正在那邊向他揮手示意,蘇遠平正好看見,便笑道“我就住在這里,有空可以來家里吃飯,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
  “行,有蘇叔這句話,改天我登門拜訪”趙出息滿臉笑容道,隨即和蘇遠平分開,向著吳欣那個方向而去。
  不遠處休息區,站在吳欣旁邊有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和趙出息認識已經很長時間,是趙出息最早在茶與酒便已經認識的賈繼恒,兩人時常見面,后來趙出息掌控西蜀集團后,有意讓徐林提攜賈繼恒,所以西蜀集團和賈繼恒的公司有合作,有西蜀集團這個大靠山,賈繼恒的公司這一年來發展很順利,雖說還做不到他父親當年的規模,可只要順著這個方向前進,那是遲早的事。
  如今的賈繼恒已經脫離當初家庭變故的影響,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相比之下,他旁邊那位男人就有些相形見絀。整個人看起來很頹廢,頭發凌亂,雙眼烏黑,黑眼圈很嚴重,眼睛腫的瞇成一條縫,整個人臉色也頗為蒼白,這讓旁邊的吳欣很是反感,有意拉開距離。
  看著緩緩走向這邊的趙出息,男人皺眉道“老賈,你確定他能幫我?”
  賈繼恒抽著煙,底氣十足道“他要不能幫你,我還真找不到誰能幫你,放心吧,我既然能帶你來,就有這個把握”
  “你不會是帶我找高利貸吧?我還不起啊”男人一臉沮喪道,整個人精氣神徹底渙散。
  賈繼恒有些恨鐵不成鋼道“要是高利貸,我就不會拉下這個面子求他幫你,能不能成,我也保不準,只能試試”
  “老賈,這個大恩,我這輩子不會忘”男人很是感激道。
  賈繼恒嘆氣道“誰還沒遇到點事,我家出事的時候,你也幫過我忙,當初誰對我好,誰落井下石,誰暗里地看我笑話,我都記著。你要是當初跟他們一樣,我說不定現在就是落井下石,這都是一報還一報”
  賈繼恒這是實話,也是趙出息能瞧得上他最根本的原因……
  (大家有月票么,別藏著,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