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494 不早了我該走了

第五百零四章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正如芙蓉所說的,川南的利益本來皆由陳濤負責,雖說有些人對陳濤明里一套暗地一套,可陳濤至少能控制住局面,沒讓這幫人上躥下跳,特別是得到芙蓉趙出息的支持后,陳濤的底氣愈發十足,開始強力清洗川南那幫先前跟別的大佬有聯系的異己。
  再后來,西蜀集團董事會上,陳濤倒戈,趙出息一舉控制西蜀集團,西蜀集團的投資方向開始向川南傾斜,陳濤靠著西蜀集團逐步鞏固自己在川南樂山眉山兩市土皇帝的地位,雅安這邊也已經差不多吃透,更把觸手伸往宜賓那邊。
  一切都在良性發展,陳濤的地位越來越強勢,賀元山郭青松劉嵩被趙出息斬落馬下以后,他徹底成為除過趙出息以后最大的勢力,就連孔林也稍差半截,更不用說黃土。整個圈子如今有南陳北孔的說法,南自然是陳濤,北自然是孔林。
  可是接下來趙出息的一些安排,讓陳濤十分不滿,先是西蜀集團的改革,將先前地方的相關利益完全剔除,這就讓陳濤很不滿,雖說灰色收入這邊地方的分成相比以往翻倍,可這些利益哪能和西蜀集團的項目相提并論,奈何這是趙出息的意思,陳濤就算是不滿,也不能表現出來。
  可是當宋天河和曾誠被安插進川南其余兩市后,陳濤的不滿愈發的嚴重,樂山是他的大本營,這個沒人能動搖,眉山本就是他的一畝三分地,現在利益共同體更加牢固,可宋天河的空降,讓他就像是嘴里含著蒼蠅般惡心。雖說宋天河也得向他負責,可這就像是自己娶的媳婦,別人入了洞房。當他準備在雅安大干一場的時候,曾誠的到來,讓陳濤的不滿終于爆發出來,他直接找到趙出息和芙蓉,詢問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趙出息一招太極推手,便讓他有話說不出口,因為趙出息說,川南還是你說了算啊。
  這話意思很明了,你是川南的老大,你能不能玩轉他們,能不能控制他們,就要看你的本事,你不行,那就是你個人能力問題。
  所以這次,曾誠被陰踉蹌入獄,陳濤大有不聞不問的意思,何況他自己也有麻煩,連借口都不用找。
  包間面向錦江,窗戶是落地玻璃窗,等到晚上這里的夜景格外的誘人,奈何現在這幫人都沒空欣賞,不約而同的看向趙出息,不知道趙出息這句話什么意思,難道是要動陳濤?
  黃土一直防著陳濤,特別是趙出息讓他負責大小事務后,陳濤對他一直陰奉陽違,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所以這次雅安出事,他才讓吳道宇過去,而不是讓陳濤的人頂上去,吳道宇的壓力很大,如果控制不住局勢,就會讓陳濤看笑話,到時候他再出面,以后這雅安就真的針插不進了。
  “總體來說,陳濤還算不錯,這個時候動陳濤,會讓人覺得你是在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對你影響不好,畢竟陳濤先前是絕對站在你這邊的,有怨氣,我們都能理解”芙蓉十分難得的笑起來,這才打破包間里的沉默,只是這笑容有些耐人尋味,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
  趙出息緊繃的臉這時候也舒展開來,呵呵笑出聲回道“我也是說說而已,看大家這么緊張,開個玩笑,回頭我跟老陳通電話好好溝通溝通”
  芙蓉看向眾人道“這段時間不太平,你們都給下面人提個醒,要是出事了,自己解決,別給圈子抹黑,特別是市區,黃土,你不是跟那個副局走的近么?多走動走動,有什么風吹草動,我們也能提前收到消息。至于雅安,小吳,你先過去了解具體情況,曾誠接手那邊沒多久,就算是出事能有多大事,盡量擺平”
  黃土以及大小王吳道宇皆點頭應承。
  趙出息揮揮手示意道“開始忙吧,黃土多操點心,你以后要挑重擔”
  趙出息這句話,讓眾人若有所思。
  很快黃土帶著大小王吳道宇離開錦江俱樂部,趙出息知道這次的事情不簡單,不可能如此巧合四處著火,可不知道幕后的推手都有哪些,所以他還不能輕舉妄動,棋得一步步的下。
  其余人離開后,錦江俱樂部的負責人林敏踩著點笑瞇瞇的走進包間里,不動聲色的打量幾眼趙出息和芙蓉后,捋順耳邊的鬢發,嘴角上揚道“兩位主子,我讓餐廳準備了午餐,要不先吃點東西再聊事情,總不能餓著肚子吧”
  芙蓉回頭盯著林敏,眼神刺骨冰冷,她對外人都抱有警惕性,更不用說林敏這種女人,隨口道“等會再說”
  芙蓉的眼神讓林敏很不舒服,心里不禁嘟囔這女人跟男人似的,沒半點人情味,可嘴上還是回道“那我先去安排”
  說完便連忙離開,一秒都不愿意待著。
  林敏離開后,趙出息往窗前走了兩步,拉開半遮半掩的窗簾,打開窗戶透著氣,芙蓉猶豫會后走向趙出息,這才沉聲問道“在北京見到那位了?”
  當時去看簡姨的時候,芙蓉跟著一起去,而且只有芙蓉跟著簡姨見過那個男人,所以對他并不陌生,簡姨什么意思,芙蓉沒懂,當時也沒說,所以想從趙出息這邊探點消息出來,她更關心的是簡姨什么時候能減刑,什么時候能假釋?簡姨一旦出來,這圈子將牢不可破,是誰都要掂量自己的水分。
  趙出息搖了搖頭,回道“本來已經約好時間,后來去的時候,他跟著出去調研,所以這次錯過了”
  芙蓉眼神瞬間黯淡,明顯有些失落。
  “風雨欲來啊”趙出息深呼吸口氣,臉色沉重道。
  芙蓉點頭道“不得不說,我們的運氣很好,川渝這一年多來很亂,不管是譚鴻儒那邊,還是唐家那邊,還是我們,都麻煩不斷,誰都不敢亂來,我們也是破罐子破摔,算得上火中取栗,僥幸將失態控制在范圍內,如果只是我們出事,估計那幫人不會給我們機會,而現在,已經趨于平穩,我們得罪了太多人,得找突破口”
  “姐,你說譚鴻儒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趙出息突然開口問道,只是這個問題讓芙蓉很是意外。
  芙蓉暗自猜測著趙出息是什么意思,并沒著急著給出自己的答案。
  至今為止,趙出息和那個男人的交鋒,只有一次,那便是去年在德陽的大冒險,愣是在他的大本營把吳和平做掉,最后又毫發無損的離開德陽,那次算是把梁子結下了,狠狠的打了譚鴻儒的臉,也讓趙出息一戰成名。
  到后來雙方便是你來我往,譚鴻儒一怒陰了廣元,更是和唐家兄弟聯手不停的找麻煩,內憂外患,趙出息不得放棄廣元廣安兩市的利益。
  “說實話,他跟你很像”芙蓉給出如此答案。
  趙出息轉過頭道“怎么說?”
  包廂里剛剛溫度很低,打開窗戶后又有些悶熱,芙蓉走到角落擺放的元青花前,元青花自然是高仿,真的也不敢擺在這里,摸著上面的花紋,芙蓉回道“你知道么,譚鴻儒最開始是跟著簡姨的”
  “聽說過”趙出息聽下面的人說過這件事。
  “可是他野心太大,誰都壓不住,奈何能力和手段又犀利,簡姨一直想讓他一步步來,可他卻不知道簡姨的良苦用心,覺得簡姨是故意打壓他,后來某件事情出現后,他才一怒去了五爺那邊,至此一發不可收拾,成為整個川渝最耀眼的后起之秀。如果當年他要留在這里,那么現在,就是他坐在這個位置上,不會有你”芙蓉直言不諱,沒有顧忌,這話都是簡姨親口說的,他不信趙出息還沒這點胸襟。
  趙出息如實回道“這話我信,如果他在,就不會有我,他有能力控制賀元山那幫人”
  “我剛說你們倆很像,第一出身,都是沒有任何背.景,全靠自己能力,敢彎腰拼命往上爬。第二,都有野心,只是他的很明顯,而你的隱藏的深,相同點是你們的野心都很大,出息,我跟著簡姨這么多年,自認為看人還有點道行,你說呢?第三,有種不為人知的魅力,能讓周圍的人圍著你們,你看譚鴻儒身邊的那幾位,你也不差,光是徐林這一點,就已經加分太多”芙蓉一字一句的說道,這是她早就做出的總結。
  趙出息盯著芙蓉,呵呵的笑著,猜不透到底在想什么。
  芙蓉語氣一轉,說道“你們也有不同點,譚鴻儒沒有底線,你有底線。譚鴻儒身邊的人怕他,而你身邊的人,沒有這種感覺,至少我沒有”
  說完這些后,芙蓉玩味的問道“你說我說的對么?”
  趙出息伸了伸懶腰,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對不對,不是他說了算,誰心里都有桿秤。
  趙出息沉默,芙蓉就當默認。
  “姐,那你說,我兩能聯手么?”趙出息再次不按套路出牌道。
  芙蓉皺眉道“難,一山不容二虎”
  “我不信,因為沒有不吃肉的狼,而你也說過,他沒有底線,只要讓他聞到血,他自然會做出選擇,利益才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朋友敵人,傻傻分不清楚”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心里已經找到突破口。
  “你有獵物?”芙蓉瞇著眼睛問道,這是關鍵點。
  趙出息呵呵笑道“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