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90 真栽了

大道理千千萬萬,誰又何嘗不懂?奈何大多數人都是作繭自縛,窮極一生或許都走不出自己的圍城。
  得不到的,卻又放不下。九個字簡簡單單,可對于許經年來說,不管能不能得到,但讓他就這樣放下是絕對不可能的。愛恨別離愁,大多都圍繞著一個情字,也是,情字最傷人。只是有些人注定是有緣無分,就像南轅北轍的兩個人,你再怎么努力,都不會有結果。只要一開始,便已經輸了。
  許經年抬頭有些唏噓,或許真如孫倩以前說的,認識這么多年,兩人太熟悉,做朋友可以做戀人只有失望,但對許經年來說,努力爭取至少還有希望,就算是碰的頭破血流,自己也無怨無悔,值了,不會有遺憾。可不爭取不努力,一旦放棄,什么都沒了。
  所以,許經年決定,不管是這個男人也好,還是那個比自己優秀的吳遠山也好,自己都要去爭一爭。
  “走吧,別讓大家等的著急了”許經年恢復的很快,這性格還真是淡然,看向生怕他陷入死結的孫倩,樂呵道。
  孫倩用屁股想都能猜到這貨的想法,也懶得說什么,由著他去折騰吧,至少曾經如此瘋狂的喜歡過一個女人,這經歷,這輩子都不會有遺憾。
  西城區胡同巷子林家四合院里,趙出息自然不知道,他已經成為許經年的情敵,如果要是知道,趙出息肯定會怒罵一句,老子躺著也中槍。
  趙出息和二胖周易坐在院子里乘涼,都說心靜自然涼,趙出息覺得自己境界差眼前這兩大妖孽太遠,閑來無事便想聽聽二胖拉二胡,也是好久沒聽二胖這熟悉的聲音,自從二胖離開成都后,趙出息碰那把二胖祖上留下來的二胡的次數算得上屈指可數。年輕人么,畢竟心性沉不下去,而二胡這種東西,恰巧是需要沉淀的。
  二胖從里屋取出一把二胡,那把二胡留給了趙出息,回到北京后,林鎮北那里收藏著數把頗有年頭的二胡,二胖從林鎮北那里順了把最好的。
  “等等,只拉二胡沒啥意思,二胖,不如這樣,你拉二胡,我吼秦腔,咋樣,就像以前那樣”二胖已經準備動手,趙出息卻喊停道,他兩以前經常這么干,配合的很默契。
  周易眼神滿是期待,他還真沒見過這兩兄弟的配合,不管是二胖拉二胡,還是趙出息吼秦腔,今天還真是難得。
  二胖看向趙出息,表情終于有些舒緩,徑直點頭。
  趙出息想了想道“那就《轅門斬子》”
  《轅門斬子》是秦腔的傳統名劇,故事講的是北宋年間,遼國蕭太后南下入侵,大擺天門陣。為破陣,八賢王、佘太君隨大軍駐守邊關抵抗。元帥楊延昭派其子楊宗保出營巡哨,宗保在穆柯寨與穆桂英交戰,被綁赴穆柯寨。宗保、桂英一見鐘情,遂結為夫妻。宗保返營后,楊延昭大怒,要將宗保在轅門斬首示眾。佘太君、八賢王兩次求情未果,穆桂英得知消息后,救夫心切,向六郎獻上破陣急需的“降龍木”,并允宗保戴罪立功。六郎得知穆桂英智勇雙全、才貌出眾,加之佘太君、八賢王作保,遂免宗保死罪。宗保、桂英披掛上陣,夫妻二人大破天門陣。
  趙出息和二胖以前就經常配合這曲《轅門斬子》,瞅眼趙出息后,二胖緩緩閉目,轅門斬子的曲調便悠然而出。
  “戰鼓咚咚催人魂,為正軍紀坐轅門,二十四將排班站,定斬宗保鎮軍心……”趙出息聲如驚雷般的開唱,那嗓音異常渾厚,又有些沙啞,充滿滄桑感。
  于是在這夜晚的胡同巷子里,二胖拉二胡,趙出息吼秦腔,兩人你來我往,不亦樂乎,有些夢回長安的感覺,旁邊的周易雖說不懂秦腔,可對二胡也算小成,聽的是如癡如醉。
  清晨,二胖親自開著夏登的路虎攬勝送趙出息周易去機場,夏登和沈明順得知趙出息這么快就要回成都,便想跟著送趙出息去機場,最終被二胖直接拒絕。昨晚睡前趙出息已經給李青衣打過電話,李青衣也意外趙出息這么快就要回去,本還想帶著趙出息逛逛老北京,沒等趙出息開口,李青衣主動要求送他,這倒讓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
  給李青衣打完電話,趙出息又給蔣開山通知一聲,王一鳴婚禮結束第二天就已經回部隊,這小子只有乖乖待在部隊才不會闖禍,對于趙出息來北京,自己也沒帶著逛逛,蔣開山十分愧疚,趙出息笑罵道以后有的是時間,這次你結婚,這才是重要的事。蔣開山無比頭疼,這幾天都能忙到死,這不明天就得飛濟南,要在濟南辦婚宴,等到濟南結束,還得回成都,畢竟成都也有些領導同事朋友等等,不管是軍區的還是發改委的,必須得弄幾桌。反正蔣開山回成都肯定聯系趙出息,兩人互相貧嘴幾句,趙出息這才掛掉電話。
  由于趙出息是最早的班機,所以三人出發的比較早,正好錯過上班高峰期,不然趕上北京城全城大堵車,那就只能醉了。李青衣說直接在機場匯合,所以趙出息他們便不用等她。
  等到他們到首都機場航站樓的時候,李青衣還沒到,不過已經給趙出息發短信,再過十幾分鐘就能趕到。
  站在機場入口處,趙出息樂呵道“二胖,有沒有喜歡的女人?”
  二胖沒想到趙出息會問他這樣的問題,徑直搖頭道“還早,不想這個,你走了,我就得趕回哈爾濱”
  “這么著急?”趙出息皺眉道,他知道二胖現在的重心在東北。
  二胖沉聲回道“林鎮北把東北交給我折騰,能折騰出什么樣子,就得看我的本事”
  “有機會,我得見見這個林鎮北”趙出息對于這個男人十分的好奇,想來也是那種梟雄類型的人物。
  “會有機會的”二胖擲地有聲的回道,這個答案毋庸置疑。
  幾分鐘后,李青衣急急忙忙的趕到,生怕錯過趙出息的航班時間,畢竟現在時間已經很近了。
  趙出息看見李青衣后笑著打趣道“怎么這么著急,我可很少見你這么急的樣子”
  “怕你趕不上飛機”李青衣瞪眼趙出息回道。
  趙出息樂呵道“趕不上就換下一班,北京飛成都那么多的航班,再說,我這么大的人,也不用你送,折騰的你睡不好覺”
  “現在怎么這么啰嗦,全是廢話”李青衣沒好氣的說道,她覺得現在跟趙出息這種關系挺好,趙出息已經改變太多,兩人沒有以前那么生分,以前趙出息跟她有著很明顯的距離,就算是面對面,那種距離感也很明顯,畢竟那個時候,趙出息不過只是個連大山都沒出去過的農民。現在倒也好,見過世面,經歷過大起大落的趙出息,跟她的距離已經明顯縮小,至少聊天的時候,更像是朋友。
  趙出息撓撓頭道“習慣了”
  這時,李青衣從包里拿出一串由天珠菩提子組成的佛珠,遞給趙出息道“這串佛珠是我上次在德格的時候拜訪一位閉關多年的活佛時他送給我的,老活佛已經九十五歲高齡,七歲開始閉關,曾經在雪山清修過七十年,這串佛珠加持了數百萬次的經咒,你戴著,對你有利無弊”
  趙出息信佛,清楚佛珠對于出家人的意義,他沒想到這串佛珠居然有這么深的故事,九十五歲的活佛,清修一輩子,加持數百萬次經咒,絕對是無價之寶。
  旁邊的二胖和周易,聽到李青衣的話,眼前也瞬間一亮。
  趙出息直接拒絕道“這東西還是你留給自己吧,我戴著糟蹋了”
  “你以前不是給我說,老和尚說你有慧根么,怎么算糟蹋?”李青衣有些好笑道,也確實,這東西是可遇不可求,有錢買不到的。
  趙出息嬉皮笑臉,反正就是不愿意要,回道“我以前就是吹牛逼,忽悠你,你這都信”
  “信,再啰嗦以后別來北京,來了我也不見,拿著”李青衣懶得再推來推去,直接塞到趙出息手里。
  趙出息猶豫片刻,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李青衣道“這里有張卡,里面有點錢,一直想給你,沒找到機會,密碼是你生日,你拿著,想買什么就買什么,你要不收,這串佛珠,我也不收”
  “都敢跟我討價還價了?也罷,就當我給你攢著,以后你要混不下去了,還有點生活費”李青衣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她沒有點明,委婉的接受,但她不會碰這錢,一輩子都不會碰,因為這是趙出息拿命換來的。
  趙出息來北京前就已經想好把這張卡給李青衣,可是一直不知道怎么開口,生怕李青衣反感生氣,現在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給她,還好,李青衣欣然接受了。
  “不早了,我該走了”趙出息將佛珠直接戴在自己手腕上,悻悻笑道。
  “我送你”李青衣平靜道。
  于是,李青衣和二胖送趙出息周易到安檢口,臨走時,李青衣卻拉住周易道“周師叔,出息就交給你了”
  周易能從李青衣的眼神里讀出她的真誠,淡淡點頭道“放心,有我在”
  這一幕,趙出息沒有看見,很快,兩人便進入安檢口,只留下李青衣和二胖站在原地,而從機場入口到安檢口這一幕幕,都沒一個男人目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