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488 反客為主二

不管是陰柔的陳哥也好,還是脾氣火爆的兵痞子強子也好,從來都沒見過女人如此妖嬈動人的一面,更沒見過她跟哪個男人如此的曖昧過,還主動詢問別人要不要留下她的聯系方式,關鍵是說這話時那眼神,柔情似水。
  趙出息很聰明,要不是自制力強大,他差點就中女人的圈套,這明顯是試探自己,就像當初剛見面便問你想和我上床么是同樣的道理,還好趙出息聰明,果斷選擇以退為進,倒是將了女人一軍。
  整晚都屬于主角的夏登在最后時刻被配角趙出息強勢逆襲成為全場焦點,這就像是韓劇里男二號最終拿下女主角抱得美人歸的狗血故事一樣。
  女人用很是耐人尋問的眼神盯著趙出息看過幾秒后,這才帶著兩位詫異的同伴離開,周升沒想到最后這場鬧劇如此解決,不過顯然是表姐的面子大。東風猛士轟隆隆的離開后,趙麗等人帶著被折騰的慘不忍睹的韋氏兄弟離開,當他們把被人強行走了旱路的韋禮弄出來的時候,韋禮早已經奄奄一息,最重要的是受到如此折磨,這輩子都會留下心理陰影,很難再走出來,想來他再見到沈明順,只會繞道而行。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后,便只剩下趙出息他們這幫人,幾個人都還沒著急著離開,繼續圍坐著喝酒吃肉,二胖則讓自己的手下先回去。
  夏登這時候終于忍不住問道“出息,你認識沈明月?”
  “她叫沈明月?”這是趙出息第一次聽說女人的名字,小聲嘟囔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名字倒挺適合她”
  “呀,沈明月,跟我名字還挺像,不過我不喜歡這種女人,高冷的像是誰欠她幾百億似的”順子聽到這名字跟自己的名字還挺像,不禁嘀咕道。
  夏登瞪眼順子笑罵道“瞧你那樣子,想想你怎么過你家那關再說,這女人跟你沒半毛錢關系,就你這小屁孩樣子,估計人家連正眼都懶得看你,北京城追她的男人倒是不少,光是我認識的就有好幾個”
  趙出息聽到這名字,也以為跟沈明順有關系,不過兩人顯然不認識,夏登這么一說,也算是明白,回頭道“算不上熟悉,只是在成都的時候見過”
  “只是見過,確定沒上床?”夏登剛剛可是聽見兩人談論過上床這個話題。
  趙出息不禁好笑道“上過床我會說出來?那只不過是個玩笑,她知道什么意思”
  “我怎么感覺,你兩的關系不一般啊,出息”夏登陰陽怪氣的說道,有種酸酸醋味。
  順子不懷好意的嘲諷道“登叔,我看是你對那個沈明月有意思吧,你喜歡什么類型的,我還能不知道,就喜歡這種高貴冷艷被男人寵壞的女人,不過她身材倒是不錯,前凸后翹屁股大,能生兒子”
  “你個小屁孩懂什么,這叫挑戰性”夏登沒好氣的罵道,正如順子所說,這確實是他的菜,奈何人家連正眼都不瞧他一眼。
  順子也不管自己鼻青臉腫的樣子,翻翻白眼,繼續吃自己的烤腰子,心里卻琢磨著怎么過家里那關,看來只能出去躲一段日子了。
  “出息,你確定你和他沒什么?”幾分鐘后,夏登再次忐忑不安的問道,他已經下定決心征服沈明月,誰讓他受不了剛剛被沈明月剛剛的樣子。
  趙出息差點一口啤酒沒噴出來,笑罵道“我都快結婚了,能跟她有什么關系?”
  聽到這話,夏登這才算是放心,就算是有關系,他也不覺得自己沒有競爭的實力……
  在農家樂吃燒烤一直待到凌晨一點,二胖這才帶著趙出息周易回西城區林家四合院,順子便交給夏登,他兩晚上要干什么,二胖也管不住。
  等到回到四合院的時候,已經快是凌晨兩點,諾大的林家四合院有些冷清,遙想當年占著三條胡同的林家是何等的輝煌,高朋滿座人丁興旺,可惜經歷時代的變革后這一切都已經無法恢復,在歷史的浪潮下,任何人和家族,都是那么的渺小和不堪。
  像趙出息二胖周易這種人,精力旺盛到幾天不合眼都沒事,三人都沒有睡意,趙出息和二胖又吃了那么多燒烤喝了那么多酒,索性三人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喝茶去酒氣。
  院子里種著八顆不同的樹,都是適合在北方生長的老樹,二胖說這是他爺爺親手中的,如今早已郁郁蔥蔥。
  “北京城到處都是大人物啊,這幾天算是讓我見世面了”趙出息有些感慨道。
  二胖看眼趙出息,微微搖頭道“這樣的沖突不是每天都能見到,偶爾才會有,相比于拳頭,他們更喜歡用城府,屁股決定位置,誰在位置,誰就是拳頭。”
  “一層壓一層啊”趙出息喝著茶,淡淡的說道。
  二胖沉聲回道“這就是權力次序,所有的一切都得圍繞著這兩個字,這里遠比外面想象的要復雜,年輕人才會飛揚跋扈,年齡大的都在爭位置和話語權,失去這些的,也都在給自己爭取利益鞏固地位,只要一直手握權利,就不會失去地位,可一旦被淘汰,就有可能被秋后算賬”
  “仔細想想,還是成都這樣的小地方更適合我”趙出息默認二胖的話。
  二胖默默說道“任何一個地方都是這樣,很多時候做很多事,都是被逼無奈,因為這就是這個社會的常態,誰都不能獨善其身,沒有背.景,在國內想要做點事很難,林鎮北給我說過,這是幾千年文化遺留下來的傳統,已經深入骨子里,沒有誰能夠改變,既然無法改變,就要順勢而為”
  “那你現在呢?”趙出息盯著二胖問道,他知道二胖以前最不在乎這些東西,
  二胖不否認道“順勢而為”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這或許就是現實的枷鎖,誰也掙脫不了”
  趙出息想想當初在祁連山坐井觀天以為靠著自己能力就能打拼出一番事業的想法真是傻到家,自己越在這條路上走的越遠,也就陷的越深。
  旁邊的周易,懂也不懂,貌似早已經看破這些東西。
  這一晚,趙出息久久未眠,一直在想些事情,本以為自己已經有些底氣,可這趟北京之行讓他覺得,自己還是太過渺小,隨時都有可能倒下,路,還真的很長很長。
  隔天早上,二胖帶著趙出息和周易在胡同巷子的路邊攤吃早點,油茶麻花豆漿油條,巷子里的街坊鄰居對二胖很熟悉,客氣的打招呼,這里到處的叫賣聲和京片,讓趙出息苦笑,那也是生活,這也是生活。
  下午趙出息給李青衣打電話,告訴她二胖回北京了,晚上一起吃飯,李青衣欣然答應,本來她就準備給趙出息打電話晚上出來,孫倩這邊代表孫家想先見見趙出息。
  打完電話,趙出息這才想起來,貌似他和李青衣以及二胖從來沒聚在一起過,都是兩兩有交集,從來沒有三人有過交集。
  晚飯的地點是二胖訂的,不是什么老字號,也不是什么高檔飯店,就是在西城區胡同巷子里一家不大不小大的飯館,做的都是些地地道道的老北京菜,二胖說能吃到奶奶的味道,這才帶著趙出息過來。
  二胖帶著趙出息和周易走路十分鐘便到店里,店老板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跟二胖打過招呼后,便讓伙計招呼著趙出息周易,二胖先點了三個菜,讓老板準備著,等會人來齊再做,又要了兩瓶紅星二鍋頭。
  幾分鐘后,一輛白色的奔馳c系轎車停在路邊,從車上下來兩位風格迥異的美女,瞬間便吸引周圍男人們的眼神,巷子里閑來無事的老少爺們饒有興趣的品頭論足,兩位美女倒是很淡定,緩緩走向店里,她們自然是姍姍來遲的李青衣和孫倩,孫倩畫著精致的淡妝,穿著身灰色束腰的套裙,手里提著黑色的普拉達包。
  李青衣的身材要比孫倩高挑勻稱,最重要的是看臉,素顏扎馬尾配天藍色流蘇長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大學的校花,只是今天李青衣倒沒穿紅色的花布鞋,因為下午和孫倩跟幾位閨蜜喝下午茶,所以穿著綁帶高跟鞋。
  “這地方可真難找”孫倩有些不滿的嘟囔道,本來她要訂地方,誰知道李青衣說聽從趙出息這邊的安排,沒辦法,孫倩也只能照辦。
  兩人剛走到飯店門口,笑瞇瞇如同彌勒佛的老板便樂呵的迎出來道“呦,我這小店今天吹的什么風,居然迎來兩位大美女,美女,吃點什么?”
  孫倩對于頭發早已光禿禿的老板沒興趣,這時她們已經看見里面起身的趙出息等人,敷衍的笑著指著里面道“找人”
  老板這才回過神,就說他這種破地方怎么可能吸引到這種級別的美女,感情是來找二胖那小子的,連忙道“來的都是客,里面請”
  老板笑瞇瞇的將孫倩和李青衣迎進店里,旁邊的服務員不加掩飾的鄙視著老板,別的客人來,倒是沒見你這么殷勤過。
  見慣以前祁連山那個李青衣,如今這個北京城的李青衣,讓趙出息不禁有些局促,起身撓著頭悻悻笑道“來了”
  “有點晚,這地方不太好找”李青衣語氣輕緩的說道。
  孫倩瞪眼趙出息嘟囔道“這哪是不好找,是實在難找,要不是我以前來過這條巷子,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找到”
  “孫倩,二胖見過”李青衣一臉淡然的介紹著孫倩,二胖倒是很意外,李青衣會帶著這個女人來,不禁揣測其中的意思。
  孫倩雖說沒見過趙出息,可從照片以及各種信息對趙出息實在是太熟悉,主動開口笑道“總算是見到你了,趙出息,也不過如此么?”
  趙出息對于孫倩這明顯帶刺的話有些不解,難道自己以前偷過這美女的內衣內褲?
  “都沒吃飯吧,趕緊坐,我們點了三個,你們再補充補充,二胖說老板的手藝絕對不錯,不比外面差”趙出息有些尷尬的客套道,連忙把旁邊的座位給李青衣騰出來,像個笨頭笨腦的小伙子。
  等到李青衣和孫倩都坐下后,二胖這才說道“出息說,你還沒吃過他做的飯,他本想在家里自己做,只是我那里什么都沒有,這才選在這里”
  “你還會做飯?沒看出來”孫倩玩味的笑道,在他認識的男人當中,會做飯的還真的沒有幾個,就連女的都很少做飯,哪家家里不是傭人保姆的。
  趙出息感覺眼前這女人比較精明,所以沒敢多話,低聲道“會點”
  李青衣倒是對趙出息會做飯這件事感興趣,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趙出息只會收拾那些打來的獵物,所以笑道“什么時候學的?”
  “以前跟著二胖奶奶學的,有空你嘗嘗”趙出息獻殷勤道。
  李青衣笑著點頭。
  等到菜上來后,趙出息打開紅星二鍋頭,詢問李青衣和孫倩道“你們喝么?”
  孫倩笑著搖頭委婉拒絕道“開車,不喝酒”
  “給我倒點”李青衣將杯子遞給趙出息道,她在鳳凰村的時候,時常也會跟趙出息喝點,記得第一次喝醉是第一年除夕的晚上,那晚她徹底醉了,趙出息卻一直守著她,沒敢睡覺。
  趙出息給李青衣倒點,然后給二胖周易都倒滿,菜上來以后,本來是二胖趙出息做主,李青衣卻率先端起杯子道“我們第一次聚,走一個”
  這個走一個說的頗為灑脫,由于杯中酒不多,李青衣微微抬頭直接喝光,把孫倩看的瞪起眼睛,這女人在外面可從來沒這么豪氣過,幾乎很少碰酒,回頭真得好好說說。
  旁邊的周易,不禁對李青衣是充滿好感。
  幾個來回下來,李青衣陪著趙出息二胖周易一人喝了兩個,或許也就是在趙出息這里,李青衣才會放下。
  趙出息二胖李青衣說話,孫倩周易只是吃菜聽著,很少去插嘴,孫倩倒是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趙出息身上,要知道今天她可是帶著任務來的,叔叔親自叮囑過,讓她先見見趙出息,趙出息是個什么樣的人,回頭還得匯報給叔叔。
  李青衣偶爾會給趙出息夾菜,一點都不尷尬,孫倩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李青衣對于趙出息的態度,或許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親密。
  三人不聊鳳凰村,也不聊彼此的工作,更不聊感情,聊的都是些生活瑣事,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像是一家人吃飯,這倒讓孫倩無所適從,她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李青衣。
  吃完飯,北京的天便徹底黑下來,趙出息二胖周易先送李青衣和孫倩上車,等到孫倩開車離開后,幾人這才轉身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并不著急。
  只是走到一半的時候,趙出息突然接到來自成都的電話,黃土親自打來的,四川那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