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87 反客為主一

不敢說在四九城有手眼通天可以橫著走的關系,可要說只是廝混在四九城二三線的背.景,夏登今天也不敢放出這樣的狠話,不是所有人的飛揚跋扈都是打腫臉充胖子的裝逼,比如韋氏兄弟這種,像夏登這種,那自然是有些實力和底氣的,不然怎么可能跟二胖這樣的大妖孽稱兄道弟,二胖不傻。
  順子家里這邊,老爺子退下以后,他老爹和叔叔便徹底放棄仕途,轉而從商,都是當年復興門以西大院出來的狠人,雖說順子家的公司在北京城算得上根深蒂固,可惜畢竟已經徹底放棄仕途,所以越往后才發現這方面的短板有多么嚴重,要不是老爺子當年在統戰系統經營的人脈,加上兄弟兩在四九城人緣很好,估計早已大江東去。順子他爹經常感慨當年目光短淺,看看當初一起玩耍的那幫小伙伴,如今一個個身居高位,跟他們早已拉開拉開太大差距,每次都是長吁苦嘆。還好老爺子懂得耕耘,順子的小姑以及他姐姐和堂姐的親事全是老爺子親手張羅的,嫁過去的都是豪門,特別是讓夏登忌憚的那位母老虎,嫁過去的那家長輩可是中紀委的新貴,雖說排名靠后,卻是最年輕的副書記。這才算是鞏固住沈家的地位,老爺子喜歡男孩不喜歡女孩,所以對順子尤為溺愛,時常說,爺爺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以后的路得你自己走。
  至于夏登家里,不像順子家徹底放棄仕途,只靠姻親鞏固地位,估計順子再往后,就沒什么影響力了。夏登家里,絕對是在仕途埋頭耕耘那種,就像是骨子里有種基因,不論男女幾乎所有后代的選擇都是毫不猶豫的走仕途,除過夏登這個異種,所以他們家出頭的人便很多,算得上大樹,趙麗說出來那兩位,一個是夏登的親爹,一個是他的姑父。
  跟著一起來的這幫人,剛開始鬧哄哄還想幫韋慶出頭,可等到小太妹趙麗說出夏登的身份后,全部蔫了下去,這里面確實家里是有些背.景的,但大多數都跟韋慶家差不多,也就趙麗和剛剛廝混部委那個男人家比韋慶家好不少,可是他們可不愿意為韋慶出頭,得罪夏登這樣的大紈绔。
  一時眾人全部沉默,面面相覷不知道怎么辦,趙出息等人繼續吃燒烤喝啤酒,貌似一點都不著急,夏登倒是想看看這幫人能折騰出什么幺蛾子。
  最終,那位說出夏登親爹和姑父身份的男人看向留著短發畫著濃妝的小太妹趙麗道“麗麗,你不是認識夏登么?給韋慶求求情,這事就當過去了,怎么樣?”
  趙麗咬咬牙,她倒是能和夏登扯上關系,畢竟夏登跟素素姐關系不錯,看向韋慶道“我這倒沒事,就要看韋慶愿不愿意低頭認錯”
  有人嘟囔道“韋慶,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能惹到他”
  韋慶咬著牙,本就狼狽的臉變的更加的不忍直視,眼神里滿是屈辱,今天算是丟人丟大了,可現在能有什么辦法,真要繼續玩下去,要是牽扯到長輩,這事只會越鬧越大,可讓他就這么低頭認慫,他不甘心,何況韋禮還在里面,估計這輩子都會留下心理陰影。
  韋慶左右為難,這估計是他這輩子最艱難的選擇。
  廝混部委的男人皺眉道“怎么?不想低頭,我知道你不愿意,是我我也不愿意,可韋慶,有時候我們得面對現實,如果是別人,你要玩,兄弟們陪你玩,誰怕過事,可這種角色,不是你我能玩得起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有的是機會,可今天你要不低頭,事情鬧大,牽扯到的可不是你自己,還有家里,你自己認真想想吧”
  小太妹趙麗也頗有些氣氛,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可把韋慶打成這樣,他對夏登好感也全部消失,畢竟跟韋慶才是死黨。
  “韋慶,能屈能伸才算爺們”趙麗再次開口。
  韋慶看向不遠處喝著啤酒嬉笑聊天的男人,委屈的淚水都留下來,最終還是咬牙點頭。
  趙麗嘆口氣,誰還沒被踩的時候,誰讓遇到這種角色,起身走向夏登,深呼吸口氣,調整情緒道“夏少,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這事說來還真巧,韋慶是我朋友,我想你們應該有些誤會,不管韋慶做了什么,我代表韋慶向你賠禮道歉,他也知道自己做錯了”
  “你能代表他?”夏登可不會因為趙麗的兩句話就當什么事沒發生,要知道,先前韋慶那囂張的氣焰,可是誰都不放在眼里。
  趙麗意識到說錯話,自己哪能代表韋慶,倒是反應挺快,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道“哦,我明白夏少的意思了,行,我讓韋慶親自給您道歉認錯”
  趙麗說完也不給夏登機會,直接轉身道“韋慶,來給夏少認錯,以后長點心眼”
  幾個人扶著韋慶起來,準備給夏登認錯,可夏登似乎沒想就這么結束,皺眉道“這就認慫了?剛剛似乎他可不是這態度”
  韋慶算是已經放下顏面,不理會夏登冷嘲熱諷,死死的盯著夏登道“夏少,我錯了,對不起”
  韋慶剛說完,趙麗便趁熱打鐵道“夏少,韋慶都認錯道歉了,這事我看就這樣吧,也不早了,我就先帶著他們先走了”
  “我接受了么?”趙麗自以為自己能拿下這事,可夏登根本不想這么結束,冷哼道。
  夏登的話讓趙麗尷尬道“夏少,那您什么意思?”
  夏登轉過頭詢問順子道“順子,你接受道歉么?”
  “登叔,我從到大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我不接受”順子拿起烤肉,絲毫沒理會那幫在他眼里跟傻逼一樣的男女,很是直白的說道。
  “好”順子不接受,那這事就不算完,夏登回頭看著眾人道“順子說,他不接受,那這事就不算完”
  “你到底想怎么樣?”韋慶沒想到自己已經認栽,這幫人居然還不放過,韋禮都已經被折騰成那樣,還不夠么。
  順子看見這貨還不知死活的吊樣,就有些惱火,抄起酒瓶子沖向韋慶道“我想要你們兄弟兩一人一條腿一條胳膊,你給我么?”
  還好趙出息及時拉住順子,不然這煞筆熊孩子還真過去給韋慶一酒瓶子。
  只是順子這話,瞬間點燃趙麗一幫人的怒火,廝混部委的男人忍不住說道“沒必要玩的這么狠吧,北京城就這么大,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威脅我?”夏登冷笑道“那你們就試試,誰能攔得住我?”
  眾人雖然氣惱,可誰都拿夏登沒有辦法,畢竟誰也不想跟這樣的紈绔弄成死敵,給自己以后埋下隱患。
  這時,角落里早已經被遺忘的周升實在不想再糾纏在這場鬧劇當中,主要是韋氏兄弟剛開始做的也有點過,把那孩子打成那樣,是誰也不愿意就這么結束,何況明知道能玩死你。
  本不想自己找人,畢竟不是自己的事,可現在韋慶他們根本解決不了這事,周升沒有辦法,沉聲道“我找人”
  韋慶一臉疑惑的看向周升,他不知道來北京散心的周升能找到什么人,畢竟不是誰都敢得罪夏登這種角色,他和周升只是大學同學,后來有些商業往來走的比較近,他從來沒聽周升說過自己在北京認識什么大人物,而周升這時已經掏出手機走向角落去打電話……
  “繼續”夏登風輕云淡的說出兩個字,然后回自己座位繼續喝酒吃肉,留下一群坐立不安的紈绔們。
  趙出息覺得今晚這事做的差不多了,不過畢竟他不是當事人,也不好說什么,只好跟著喝酒吃肉,想來二胖會有分寸。
  約莫十五分鐘后,一輛掛著軍牌的東風猛士轟隆隆的開到農家樂,由于里面停的車已經夠多,所以東風猛士只好停在最外面。
  從車上下來兩男一女,女的穿著緊身的綠色T恤和迷彩褲,盤著頭發素顏十分驚艷,兩個男人也都是同樣的裝束,個子矮點的理著短發,皮膚曬的烏黑,看起來就像是兵痞子。另外那個男人,雖說穿著迷彩服,可不像是軍人,低沉著臉,有些陰陽怪氣。
  短發兵痞子剛下車就大聲呼喊道“哎呦,臥了個大槽,這特么誰啊,這么大排場,嚇尿了,看來今晚我沒來錯”
  女人眉頭緊蹙在一起,跟臉色低沉的男人走在最前面。
  東風猛士開進農家樂的時候,趙出息等人就已經聽到,順子對車特別有研究,只要聽發動機的轟鳴聲就能猜出是什么車,嘿嘿笑道“是輛軍車,東風猛士”
  “這次應該不會失望”夏登樂呵著說道。
  沒多久,兩男一女便已經走到人群當中,看到這里居然聚集這么多人,同樣有些驚訝,短發兵痞子捂著嘴道“臥槽,你們這是幫派火拼么?”
  周升看見女人后,終于徹底放心,連忙跑過去道“表姐”
  “你沒事吧?”女人沉聲道,根本沒理會其他人。
  周升有些自責道“表姐,麻煩你了”
  “回去再說”女人隨意道。
  女人確實很漂亮,更有氣場,韋慶那幫朋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人身上,有人小聲嘟囔道“這幾位認識么?”
  廝混部委那個男人低聲道“認識”
  “什么背.景?”有人關心道。
  男人若有所思道“跟夏登一個級別,或者說,比夏登還要厲害點”
  “有意思了”一群人不禁激動道,畢竟終于有人能鎮住那位跋扈的不可一世的夏少了,只有韋慶趙麗更在意的是周升,沒想到周升居然認識這種人物。
  夏登這時已經看清楚開著東風猛士殺過來的這兩男一女,沒想到除過短發男人不認識,其余一男一女他倒是都見過,跟女人有過兩面之緣,跟那位低沉著臉,陰陽怪氣的男人倒是熟悉,可惜不對路,不是一個圈子的。
  “沒想到會是陳哥”夏登起身走向兩男一女,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趙出息這時候也抬起頭看向那邊,聽夏登話,顯然夏登認識,不過他只能看清楚兩個男人,女人正好被夏登給擋住視線,看不見。
  被夏登喊做陳哥的男人一臉平靜道“夏登,不管誰對誰錯,你也玩的差不多了,點到為止,就這樣吧”
  夏登呵呵笑起來,沒著急著回答,只是看向這個對他來說,絕對是他喜歡那種高難度系數的女人道“你表弟?”
  女人表情有些冰冷,對夏登不加掩飾的反感,根本沒理會夏登,拉著周升的胳膊直接道“走吧”
  夏登被如此輕視,多少有些郁悶,高冷的他碰到高冷的女人,也是醉了。
  周升像做錯事的孩子,回頭望眼韋慶,特別是里面的韋禮還不知什么情況,皺眉道“表姐,我朋友他們怎么辦?”
  “我都說可以走了,你沒聽明白?”女人明顯有些生氣道,誰讓周升剛來北京就惹事。
  周升連忙道“我知道了”
  可這時,夏登不愿意了,冷哼道“他可以走,他們不行”
  “不讓走?”女人轉身直視著夏登,擲地有聲的說道。
  陳哥沒想到他們已經出面,夏登還不依不撓,惱怒道“夏登,別玩火**”
  短發又被曬的跟黑炭似的兵痞子大罵道“明月姐,跟他倒啰嗦什么,我們走就是了,我特么倒要看看,你們誰敢攔著”
  二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起身,八風不動的站在夏登的后面,聲出如驚雷道“你可以試試?”
  “是你”由于天黑,陳哥剛剛倒沒注意到這邊,等到二胖走過來后,這才看清楚,不禁意外道,明顯他認識二胖。
  只是陳哥還沒說完,暴脾氣的兵痞子就已經沖向二胖,絲毫沒顧忌夏登他們這邊這么多人,可見這膽量。
  奈何剛剛到二胖身邊,就已經被二胖直接抓住肩膀,直接往后推出數米遠,這還是二胖看在那位陳哥的面上,不然后果就不會是這樣。
  被人如此完虐,兵痞子覺得丟臉了,喊著就要再次沖上來,卻被陳哥拉住道“住手,強子”
  “草,今天饒了你”強子無奈,只得罵罵咧咧的喊道。
  陳哥這時候開口道“都認識,雖說算不上朋友,本來也沒我們什么事,可要這么玩,說實話,我們愿意奉陪”
  “你怎么在這?”就在這時候,猶豫剛剛兵痞子跟二胖過招,直接打亂人群,女人不經意間卻看見不遠處手里拿著烤肉看戲的趙出息,一臉詫異道。
  趙出息本也沒注意女人,這一聲喊的他不得不看向女人,微愣幾秒后,這才回過神道“是你”
  趙出息沒想到會遇到這個女人,去年錦江飯店宴會廳的二樓,兩人有過交集,記得還是他主動搭訕女人的,女人直接一句你想和我上床么把他鎮住。
  只是瞬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人和趙出息的身上,不管是陳哥和強子,還是夏登二胖,都沒想到會上演這么一出。
  趙出息悻悻一笑,這人生還真有趣,搖頭苦笑起身走過來道“真沒想到,再見會是在這里”
  “我也沒想到,你不是在成都么?”女人今晚第一次露出笑容,似乎也覺得挺搞笑。
  “來北京有點事,你呢?”趙出息回答后反問道。
  女人淺笑道“我是北京人”
  “哦,難怪”趙出息笑呵呵,隨即指著周升道“你表弟?”
  女人點頭,然后指著夏登二胖道“你朋友?”
  趙出息跟著呵呵點頭。
  二胖饒有興趣的問道“出息,你朋友?”
  “算是”趙出息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能這么說,畢竟她跟女人只算是第二次見面,但是卻像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二胖大腦飛速旋轉,隨后若有所思道“順子,今晚的事,到此為止”
  二胖此話一出,夏登顯然有些不解,看向二胖,微微皺眉,至于順子,不知道三哥為什么這么說,可既然三哥已經開口,他只能說道“聽你的”
  唯有趙出息明白。
  得到順子確切的回復,二胖看向陳哥以及女人道“你們可以帶人走了”
  女人沒想到本來以為可能要麻煩的事情,居然會如此有意思的結束,顯然是這個男人的面子,主動道“謝謝”
  “不用,只是下次你別一開口就是那句上床”趙出息故意想逗逗女人,半開玩笑道。
  女人嬌嗔道“輕佻”
  這兩句話,對于外人來說,頗為曖昧,讓他們不禁浮想翩翩,陳哥瞇著眼睛盯著趙出息,夏登則滿是佩服。
  “慢走,不送”趙出息聳聳肩,顯然女人并不是真的生氣。
  女人鬼使神差道“不想留下我的聯系方式?”
  趙出息猶豫片刻,卻欲縱故擒道“有緣自會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