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486 太歲頭上動土

先前趾高氣昂,最后狼狽不堪的譚海帶著自己那群慫包手下離開后,接下來就只剩下韋氏兄弟以及周升,能讓譚海磕頭賠禮認錯,要是沒半點實力,誰也不信,韋慶瞇著眼睛沉思接下來該怎么辦,就只剩下他們自己了,要想不吃虧,那只能搬救兵了。
  周升生怕事情鬧的愈發的不可開交,對面的身份背.景他們不清楚,但雙方互有對錯,這事情如果能和解最好,何況韋禮已經出氣了,于是自作主張的說道“哥們,你朋友把我朋友打了,把他的車砸了,是你們不對在先,現在我朋友打了你朋友,也算是扯平了,我覺得這事就這樣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再鬧下去就沒什么意思了”
  夏登聽見以后,呵呵笑道“認慫?剛剛你們可不是這態度,現在認慫,不好意思,想和解可以,你們怎么對順子,讓順子加倍還回去就行,他滿意了,你們就可以走了”
  “非要這么不死不休?”夏登的話,讓周升有些惱怒,只是他忘記了,現在角色早已經互換。
  韋慶瞪眼周升道“周升,這里沒你的事,誰要認慫?我韋慶還沒認過慫,既然真要這么玩,那就玩大點,我奉陪”
  “我等著”夏登就喜歡這樣的對手,這樣才有挑戰性,要是輕而易舉的就完事,整這么大的排場還有什么征服感?就像是做足前戲才發現壓在身下的女人是個性冷淡。
  韋慶掏出手機開始給朋友們撥電話,既然要鬧,那就越熱鬧越好,反正好久沒有這么玩過,到時候就怕對面玩不起。
  一連串的電話打出去,韋慶所在的朋友圈徹底亂套,三五成群的開車趕往順義,韋家多少也是有背.景的,韋慶混的圈子自然不是普通圈子,大多都是紈绔子弟,里面不乏有比他背.景還有深厚的,這幫人最喜歡看熱鬧,更喜歡踩人。
  夏登也不打電話,就他和林三無兩人足矣,來多少人,他都無所畏懼,不就是鬧事么,反正鬧完事,會有人給他擦屁股。
  等到韋慶打完電話了,夏登緩緩起身,伶起屁股底下的椅子不緊不慢的走向韋氏兄弟,什么意思已經不言而喻,韋禮有些慌亂,畢竟他還只是個學生,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在你的人來之前,我是不是先得收點利息?”夏登笑的很是陰森的說道。
  韋慶知道目前局勢對他們不利,眼前這幫人明顯不按套路來,朋友們趕來之前,吃虧挨揍是跑不了的,可還是嘴硬道“怎么,仗著你們人多欺負人少?算什么本事”
  “想跟我單挑?”夏登被這句話莫名的逗樂。
  韋慶挽起袖子,做足架勢道“你敢么?”
  夏登略顯夸張的長吁苦嘆,隨即抬起頭鄙視的罵道“你特么是不是腦子秀逗了,我帶這么多人來就是跟你單挑的?你煞筆還是我煞筆,你們欺負順子的時候怎么不說這話,真尼瑪事,我讓你丫單挑”
  話還沒說完,夏登提著椅子就已經砸向韋慶,韋慶躲避不及,被直接砸個正著,這只不過是開始,韋禮瞅見堂哥被打,想要幫忙,卻已經被二胖的手下制服,周升同樣被兩個男人架住,動彈不了。
  夏登沒給韋慶休息的時候,沖過去便是一腳,韋慶直接被踹到在地,夏登揮手示意兩個男人過來架住韋慶,二胖微微點頭,兩個男人便過去扶起韋慶,架住兩個胳膊,夏登雨點般的拳頭便招呼在韋慶的臉上,韋慶想要反抗,卻被牢牢控制著,只剩下疲于挨打,夏登下手頗狠,除過拳頭還有膝蓋拐肘,趙出息看著都有些慎得慌。
  旁邊的韋禮實在不忍看下去,畢竟韋慶是為他出頭,大喊道“臥槽你大爺,是我打的沈明順,你特么有本事照我來”
  這話說完,夏登便識趣停下,轉身看向韋慶道“你不說,我差點了,你才是正主,我讓你特么囂張”
  夏登使足力氣,一拳打在韋禮的下巴,直接把韋禮打的眼冒金星。
  不過夏登并沒著急著繼續,回頭瞅眼順子道“順子,你自己來,還是哥幫你來?”
  趙出息這時候已經跟二胖周易圍著桌子坐下,順子也算是恢復點體力,隨口道“登叔,你先替我收利息,本金我一會自己來,老板,烤肉烤筋烤腰子,有多少上多少,再搬幾箱啤酒”
  農家樂的老板以及伙計早早都已經躲進里面,嚇的不敢出來,更不敢報警,生怕遭到報復,何況剛剛看見譚海那熊樣,哪敢亂來,這幫人明顯比譚海還要厲害。
  聽到順子這聲呼喊,老板沒有辦法,只得堆滿笑容跑出來招呼道“好,好,我這就給你弄”
  趙出息等人吃著烤肉喝著啤酒,看著夏登收拾韋氏兄弟,等著韋氏兄弟的援兵,似乎根本沒把這當回事。
  很快韋氏兄弟就被打的滿頭是血,那樣子跟順子剛剛的結局差不多,周升倒是沒挨打,因為夏登詢問順子這貨有沒有欺負他的時候,順子感覺這男人還算客氣,幾次還給自己說情,讓自己少挨了打,也就放過他,反正自己的目標是韋氏兄弟。
  等到順子酒足飯跑后,韋氏兄弟都已經躺在地上,順子抄起旁邊的椅子,嬉皮笑臉的走向韋氏兄弟,眼睛腫的都瞇成一條縫,可絲毫遮掩不住興奮。
  “登叔,你去喝酒吃肉,讓我來”順子笑著說道。
  夏登也算是玩夠了,隨意道“不著急,慢慢來,有的是時間”
  順子笑瞇瞇的點頭,蹲在地上看著韋禮,伸手拍著韋禮那滿是鮮血的臉道“嘿,韋禮,看得見你沈爺么,你剛剛不是牛逼哄哄么,現在怎么成這樣了,好可憐啊。唉,都說了讓你別惹我,你怎么就不聽呢,還給我玩這套,真以為你沈爺沒見過世面啊,嚇死我了。剛剛揍我不是揍的挺歡快么,那樣子,嘖嘖,我真以為你敢把我弄死呢,可惜啊,你沒弄死。我說過,要玩就一次性把我玩死,別給我活著的機會,玩不死,我敢把你玩死”
  “沈明順,我跟你勢不兩立”韋禮也算是有點骨氣,也是絲毫沒有認慫的意思。
  順子呵呵笑道“我要的就是你這態度,你今天就是再牛逼,我也得把你踩成蟲”
  起身,順子伶起板凳,絲毫沒客氣,照著韋禮韋慶二兄弟身上就是砸,下手比起夏登還要狠,畢竟剛剛吃那么大的虧,哪能沒怨氣,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韋禮韋慶兩兄弟就算是再能扛,也被砸的哭爹喊娘,沒一會就求饒別打了,可是順子根本不當回事,繼續砸,砸的周圍的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周升忍不住喊道“是不是真要鬧出人命,你才肯罷休,你知不知道他們什么背.景?”
  順子聽到周升的話,這才停下,看向周升嘿嘿笑道“嚇唬我啊,這是北京城,誰家還沒幾個牛逼的親戚,拼背.景?那你們知不知道我家是干嘛的,我剛都說過了,你們有什么背.景啊,關系啊,都往出拿,我要是認個慫,我跟你們姓”
  韋禮有什么背.景,順子早就查的清清楚楚,不然在學校也不敢揍他,本想著跟他慢慢玩,誰知道,這小子上來就要玩這么大的,他只能奉陪到底。
  沒工夫和周升理論這些屁話,順子盯著地上的韋禮不懷好意的笑起來,隨即看向二胖道“三哥,問你個事”
  正在擼串的二胖抬頭道“說”
  “你這有沒有特殊癖好的兄弟?”順子玩味的笑起來道。
  二胖微愣,知道這小子要干什么了,不過這他哪知道,平靜道“我不知道,你自己問”
  順子的話,讓周升毛骨悚然,連忙道“你想干什么?”
  地上的韋禮也意識到沈明順想干什么了,使足力氣喊道“沈明順,我草你媽”
  順子依舊不理會,他今天就要這么玩,看向眾人道“哪位兄弟喜歡玩點刺激的,誰要愿意,我拿二十萬當彩頭助興”
  眾人不為所動。
  二胖這時候沉聲道“這錢,你們可以掙”
  終于,有個以前在監獄待過幾年的男人嬉笑著站出來道“順子爺,你看我行么?”
  順子知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就算是沒人有這癖好,只要再加錢,他相信就會有人出頭掙這錢。只是沒想到,還真有,這正合他意,順子樂呵道“行,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回頭找三哥拿錢”
  男人樂呵著走到韋禮面前,韋禮幾乎是顫抖道“沈明順,我草你媽”
  韋慶不忍看到堂弟被如此慘無人道的對待,掙扎著要起身,卻被人死死的按在地上,男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已經把韋禮懶腰抱起來,韋禮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被扛進農家樂的里屋。
  直到現在,順子的氣才算消了一半,這才回到座位上,繼續吃烤肉。
  沒過一會,農家樂里傳出韋禮聲嘶力竭的嘶吼聲還有那**的呻吟聲,眾人聽的滿身都是雞皮疙瘩,那畫面太美,還真不敢看。
  約莫十幾分鐘后,二胖的手下一臉滿足的走出農家樂,順子嘟囔道“人沒死吧”
  “還活著”男人舔著嘴角回道。
  這時候,韋慶的朋友們終于姍姍來遲,四輛車上下來**個紈绔子弟,有男有女,年齡不一,跟韋慶算得上死黨,本以為是小打小鬧,瞅見停著的六七輛車,還有十多個壯漢的場面,不禁有些驚訝。
  當看見韋慶被按在地上的狼狽樣時,這幫人直接傻眼。
  夏登示意松開韋慶,隨即放下酒瓶起身道“這就是你喊來的人?”
  終于有個男人看見韋慶的慘樣,忍不住罵道“你們特么算什么東西,是不是找死?”
  韋慶已經懶得再玩虛的,直接對著其中一男人喊道“張奎,電話給我”
  這幫人不是有涉黑背.景么,他不信直接給舅舅打電話,還治不了他們?
  這時候,來的這幫人當中,一個女人終于看清夏登的樣子,驚恐道“夏少,你怎么在這?”
  “你是?”夏登似乎記得眼前這女人,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女人淺笑回道“上次素姐過生日,我們見過”
  “哦”夏登其實記不起來,可只好裝模作樣一下。
  女人能看出夏登的敷衍,也不生氣,畢竟不在一個級別上,周圍的人小聲問道“趙麗,他們什么背.景?”
  叫趙麗的女人,沒回答,只是看向韋慶道“韋慶,你要給誰打電話?”
  “市局,我舅舅”韋慶直言不諱道,他不信搬出舅舅,還鎮不住這幫人。
  趙麗瞇著眼睛搖頭道“我勸你別打,夏登是你惹不起的,你要不信,打電話問問家里夏天河是誰就明白了,同時再問問馬德明是誰?”
  有個在部委廝混走仕途混日子的男人這時震驚道“趙麗,你是說?公安部副部長夏天河?市委副書記馬德明?”
  聽到這話,韋慶眼睛一黑,差點暈過去。
  今天,他真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