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484 圍觀看熱鬧

(下)
  從來都是順子踩別人,還沒見有人敢這么欺負順子的,夏登習慣幫親不幫理,他才懶得管誰對誰錯。
  四輛車在光頭男的帶領下,直奔順義區一家農家樂,光頭男跟趙出息他們坐一輛車,去的路上趙出息已經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講給夏登聽,夏登聽后陰森森的說道“希望他們對順子客氣點,不然別怪我玩死他們”
  林鎮北混的圈子,在老北京城里算是頂級的,他繼承的是林家的關系,先不論林老太爺以及老太太以前在老西城區這塊的威望,從清末到文.革時期有多少人或者祖上受林家以及老爺子老太太的幫助,光是林鎮北和二胖他爹林平安的大名,老西城區如今這幫早已年過半百的老人們就忘不了,這兩兄弟小時候那可是西城區的孩子王,等大點直接成了流氓頭子,如今身居高位的那幫人里,不少當初跟他們都是稱兄道弟的。再論林鎮北和林平安跟復興門以西那幫大院子弟們的關系,真要數落起來,足以寫一本傳記。
  林鎮北能有今天大而不倒的地位,不是毫無緣由的,用某位流氓頭子的話來說,古往今來走在風間浪頭的都不是寡民,都是有底蘊的。
  順子他家老頭子跟夏登他家老頭子能和林鎮北坐在一起稱兄道弟談笑風生,可見他們的背.景也不簡單。
  都說北京城的水深王老鱉多,不是說這里有背.景的人太多,而是有背.景又低調的人太多,順子和夏登家就屬于這種。
  北京城東北,順義區,這里距離機場比較近,到處都是別墅區,距離龍湖滟瀾山別墅區不遠的一家農家樂里,盛夏的夜晚里,三桌人在外面吃著烤肉喝著扎啤吹著牛逼,不遠處空地上停著四輛車,兩輛別克商務,一輛寶馬,一輛奔馳gl,旁邊兩桌跟去找趙出息麻煩那幫人差不多,吊兒郎當的一副流氓樣,穿著黑色背心短袖,身上到處都是紋身。中間這桌有三個人,相比于其余兩桌,這桌人就有些文質彬彬,穿著打扮比較得體,看起來都是有身份的人。
  “四哥,就這點破事,至于這么興師動眾么?”某個穿著短袖短褲,提拉著拖鞋的男人看向對面穿著襯衫的男人吊兒郎當問道。
  穿著襯衫的男人看起來不到三十,戴著金絲眼鏡,時不時的瞅眼手上的表,低聲道“韋禮是我堂弟,車被砸,人被打,他是有些傲氣,但也不至于被這么欺負”
  男人的旁邊是位穿著干干凈凈白色恤的帥哥,有種韓國美男的范,那種長發劉海挺有味道,男人擔憂道“韋禮不是說這小子家里也挺有背.景,開的車都是幾百萬的,這么玩,不會有事?”
  “多大的背.景?頂多有點破錢,周升,北京城不是你們上海,有錢不管用,你得有背.景,朝中有人當官那才是真本事”穿著襯衫的男人端起扎啤杯猛喝一口,不以為然的說道。
  叫周升的韓國美男悻悻笑道“那倒是,帝都么,權力中心,你們韋家家大業大,倒是沒什么要擔心的,不過還是玩小點,別弄出人命,到時候不好收場”
  提拉著拖鞋的男人哈哈笑道“放心吧,我們有分寸,嚇唬嚇唬丫的,給韋禮找回面子,他家不是有錢,順便弄點錢花,讓他長點記性,以后見到韋禮繞道行”
  穿襯衫的男人再次瞅眼時間,皺眉道“譚海,你那手下辦事靠譜不,這都快半小時了,怎么人還沒弄過來”
  譚海掏出手機看眼時間,隨即道“這不剛打過電話,已經在來的路上,你也知道,這北京城天天到處堵車,反正人已經弄到,遲會也沒什么事,我們繼續喝酒就行”
  周升有些不放心的起身道“我進去看看韋禮,別讓他整出人命”
  穿襯衫的男人默默點頭,繼續和譚海擼串……
  此時,農家樂的里屋,可憐的順子被綁在一根柱子上,臉上到處都是血,鼻青臉腫的,頗為狼狽,再也沒半點玩世不恭的樣子。
  這農家樂是譚海朋友開的,不會出什么事,所以他們才無所顧忌,穿著一身運動裝的韋禮站在順子的面前,玩味的笑道“沈明順,你不是牛逼么,你不是敢砸我車么,你現在給我牛逼一個試試,罵了隔壁的,真以為老子好欺負的”
  順子看起來有些虛弱,也是,他沒少被韋禮伺候,用順子自己的話來說,就特么差爆勞資菊花了。
  下午起沖突后,他知道韋禮這小子心眼小,肯定會找他報復,所以找幾個小伙伴準備先下手為強。本來傍晚他請趙出息吃完飯,誰想到老頭子打電話才知道今天是老媽的生日,沒辦法被拉回家,趙出息只好交給韓樂于冰他們,吃過晚飯他在babyfa定好位置,準備晚上帶著趙出息韓樂于冰他們去玩,玩到凌晨的時候,差不多三哥他們就回來了。
  誰曾想到韋禮比他下手還要快,直接幫他綁到這里,真特么點背……
  “慫逼,有本事咱兩單挑,找外人算什么本事,連爺都干不過,你個娘炮”順子添口嘴角的血,眼睛已經腫的瞇成一條縫,可還是嘴硬道。別看順子這貨臉皮厚,經常是見風使舵,可是有時候想讓他低頭,那比登天都難,他要想低頭,那就是一句話,他要不想低頭,殺了他都不行。
  韋禮不禁被逗笑了,回道“你丫是傻逼么,都這慫樣了還裝逼,信不信我廢了你”
  順子忍著臉上肌肉的疼痛感,呵呵笑道“信啊,干嘛不信,爺現在落你手里,算爺運氣背,你想怎么玩爺都行,玩死爺都認了,那是你本事。可你要玩不死爺,放心,等爺出去了,你看爺怎么玩你”
  “你出的去么?”韋禮冷哼道,隨即抬起膝蓋照著順子的腹部就是兩記膝撞,撞的順子齜牙咧嘴,可順子只是悶哼,連個屁都不放,他記得三哥的話,有些時候,你可以低頭,連下跪都可以,可要是個爺們,下跪都要有氣場,這特么才是人物。
  等到韋禮打夠了,順子這才柔弱的說道“打也打了,揍也揍了,你還想怎么玩啊,要胳膊腰腿,爺都給你,你趕緊麻溜的,別事,爺還等著吃宵夜呢”
  “還嘴硬,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放心,等你朋友來了,我一起收拾再說,絕對讓你們終身難忘”韋禮底氣十足道,他不怕把事情鬧大,怕什么,就算是弄出人命,他都自信可以解決。
  順子嘟囔道“我朋友?”
  隨即便明白,哈哈笑道“韋禮啊韋禮啊,你要真敢把他動了,那就不是你和我的事了,我怕你丫承受不起這個代價”
  “威脅我?”韋禮不屑道,說完又是兩拳。
  不管韋禮再怎么打,順子都不出聲,可心里早已經把韋禮十代祖宗問候遍了,皮肉之苦算個吊,等爺出去,爺百倍奉還。
  這時候周升走進來,看見韋禮還在打,連忙拉住韋禮道“韋禮,夠了,別鬧出人命,發泄發泄就行了,別沒完沒了的”
  “這小子嘴硬,我得讓他長點記性”韋禮冷哼道,好像今天非要讓順子認慫,可他低谷順子的能耐了。
  “行行行了,出去喝酒吧,等他朋友來了,你想怎么處理怎么處理,我不攔著”周升拉著韋禮往出走,他是真怕鬧出人命。
  韋禮也算是打累了,瞪眼順子道“等會再伺候你”
  “孫子,爺等著你”順子哈哈哈大笑著,還別說,這小子真心爺們。
  等到周升拉著韋禮走出農家樂,來到外面的時候,趙出息二胖夏登一幫人終于趕到,四輛車浩浩蕩蕩的開進農家樂,不管是周升韋禮也好,還是農家樂外面的三桌人,都同時看向門口方向。
  譚海手里拿著烤肉簽子皺眉道“不對啊,我記著好像我們只有一輛車,老韋,怎么,你又喊人了?”
  穿著襯衫的老韋立刻便明白,徑直起身道“看來事情沒那么簡單了”
  譚海也回過神,猛拍把桌子徑直起身道“操,兄弟們抄家伙”
  其余兩桌人都是譚海的手下,緊跟著全部起身,直接上前圍住四輛車……
  周升不禁皺眉,看來真要鬧大了。
  四輛車停穩后,趙出息二胖以及夏登周易帶著光頭男率先下車,后面三輛車的人緊跟著下車,至于光頭男的手下,則被反鎖在車里。
  二胖這邊兩輛豐田霸道共有十個人,全都是這一年多跟著二胖的死忠,皆是二胖親自挑選的,兩個字,能打,不是花拳繡腿,是真能在二胖面前抗住幾招的,戰斗力可想而知。
  眾人下車以后,沒想到這里還有這么多人,趙出息夏登二胖緩緩向前,趙出息懶得理會其余人,盯著站在遠處的韋禮道“你不是找我么,現在我來了”
  韋禮表情還算淡定,并沒有慌張,不緊不慢的走到堂哥韋慶和這個有黑道背.景的譚海旁邊,這才回話道“沒想到你們還敢帶人來,有種”
  趙出息旁邊的光頭男看見老大譚海正瞪著他,哭喪著臉說道“老大,真不怪我,我們打不過啊”
  “孬種”譚海臉色冰冷的罵道。
  夏登關心的是順子的安危,大聲質問道“誰是韋禮?”
  韋禮毫不畏懼的喊道“大爺我就是”
  “大爺?”夏登沒想到有人敢在自己面前稱大爺,不怒反笑的豎起大拇指道“牛逼,希望你們今天別讓我失望,告訴我,順子呢?”
  “沈明順啊,在啊,你們想看看他么,行啊,來個哥們把沈明順這傻逼弄出來”韋禮招呼著譚海的手下道,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意識到他已經闖了大禍。
  不管是譚海,還是韋禮的堂哥韋慶,還是站在韋禮旁邊的周升,都沒說話,靜觀其變,任由韋禮主導局勢。
  很快譚海的手下便把已經狼狽的根本沒法看,虛弱的連走路都走不動的順子扶出來,順子出來后立刻便瞅見站在那里的夏登林三無等人,用盡力氣喊道“三哥,登叔,我沒事,沒丟你們的臉”
  當看見順子鼻青臉腫的樣子后,一直隱忍不發的二胖臉上瞬間青筋暴露,已經好久沒惹事的夏登緊握雙拳道“順子,別怕,今天不管是誰,咱都要把這天捅個窟窿,看誰攔得住”();